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癫狂(上)

上一章:第三百四十章 谋划(下)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二章 癫狂(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静妃的性子向來是睚眦必报的.这若是在以往.面对皇后这样的颐指气使.静妃必定会十倍奉还.然而.今日的她却不怒不恼.微微屈膝道:“皇后何必动如此大的怒呢.臣妾这可是实事求是啊.”

“你今日特地找本宫出來.就是为了以下犯上的吗.”皇后努力保持冷静.然而语气仍然是极度的不满.

静妃笑得温柔:“臣妾哪里敢以下犯上呢.皇后乃是天下之母.怎么会因为臣妾说了真话而生气呢.”

见她如此.皇后反倒不气了.说:“静妃这话说得不错.本宫乃是天下之母.怎会同卑贱之人一般计较呢.静妃.你说是不是.”

静妃装作不知.点头道:“皇后说得极是.”

皇后轻蔑地看一眼静妃.转身來到亭子中坐下.道:“静妃.有时候本宫也是很佩服你的.你看看.你这一生百般要强.却始终屈居人下.育有两子.子灏呢.一生说到底不过就是个王爷了.而流嫣更是个不省心的.当年为了不和亲.你也算是机关算尽了.好容易将流嫣嫁给了状元郎.不想几年后人家宁死也不要流嫣了.”

静妃的脸色微变.皇后到底不是省油的灯.说话也是极其犀利的.句句直戳静妃的心窝.

皇后目不斜视.声音温和:“唉.可怜了流嫣那孩子.如今也是老大不小的了.却始终嫁不出去.这可是要成老姑娘了.可怎么好呢.”说到最后.皇后的声音中隐隐透露出几分担心.

静妃刚欲说话.皇后的声音再度响起:“还是本宫的紫陌省心啊.如今和驸马爷可谓是举案齐眉.都是为人母的.本宫可真是替流嫣忧心啊.你说这女子若是一生连个孩子也沒有.是公主又能怎样呢.她成亲那么多年也沒能有个一子半女的.本宫原本还以为是那状元郎有问題.不想人家离开了流嫣.如今早已是孩子的爹了.”

静妃的脸色难看极了.她说:“臣妾许久不曾仔细看看娘娘.今日一看.就发现真是岁月不饶人啊.您看看您.不过虚长臣妾几岁.看上去可真是憔悴.想來就是素日操心过盛吧.流嫣再如何也是臣妾的事.就不劳娘娘惦记了.”

皇后丝毫不在乎静妃如此的话.淡然开口:“本宫与皇上那是少年夫妻.自然更相配些.若真是论起年轻來.静妃也是比不得新近的美人的.这后宫中从來不缺少年轻貌美的女子.但是皇后.永远只有一个.”顿了顿.接着说.“静妃可曾听见一句话.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当年你为了流嫣.想尽办法让舞惜去和亲.如今.人家是专宠的大妃.流嫣却成了无人问津的老姑娘.这有福之人果然说到底都是有福的.”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静妃说:“娘娘未免太过自信.皇后这位置可未必永远不会易主.”

“哦.静妃这意思是想取本宫而代之.”皇后嘲讽地看她.

静妃摇头:“臣妾哪里有那个本事.皇后勿忧.只是方才听您提到舞惜.一时间有感罢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皇后的声音渐冷.

静妃远远地看见那抹明黄.声音倏地放低:“皇后.您说.若是安若舞还活着.您可还能稳坐这皇后的位置这么多年.若是她还在.有朝一日必定能诞下龙子.届时太子之位可还坐得稳.”

提到安若舞.皇后的脸一沉.这后宫之中.凡是和安若舞一起的.沒有人不怨恨她.那些年里.有她在.皇上几乎是不看其他人的.所有的心思.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她.皇后知道.若是安若舞一直活着.只怕皇上早已另立新后.

那段时间.对她这个皇后而言.是最屈辱的几年.有安若舞在身边.皇上哪里还记得她这个正宫皇后.出席任何场合.走在他身边的必定是那个女人.别说宫中的其他嫔妾了.就是她.在安若舞面前也是不能摆出任何皇后的架子的.

静妃见她脸色不断变化.却一直沒有作声.又道:“所以说所谓少年夫妻.也得看人.这么多年來.虽说您一直是皇后.可是在皇上的心中.可曾真正将您视作为妻子.只怕皇上心底的那个皇后位置只是属于皇贵妃安若舞一人吧.”

“放肆.”皇后厉声喝道.“休要在本宫面前提安若舞那个贱人.”

静妃余光瞥见伴着皇后的这声呵斥.那抹明黄色的身影立刻停了下來.因着皇后是静妃相向而站.所以并未发现身后有人靠近.静妃静静地看着皇后.她知道皇后对于皇上是有真心的.诚如她所言.她和皇上是少年夫妻.感情自是不一般的.只怕在她心中.皇上的分量是不输太子的.

静妃非常聪明.她知道如何激怒一个心中有爱的女人.皇后虽说在人前永远是那么的雍容淡然.但是一旦触碰到她心中最深处.她也不过是个寻常人.

“皇后不必如此闻之色变.您提与不提.安若舞始终在皇上心中.从未远离过.”静妃的声音被刻意压低.

皇后更是激动:“哼.那个狐媚子.一味地只知道诱惑皇上.结果呢.本宫能容得下她.老天也容不下她.皇上英明将她赐死了.”

“皇上为何将她赐死.”静妃的声音渐低.

“谁叫她不安分.随便设计一番.她便上钩了.哈哈.别说当年她自尽了.即便她不自尽.皇上也容不下她.贱人.让她勾引皇上.让她不安分.贱人.”皇后的声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尖锐.就像是发了狂一样.

语晴和语兰听见动静.不顾吩咐.连忙上前.就看见皇后形同疯狂了一般.嘴里不断地念叨着:“安若舞.贱人.贱人.”

语晴刚想要说话.便见雍熙帝已然走近.脸色铁青.垂于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拳.手背上青筋暴出.震怒的样子着实瘆人.语晴和语兰对视一眼.心中暗道不好.连忙一边一个将皇后扶住.急急唤道:“娘娘.娘娘.您别说了.皇上來了.”

皇后将语晴和语兰甩开.冲到皇上面前.说:“皇上.那个贱人死了.不会有人再來蒙蔽您了.皇上.”

雍熙帝听见她一口一个“贱人”地叫着若舞.气极.抬手便重重一记耳光打在了皇后的脸上.喝道:“住口.”雍熙帝震怒无比.身旁的流嫣也被眼前的景象惊住.只得沉默在一旁.

皇后被这一耳光打得愣在那儿.半天沒有回过神來.口中犹自念叨着:“贱人.贱人.”

正在这个时候.静妃仿佛受了大惊吓似的.來到雍熙帝身边.握着雍熙帝的手臂.说:“皇上.皇后疯魔了.”

语晴和语兰也被眼前的情形吓得不知所措.只得牢牢扶住皇后的手臂.心急如焚地在她耳边说着话.她们知道.这其中多半是静妃搞了鬼.但是皇后如今这副样子.她们也不敢轻易说什么.只能先让她正常了再说.

雍熙帝怒视着皇后.仿佛是仇敌一般.森冷着声音问静妃:“究竟是怎么回事.”

“臣妾想着今日天气好.便邀皇后來御花园中散步.一路上臣妾陪着皇后都相谈甚欢.可是.后來皇后说起六公主.臣妾就顺口提了皇贵妃.说是六公主如今过得幸福.皇贵妃也可以安心了.结果皇后便成了这副模样.言语中.似乎说起当年的事……”静妃语带胆怯地说着.

语晴听静妃话语中似有暗示当年羽贵妃的死是皇后所为.若是皇上真听信了静妃的鬼话.只怕皇后以后的日子就惨了.于是.再也顾不得其他.语晴抬头为皇后分辨道:“静妃.当年之事分明是你做的.是你设计陷害皇贵妃.引得皇上误会.和我们娘娘沒有任何关系.皇上.皇上明察啊.不能冤枉了娘娘啊.”

雍熙帝冷厉的目光逡巡在皇后和静妃身上.静妃慌忙跪地.说:“皇上.臣妾冤枉.臣妾当年和皇贵妃情同姐妹.皇贵妃对臣妾关照有加.臣妾怎会陷害.皇上.您不能听信这贱婢的话.冤枉了臣妾.”

静妃说得言之凿凿.但是雍熙帝并沒有相信她.反而犹疑了片刻.缓缓开口:“昔年.你和若舞的确情同姐妹.可是之后……你对舞惜……”

静妃沒想到雍熙帝会提起这个事.心思迅速转动.说:“臣妾之所以转变态度也是因为误会了若舞.当年皇上对若舞可谓是万千宠爱.臣妾只以为若舞不但不感恩.还背叛了您.所以臣妾对若舞心中有怨.这才会牵连到舞惜.”顿了顿.她转身指着皇后.语气中是满满的后悔.“不成想这一切竟是皇后的阴谋.臣妾也是糊涂.误信了皇后.这才冤枉了若舞.是臣妾对不起若舞.还请皇上降罪.”

语晴听见静妃这样颠倒黑白的话.急欲冲上去同她理论:“静妃.你怎能这样颠倒黑白.你这样污蔑皇后.居心何在.”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四十章 谋划(下)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二章 癫狂(下)
热门: BOSS作死指南 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鹌鹑 穿去史前搞基建 再撩一下试试 宛如昨日:生存游戏 临时标记ABO 名监督的日常 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