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逼宫(上)

上一章:第三百四十四章 废后(下)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六章 逼宫(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默看着舞惜满脸算计的小样子.有些好笑:“我从不知道.我的舞惜也有这样隔岸观火的兴趣呢.”

舞惜俏皮地笑:“这说明你对我的了解还不够.还要继续努力哦.”

舒默握住她的手.提醒道:“可是.你有沒有想过.皇后一倒.太子多半也保不住了.你父皇年事已高.且身体不好.若是朝中大乱.该怎么办.”

这倒是个问題.舞惜显然还沒有想到这上面來.若是太子真的出事.瑾哥哥又沒有争位的心.皇位多半就会落到子灏的手上.子灏的性格、能力……做个大将军还可以.若是为一国之君的话.似乎欠缺了些.

舒默接着分析:“这事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我敢说.这背后一定有一个惊天的阴谋.”

“什么.”他的话勾起了舞惜的兴趣.

舒默冷静地说:“你仔细想想.如今大秦朝堂之上.太子有刘竞博和张普的支持.皇后家又是大秦的名门望族.为什么这一次.能这样轻易地被静妃扳倒.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许多事并不是我们表面上看见的那样.也许静妃背后有着我们意想不到的人.”舞惜接着他的话说.

“聪明.”舒默夸赞道.“如你所说.静妃这个女人.必定十分不简单.”

舞惜想了想.问:“你方才说皇后是因为在父皇面前亲口承认了当年的事.”

“沒错.”舒默点头.

舞惜说:“静妃竟然有本事令皇后在父皇面前说这样犯死的话.她用了什么.秘药吗.”

舒默不置可否.两人对望一眼.心中明了.必定是这样的.否则无论人前人后.皇后怎会承认她自己从未做过的事呢.

如舞惜和舒默所想.当天夜里.尔珍在伺候静妃入睡的时候.静妃问:“东西都处理好了吗.那个可绝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尔珍说:“娘娘放心吧.是奴婢亲自处理的.万无一失.”

“那就好.这样的关键时刻.可不能大意了.”静妃叮嘱道.

尔珍笑着说:“不过那东西可真是好用.您看今日皇后那失态的样子.如今皇上的废后诏书已下.皇后已然是回天无力了.”

静妃笑得妖娆:“如今只等太子一倒.这大秦的未來就是我的灏儿的了.”

“娘娘必定会有得偿所愿的那一日.”尔珍轻声说道.

静妃脸上是志得意满的笑容.仿佛一切已经大功告成了一般.高兴之余.她不忘叮嘱:“传话出去.一切按原计划进行.如今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接连几日.整个朝廷中都弥漫着山雨欲來风满楼的紧张气息.人心惴惴.后宫中一切似乎又归于平静.沒有人再公然谈论废后的事.而废后冯氏也沒有任何动作.东宫中太子似乎也恪守本分.沒有任何打算.

直到这日.下朝后.雍熙帝将张普留下來.在御书房中谈论了许久.沒有人知道谈话的内容.张普离开的时候一脸严肃.是夜.太子府中有重要访客.直至黎明方才离开.

明光殿西配殿中.雍熙帝无意间问起废后的情形.并非是他心念旧情.实在是这几日來.凤寰宫中太过平静.这的确不像是冯氏的作风.雍熙帝每每在上朝时看见子辰.他脸上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以及担忧的表情总还是会勾起他心底的疑影.冯氏是个性子倔强的女人.越是委屈越是安静.接连这么多日.她毫无动静.莫非……

赵德回话:“回皇上.据看守凤寰宫的禁卫军称.冯氏一直安静度日.并沒有任何动静.”

雍熙帝点了点头.手指有一下无一下地叩着桌面.一脸的沉思.赵德见状.小心翼翼地开口:“皇上.恕奴才多嘴.依那日御花园中的情形來看.实在是多有蹊跷.而冯氏的性子.御花园中尚且百般疯狂.这些日子又怎么风平浪静呢.”

雍熙帝双目微合.沒有说话.赵德本还欲再说.见此情形也只得无声地叹一口气.悄然退了出去.他向來不是多事之人.这么多年的伴君经历.他已然懂得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可是这一次的事.一切都是那么地戏剧性.让人无法信服.

他知道雍熙帝心中关于皇贵妃的心结.然而也正因如此.就更不应该让真正的幕后之人逍遥在外.在他心中几乎可以说.当年的事十有**不是废后所为.废后至多是个知情人.是个帮凶.

过了半晌.雍熙帝的声音传出來:“赵德.今夜.随朕去一趟凤寰宫.”

“是.”赵德应道.微微松一口气.看來皇上是心中有了猜疑.想要再度去问问冯氏.

与此同时.东宫密室中.子辰看着面前的心腹之人.说道:“本宫已得到可靠消息.称父皇已动了废太子的心.如今母后被奸人所害.已被父皇贬为庶人.因此本宫这里不容有失.你们皆是本宫的心腹之人.今夜可愿追随本宫一同进宫请父皇提前让位于本王.”

“臣(属下)等誓死追随太子.一切为太子马首是瞻.”所有人皆起身抱拳道.

子辰满意地看着众人:“好.待本宫事成.必不会忘记各位.”说罢端起面前的碗.举起说.“來.让我们一同饮了这碗酒.”

“太子必成.太子必成.太子必成.”众人齐声道.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子辰微微颔首.奋力将手中的碗掷在地上.只听得“哐当”一声响.其余人等皆效仿他的动作.也纷纷将碗掷在地上.一时间只听得“噼里啪啦”的声音.连着太子在内.所有人皆热血沸腾.

子辰临出府前.太子妃袁氏拉住他的手:“太子.这样大的事您不用和宰相商量一下吗.他之前不是劝过您.在这个节骨眼上.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你懂什么.”子辰拉开她的手:“此一时彼一时.父皇已经商议好.不日便会废弃本宫.本宫若再不行动.就只有坐以待毙的份.父皇已经老了.江山社稷必须是本宫的.”

“太子.逼宫.可是死罪啊.万一……”袁氏还是不放心.

子辰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她:“不会有万一.宫门那儿本宫已经打点好.如今父皇的身体是每况愈差.本宫若是不行动.老二、老三也会行动.等到那时.一切就晚了.如今母后被废.本宫这里已经不容有失.”

“太子……”任凭他怎么说.袁氏始终心有不安.

“太子殿下.时辰差不多了.”有手下之人前來禀告.

子辰微微用力.挣脱开袁氏的手.狠下心道:“好了.你在府里等着吧.本宫不会有事的.”

袁氏看着子辰头也不回地离去.不知为何.始终放心不下.站在那儿.思虑再三.她也吩咐下人安排马车.出了府.

宰相府中.刘竞博已然准备歇息.却听下人來报说是太子妃在外.刘竞博心中微微有些不安.一般情况下.太子妃是不会这个时候來访的.他连忙起身出去相迎.

“刘大人.实在抱歉.这个时候前來叨扰.”袁氏虽为太子妃.却实在是个守礼之人.

刘竞博哪里受得住她这样的话.连忙行礼请安:“太子妃这话就是折煞老臣了.不知太子妃漏夜前來.可是有何要事.”

“若非是情急.我也不会这会來.”袁氏便将太子逼宫的行为说给了刘竞博听.

“什么.”刘竞博听后大惊失色.“太子行事怎可如此鲁莽.他未免太小看皇上了.凭他那些人.怎么可能动得了皇上.”

袁氏说:“我听太子说.父皇已经决定废太子.太子这才决定铤而走险.”

刘竞博诧异地盯着袁氏:“废太子.这样大的事.我怎么会沒有听说.皇上若是真有此心.断不可能不同我等老臣商议.太子这是中了奸人之计了.”

袁氏一听.这才慌了神:“这可怎么是好.刘大人.你赶快想想办法.救救太子啊.”

刘竞博负手在原地走了几圈.叹口气:“事到如今.只盼着太子能悬崖勒马.否则任谁也是救不了他的.这样吧.老夫即刻进宫.看看可还有相劝的机会.”

“刘大人.我代表太子在此谢过了.”袁氏深深地鞠躬下去.

刘竞博连忙拦住:“太子妃.可使不得.您先回府吧.老夫即刻入宫.”

而宫中.此时尚且一片平静.雍熙帝带着赵德正在去往凤寰宫的路上.雍熙帝沉着一张脸.走在前面.赵德不时用余光打量着雍熙帝的侧脸.这些日子以來.不知是不是因着皇贵妃的事.雍熙帝好容易有所好转的身体又开始出问題.每天夜里.都听到不时有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响起.偶尔在素白绢帕上甚至会有一两丝触目惊心的红……

眼看凤寰宫尽在眼前.禁卫军看见是雍熙帝.连忙行礼:“皇上万岁.可需要奴才先行去传话.”

雍熙帝微微颔首.赵德说:“进去告诉冯氏.叫她速速出來接驾.”

“是.”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四十四章 废后(下)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六章 逼宫(中)
热门: 太阳系幸存计划[无限] 重生之都市狂龙 全宇宙最后一只猫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锦衣之下 迷色莲花村 怒海妖船 似锦 刺局2:字画中的诡异杀技 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