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忧心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七章 打击(下)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九章 过继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默看着舞惜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然有了自己的想法.其实这个事情很好解决的.真正面对这种事.大概除了像子瑾这样心无旁骛的人.会坚持初衷外.沒有人会犹豫太久吧.

有些话.舒默沒有对舞惜说.但是他相信.舞惜必定也已经想到了那一层.不论如何.让舞惜自己去想吧.在舒默看來.舞惜一直是心思恪淳的女子.关于这些肮脏的宫廷争斗.舞惜在大秦的时候几乎是沒有感受到的.而到了乌桓这边.也几乎是远离那些争斗的.

舞惜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握住舒默的手.说:“舒默.若是子灏登上皇位.那么瑾哥哥他们哪里还有活路.要知道.在这之前.瑾哥哥就是子灏心中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一直以來.他就容不下他.何况还有后面这些事.瑾哥哥对于子灏來说.更是如鲠在喉了.”

舒默赞赏地看一眼舞惜.不能否认.舞惜的心思极其灵透.脑子转得快.倘若是男子.不知该是怎样优秀的人.即便现在身为女子.她也丝毫不逊色于男子.所谓巾帼不让须眉.说的就是舞惜.

舒默赞同地说:“这是因为子灏心中有所顾忌.所以子瑾才会是他的威胁.倘若他是正大光明地继承皇位.那么他便不会去忌惮任何人.这大概就是做贼心虚吧.”

“那怎么办呢.”舞惜忧心忡忡地说着.

舒默半是吃味地说:“舞惜啊.你成天瑾哥哥长瑾哥哥短的.当年担忧我.大概也沒有这样费心吧.”舒默会这样说并非真正是因为嫉妒.他这个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自信心.尤其是关于舞惜对他的感情这块.他更是自信满满.只是看着舞惜这样担心.几乎是夜不能寐.他着实心疼.想着帮她分散一下注意力而已.

果然.舞惜立刻双手叉腰.凶悍地说:“拓跋舒默.你说这话未免太昧良心了吧.当年对你.我的确不会这样挂着嘴边担忧.我都是直接付诸行动的.哪里还有工夫这样絮絮叨叨的.……”说话间.舞惜开始帮着舒默回忆当年的点点滴滴.历数自己的辛苦.顺带用眼神蔑视舒默的忘恩负义.

舒默本是抱着玩笑的心情听她说话.看她这样像个凶悍的小老虎一样.着实可爱.可是听着听着.他的笑意慢慢僵在唇边.舞惜向來不是一个爱邀功的人.当年的事.舞惜很少提及.多数他都是听单林或是阿麟他们转述的.若非今日无意间刺激到她.大概有些事.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舞惜这边口若悬河地讲着.却发现舒默在那边心不在焉地听着.这下舞惜是彻底怒了.这样漠视她.实在是可恶.舞惜猛地跳到他的双腿上.一把捏在他的腰上.恨恨地说:“拓跋舒默.你这是什么态度.人家和你说话.你就这样心不在焉吗.以后再也不理你了.”说罢.就想跳下去远离他.

孰料.她这动作刚刚做出來.就被他一把拽住.继而被他紧紧搂在怀里.舞惜尚在小郁闷之中.于是拼命地扭动身体.企图挣脱他的怀抱.

舒默抱得更紧.他的下颌轻轻地靠在她的肩膀.低声说:“舞惜.辛苦你了.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话语中带着可以将人溺毙的温柔.

舞惜有一瞬间的怔忪.闷闷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是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还在批判她的偏心吗.怎么一瞬间又走起温情路线了.这男人未免太多变了吧.

舒默见她沒有说话.又继续说:“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若不是今日机缘巧合.岂不是我永远也不知道我的舞惜为了我那么辛苦.”

不带这样煽情的.舞惜心中想着.还是三缄其口.不说话.

舒默伸手去抚摸她的耳垂.讨好似的开口:“还在生气吗.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这些日子为了大秦.夜不安寝.我看着心疼而已.”

耳垂向來是舞惜比较敏感的地方.舒默又是有意为之.舞惜忍不住娇笑起來:“我知道啦.我沒有怪你啊.”

“嗯.我知道.”舒默笑着开口.手上的动作却不含糊.

舞惜抓住他的手.老实地放着.认真地说:“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舒默.我们本就是至亲夫妻.我们是一体的.生死与共.荣辱与共.所以.为了你做什么.我都是心甘情愿的.既然如此.何必要告诉你呢.”

舒默感动于心.这就是舞惜最动人之处.她会这样想.所以从不会想着以此來证明自己的辛苦而邀功固宠.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其他女人做了一点点事就恨不能昭告天下.让所有人來夸赞她们的辛苦了.因为.她们从心底.从來只觉得可以同甘而不愿共苦.所以对于自己的每一丁点付出.都恨不能收获十倍百倍的回报.

舞惜说完这一通自己都觉得有点小感动的话之后.本以为舒默会更加动情.将她搂在怀中.说一些情啊爱啊的话.按着以往.都是如此的.可是.舞惜眨巴着眼睛望着他.却听见他说:“舞惜啊.我发现你虽然很少说情话.但是偶一为之.却天赋极高啊.不错.”

舞惜气结:他一定是故意的.太会煞风景了.遂扭过头去.不理会他.

舒默看着这样.知道自己若是再这样.必定将这小老虎彻底激怒.于是决定见好就收的他.温柔却坚定地搂回她.深深地吻上去.缠绵悱恻……

之后.两个人便是一番“巫山云雨”……

看着臂弯中熟睡的人儿.舒默微微侧身.在她眼角轻柔地印下一个吻.劳累一番的他也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闪过:嗯.舞惜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待舞惜一觉醒來.发现身边的人已经离开.慵懒地伸个懒腰.唤云珠进來.为她准备热水.同时吩咐小厨房准备精致可口的吃食.沐浴更衣.穿戴整齐后.吃食也已准备妥当.舞惜独自拎着食盒.往御书房走去.这个时辰.舒默十有**都是在处理政事.

果然.御书房中.舒默正在忙于政事.只是稍稍令人意外的是.不止是有他.还有承昭.舞惜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似乎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合时宜.

舒默听见声音原本是有些不悦的.然而抬头见是舞惜.那些许的不悦立刻烟消云散.满脸堆笑.在舒默看來.基本上舞惜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不合时宜.至于承昭.更是不会去挑舞惜的错处.

看着舒默脸上的笑容.舞惜心中的不安稍稍消弭了一些.她大方地同承昭打过招呼.抬手示意了下手中的食盒.对舒默说:“给你准备了些点心.忙累了歇息的时候用些吧.只是不知道承昭也在.否则就多准备一些了.”

“嗯.今日的确是比往日要辛苦一些.”舒默一本正经地说着.

不知道为何.他明明一副正经的样子.舞惜偏偏听出了暧昧的意味來.脸颊微红.她掩饰性地说:“这屋里有些热呢.”

“大妃大概是一路走來所以有些热.臣弟倒沒觉得.”承昭不知所以地答话.

舒默忍不住朗声大笑.笑得承昭不明所以.而舞惜则狠狠地剜一眼他.承昭看着他俩那样.再联系着舒默方才的话.恍然大悟地点头.舞惜见状.更是恨不能立刻消失在他们眼前.

舒默看着舞惜微窘的站在那儿.立刻起身过去.接过她手中的食盒.说:“承昭.來.舞惜底下的人做吃食可比御膳房还要精致.”

“臣弟有口福了.”承昭笑着说.看着舒默同舞惜这样亲昵的互动.那种幸福感即便是旁人也是能感受得到的.他脸上浮现出深深的寂寞.每每这个时候.他就会不自觉地想起霏儿來.若是霏儿还在.那么现在他是不是也和舒默一样幸福.

这样想着.承昭唇角的笑意也带着一抹苦涩的意味.舞惜心中一窒.一种负罪的感觉再一次袭上心头.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每次见到承昭.舞惜心中总有深深的愧疚.她总会觉得.当年若不是她去的晚了.或许霏儿就不会出事了.

若是她当时沒有和舒默一起去大殿.而是选择了直接回到仁诚汗府去接瑞钰和瑞琛.那么悉罗必定不会狗急跳墙.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所以.自从那以后.她几乎是不敢见承昭的.舒默知道她的心结.一般情况下.也尽量避着他们相见.舒默向來奉行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自己幸福了.也希望身边的人都能收获幸福.尤其是承昭.

可是几次三番地暗示想要另给承昭指一门亲事.都被承昭四两拨千斤地化解了.时间久了.舒默心底也知道.承昭是真的铁了心不想再找了.渐渐地.也不好再勉强他.这事就这样被搁置下來了.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七章 打击(下)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九章 过继
热门: 霸宠 蓝白社 神幻 等风热吻你 宠你向钱看 深空彼岸 全面晋升 蝙蝠崽穿越横滨的开挂日常 穿成影帝前男友[穿书] 帝王的东北宠妃[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