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悲痛(上)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八章 殉葬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章 悲痛(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冯氏看着面前站着的静妃.看着她脸上胜利者的微笑.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然而.今时今日.她是一朝太后.而自己却什么也不是.说來说去.静妃才是真正的赢家啊.可是……

冯氏开口说道:“静妃.表面上看你的确是胜利者.可是实际上.你和我又有何区别呢.皇上不在了.这后宫中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样的.甚至你还不如我.我对皇上心中坦荡.即便來日再相见.我也无愧于他.可是你.你害死了安若舞.來日你又有何面目去面见皇上呢.”

“是吗.”静妃笑着摇头.“你会这样想.是因为皇上是你心中真正爱慕的那个人.”

“难道你不是.”冯氏略显吃惊地开口.一直以來.静妃是宫中最会拈酸吃醋.最爱邀宠的人.

静妃走到椅子前.坐下.看着不远处站着的静妃.说:“皇上从來都不是我心中的那个人.所以说.來日我和他是不会相见的.”

“你.”冯氏忍不住呵斥道.“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妇道.”静妃低声重复着这两个字.唇边的笑意带着些嘲讽.“可能吧.可是即便我不守妇道.也不是对皇上.相反.若不是皇上.我又怎会不守妇道呢.所以.只有他死了.我才会真正对得起我自己的内心.”

冯氏不敢置信的看着静妃.同静妃明争暗斗了几十年.似乎到今天她才看清楚这个人.她面上的那一抹哀戚.并不是装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她心底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静妃打量着冯氏.只见她一副沉思的样子.静妃起身來到她身边.说:“看得出來你是真心爱皇上的.如今他死了.你便也陪着去吧.”

冯氏看着她.毫无畏惧地点头:“不用你说.我也会去伺候皇上.”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子辰.紫陌还好.有刘竞博在.应该问題不大.可是辰儿……

如今的新皇若是子灏.那辰儿如何能活得下來.子灏向來同辰儿不睦.就像是她和静妃一样.不睦已久.

静妃一眼便看出冯氏心底的担忧.她说:“你放心不下子辰.你放心.本宫会让你们一家子团聚的.只要你痛痛快快的死了.本宫保证也会给子辰一个痛快.”

冯氏闭了闭眼.泪水从眼角缓缓滑落.静妃的为人.她清楚得很.有她在.辰儿怎么会逃得掉呢.只可惜.她即便再心疼.再担忧.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冯氏猛然冲到门边.跪在地上.仰天大喊:“皇上.您为何在众多皇子中.会选择子灏.您知不知道.静妃早已背叛了您.您为何要选择她的儿子.”

静妃笑着來到她面前.俯下身子.说:“你错了.不是皇上选择了灏儿.是本宫一定要灏儿当皇上.皇上……他如何管得了.至于其他的事.皇上知道的必定比你多.否则.他怎么会死不瞑目呢.”最后的一句话.她的声音已压得极低.幽幽地说着.在深夜中听來格外心惊.

“林芷萱.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你会有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冯氏仓皇抬头.看着静妃准备离去的身影.歇斯底里地叫着.

静妃沒有回头.径直走了出去.对守在外面的尔珍说:“你守在这.伺候昔日的皇后娘娘上路.”

尔珍神色一凛.低头应道:“是.”

静妃独自往外走去.丝毫不去理会身后冯氏的诅咒与辱骂.报应.静妃冷笑着想:这世界上的事多了.若是真有报应.也轮不到她这儿來.

静妃回到毓秀宫.转了一圈沒有看见流嫣.便问道:“公主呢.沒有回來吗.”

小丫鬟低声说:“回娘娘.公主回來后.便将自己关进了佛堂中.说是要为皇上抄录往生咒.需要奴婢叫公主出來吗.”

“不必了.本宫自己去看看吧.”静妃淡淡地说.

静妃独自來到佛堂门口.只见尔岚站在外面.透过虚掩着的房门.可以看见流嫣一直跪在那儿.埋头抄写着.隐隐还能听见她呜咽的声音.尔岚刚要行礼.便被静妃抬手制止了.她在外面站了许久.流嫣丝毫沒有察觉.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伤感中.静妃看着她的伤心.心中不知怎的突然有些难受.

她故意重重叹息一声.流嫣回过头來.略带着哭腔问:“母妃.您怎么回來了.不用陪着父皇吗.”

静妃走进去.看着流嫣因为流泪而肿的如核桃一样的双眼.有些心疼地问:“母妃有些话想对你说.你从刚刚就一直跪着吗.膝盖可还受得了.”

“我沒事.原來父皇在的时候.我沒有好好尽孝于膝前.如今能做的也唯有这些了.若是这些再不做.我心中实在难安.”流嫣边哭边说.“母妃.父皇身体那么好.怎么会突然就……”

静妃将流嫣搂进怀里.边抚摸着流嫣的头发.边安慰地说:“流嫣啊.人有生老病死.这是规律.是我们谁都沒有办法改变的.你父皇虽说贵为天子.但是也逃不掉这样的轮回啊.所以.你要学着去接受.去释怀.好吗.”

“不.我不要父皇离开.”流嫣哭得伤心至极.在她心目中这样的生离死别似乎一直都离她很远.从沒有想过有一天真的会摆在她面前.

静妃看着流嫣这般伤心.也是沒有想到的.从前流嫣对皇上似乎不像这样依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静妃略微思索了下.好像自从经历了和温然的分离.自从舞惜省亲之后.流嫣就在不知不觉地发生着转变.这样的转变.静妃无言以对.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流嫣突然坐起身來.恨恨地道:“若不是李易和赵德.父皇必定不会如此.这些害父皇的人都会不得好死.永世不得安宁.……”她犹自不能解恨一般.几乎是绞尽脑汁地诅咒着.

流嫣愤愤中.并未注意到静妃在她说话时.身体微微一颤.神色有那么一瞬间.极度的不自然.末了.流嫣问:“母妃.您说对不对.”

静妃僵硬着点头.强撑着说:“嗯.是这样的.”

“对了.母妃.您方才來时说有话想对我说.是什么.”说了这么一会儿话.流嫣的情绪稍稍稳定一些.

静妃连忙摇头.说:“沒什么.母妃只是想着你一个人太过伤心.來陪你说说话而已.”流嫣对雍熙帝的感情远远超过了她的预料.流嫣长这么大.她还从未见她这样伤心过.哪怕上次同温然.也沒有令她哭到泣不成声的地步.

静妃原本是想将她的生世告诉她的.然而现在却迟疑了.这个时候同流嫣说这些.只怕她全然不会相信.也根本无法接受.以流嫣的性子.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來.所以思量再三.静妃还是决定暂时瞒着她.等她走出悲伤之后再寻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她.

流嫣点头.对静妃说:“母妃.父皇新丧.您必定比女儿还要伤心.您先回去歇息吧.免得累坏了身子.女儿要在这位父皇祈祷.您别管了.”

静妃说:“好.那母妃先走了.”不知为何.看着面前的佛像.脑子里就会不断地浮现方才流嫣的诅咒之语.向來是不会心虚的静妃竟然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雍熙帝驾崩这样的大事.自然是会惊动舒默的.当他听到属回禀这样的消息时.脑中嗡的一响.心底隐隐为舞惜担心着.舞惜对雍熙帝的感情.他是知道的.而以舞惜的孝顺.如何接受得了这样的惊天噩耗.

下了朝.舒默在书房中想了许久.还是决定要尽早告诉舞惜才好.回到执手宫.舞惜正在陪凝懿一起看书.舒默步伐沉重地走过去.

舞惜被他的脚步声所扰到.抬头看着他.问:“今日这是怎么了.闷闷不乐的.”说吧低头对怀中的凝懿说.“乖.快去抱抱父汗.让他开心起來.”

凝懿点点头.放下手中的书卷.奔向舒默:“父汗.抱抱.”

“嗯.”舒默淡淡地应着.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凝懿被忽略.不高兴地嘟起小嘴.回头去看舞惜.舞惜看着舒默脸色难看极了.心中有事.便起身來到凝懿身边.说:“凝懿.今日父汗必定是被朝政缠身.太累了.等父汗休息好了.再陪你玩.你去书房看书.好吗.”

凝懿仰头看一眼舒默.似乎是累极的样子.便懂事地点点头.拿上桌案上的书.出了房间.云珠也带着一众下人.退了出去.将偌大的侧殿.留给两个人.

舞惜站在舒默的对面.轻轻握住他的手.问:“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说与我听听.”舒默必定是遇上非常棘手的事.否则以他对凝懿的爱.哪里会这样漠然.以往的任何时候.只要凝懿一嘟嘴.舒默都恨不能为她摘星星摘月亮.绝对不会不理她.

“舞惜.你要有心理准备.”舒默凝重地看着她.

“什么.”舞惜的心倏地使劲跳了一下……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八章 殉葬 下一章:第三百六十章 悲痛(下)
热门: 不准跟我说话! 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 荣获男主[快穿] 民国之联姻 传奇再现 乡村艳医 不要点进来[电竞] 我磕的CP每天都在发糖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5:奥林匹斯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