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驾崩(下)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六章 驾崩(中) 下一章:第三百五十八章 殉葬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闻言.静妃挣脱开张普的手.缓缓來到雍熙帝面前.看着他充满愤怒的双眼.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轻声问:“您知道为什么张普宁愿不当国丈.也要支持灏儿吗.”

雍熙帝心中飞快闪过某些可能性.目光如利刃锋芒直逼向静妃.问:“为何.”

静妃无所畏惧地对上他的双眸.无声无息地笑着.声音中带着低柔婉转:“当年.臣妾心中所思所念的人都是张普.因此每次侍寝之后.臣妾都悄悄服了汤药.直到张普有机会入宫.同臣妾在毓秀宫中幽会.所以.才有了灏儿……”

雍熙帝听后倏然暴起.似是无法置信一般.双眼瞪圆.像是要暴出一般.直欲噬人.本就是久病缠身之人.又被静妃在汤药饮食中下了药.怎能经得起这样的暴怒.整个人如枯木一般.倒了下去.喘着粗气道:“贱人.朕要杀了你.杀了你们.”

静妃看着雍熙帝.想着当年在得知要入宫为妃.同张普从此天人永隔的那种心痛.心中有着变态的快感.她似是还不够一般.俯下身去.紧贴雍熙帝的耳畔.轻声说:“不止是灏儿.还有……流嫣.他们都不是你的……”

雍熙帝哪里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那两个孩子他并非不爱.想着被自己宠爱了多年的孩子竟然是别人的孩子.这样绿云盖顶的羞辱感别说是一国之君.就是普通男人也是无法忍受的.

雍熙帝一口鲜血喷出來.像是美丽的喷泉一般.自最高处落下点点殷红.落在雍熙帝的脸上、枕上、被褥上.他剧烈的咳嗽.仿佛要将心肺通通都咳出來.他的手死命击打着床榻.断断续续道:“贱人……毒妇……朕要……杀了你……”

静妃见状.唇边漾出一抹淡淡的若有似无的微笑.语气甜美:“皇上.为了您的龙体康泰.还是莫要动怒才好.”说话间.她站着身体.缓缓后退.直到退到张普身边站定.就那样看着雍熙帝如落水之人.不甘心地苦苦挣扎着.无动于衷.

雍熙帝看着他们并肩而立.想着她的话.愈加怒不可遏.伸手欲抓住她.然而.终究是徒劳……

张普面露不忍.微微闭上双眼.静妃则静静地看着他.唇边挂着一丝笑.看着雍熙帝挣扎着.挣扎着.终于不再动弹……

她复又上前.看着雍熙帝死不瞑目地瞪圆了双眸.样子骇人.静妃抬起手.微微颤抖着覆上他的脸.缓缓帮他闭上了双眼.耳边传來张普的话.略带薄责:“芷萱.为何一定要告诉他.”

静妃倏地回首.冷然道:“张普.你忘了我们是为何分开的.是不是.你忘了这么多年來.灏儿和流嫣不能与你父子、父女相认了.是不是.这一切你都忘了.是不是.”

张普听见静妃的话.想着这三十多年來的分离.终于狠下心肠.说道:“我沒忘.”

静妃这才转笑.上前拉住他的手.柔声说:“张普.我知道你心中总是记挂着那份君臣之礼.可是.你想想灏儿.他可是你嫡亲的儿子.”

张普点头说:“皇上这里你处理好.外面的事交给我就是了.子灏应该就这两日就要回來了.突然告诉他这样的事.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

提起子灏.静妃脸上还是有些担忧的:“灏儿那边我來跟他说.刘竞博他们你可处理好了.”

“放心吧.我先走了.”张普低声说.

“注意安全.”静妃不忘叮嘱.

张普点头.最后看一眼雍熙帝.隐去眼底的不忍.转身离去.身后传來静妃哀戚的声音:“皇上驾崩.”

出了殿门.张普看着被人捆绑起.捂住嘴的赵德.只见他早已泪流满面.张普一挥手.赵德口里的布条被取下來.押着他的人松了手.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道:“皇上.”

张普冷眼看着他.说:“赵德.看在你服侍皇上一生的份上.我允许你为皇上殉葬.”

“张普.奸人.皇上对你那么器重.恩重如山.你竟然联合静妃做出这等天诛地灭的事來.”赵德随手抹一把眼泪.怒斥道.

张普不为所动.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三十多年.除了在面对雍熙帝的时候心有不忍.又怎么会因为赵德的一句话而有什么感觉呢.他一挥手.冷声道:“禁卫军.带走.”

赵德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们必定会有报应的.老天一定会惩罚你们的.”

张普负手而立.看着赵德被带走.对禁卫军说:“迅速按着我之前的安排.密切监视一切.”

“是.大将军.”禁卫军首领说道.

张普一直以來掌管着兵部.又是大将军.为了今天.他已经谋划了三十多年.朝中除了不少臣子是他的人.军中听命于他的人更是不在少数.就连禁卫军中.也有许多人只听命于他.若是雍熙帝知道这一切.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对张普太过信任.

张普回身看一眼雍熙帝的寝殿.隐入黑暗中.

而寝殿内.静妃看着雍熙帝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心中突然涌起一些复杂的情绪……

她是雍熙三年入得宫.至今已是三十六年.三十六年.她陪在这个男人身边.即便当年心中有恨.可是这样接触下來.那恨意也渐渐淡漠.只是如今.她无法分辨.自己对雍熙帝是否还有别的感情.

平心而论.在安若舞死后的那些年中.雍熙帝对她还是非常不错的.在那些年中.流嫣几乎是所有公主中.最得宠的一个.静妃抚过头上的流苏.似乎这个还是她某一年生辰时.雍熙帝赏给她的.说是她戴着最适宜……

静妃在高声说完“皇上驾崩”之后.蓦地.察觉到脸上微微泛着些凉意.她下意识地抬手去摸.却原來是一滴眼泪.静妃自嘲地想:原來无论你怎样说.在你心中还是做不到这个人毫无感情呵.

原來.这些年來.除了身家性命外.她对他还是有一丝感情的……

待静妃的声音落后.外面立即有内监尖细的声音传來:“皇上驾崩.”

一声接一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皇宫……

紧接着.便有丧钟的声音响起……

再然后.似乎有哭声传來……

起初.是一两声.渐渐的.哭声愈來愈大.深夜中.哭泣的声音听得分外清楚.静妃独独坐在那儿.想着昔年同雍熙帝相处的时光.不是沒有快乐温馨的时候.这样想着想着.竟然也开始泪流满面……

不多时.外间听得有凌乱的脚步声伴着哭泣声音传來.静妃默默起身.跪在雍熙帝的榻前.伤心流泪.脚步声越來越近.直到那人进屋.静妃并沒有扭头去看.沉浸在这样的忧伤中.仿佛无法自拔一般.

直到那人开始说话.静妃知道來人是云妃.云妃哭得伤心.声声诉说着同雍熙帝的点滴相处.声声诉说着她心中的不舍.哭得直要背过气去.之后大殿中的人渐渐多起來.除了个别尚未单独开府的皇子外.其余的都是妃嫔和公主.当然也有流嫣.至于其他的皇子.一时间兴许还沒有得到消息.

流嫣在毓秀宫中.一听见声音.起初还不能相信.她慌忙地问尔岚:“尔岚.你听.外面的内监们在说什么.”

尔岚侧耳听了.慌张地看着流嫣.说:“公主.似乎.似乎是皇上驾崩了.”

“胡说.”流嫣激动地反驳.“我前日才去看了父皇的.父皇怎么会……怎么会……”她颤抖着嘴唇.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那两个字來.

尔岚跪地.说:“公主.奴婢沒有听错.您还是去一趟明光殿吧.”

流嫣瞪她一眼.转身便往外跑.边跑边说:“不会的.不会的.父皇万岁.不会有事的.一定是宫人误传.父皇不会有事的.”尔岚也紧随其后.往明光殿跑去.

待得流嫣來到明光殿外.耳边已经充盈着哭声.或尖锐.或低沉.压抑的.动情的.高高低低的哭声.她脚步陡然间便停下來.站在那儿.不肯再往前迈步.

“公主……”尔岚小声地唤道.

流嫣仿佛从梦魇中醒來.满脸满眼皆是惊愕.不敢置信地看着尔岚.一步一步.缓慢地挪动步子.走进雍熙帝的寝殿.屋内已经跪满了人.大家都在伤心地哭泣着.流嫣一直咬唇隐忍着.终于忍耐不住.她大哭着奔到雍熙帝的床边.拉着雍熙帝的手:“父皇.父皇.父皇.”

听见她一声一声地唤着“父皇”.静妃心底突然涌起一丝心虚.她一边抹泪.一边起身來到流嫣身边.说道:“流嫣.你父皇临走前.还说起你.你好好地來给你父皇磕个头.”

流嫣反扑进静妃的怀里.伤心地哭道:“母妃.父皇……为什么会突然驾崩呢.我昨天來看时.他都是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流嫣一句话.令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静妃的身上.雍熙帝驾崩时.身边可是只有静妃一人啊.同时.有人眼尖地发现这里并沒有太医.一直寸步不离的赵德也沒有了踪影.所有人都停下了哭泣.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静妃.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六章 驾崩(中) 下一章:第三百五十八章 殉葬
热门: 影帝和营销号公开了[穿书] 献祭恶神后,我有了老攻 他笑时风华正茂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重生乡村霸主 一生一世,江南老 白羊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 穿越大唐之我会魔法 奶爸的科技武道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