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惊天(四)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三章 惊天(三)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五章 惊天(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子灏这突如其來的举动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眼看他手中的剑直指张普的脖间.慕萱惊呼一声:“父亲.”

张普也是始料未及的.來不及躲闪.然而戎马一生的他无数次地经历各种危险.又怎么惧怕子灏这样的威胁.他面不改色地看着子灏.眼神中甚至连一丝闪躲都沒有.

“灏儿.住手.”尖利的呵斥声从门边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门口处站着急匆匆赶來的静妃和叶黛.静妃看着子灏手握长剑对着张普.吓得几乎花容失色.叶黛也是脸色惨白地看着这一幕……

子瑾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几不可闻的弧度:人基本上都來齐了.这下子好戏才能开唱呢.他微微向后退一步.将舞台让给他们.

子灏因着静妃的呵斥而停下手上的动作.静妃冲过來.站在张普的面前.冲子灏嚷道:“灏儿.你这是要做什么.”

“怎么.母妃.我杀了这人您不愿意吗.您不是说我马上就是九五至尊.难道身为天子.还不能杀一个臣子吗.”子灏看着静妃的举动.不由地怒从中來.

“自然可以.您马上就是大秦江山的主人.自然是无所不能的.”张普看着即将失控的局面.站出來说道.

静妃看他一眼说:“灏儿.你别忘了.张普是世袭罔替的国公.自古就有刑不上大夫的说法.即便你身为天子.也不能违背老祖宗的意思.”

子灏听着静妃的话.邪邪地笑:“母妃.您这会又开始想着老祖宗了.在您心中.可曾有过父皇.若是我今日要杀的是旁人.您可还会搬出老祖宗來压我.”

静妃一噎.有些无言以对.她露出痛苦的神色來.看着子灏问道:“灏儿.若不是因为母妃.你还会对他有这样大的敌意吗.”

子灏点头:“我一直都不喜欢这个人.只是因为您.我现在开始厌恶他.”

张普听着这母子俩互不退让的对话.说:“英亲王.静妃娘娘.你们不必为了臣争执.咱们中国有句话叫.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若是英亲王执意如此.那么臣虽死无怨.”张普说这话时.颇有几分英勇就义的感觉.

子灏大笑着看他:“好样的.不愧是久经沙场的大将军.是条汉子.既然如此.那么本王今日变成全你.”说罢将手中的剑递给他.说.“來吧.像本王证明你自己.不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吗.來啊.”

张普深深地看一眼.接过剑.对静妃说:“静妃娘娘.您不必为臣求情.臣这一生什么沒有经历过.临了能死在英亲王的手上.也算是值了.这一切大概就是因果循环.臣欠了皇上的.就该臣來还.”说罢.他举起剑便要自刎.

一直沒有说话的叶黛冲上來.使尽全力地撞向张普.力道之大.竟然让张普一个趔趄.手中的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张普诧异地看着叶黛.几乎有些不认识了一般.叶黛一向是温柔得体的.从沒有这样激烈的言行.这大概是三十多年來第一次让他看见这样与众不同的叶黛.

叶黛不去理会旁的.只是紧张地仔细看着张普.确定沒有任何伤痕之后.她才松一口气.略带嗔怪的语气说道:“老爷.您以后可不要有这样危险的举动.”

“母亲.”慕萱叫道.上前拉过叶黛的手.说.“母亲.人家心中根本就沒有您.您何必在这儿自作多情.”慕萱现在压根不愿再去面对父亲.在她看來.父亲的举动实在是糟糕透了.

叶黛看着她.责备道:“慕萱.那是你父亲.怎么是人家呢.无论他和母亲的关系如何.这么多年來.他对你的关爱.你不会感觉不出來.对不对.”

慕萱不高兴地说:“那不一样.他对您不好.就是对我不好.”

叶黛一瞬不瞬地盯着慕萱.用眼神示意她去关心张普.在叶黛的督促下.慕萱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來到张普身边.语气僵硬地唤道:“父亲.您沒事吧.”

张普慈爱地回答:“沒事.你们不必担心.慕萱.你把你母亲照顾好就可以了.”

静妃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在这一瞬间.她深深地感觉到那才是一家子.她永远都只是一个外人.似乎怎样都插不进去.

子灏适时地开口:“母妃.您看到了吗.从始至终他们都是一家人.就好像.我和您还有父皇是一家子一样.这是这一生.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静妃身体微微一颤.喃喃低语:“一家子.是吗.”

张普听见静妃的低语.偏头望去.正好对上静妃抬起的眼神.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那一瞬间.即是永恒.

子灏愤愤地看着这一幕.慕萱更是直接表达自己的不满.她冲着张普说:“慕萱.慕萱.原來您一直以來爱慕的都是喜爱萱草的林芷萱.而不是喜爱萱草的母亲.”

张普收回目光.看一眼慕萱.又看一眼叶黛.沒有说话.叶黛尴尬地低咳一声.对慕萱说:“何必这样较真.人生难得糊涂.”

慕萱不理会叶黛的话.同张普面对面站着.逼问:“父亲.当着母亲的面.还有她的面.我问您.当年若是母亲不喜爱萱草.您可还愿意娶她.”

张普沒有说话.子瑾察觉到气氛的尴尬.上前拉住慕萱的手.劝道:“慕萱.这是长辈们的事.你不便插手.还是交由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慕萱甩开子瑾的手.坚定地说:“母亲的事就是我的事.”她再度发问.“父亲.您同母亲生活在一起三十多年.可曾后悔过.您真的始终如一地心中只有那一人吗.”

慕萱的咄咄逼人.令张普有些招架不住.其实这些问題的答案很简单.他几乎可以不用思考就脱口而出.可是.在这样的场合下.似乎他怎样回答都不合适.索性.他选择三缄其口.

张普颇为无奈地对子瑾说:“子瑾.你将慕萱带回去吧.今日之事.她实在不该再参与下去.”

子瑾点点头.他也觉得事情看到如今这一步.其实一切皆以明了.唯有慕萱还在这较真.他拉着慕萱.走上前对叶黛说:“母亲.您随我们一起回府吗.”

叶黛看一眼张普.她知道有些事.张普想要单独和静妃母子说.这些年來.虽然张普沒有言明.但是她什么都知道.只是故作不知而已.

“好.我随你们一起回去.”叶黛说罢.看向慕萱.“走吧.你想知道的事.母亲一会儿会告诉你.面对我们无法改变的事.何必还如此执拗呢.”

慕萱心不甘情不愿地随子瑾和叶黛一同离去.临了她用极其失望的眼神看向张普.只可惜张普的眼中只有那个静妃.

看着他们离去.子灏也颇为不满:“怎么.心虚了.所以将他们都打发走.不就是你们之间那些破事吗.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子灏甚少有用过这样的语气同静妃说话.静妃一怒之下.抬手便给了子灏一巴掌:“混账.有你这样对母妃说话的吗.”

子灏抬手摸了摸脸颊.这一下并不重.但是却是静妃开天辟地头一遭打他:“母妃.我从小到大.您从未打过我.如今为了这么一个东西.您居然动手打我.难道在您心中.他不止比父皇重要.也比我重要吗.”

张普也被静妃的那一巴掌震到.忍不住出言道:“芷萱.你不必拿子灏……”

“你闭嘴.”子灏打断他的话.“你有什么资格叫我的名字.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要以为你是父皇封的陈国公就可以为所欲为.父皇若是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人.只怕早就将你碎尸万段.五马分尸.凌迟处死.”

静妃哆嗦着嘴唇看着子灏.她从沒有见过子灏这样狠地去诅咒过一个人.她只要一想到子灏说的那些刑罚.便觉得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浑身被冻得动弹不得.

“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静妃厉声喝道.

“我清楚我说的每一句话.”子灏失望地看着静妃.他还是第一次见母妃这样维护一个人.他指着张普.说:“现在的我还沒有权利.等我登上皇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我之前说的那些话变成事实.”说完.他转身便走.

“子灏.”静妃大声叫着.

而子灏就像是沒有听见一样.大踏步地往外走.

张普拉住静妃的衣袖.低声说:“芷萱.别说.什么都不要说.这个时候不是说这话的时机.”

子灏停下來.冷笑地看着他们:“还不要说.你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还有什么沒有说的.”

静妃看着子灏这样.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倘若有朝一日.他手握生杀大权.只怕他不会心软.她不能眼见这样的悲剧发生.今日子灏已经受到了刺激.还不如一次性说完.让他慢慢消化.

静妃抬手扒开张普的手.对子灏说:“灏儿.我告诉你.从今以后.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他.”顿一顿.她一字一句地说.“你要记住.这个世上.沒有他.就沒有你.”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三章 惊天(三)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五章 惊天(五)
热门: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 轻易放火 极品狂少 重启飞扬年代 红男绿女 杀人的祭坛 望古神话之秦墟 霸总穿成炮灰替身后[穿书] 美滋滋 异乡人3·战争的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