第三百六十九章 过继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忧心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章 封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承昭看出舞惜的心结.也看出舒默的心思.心中无奈至极.霏儿的事他从沒有怪过他们.甚至.他都不会去怪罪于悉罗.他唯一怪的只是自己.

从始至终.若是他能善待霏儿.那么霏儿必定不会在临终的时候都抱有遗憾.若是他能善待霏儿.那么他和霏儿之间.必定会有许多快乐的回忆.若是他能善待霏儿.那么如今他的膝下必定有一个和霏儿一样可爱的孩子……

提及孩子.承昭说道:“大汗.前些日子.瑞琛又到我们府上去了.这小子这几年着实长进不少.臣瞧着日后可堪大用.”虽说承昭同舒默是君臣关系.但是私下里.舒默却从沒有将他视作过臣子.

听他说到瑞琛.舒默和舞惜有默契地对视一眼.这么些年了.在舒默和舞惜若有似无的暗示下.瑞琛同承昭走得很近.叔侄的感情堪比父子.如今瑞琛也已经足够大了.前些日子.舒默同他聊起承昭.瑞琛满口皆是喜欢.舒默就顺带地提了提过继的问題.本以为瑞琛刚开始会有一些抵触.

沒想到.那孩子竟一口就答应下來了.这让舒默意外至极.舒默说:“瑞琛.你要知道.父汗和你阿妈这样做.并不是不要你.也不是不爱你.”

瑞琛懂事地说:“父汗.我知道您和阿妈的意思.当年婶婶是为了救我才会死.而堂叔这么些年來.都沒有再成亲.爷爷奶奶他们的年龄都大了.我知道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堂叔后继有人.”

若是说瑞琛满口答应让舒默意外.那么他之后说的这一番话简直就是让舒默震惊.说到底.瑞琛不过是一个九岁的孩子.

舒默倍感骄傲.他拍拍儿子的肩膀.对他说:“瑞琛.你能这样说.父汗感觉到非常欣慰.只是.有些话.父汗要再度提醒你.一旦你入嗣仁诚汗一脉.那么就永远沒有机会称汗了.”

这话不是舒默第一次说.但是同当年一样.瑞琛毫不在意地说:“父汗.人各有志.我的志向在驰骋疆场.为哥哥开疆拓土.至于大汗这样辛苦的事.还是要应该让老大做.不是吗.”说到最后.瑞琛略带了些玩笑的意味.

舒默失笑.自己这儿子如此淡泊名利.还真是出人意外.他点头.说:“既然我们达成了共识.那么接下來.父汗便寻个机会.同你堂叔说了.”

“说吧.反正也只是名义上而已.实际上.您和阿妈永远是瑞琛的父母.”瑞琛说道.这话是舞惜曾经对他们说的.舞惜总是告诉他们.不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情形.无论他们去了哪里.无论他们做错了什么事.身为他们的阿妈.她都会永远爱他们.这样的话.瑞琛他们经常听到.牢记在心.

舒默欣慰地看着儿子.他自问自己在瑞琛这样的年龄时.沒有这样的认知.由此可见舞惜的确是一个非常伟大的阿妈.这件事.舒默后來告诉了舞惜.舞惜听后.也是骄傲满满.

“承昭.”舒默与舞惜达成共识.遂开口说道.“本汗看瑞琛那孩子同你感情极佳.你若是沒意见.就让瑞琛入嗣仁诚汗一脉吧.”

承昭满脸的不敢置信.他第一反应就是抬头看向舞惜.他知道当年为了生瑞琛.舞惜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头.所以一直以來.对于这个孩子.舞惜的付出要比对瑞钰更多一些.而舞惜向來不看重身份、地位.荣华富贵在她看來.更是无关紧要.在她心中.最重要的唯有亲人.

这样的舞惜怎么会舍得将自己的孩子过继给他人.

承昭是聪明人.他瞬间就明白了舒默的意思.连忙说:“大汗.大妃.我的确是很喜欢瑞琛.但是.瑞琛是你们的心头肉.我不能这样做.我知道.这么些年过去了.你们心中始终放不下霏儿的事.总是觉得当年之事.你们或多或少对我心存歉意.其实当年之事.我并不埋怨你们.对于霏儿.我只恨自己沒有好好待她.”

舒默看向舞惜.自从霏儿逝世之后.这个名字就成了承昭心底的隐私、忌讳.他不愿别人在他面前提及.自然.他也几乎不会主动在人前提起霏儿.这大概还是第一次.听他这么平淡地说起这个名字.

舞惜微微笑着摇头:“承昭.你说的不错.对于当年之事.我始终心存歉意.但是你若是以为我们是在用瑞琛來做交换.从而抚平自己心中的愧疚.你就错了.”

承昭沒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舞惜.

舞惜声音温柔.接着说道:“诚如你所说.瑞琛是我的心头肉.你也知道.为了这个孩子.我几乎送命.所以.瑞琛就是我的命.但是.我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提议.也是询问了瑞琛.征求了他的意见的.他亲口说.非常喜欢你和大伯父.愿意同你们成为一家人.”

承昭笑着接话:“嗯.瑞琛同我阿爸、阿妈的确是比同我感情更好.”

“所以说.我们做这样的决定.是充分地尊重了瑞琛的意愿的.”舞惜说.“承昭.有些话一直以來我都觉得沒有立场说.但是今日既然说到这儿了.那么我便说完.我非常清楚你对于霏儿的感情.也知道.今生今世或许你都不会再让人走进你的生活.”

承昭点头.脸上的寂寞一闪而过.

舞惜心有不忍.舒默的大手握上她的.示意她继续说:“那么.你该知道大伯父他们的心思.他们是非常希望仁诚汗这一脉后继有人的.所以.我们这样做.从一定程度上也算成全了大伯父的意愿.瑞琛那孩子自幼便和你们亲.我相信.日后你们也会相处得非常融洽.同时.你要记住.我这样做.绝对不是割断我与他之间的母子感情.他.永远还是我和舒默的儿子.”

舞惜一番话说下來.承昭的心底终于不再排斥.若是真能如此.对于阿爸他们.也算是安慰了.承昭心底苦涩.他知道他不孝.但是若是强迫他同别的女子成亲生子.他实在是做不到.舒默他们的提议倒不失为两全其美.只是……

“大汗.大妃.这样一來.岂不是对瑞琛不公平.”承昭想到一个最关键的问題.

“前几天本汗同瑞琛说起这个问題时.瑞琛亲口对本汗说‘人各有志.我的志向在驰骋疆场.为哥哥开疆拓土.至于大汗这样辛苦的事.还是要应该让老大做.’”舒默转述着瑞琛的话.

承昭面露惊讶:“这是瑞琛说的.”这样的话从一个九岁的孩子口中说出來.实在令人惊讶.许多人几十岁都想不明白的道理.九岁的孩子竟然能想的这么透彻.承昭知道.以瑞琛的聪明一定知道自己放弃的是什么.但是他却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属不易.

其实不仅仅是瑞琛.瑞钰也是如此.因为他年长.所以不论何时何地.他从來都是拿出大哥的架子來.处处护着瑞琛以及瑞琰.这样的兄弟之情委实是令人感动的.

舞惜点头:“孩子们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其实有时候.他们远比我们想得要懂事的多.”

承昭这才起身.來到中间.行礼叩谢:“既如此.臣弟在此谢过大汗、大妃的恩德.”他知道这样的消息.一定会让家中的阿爸和阿妈喜极而泣的.

“好.既如此.这事就定下來了.”舒默大手一挥.过继一事尘埃落定.

等到送走了承昭.舞惜才想起來自己的來意.对舒默说道:“舒默.大秦那边.我还是放心不下.怎么办.还有父皇的事.我想要亲自去拜祭他.”

舒默点头:“我非常了解你的心情.但是.舞惜.你知道.以现在大秦的情形來看.非常的不安全.无论如何.我不同意你这会回去冒险.这样吧.我答应你.等到大秦的事风平浪静.我陪着你回去一趟.好不好.”

舞惜点点头.她不是一个任性的人.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能做.

舒默继续说:“舞惜.我知道你担心子瑾.但是你要相信.堂堂睿亲王.并非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所以.你要相信他又能力保护自己.以及相关的人.这是大秦的国事.我不能插手.而你现在的身份.也不能插手.”

舒默的话说得客观有理.舞惜知道的确如此.别说她现在是乌桓的大妃.哪怕她不是.但是一个出嫁的公主.也是不便出面置喙这类国事的.

“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也知道我不便插手.但是不知道为何.我这心里始终悬着.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舞惜的眉宇间写满了担忧.

舒默拍拍她的手.安慰道:“别想太多了.大秦方面一有消息.我就会告诉你的.你看你.这些日子以來.人都瘦了一圈了.”想了想.他在她耳边补充道.“抱起來.都沒有原來的手感好了.”

舞惜耳朵微红.狠狠剜他一眼.顺手拿起桌上的一块糕点塞进了他的嘴里.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忧心 下一章:第三百七十章 封宫
热门: 悲剧人偶 金丝雀宠主日常 欢乐颂(全三册) 老公,饿饿,饭饭[穿书] 琴帝 超级能源强国 龙血武帝 此心安处 幻色江户历 全星际都知道他是我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