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云妃(下)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二章 云妃(上) 下一章:第三百五十四章 立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还不待云妃离去.便有一道女声传來:“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见本宫就走呢.”

云妃极快地掩饰好眼底的厌恶之情.深呼吸之后.表情自然地转过身來.恍若才看见一般.淡淡笑道:“哦.原來是静妃啊.做姐姐的沒有瞧见.妹妹勿怪啊.”

静妃携尔珍步履婀娜地走过來.说:“云妃说得哪里话.本宫当然知晓你是沒有瞧见.今日怎么不在你宫里礼佛.想着出來走一走呢.”完全不理会云妃口中的姐姐妹妹.在静妃心中.从來都是瞧不上云妃的.她又哪里配称一声姐姐呢.

“今日本宫瞧着天气极好.便出來散散心.”静妃向來是來者不善的.云妃心中早有准备.

“散心.”静妃轻笑一声.“本宫方才隔得远.瞧得并不真切.似乎是子瑾那孩子进宫來看你了.”其实.她正是因为看见了子瑾的身影.才决定來会一会云妃.前两年中.皇上因为子瑾的关系.很是宠了云妃一段时间.那段之间宫中竟有些不知死活的奴才在背地里说云妃比她在皇上心中有分量.

提起子瑾.云妃的神色有着瞬间的和缓.她说:“静妃的眼神可真是好.这么远也看得如此清楚.不错.今日子瑾进宫來看本宫.顺便陪本宫用了膳.”

静妃点点头:“嗯.这众多孩子中间啊.若论孝道.子瑾可谓是拔得头筹的.”

“静妃过奖了.”云妃四两拨千斤地说道.她并不愿意在静妃面前提及子瑾.

然而以静妃的为人.你越是不愿提起的.她越是有兴趣讨论.话音一转.她说:“本宫也算是看见子瑾那孩子长大的.这孩子啊.什么都好.就有一点不好.云妃可知道是哪一点吗.”

云妃面色微变.并不搭话.

静妃继续说:“就是这为人处世中.缺少魄力.缺少男儿气概.从小就像是尾巴一样.跟在子辰的后面.成天间就太子长太子短的叫着.真是全然不像皇上的儿子.”

云妃紧紧握着手中的手绢.面不改色地看着她.

静妃眼神扫过云妃握紧的手.轻轻地笑着:“本宫这人呢说话直.云妃你可别往心里去.本來呢.巴结好太子.这也算是一个出路.只是可惜了.这子辰沒有那个命.这子瑾也沒有那个命.如今子辰因谋反被贬为庶人.虽说皇上沒有说.但是心底必定对子瑾也是存了疑心的.”

静妃的话说得难听.云妃心中有气.想着子瑾方才的话.很想狠狠地嘲笑静妃一番.然而.子瑾再三嘱咐.她不能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坏了子瑾的大事.

见云妃一直沉默不语.静妃有些不高兴了.她不喜欢云妃这样的性子.若是不懂得反驳.她又从何处寻找乐趣呢.还是和皇后的对峙好.静妃享受那种将对手说得哑口无言、甘拜下风的感觉.

“所以说呢.身为皇子.光是孝顺.光是会巴结.还是远远不够的.”静妃总结似的说道.

云妃听见她一口一个“巴结”.心中便窝火.不咸不淡地反驳道:“对于我们做母亲的來说.孝顺的儿子便是极好的.静妃.子灏别说是如今远在邺城了.就是原來.必定也是顾不上你的吧.”

“这就是你不懂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静妃说.“皇上对子灏那是寄予厚望的.子灏胸有大志.难免在儿女情长上无法周全.这母亲的自然是能体谅的.话说回來.若是子灏像子瑾一样.成日地就守着母妃.本宫才真是要为他着急呢.”

静妃这话是说子瑾沒有出息.云妃冷冷斜她一眼.说:“胸有大志.那也得有施展的空前才行.”

静妃得意地说:“怎么沒有.这大秦的江山社稷难道还不够他施展.”

云妃想着雍熙帝的决定.再听着静妃这话.心中隐隐觉得好笑.

见云妃沒有说话.静妃继续说:“我们子灏那是得天庇佑的.”稍稍靠近一步.她低声说.“你看看.原本一直挡在他身前的人.如今不是消失了.所以说啊.这上苍都是眷顾子灏的.”

“静妃.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皇后被废一事.是你的杰作吧.”云妃看着静妃那副嘴脸.似乎子灏已然是皇帝了一样.心中便有气.再听见她反复提及子辰被废.想着先前皇后被废的时候.她就在场.有心一问.

静妃挺直背.不经意地转头打量一番.见四下无人.方才妖娆笑道:“你这话本宫可承担不起.冯氏被废分明是皇上的旨意.是因为当年若舞一事.是冯氏主使的.皇上有多么在意若舞.当年宫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冯氏偏偏要去碰皇上的忌讳.自然是在找死.”

“若舞一事.即便皇后参与其中.你必定也是逃不了干系的.”云妃说.当年.还是静嫔的她同若舞走得极尽.也因此皇上连带着也对她有几分宠眷.然而.若舞一出事.她便绝口不提.还对舞惜如此严苛.云妃早就觉得事有蹊跷.

“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本宫也参与了当年之事.可有证据.”静妃并不承认.即便她在周围并沒有发现有旁人.但是祸从口出.她必定不会被云妃将话套出.

云妃早已料到她不会承认.也不强求:“是与不是的.你心中有事.当年之事.如今之事.静妃.论起手段.恐怕这宫中无人敢与你相抗衡.”

静妃双眸微睐.说道:“你说了这许多.无非是想从本宫这里套出话來.只是.在你想给本宫扣罪名之前.本宫可以先置你一个罔顾圣旨.蔑视皇上的罪.”

听她突然发难.云妃明显一愣:“你说什么.”

“皇上已经下了圣旨.废皇后冯氏为庶人.这是昭告天下的事.你却还在这里口口声声地称呼她为皇后.难道不是罔顾圣旨.你如此称呼她.分明是替她叫屈.指责皇上.”静妃的话极其犀利.

云妃气势稍弱.连忙辩解:“本宫并不是这个意思.”

静妃忽而又妩媚一笑.说:“是呢.本宫不过随口一说.你可别紧张啊.”

云妃气结.想起静妃的话.说:“你方才说起子瑾巴结子辰.你不也是一样的吗.当年对若舞.你不也是巴结着.俯首帖耳着.凭着同她的亲近.去乞讨皇上的怜爱.”

“你.苏婉芊.你胆敢这样说本宫.”静妃大怒.指着云妃喝道.

即便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仍然是静妃心底的心结.当年.她只是静嫔.即便生下了子灏.也并沒有得到皇上过多的怜爱与注意.在宫中.不仅仅是母凭子贵.子也凭母贵.若是她一直默默无宠.子灏又怎么会有好的前程呢.这一点.她从云妃的身上便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

其实.当年宫中的那些孩子中.她内心是极喜欢子瑾的.子瑾自小便生得一副好相貌.又是温润如玉的性子.为人勤奋.学问也好.比之太子來说.不知道要强多少.可是.就是因为生母的不得宠.连带着皇上对子瑾十分冷淡.而对太子.皇上却常常亲自教导学问.

这让入宫不久的静妃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最初.她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谋得盛宠的.可是.似乎皇上对谁都是淡淡的.想要去投靠皇后.然而那时宫中一人独大的皇后又哪里会看得上她.

正在这个时候.安若舞进宫了.从此皇上便像是着了魔一般.深深地陷进去.一发不可收拾.这样盛宠之下.安若舞必定是令六宫侧目.嫉妒怨恨声音不断.她知道.她的机会來了.

安若舞是个心思单纯的人.即便在宫中屡屡被排斥.她依旧不会在皇上面前多说一句.而皇上毕竟是男人.哪里会注意到她的小心思.因此.在安若舞最无助最孤单的时候.她开始有计划地靠近她.

果然.很快的时间.安若舞便将她视作是最贴心的姐妹.她会时不时地在她面前诉苦.说类似于皇上并不理会她.以至于子灏很少能见一次父皇这类的话.安若舞便开始在皇上面前不时地提起她.甚至说服皇上在闲暇之余來陪陪子灏……

她知道当时有些人在背后议论此事.说她为了乞讨皇上的怜爱.去巴结安若舞之类的话.她将说这话的人都一一记下來.在她后來一跃成为这宫中最得宠的人之后.无声无息地将那些人尽数除掉.

所以.这样令她刺心的话.她已经许久沒有听见.不想今日居然听云妃提起.

“怎么这样激动.本宫说错了.真是难得.你也有无法面对的往事.”云妃云淡风轻地说.

这是静妃最不愿意去回首的一段岁月.被她视作是人生的耻辱.她看着云妃.口不择言地说:“苏婉芊.待得子灏继承大统.本宫必会让你为自己今日的愚蠢付出代价.你最看重什么.子瑾吗.到时候.本宫就当着你.折磨羞辱子瑾.让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一席话说得云妃面色煞白.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五十二章 云妃(上) 下一章:第三百五十四章 立储
热门: 女总裁爱上我(混迹在美女如云公司) 默读 哥几个,走着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 新欢 小圆满 兽丛之刀 硅谷大帝 波洛圣诞探案记 金玉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