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打击(下)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六章 打击(上)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忧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听着叶黛的话.慕萱稍稍有了一丝释然.她只能感叹命运的捉弄.却不能怪罪父亲的无情.

起初.慕萱以为的是父亲欺骗了母亲.为了那个静妃.父亲不惜一直欺骗母亲.沒想到.事情不是这样的.在事情的最开始.父亲就将心底的事告诉了母亲.是母亲执意为之.然而.母亲错在了太过自信……

“娘.这么些年來.您为什么愿意陪着爹演戏.”慕萱问.可以不用如此的.为什么要自己活得那么累呢.

叶黛幽幽地叹气:“最开始.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让你爹感动.后來.慢慢麻木了.就习以为常了.何况.若非如此.你爹还得纳妾入府啊.”

慕萱心底微微苦涩.母亲的心情她明白了.如果守不住你一颗完整的心.至少我拥有的是你完整的人.而父亲.就更好理解了.在父亲看來.除了这推脱不掉的外.他不愿意再去背叛静妃了吧.

慕萱不禁从母亲身上想到了自己.她反问自己.如今子瑾完整的人你已经沒有了.那么心呢.他的心你又拥有多少呢.如果当时不是她执意想要为子瑾纳妾.大概子瑾是不会主动要求的.一切事情.她是不是有些自以为是了.

“慕萱啊.说起來.你比娘幸运多了.你和子瑾……你是幸福的啊.”叶黛微微感叹道.

幸福吗.慕萱有一丝晃神.大概吧.慕萱发现.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很少有人能从始至终地坚持自己的原则.还记得新婚那时.她是真的很在意唯一啊、浪漫啊这些细节.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地.似乎日子归于平淡.沒有人再会去检查生活中的这些细节了.幸不幸福的.也就那样吧.

过了许久之后.慕萱淡淡地回应一声:“嗯.”

今日闹了这一大通.着实是有些累人.慕萱对叶黛说:“娘.您也累了吧.不如在床上小憩一会儿.”

叶黛点点头.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而慕萱躺在她身边.听着她呼吸渐渐沉了下來.却缓缓睁开了眼睛.她呆呆地望着帘幔顶部.冷不丁地想到了..舞惜.

距离上次见面.又有这么多年沒见了.但是关于舞惜的消息.子瑾这却从沒有断过.断断续续地.她得知了舞惜这些年的生活.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舞惜如愿以偿地有了小女儿.乌桓汗王这么些年來.为了她沒有碰过第二个女人.许她无上的荣耀与宠爱.将她永远地捧于掌心之间……

慕萱的眼泪缓缓自眼角滑落.顺着发丝渐渐将软枕浸湿.其实.说起來.以她和舞惜的关系.看着舞惜幸福.是一件很开心的事.那女孩.她喜欢得很.于她又十分投缘.在她身上.你丝毫看不到小公主的骄矜.何况.当年.自己能同子瑾在一起.也要感谢她的帮忙与撮合.

后來.当她知道舞惜远嫁和亲时.很是为她担心了无数个夜晚.甚至急得她直掉眼泪.这个世上.若说她有朋友.那么舞惜绝对是唯一的那一个.

当时她享受着同子瑾的相亲相爱.打从心底地希望舞惜也能收获同样的幸福.曾经一度.舞惜获得幸福.是她心底的一个心愿.可是之后.当她陪着子瑾去乌桓看望舞惜的时候.当她看见舞惜脸上的幸福之后.欣喜之余.似乎又觉得自己似乎都沒有那么幸福了.

现在.对比着舞惜的幸福.无端端地自己成为了她的陪衬.慕萱觉得.任何小的幸福若是拿到舞惜的面前.似乎都不足以称之为幸福.所以.现在的她若是无缘无故.甚至不愿提及那个名字.

就好像.沒有她的时候.自己的日子过得也还是不错的.可是有了她.自己的日子就变得有些惨不忍睹了点.慕萱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她在心底质问自己:张慕萱啊张慕萱.你怎么可以变成这样呢.你怎么可以变得这么自私呢.你若是再这样下去.你还是原來的那个张慕萱吗.……

慕萱心思灵透.她知道.凡事好坏其实皆在自己的心底.你若将它想得好.它便也好一些.反之.它便差一些.就是这样.而已.

慕萱的这些小心思.舞惜自然是无从得知的.当然.现在的舞惜也是顾不上这些的.自从知道雍熙帝驾崩的消息后.她便每日都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这让舒默心疼不已.还开不了口去强迫她转变状态.

雍熙帝驾崩后.大秦方面很快给出了官方的说法.无非就是龙体欠安.操劳过度.不堪风寒等等这些话.舞惜自然是不信的.她一直等着舒默的人去探听真实的原因.

一连几日.舞惜沒事便往安昌殿跑.后來索性待在安昌殿的书房中.一坐就是几个时辰.孩子们皆知道了她的伤心.也不敢轻易地來招惹她.舒默无法.只得让凝懿多说说话.逗她开心.每天.除了凝懿外.再也看不到舞惜脸上的笑容.

但是.大多数的时间中.舞惜都是和舒默一起.讲述着她在大秦的点点滴滴.关于雍熙帝的那些点点滴滴.舒默听她说着这些话.心中也是酸涩不已.当然他的酸涩不已皆是在为舞惜心疼.

终于.舒默的人传回了消息.那人一直尾随着静妃.几乎是听到了那日在迎亲王府中的一切对话.

舞惜听见回禀.惊愕万分.哪怕是舒默这样从小见惯了宫中明争暗斗.倾轧之争的人.也被静妃和张普的事弄得震惊了.

“父皇一定是被静妃和张普联合害死的.”舞惜愤愤地指控道.

舒默颔首:“这个可能性极大.”说起來.张普这个人.他是真的有兴趣去亲自拜会一下.此人的心思之深沉.手腕之高明.实在是令人拜服.

舞惜问:“舒默.怎么办.父皇的本意是传位给瑾哥哥.可是被他们这么一闹.皇位必定是子灏的了.那瑾哥哥岂不是有危险.”逝者已逝.生者却还得活着.舞惜向來分得清轻重.此时此刻.她更担心的人是子瑾.

舒默冷静地分析着:“舞惜.你先别慌乱.我们仔细想一想.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來.张普其实还是心疼他和叶黛的孩子的.只要他心疼张慕萱.那么子瑾在他这.应该就是安全的.你想想.若是子瑾死了.张慕萱该怎么办.所以.张普只是夺了子瑾的皇位.却不会夺去他的性命.”

站在父亲的角度上來看.这个应该是可以保证的.这一点他也算是深有体会.就好像是他自己.即便他心中只有舞惜一个人.但是关于萨利娜和云楼.他绝非毫不关心.何况自己和张普的情况又有些不一样.张普那边.关于子灏他们.是一直不能相认的.所以.他的父女、父子之情.几乎可以说是全给了叶黛所生的这两个孩子.

舞惜听见舒默这么说.稍稍放心一些:“那照你这么说.瑾哥哥应该是安全的.是不是.”她现在脑子里已经一团乱.几乎沒有思考的能力了.

舒默摇摇头:“话不能这样说.我只是说了站在张普的角度上.子瑾应该是安全的.可是.你别忘了.不论现在张普拥有什么样的势力.但是大秦的天下迟早是子灏的.”

舞惜点点头.等着舒默继续说.

“我想现在所有人中子灏的心情一定是最复杂的.他必定接受不了自己的身份.”舒默说道.“你想想看.皇室之中.最看重的是什么.”

“血统.”舞惜肯定地说.

“沒错.”舒默点头.“就是血统.你想.子灏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发现他不是雍熙帝的儿子.他不是皇室的血统.而别人是.那么他会是什么心情.”

舞惜心中一惊.猛地抬头看向舒默.

舒默说:“我想.你看人也向來很准.应该不难猜测吧.”

舞惜的眼中写满了慌乱.舒默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可是她却不敢再顺着他的话往下深思.

舒默接着分析:“据探子听到的來看.静妃表面上是给了子灏两条路.要么承认同张普的父子关系.要么就放弃张普为他谋取的皇位.若是你.你会怎么选.”

舞惜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是子灏.”她不是男人.对那个位置沒有任何的觊觎之心.也不能理解他们为了那个位置争得头破血流.但是以子灏的性子.他大概不会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吧.

“舒默.静妃所谓的相认.也不是真的相认吧.”舞惜突然想到这一层.问道.

舒默点头说:“这种事自然是不能公诸于众的.一旦让天下臣民知道了子灏的身份.他还怎么坐稳那个位置.雍熙帝的儿子们众多.沒有人会臣服一个來路不明的皇上的.”

舞惜面上闪过一抹了然.若是如此.所谓相认大概就只是让子灏心中承认罢了.既然如此.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出子灏的选择了.毕竟.人心难测.静妃即便身为母亲.也无法知道子灏的内心所想的.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六章 打击(上)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八章 忧心
热门: 发个微信去天庭 金棺陵兽/贼猫 大城市 反派天生嗜甜 嫁给敌国上将后 水泊俱乐部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祸水 为科学奋斗 欧美风聊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