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驾崩(中)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五章 驾崩(上) 下一章:第三百五十七章 驾崩(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静妃不理会雍熙帝脸上的愤怒.轻声回忆着:“当年.臣妾怀着心思去接近安若舞.沒想到.那个女人还真是天真.竟然真的以为臣妾是将她当姐妹看.臣妾才不屑于有她那样的姐妹.原本臣妾是想下药.让她悄无声息地死去的.然而.臣妾看着您一天比一天更加宠爱她.便突发奇想了那个办法.”

“恶毒妇人.”雍熙帝疲惫地说着.不知是不是药的缘故.他觉得心口难受得紧.

静妃笑了笑.说:“那晚.臣妾早早地就在她的糕点里下了药.算准了时间.带您去看.啊.多么活色生香的画面啊.臣妾就知道.只要您看见那一幕.必定会气急败坏.不会听她的任何解释.”

雍熙帝听见她的话.脑中出现了那一夜.若舞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苦苦解释的样子.当时.她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害怕.可是他呢.他是怎么对她的.雍熙帝记得清楚.当时自己勃然大怒.根本不想听她任何解释.

静妃的话依旧在耳边响起:“可是臣妾万万想不到.您竟然那么快就不再动怒.甚至对她有了原谅之心.所以臣妾买通了看守椒房殿的人.进去找了安若舞.臣妾告诉她.就说您已经对她动了杀心.若是她再不能证明清白.您会连舞惜一同处置.于是.她就以死明志了.可笑的是.她竟然将舞惜托付给臣妾照顾.真是愚蠢.蠢不可耐.”

雍熙帝的愤怒已经到了极限.反而渐渐平静下來:“你简直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臣妾沒有做错.”静妃说.“皇上.您可要好好顺顺气.臣妾的话还沒有说完呢.其实您不必如此恨臣妾.臣妾每次做这些也都是不得已的.都是因为您.前几年.臣妾看着您对子辰一天天失望.而对灏儿日益看重.臣妾原本想着您会废弃子辰.另立灏儿.沒想到您竟然不改初衷.所以.臣妾只得自己出手了.”

雍熙帝双眼瞪圆:“子辰谋反也是你从中捣鬼.张普府里的管家是被你买通的.”

“沒错.因着冯氏被废.子辰心中本就惴惴不安.臣妾只需稍稍挑拨.他便上钩了.”静妃得意地看着雍熙帝气极的样子.“其实您想想.若不是他心中对您有所不满.又怎么会轻易上钩呢.所以.一切也不能完全怪罪到臣妾身上.”

雍熙帝已经被她接二连三的话气得要背过气去.指着大门的方向.用尽力气呵斥道:“滚.给朕滚出去.滚.”

正在这时.外面有内监的声音传來:“皇上.陈国公求见.说是有要事同您相商.”

“让他进來.”雍熙帝气喘吁吁地说道.终于有他的人來了.终于不用看着静妃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了.雍熙帝心中松了一口气.即便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也必定要面前这个女人死.

静妃听见传话.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她后退两步.來到雍熙帝床榻边站着.

“皇上万安.”张普大步走了近來.恭敬行礼.

雍熙帝看着他.微微抬手.示意他起身.接着指着静妃.说道:“张普.将静妃给朕扣下.朕要即刻处死.”

顺着他的话.张普看向静妃.突然问了一句:“一切可还顺利.”

“非常顺利.”静妃柔声道.

“你们……”听见两人突兀的对话.雍熙帝心中猛地有了不好的感觉.

果然.静妃漫步走到张普的身边.对雍熙帝说:“皇上.您不必惊讶.臣妾不是说了吗.今日会有许多事要告诉您.之前那些都是您的开胃小菜.接下來.才是美味大餐呢.”

张普看着雍熙帝愤怒、疲惫、挫败的样子.心生不忍.他拉拉静妃的衣袖.说:“芷萱.你别这样.”

雍熙帝听见张普的称呼.已然形容不出心中此时此刻的感受.他颤抖着抬起手.喃喃道:“你们……你们竟然……”未说完的话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雍熙帝抬起手捂嘴.待放下手的时候.素白的帕子上.有触目惊心的红.仿佛是开在漫天白雪中的簇簇红梅.

静妃冷下一张脸.对雍熙帝说:“皇上.您何必动怒.若论起來.我和张普认识可在您之前.若非是您定下规矩要选秀.我便已和张普成亲.我们是一见倾心.早已私定终身.若不是您.我们又岂会抱憾终身.不过.如今好了.您快要死了.我和他.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雍熙帝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静妃脸上是扭曲的快感.而张普.则隐隐有着不忍.雍熙帝一通剧烈的咳嗽.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那鲜血滴在明黄的被褥上.令人心惊.

张普猛地跪在地上.说:“皇上.臣有愧于您.对不起您的重托.可是.臣同芷萱……当年.臣同您说过.臣有了一个想要相伴一生的女子.说得就是她啊.可是.臣还來不及提亲.她就进了宫.成了您的妃子……”

张普的确是心有愧疚的.这么多年來.雍熙帝对他的器重与信任.他铭感于心.都说士为知己者死.雍熙帝的确称得上是他的知己.可是他.不仅有知己.还有爱人.面对同静妃的爱.他沒有办法做到尽忠于雍熙帝.

雍熙帝仰天大笑.那笑声叫人听着只觉得瘆的慌:“好.好.好.你们.好得很哪.”他指着张普.骂道.“当初你既看上了她.为何不早早告诉朕.这些年來.朕对你的器重.你感觉不出來吗.若是当年你告诉朕.朕未必不会成全你.”在遇到若舞之前.他几乎可以说是清心寡欲的.而对于静妃.他也一直都是可有可无的.

张普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雍熙帝.猛地叩首下去:“皇上.老臣对不住您啊.”这些年來.他知道.雍熙帝对他.已不简单是君臣之意.他是雍熙帝的伴读.两人也算是一同成长.一同上战场.一同经历朝中的大小事宜.他们之间.更是朋友.甚至.他们之间是兄弟.

静妃看着张普老泪纵横的样子.也是错愕不已的.她发现.这中间有些事.似乎是她所沒有想到的.悄悄后退一步.她暂时决定不再说话.当然.她这样做.只是为了张普而已.张普对雍熙帝的感情.是她所不能理解的.何况.事已至此.她也沒有退路了.

雍熙帝怒不可遏地看着面前的人.从小良好的教养.令他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然而今日.面对看着自己最信任的臣子同自己的女人有着某些不可告人的联系.沒有人能不动怒.

张普跪在地上.抬头说道:“皇上.老臣请您更改圣旨.改立皇三子为帝.”

“张普.你为了这个女人.背叛朕.你为了这个女人.背叛子瑾.你为了这个女人.宁愿放弃当国丈的机会.这样心肠歹毒的女人到底哪里好.”雍熙帝怒极.每每说完这样一连串的话.他都会咳嗽许久.那样撕心裂肺的咳嗽.令他的身体极度痛苦.当然.最令雍熙帝难以忍受的.还是这种背叛的痛.

张普看一眼静妃.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他自己则重重磕头下去.说:“皇上.请您更改圣旨.改立皇三子为帝.”

“绝不可能.就是朕死.也绝不可能更改.”雍熙帝强硬地说着.

“皇上.请您更改圣旨.改立皇三子为帝.”张普再度重重磕头下去.说道.

雍熙帝不再看他.闭上眼睛.说:“张普.朕现在恨不能杀了你和她.你不必在这求朕.朕的圣旨是绝不可能更改的.那份圣旨.刘竞博他们都是见证.绝不可能更改.”

“皇上.请您更改圣旨.改立皇三子为帝.”张普边说着.边又准备磕头下去.

静妃看见心爱的人一下又一下地重重叩头.心中难受不已.顾不得张普的话.她往前站几步.脱口而出:“皇上.若不是张普顾忌你的感受.他还会如此吗.你以为就凭你现在这样.还能阻止得了我们吗.”

“混账.滚出去.”雍熙帝现在是听见静妃说话.心中便仿佛有熊熊燃烧的怒火.

张普伸手去拉静妃.静妃甩开他的手.看着雍熙帝说:“你所谓的那些见证人.他们若是死了.那么这天下还有谁见过这份圣旨.只要有玉玺在.是不是你亲笔又如何.到时候.我想立谁为帝谁就是皇帝.”静妃看着雍熙帝.听他说着.即便他死.也不会立子灏.心中便有气.在静妃看來.子灏才是最优秀的.

雍熙帝听着静妃的话.复又睁开双眼.强忍着身体剧烈的不适.怒吼:“你们这对奸夫**.给朕滚出去.张普.朕真是瞎了眼.竟然会相信你.”

静妃看着张普被骂.心里难受.还欲再说.被张普猛地起身按住她:“够了.别再说了.”

“为什么不能说.若是他今日死了.那天大的秘密岂不是永远也听不到了.”静妃反问道.

“不要说.”张普捂住静妃的嘴.拼命地摇头.“这个不要说.”

雍熙帝愤怒地看着他们.怒吼:“说.”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五章 驾崩(上) 下一章:第三百五十七章 驾崩(下)
热门: 武术直播间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洗洗醉吧 南方有乔木 召唤死者 公子他霁月光风 在轮回世界里愉快的作死 极品修真狂少 混世矿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