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谋划(上)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七章 猜测(下)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九章 谋划(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晚间.待慕萱入睡后.子瑾睁开眼睛.想着白日那信上的内容.事情已经过去十五年了.舞惜怎会突然提起.是谁告诉她的.拓跋舒默吗.这事怎么会和岳丈扯上关系呢.舞惜告知自己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是想让自己提防岳丈吗.

一连串的问題令子瑾陷入沉思.暂且不论这些问題的答案.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时隔十五年.拓跋舒默的人一直在调查当年的事.追查一件事追查了十五年.其心思.不难猜测.即便有盟约在身.乌桓也一直视大秦为对手.

子瑾心中微微泛起一丝苦涩:舞惜.今日的你已不是当年我身边的妹妹了.你首先是乌桓的大妃.是拓跋舒默的女人.其次.你是拓跋舒默儿子们的母亲.最后.你才是大秦的六公主啊……

子瑾看一眼身边依偎着他沉沉入睡的人.他知道这个人才是一心一意对他的.仔细算來.他同慕萱成亲也已经十五年了.这十五年來.他同张普之间交流不少.这个人的确是个一心为了大秦的忠臣.何况.父皇对他百般信任.父皇向來看人看事极准.若是张普真的心怀不轨.难道父皇会察觉不了吗.

当年的事.即便真的是张普指使的.也不难理解.毕竟朝政中沒有人是真正的朋友.所以张普想要打压刘竞博.也是情理中事.

当然.既然舞惜给自己提了醒.且不论她背后是否站着舒默.他也可以留个心眼.打定主意后.子瑾决定改日就派心腹之人去寻找一下刘珝的家人.只有真正找到他们.或许才能知道当年的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单林将信送到后.便火速赶回乌桓.

“大汗.大妃.信已送到.”单林拱手复命.

舞惜关切地问:“怎么样.瑾哥哥可说了什么.”

“睿亲王并未多言.”单林回禀道.

舒默颔首道:“好了.你下去吧.”转而看见舞惜的神色有一丝落寞.他问.“舞惜.你是不是觉得子瑾应该至少问问你的情况.”

舞惜撇撇嘴.道:“瑾哥哥一向同我亲厚.当年在宫中.唯有瑾哥哥对我最好.即便我已离开多年.可是在我心中.始终记得手足相亲的岁月.”

舒默朝她招招手.舞惜不明所以地起身.舒默手臂一揽.舞惜已然落入他怀中.舒默醇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并非是我要挑拨你们兄妹间的感情.说实话.我很羡慕你和子瑾之间的感情.在宫中最难得的就是手足间的那份情谊.但是.任何事你都不能强求.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更是如此.”

“你到底想说什么.”舞惜闷闷地开口问道.

舒默说:“我想说.哪怕是再亲密的关系也会有疏远的那一日.何况如今你的身份对于子瑾來说.本就有一定的防备.你别忘了.乌桓和大秦之间.绝不能永远维持眼下的和平.”舒默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沉重的东西.最后那句话.他很早就想和舞惜说.

舞惜是个重情义的人.那些稍显沉重的东西他一直不愿意过早地摆在她面前.但是又一直担心若是某天突然发生了什么.她会接受不了.今日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他和她提一下.

舞惜知道最后一句话.舒默是特意说给她听的.她的声音更显沉闷:“舒默.那些话你不用特意和我说.自从嫁给你的那天起.我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很多时候.我都会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说那些事还离我很遥远……”

“舞惜.你很痛苦是吗.”舒默问.

舞惜毫不犹豫地点头:“舒默.你们都是我的至亲.我不愿看见你们有对峙沙场的那一天.”

舒默沉默了.难道他真的可以为了舞惜放弃一统天下的霸业吗.即便他可以.雍熙帝也可以.那么大秦的下一任皇帝呢.也可以吗.

舞惜不知道舒默在想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希望是舒默所无法实现的.她说:“舒默.其实你要知道.若是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那一日.我会牵着孩子们坚定地站在你身后.”她的声音虽然不大.语气中却充满了坚定.

舒默惊讶于舞惜的态度.他感动地将舞惜搂在怀里.说:“谢谢你.”

舞惜蹭蹭他的下颌.沒有说话.其实她心中比谁都明白.这一生中能陪她走到最后的那个人.只有舒默.如今的她.心中惟愿当两国交战的那一日.父皇已经不在了……

舞惜对于大秦并沒有太多的家国情意.对于她而言.乌桓或是大秦.就好像是中国的两个民族一样.就好像是汉族和少数民族一样.大秦那边.真正令她放不下的唯有雍熙帝和子瑾而已.所以若是雍熙帝不在了.那么无论谁做皇帝.她都会毫不犹豫地支持舒默.

所以.舞惜在舒默开解之后.依旧不能放下心中的担忧.在她看來.瑾哥哥即便是对她的信任有所保留.那又怎样呢.他始终是她初來乍到时.给予她温暖的那个人.

大秦方面.雍熙帝已然步入花甲之年.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即便雍熙帝对太子的庸碌日渐不满.但是在他有病卧床的时日里.朝中还是由太子监国.

子瑾安心地负责着雍熙帝交予他的事.每日依旧是早朝、府邸.这样简单的生活.看着子瑾处事越发沉稳.雍熙帝十分满意.连带着云妃也跟着得脸起來.

而一直驻守在邺城的子灏经过了这么些年.也算是历练出來了.愈发有大将军的样子.雍熙帝对他也比较满意.但是总觉得子灏比之子瑾來.还是多有不如的.

雍熙帝对子瑾愈发重视.这样的情况让皇后和静妃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皇后都还好.毕竟太子还是太子.静妃就不一样了.如今东宫尚稳.又平端多了一个竞争者.若再这样下去.子灏必定是沒有希望的.

雍熙帝虽说老了.但是并不糊涂.后宫这些女人们的心思.他心底都明白.正因如此.他开始刻意地冷淡静妃.想让静妃冷静下头脑.不要动争储的念头.即便子辰为人庸碌.但是到底沒有出什么大的问題.太子乃一国的根本.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轻易动易储的心.

在雍熙帝看來.哪怕不是子辰.也不会是子灏.所以对于静妃如今越來越外露的心思.他几次三番暗示她.子灏未來是会是一个名震四海的大将军.同时.在亲近云妃之外.他对皇后也关切许多.

雍熙帝做了近四十年的皇帝.这些个儿子们的心思.他也看得清清楚楚.正是因为子瑾一直本分做事.他才会更加放心地将朝政上的大事交予他去做.

毓秀宫内.静妃同流嫣说着话:“子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被你父皇召回京城.这长时间在外可不是个事.”

“母妃.您想哥哥了.”流嫣问.经历了和温然的那一段感情之后.流嫣变得成熟了不少.整个人不似从前那般棱角分明.自从和温然分开.如今也过去五年的时间.这其中静妃和雍熙帝几次想要给流嫣另指一段姻缘.然而皆被她坚决拒绝了.静妃起初还会念叨她.慢慢地也就随她了.

对于流嫣而言.五年前的事给她带來的震撼太大.原來跟着静妃似乎习惯了那样的脾气秉性.从沒有想过自己是那样得令人难以接受.若非是温然.只怕她一生都会如此.

静妃点头:“自然也是想他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你看看你父皇如今似乎对子灏又不太在意了.若是他长久在外.如何争得过子辰和子瑾.”

流嫣诧然:“哥哥为什么要和太子和二哥争.父皇前些日子还当着众人的面前夸赞哥哥.说他日后必定成为名震四海的大将军.”

“大将军.”静妃冷哼一声.“大将军可比得过皇上.”关于争位一事.流嫣并不知情.最早那几年.她出嫁在外.离得远自然也不用告知.这几年成日就住在毓秀宫了.却变得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

“皇上.”流嫣惊呼.“母妃.您的意思是……要让哥哥去争位.”最后的话她问的小心翼翼.

静妃瞥她一眼.点头.在流嫣面前.并不用刻意地隐瞒什么.

流嫣摇摇头.不甚赞同地说:“如今太子的位置坐得那么稳.父皇也逐渐器重他.哥哥是不会有机会的.”这话也算是实话实说.父皇的态度随时都在变.但是这一两年里.的确表现出了对太子的日渐满意.

静妃手指叩着桌面.眸中精光一闪.说道:“那又如何.只要太子还不是皇上.那么一切皆有可能.他如今坐得稳.我们可以想办法让他坐得不稳.”

流嫣看着静妃算计的模样.突然间感觉有些陌生.她低头看一下自己.心中暗道.自己当年是不是就是如此.如母妃一般.以前身在其中.她浑然不觉.如今站在旁观的角度來看.这样的母妃实在有些让人接受不了.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七章 猜测(下)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九章 谋划(中)
热门: 穿成反派金丝雀 营业悖论[娱乐圈] 仙界归来 万能数据 软妹分化成A之后 独占我,让我宅[穿书] 无极魔道 黑信封 伪装学渣 港娱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