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惊天(三)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二章 惊天(二)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四章 惊天(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除了叶黛外.一行人皆往英亲王府中去.而另一边.静妃也被告知子灏出了宫便往陈国公府去了.静妃微微诧异.为大局着想.她连忙命人备马车.

“娘娘.您也要去国公府吗.”趁着间隙.尔珍悄声问道.

静妃无奈地揉一下眉心.疲惫地开口:“本宫也不想去.但是现如今这个情况.本宫不能不去.”

“可是.以您的身份.现在这个时候怕是诸多不宜啊.”尔珍小声提醒.

静妃摇摇头.不容置疑地说:“无妨.本宫届时就说是去寻子灏的.方才子灏那么情绪激动的离开.若是本宫不去.只怕他要做出什么令自己后悔的事來.好了.不要再说了.否则去迟了.”

就这功夫.马车已经备好.尔珍扶着静妃上了马车.也往宫外去.

英亲王府的庭院中.子灏站在当中.看着面前的人:张普神色微微透着慌张.张慕萱则满脸愤怒.至于子瑾.则是一贯的淡然.子灏指着张普问:“张普.今日这些也都不算外人.你便好好和大家说说吧.”

张普看一眼身边的慕萱.目光注视着子灏.说:“英亲王.这本是您与臣之间的恩怨.何必要牵扯进睿亲王和小女.”子瑾一直是朝中子灏最大的竞争对手.一旦子灏的身份被子瑾知晓了.子瑾必定会不遗余力地阻止子灏登基.而子灏的身份一旦被大白于天下.那么他这么几十年來的筹谋岂非要付之东流.

子灏丝毫不肯退让:“为何.虽说是君臣有别.但是关起门來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你与本王之间的恩怨为何要避着他们.”他只要一想着面前这个人和他母妃之间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且这种情愫一直维持了三十余年无法忘怀.便觉得胸中全是怒火.

张普继续打着太极:“英亲王.之前臣一直是支持太子的.难免对您多有得罪.但是自从皇上将圣旨交给了臣.臣便一力地支持您了.之前多有得罪之处.也是为人臣子的无可奈何.还望英亲王海涵.”

子灏嗤之以鼻:“你对本王的支持真的是因为父皇.还是因为别的.你自己心里有数.还有.张普.你以为本王什么都不知道吗.你明明知道本王话中所指.不要混淆视听.本王承认.一直以來都不喜欢你.但是本王也从不为难你.你原來支持谁.和本王一点关系也沒有.那是你的自由.”

张普听着他的话.心中迅速的盘算.按着如今这个样子.子灏大概是知道了他和静妃之间的事.但是关于他自己的身世.必定是不知晓的.否则依着子灏的性子.断然不会如此镇定.这样一想.张普稍稍放松一些.他警惕地看一眼子瑾.这个二皇子可比子灏聪明的多.在他面前说话一定要万分小心才好.

慕萱怀疑地看着两人.虽说父亲一直在服软.但是子灏似乎并不是一味的无理取闹.否则以父亲的性子.哪里会百般容忍.难道真如子灏所言.父亲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中.

看出慕萱的焦急.子瑾暗中拉住她的手.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虽然他还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里面一定精彩至极.

张普看着子灏不依不饶的架势.知道今天若是不能说清楚.只怕他不会散罢甘休.张普只得转身看着慕萱说:“慕萱.你先回去.”如果这其中不涉及到子灏的身世.那么就只是他和静妃的感情.眼见事情到此地步.他只想着不要伤害慕萱.在慕萱心中.他一直和叶黛是极好的关系.倘若让她知道.他们之间一直是在做戏.那么不定这孩子得多伤心呢.

“不.父亲.就如子灏所说.您到底有什么事在瞒着大家.我和子瑾都不是外人.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们.”慕萱也执拗地不肯离去.

张普上前一步.拉住慕萱的手便往外走.边走边说:“这里的事.不是你该听的.听父亲的话.回家去.”

子灏见状.也上前去拉张普的手.这样一拉一扯间.一块白色的帕子从张普的怀中滑出.缓缓飘落到地面上.张普心下一惊.连忙弯腰去捡.

不料子灏反应更快.他迅速捡起來.说道:“这是母妃绣的.”语毕他更加愤然地看着张普.还敢在他面前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吗.如今证据确凿.看他如何抵赖.

子灏的话令慕萱和子瑾都大吃一惊.慕萱不敢置信地从子灏手中夺过那帕子.那是一条月白色的绢帕.双面绣着萱草、大雁.左下角是蝇头小楷绣着:普、萱两字.

慕萱和子瑾对视一眼.这条帕子他们都有印象.是当年舞惜在毓秀宫外捡到的.慕萱仔细回忆着母亲当时说的话.她说这是她送给父亲的定情之物.上面绣着萱草.是因为萱草是母亲最喜欢的.而大雁又是忠贞之鸟.这分明是父亲和母亲深情的见证.

“不可能.这是我母亲绣來给父亲的定情之物.那萱草.是母亲最喜欢的.”慕萱辩驳道.一直以來.在她的记忆之中.父亲和母亲是感情最好的两人.谁若是诋毁他们.她必会誓死维护.

子灏嘲讽地看一眼张普.说道:“这是我母妃的绣工.难道本王还会认错吗.”

慕萱脸色刷的一下变白..

“娘.原來您当年的绣工竟比如今更好.”

“当日我在闺阁.成日地就是练习女红.可自从嫁给你父亲.这些事多交由下人做.如今也难免生疏了.”

当年同母亲的对话.还仿若在耳边.难道真的是这样吗.其实当年看着这帕子.她也有一瞬间的迟疑.母亲的绣工.她日日都见着.的确不如帕子上的精细.可是母亲当时那样的解释.似乎也说得通.而今……

子灏看着慕萱站着那.帕子从她手上滑落.脸色泛白.问:“怎么.无话可说了吧.你若不信我.不如让你父亲给你一个答案.”顿一顿.他弯腰从地上捡起那块帕子.说道.“萱草.是母妃最喜欢的.而这个萱字.分明就是母妃的闺名.”

慕萱不敢置信地后退两步.身体微晃.她颤声问道:“父亲.英亲王所言可是属实吗.”子瑾看着慕萱脸色不佳.连忙扶住她.其实别说是慕萱了.他也觉得这样的事情就好像是晴天霹雳一般.令人震惊.

而一直以旁观者的身份默不作声的子瑾.隐隐觉得事情必定不止如此.

张普沒有说话.面对慕萱受伤的眼眸.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子灏愤怒地吼道:“张普.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小人.如今已是铁证如山.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说话间.子灏双手大力撕扯着绢帕.那帕子不堪重负.几乎是一瞬间.就听得“嗤啦”一声.从中间裂开……

张普眼见帕子被撕坏.心中一急.伸手抢过來.喝道:“子灏.谁允许你毁了它.”他仿佛心中至宝被人毁坏一样.心疼不已地反复翻看.

这条绢帕.还是静妃入宫前夜.悄悄派人送到他府上的.随之附上的还有一封她的亲笔信:君当如磐石.妾当如蒲草.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你我今生虽无缘做夫妻.但是我心如蒲草.矢志不渝.这条绢帕.从今以后.便代替我陪在你身边吧.

张普这样情绪外露还是很少见的.然而子灏却冷笑着说:“怎么.你终于不再藏着掖着了.终于愿意将你心底那些龌龊的心思公诸于众了.”

张普怒视着子灏.伸手指着他.道:“若不是看着你……我必会狠狠教训你一顿.”

子灏毫无畏惧地看着他.说:“就凭你.如何教训本王.如你所说.君臣有别.你永远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慕萱近乎崩溃地大声说道.“您和母亲不是一见倾心吗.您和母亲不是举案齐眉吗.这么多年來.您坚持不纳妾.究竟是为了母亲还是……”

张普眼见事情至此.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力.他小心翼翼地收好已经破损的绢帕.对慕萱说:“慕萱.父亲非常抱歉.让你知道这一切.但是这绝不是像子灏所说是什么龌蹉的事.”

慕萱捂着耳朵.哭道:“为什么啊.为什么啊.您和母亲感情那么好.难道都是假的吗.您骗了母亲三十多年吗.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她已经是皇上的妃子了.您为何还要死守着她.”

张普无力解释.这世间的事.都有着自己的规律可循.唯有感情.无迹可寻.也无法用言语解释.这三十多年來.他也无数次地问自己.芷萱到底有什么好的.令他这样念念不忘.可是.总是沒有答案.

就这功夫.外间隐隐传來嘈杂的脚步声.子灏心思微动.从墙上取过佩剑.迅速地抽出來.直指张普:“不必多言.受死吧.”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六十二章 惊天(二)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四章 惊天(四)
热门: 人外魔境 盲目的乌鸦 全球圣人时代 清明上河图密码5: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秘书长2 俗人回档 九州缥缈录5一生之盟 第七重解答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 我的公主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