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子辰(上)

上一章:第三百四十七章 逼宫(下)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九章 子辰(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凤寰宫出來后.张普便独自去到明光殿.一声不响地跪在那儿.

而东宫中.袁氏从宰相府中回來后.便一直心里不安.总是感觉会出什么事.她几次派人去宰相府打听情况.都沒有结果.直到后來.宰相府中來人.告知她“太子行动失败.废后冯氏被太子误伤”.

袁氏听后.眼前一黑.只感觉天崩地裂一般.勉强在府中等到天蒙蒙亮.她便匆匆往宫里赶.一路上.她并沒有担心自己太子妃的身份是否不稳.只是想着太子从來孝顺.看着母后因自己受伤.心中必定懊悔.加之逼宫失败.心中必定既害怕又挫败.这个时候.她只想赶到他身边.去陪伴他.

如袁氏所料.守在皇后身边一整夜的子辰.的确心中又后悔又害怕.五味杂陈.他不断地在皇后耳边忏悔着自己的错误.期盼她能早些苏醒过來.

待到东方肚白时.皇后缓缓睁开眼睛.因着背后有伤.所以一整夜都是趴着睡的.这样趴久了.便觉得微微有些累.想要动一动.那背后的伤口被扯到.疼得她几乎要落泪.额头瞬间布满密密一层汗珠.

守了一夜的子辰.快到早晨时.终于有些熬不住.正打着盹.耳边传來声响.他瞬间醒过來.对上皇后虚弱的眼神.他欣喜若狂.道:“母后.您醒过來了.您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听见他的声音.守在外面的语晴和语兰以及太医纷纷进了屋.子辰按捺下心中的激动.给太医让出位置.太医连忙上前把脉.不多时.起身回话:“太子.冯氏除了有些虚弱外.并无大碍.”

子辰重新半跪在榻前.拉住皇后的手.略带哭腔:“母后.您沒事吧.那伤口很疼吗.都是儿子不孝.让母后受苦了.”

皇后反握住子辰的手.虚弱地开口:“子辰.你沒有对你父皇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子辰摇头:“沒有.父皇回去歇息了.母后.父皇还是关心您的.”

皇后听着他这孩子般的话语.露出笑意:“子辰.你不必说这样的话來宽慰母后.你父皇的性子.母后最清楚不过.母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一直都是太子.为何要铤而走险.”

“我是被骗了.……事情就是这样的.”子辰将事情的经过说给皇后听.皇后听后.陷入沉思.最近的事一件接一件.全部是针对他们來的.这些事的背后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阴谋.然而……

若说她的事是静妃一手做的还说得过去.这次子辰这事又是谁在引导呢.陈国公对于子辰的支持是众人皆知的.他府中的管家难道是被静妃买通了.还是说.那管家是子瑾的人.甚至.陈国公做这些事就是为了支持子瑾.

这样的念头一起.就被皇后自己给否认了.并非是她太信任张普.早在十多年前.子瑾便同张慕萱成亲.若是张普支持子瑾必定是从那时就开始了.即便张普公然支持子瑾.也沒有什么错.就是皇上也管不了.可是张普从來沒有表现出对子瑾特别的支持.反倒一直爱事事维护子辰的利益啊.

皇后这边还沒有将这些理清.禁卫军的人已经在门外说话:“太子.按着皇上的吩咐.待冯氏一醒过來.您就得和奴才们走.如今冯氏已然苏醒.还请太子不要为难奴才.”

子辰本欲开口说话.他实在是放心不下.但是皇后声音极低地在他耳边说:“辰儿.如今是什么时候了.母后这里沒事.但是你万不可再去违拗你父皇的旨意.”

子辰神色一凛.嘴唇紧抿.他知道母后说得有理.如今这个时候.父皇直接决定了他的生死.的确是不能违拗父皇的.

“那母后多保重.”子辰轻声说.起身离去.

当袁氏好容易进宫赶到凤寰宫时.才知道子辰已经被带走.而凤寰宫的守卫压根就不让她进去.袁氏不得已又去求见雍熙帝.赵德传话说是允准她进去探望一下皇后.看着皇后背后令人心惊的伤势.袁氏的眼泪落下來.婆媳两人相互安慰一阵.因着皇后如今身份尴尬.袁氏也不能多留.便不得已出了宫.

雍熙帝在毓秀宫睡醒后.换上朝服.径自准备去上朝了.然而刚刚走到明光殿.就看见张普跪在那儿.一动不动.雍熙帝惊诧不已.派赵德去询问了才知道张普已经在那儿跪了一夜了.雍熙帝心下了然.必定和昨夜之事有关.难不成是想为太子求情.雍熙帝决定下了朝再单独面见张普.

早朝上.昨夜太子逼宫一事众大臣都知道了.***们纷纷为太子求情.说太子向來仁厚孝顺.其中必定另有隐情.望皇上能详查此事.其余的大臣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要求废了子辰的太子之位.另立储君.雍熙帝只是听着.并沒有表态.

下朝后.子瑾留了下來.对雍熙帝说:“父皇.关于太子逼宫一事.儿臣也希望您能详查此事.您了解太子.他不是一个罔顾人伦的人.此事必定内有玄机.即便父皇要严惩.也请调查清楚再做决定.”

子瑾这样说.倒是让雍熙帝颇为欣慰的.毕竟谁都知道.若是子辰被废.那么以子瑾如今在朝中的人脉.以及能力來看.被立为太子的可能性极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旧能为太子说话.实属不易.

雍熙帝心底颇为欣慰.子瑾这孩子性子敦厚温良.思维缜密.是个可用之人.

待子瑾走后.雍熙帝单独召见了张普.

“朕听说你自昨夜起便跪在殿外.可是有事.”雍熙帝问.

张普扑通跪地.满脸忏悔:“皇上.老臣死罪.请皇上降罪.”

雍熙帝心中已隐隐猜到他是为何事來.听他这么说.更是了然.说道:“哦.说來听听.”

“臣府内管家假借臣之名义给太子传信.说是皇上您因废后冯氏而心生废太子的念头.并唆使太子逼宫谋反.”张普言简意赅地说.“此事虽不是臣所为.但是臣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臣愿同太子共同承担.请皇上降罪于臣.”

雍熙帝听了这话.心生怒意:“你府中管家.废太子这样的话是谁传出去的.”

“臣不知.”张普以首触地.说.“皇上息怒.臣愿以死谢罪.”

雍熙帝摇头:“你都说的这么清楚了.朕若是赐死了你.岂非是暴君了.只是.管家一事.你必得给朕一个交代.至于太子一事.不是你该管的.”

张普凛然.说:“臣必定让皇上满意.臣已吩咐人将管家扣下.”

雍熙帝挥挥手.说:“你暂且先退下吧.以后这样的事.决不允许再发生.”

“臣谨遵皇命.”张普叩头后退下.

看着张普离去的身影.雍熙帝陷入沉思.待得赵德为他斟茶时.他问:“赵德.方才张普的话你可听见了.你怎么看.”

赵德连忙屏息凝神.道:“事涉朝政.奴才不敢轻言.”

“无妨.朕就随便一听.你也随便一说即可.”雍熙帝不甚在意地说.

“奴才妄言了.”赵德想了想.说.“昨夜的事太子显然是被奸人挑唆.如陈国公所言.大概是同他脱不了干系的.可是陈国公一直都是明着支持太子的.为官多年.也很少有因私废公的时候.所以奴才觉得陈国公或许并不曾参与吧.”

“嗯.说得有几分道理.”雍熙帝应道.赵德松一口气.事涉这两人.都是皇上看重的.他生怕哪一句话说错了.惹火烧身.

雍熙帝看他一眼.说:“好了.你先出去吧.朕要一个人静一静.”赵德的话说得不错.但是有些话他大概是不敢妄言的.在整件事中.哪怕太子是被奸人误导了.他自己也是要负责任的.能拿着剑对着自己的父皇.可见在他心中皇位是重于父子亲情的.雍熙帝最失望的是这一点.

所以哪怕张普给出了那样的理由.他依旧对子辰失望至极.他从沒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的儿子会有着这样同自己兵戎相见的一幕.雍熙帝心中清楚.自己这身体只怕也差不多了.那么这江山社稷早晚都是子辰的.他竟然等不得.竟然会听信小人之言來逼宫谋反.甚至想要弑父.

雍熙帝深深地感到心寒.他知道因着冯氏的事.子辰多半是有些想法的.但是废后已经过去那么多天.他并沒有动过要因此而废太子的念头.沒想到.这孩子倒是上了心.

至于张普.一直以來都是他的股肱之臣.他的心腹.张普的为人.他是信得过的.这些年來.无论是朝中还是军中.他都处理的不偏不倚.绝不徇私.同时.从不因为他手中权柄过重就骄傲自满.在他面前.张普一直谨守臣子的礼仪.这一点是他身上最难能可贵的.

这样的臣子.他十分满意.这次的事.他虽说有一定的责任.但是毕竟不是他主导的.雍熙帝觉得给予一定惩罚也就是了.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四十七章 逼宫(下)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九章 子辰(下)
热门: 那片星空,那片海 人生得意无尽欢 冷案重启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 今天妖怪村脱贫了吗 反派太美全星系跪求不死 与福尔摩斯为邻 穿书后我成了一颗蛋 魂归西天后我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