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产前(下)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一章 产前(上)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三章 龙凤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难道是……静妃.”舒默问.一直以來.舞惜都是内心善良的女子.哪怕面对蓝纳雪.她都能为之求情.而在他方才提起要静妃付出代价的时候.舞惜却沒有任何反应.他便知道.静妃必定是做了令舞惜无法原谅的事.

舞惜点头:“沒错.虽说我沒有百分百的证据证明是她.但是我几乎敢断定.造成父皇误解母妃的罪魁祸首就是当年一直和母妃姐妹相称的静妃.”

舒默点了点头.心中有了决定.沒有再继续讨论.转而看向舞惜.他放缓了语气.说:“好了.怀着孩子呢.别想这些不高兴的事.”

舞惜微微一笑.说:“是.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即便是想要报仇.也不是急于这一时.你放心.任何时候.我不会做对我们孩子不利的事.”

“这是自然.你是我见过最好的阿妈.”舒默由衷称赞道.想着几天之后就是七夕了.舒默问.“今年的七夕.你想怎么过.”

“七夕.”舞惜有一瞬间的愣神.“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你看看我如今这样子.哪里还有心情过什么七夕啊.沒有多久就临盆了.我还是安安心心地在这宫中待产吧.”

“这是什么话.”舒默薄责道.“我早就说过.你如今有如今的美.这种由内而外的母性光辉是其他时候所不具备的.舞惜啊.你就像是有千般面孔的俏佳人.让本汗爱不释手啊.”说到最后.舒默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调笑.

舞惜妩媚一笑:“是吗.能让大汗喜欢.是妾的骄傲啊.”

说笑之后.舒默倒是开始认真地考虑起七夕的事情.今年的七夕与众不同.舞惜如今为他辛苦地怀着孩子.他自然是想好好慰劳她的.按说两个人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换做以前.要是有人告诉他.他会愿意这么多年心甘情愿地守着一个女子.他几乎觉得这是不能理解的事.但是现在.和舞惜这样一年一年走过來.他不仅沒有感觉到有丝毫的厌倦.反而更深地沉迷其中.

转眼到了七夕.这日用过早膳.舞惜便如同往日一样.在执手宫中等着舒默回來陪她散步.舒默下了朝便往执手宫中赶.关于惊喜.他早已派人去准备了.如今只需将舞惜带过去就是了.

当舒默赶到执手宫时.却见舞惜脸色微微有些泛白.他不免有些担心:“你今日脸色不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今日肚子总是一阵阵地发紧.许是快到临盆之期了吧.之前怀瑞钰和瑞琛也是这样.你不用太过担心.沒事的.放心吧.”舞惜看着舒默紧张的样子.连忙安慰道.

舒默问:“真的吗.这事可千万大意不得啊.”生瑞钰的时候他光顾着紧张与兴奋.记忆都有些模糊了.而生瑞琛的时候.等他回來的时候.舞惜都已经痛得昏迷了过去.所以他压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舞惜说得那样.

舞惜抬手刮一下舒默的脸.打趣道:“真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还能不知道吗.你放心吧.我真的沒事的.”故意转了话題.“走吧.不是答应我每日早朝后都陪我散散步的吗.”

舒默见她这样说.又看她脸色似乎慢慢地有了一丝红润.稍稍放心下來.体贴地扶起她:“我答应过你的事.什么时候沒做到过的.走吧.今日我们慢慢走.”

舞惜轻轻嗯一声.由舒默扶着缓缓往外走去.

走了一会儿.舞惜看着方向似乎有些和往日不一样.舞惜素來喜欢花草.御花园中也根据她的喜好做了些调整.每日晨起的散步都是在御花园中.她不甚在意地问:“我们今天不去御花园吗.”

“每日都在那.今日我们不妨随性一些.换个地方走走.”舒默随口解释着.

舞惜点头.反正只要是达到了散步的目的.在哪儿走都是一样的.的确如舒默所言.每日都在御花园.确实也是有些无聊的.过了一会儿.舞惜了然地笑:“这是要去静润湖吗.”

汗宫中的静润湖面积远大于舒默府上的森淼池.且湖水清澈见底.夏日的湖面上满是各式荷花.湖中养了不少或红或黑的锦鲤.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只是.静润湖离执手宫相对要远一些.所以有孕后她并不常來.

舒默笑着夸她一句:“聪明的姑娘.”

绕着湖水走了沒多久.舞惜就眼尖地发现湖中亭榭中似乎别有景致.并未深想的她拉拉舒默的衣袖.说:“舒默.你看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是吗.我并沒看出什么不同來.”舒默看了半天.故意摇摇头.

颇有好奇心的舞惜点头.对他说:“真的.走吧.我们去看看.來都來了.若不去看.我会心中惦记着.”说罢.便拉着他想要往里走.

舒默点头:“好好好.我们去看看.但是.你慢些走.别累着了.”

舞惜敷衍地点头.满腹心思却全然放在那亭榭之中.看着她一个劲地往前走.微微落后的舒默脸上是得意的笑容.其实这一切都是他早就设计好的.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很了解舞惜的.知道舞惜心思细腻.喜欢那些小惊喜.所以趁着七夕.便绞尽脑汁为她准备了.

越往亭榭中走.舞惜心底越有些奇怪.她隐隐有了发现.狐疑地回头望向舒默:“你知道什么是不是.”

舒默一脸诚恳地摇头:“不是你说要过來的吗.我压根沒有看出什么不同來.”

不疑有他.舞惜回过头去不再理他.终于走到近前……

舞惜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置信地回过头去:“舒默.你……”

“喜欢吗.”舒默笑得温润如玉.伸手小心地护住舞惜的腰.

原來.这亭榭中被舒默铺满了玫瑰的花瓣.舞惜的花圃中.关于玫瑰的品种是最全的.各种颜色的玫瑰花瓣像一块大大的毯子.在亭榭中央铺了厚厚的一层.上面是合欢的花瓣伴着花蕊围成的心型.

舞惜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这样的布置着实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能想的出來的啊.她狐疑地转头过去.问:“是你吩咐人布置的吗.”

“对啊.”舒默点头.“怎么了.不喜欢吗.”在舒默的预想中.舞惜应该是很喜欢的啊.怎么看上去她表情怪怪的.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开心.

舞惜木然地点点头.犹不死心地问:“喜欢啊.可是你怎么会会布置成这样呢.”

“有什么奇怪的吗.你不是最喜欢玫瑰花.所以我便想将玫瑰花瓣用來铺在最下面啊.上面用合欢花.原因你该知道啊.合欢.象征着最忠贞不渝的爱情.至于这形状.我专门问过刘子然.他说我们的心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因为你一直是我放在心底的人.所以……”舒默老实地解释着.

舞惜的睫毛上隐隐有着湿意.她听着舒默在那滔滔不绝地解释着.内心着实是感动不已的.从沒有想过像舒默这样粗线条的人.竟然也有这样细致浪漫的时候.

舒默满意地看着舞惜此时的表情.是意料中的欣喜.他说:“只要你喜欢就好.我可是想了好久的.”他不忘邀功.

舞惜不住地点头:“我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她的气息有些乱.小腹隐隐有坠感.她缓慢地弯腰下去.双手紧紧护住肚子.

“你怎么了.舞惜.”舒默看着她这副样子.着急地问.

舞惜空出一只手來紧紧抓住舒默的手臂.说:“我好像快生了……”

“什么.”舒默一听.惊慌失措.

舞惜深深地呼吸几次.尽量地去调节自己的气息.她知道这个时候舒默只会比她更加慌乱.所以她必须保持冷静.几次深呼吸之后.她说:“舒默.你别急.快扶我回去.吩咐下人将刘子然和产婆叫到执手宫去.然后派人通知云珠她们.她们知道如何做准备.”

“好.”舒默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按着舞惜的吩咐.准备扶她回去.然而一看她那副痛苦的样子.再想想这里距离执手宫的距离.舒默果断决定按着自己的想法來.

“舒默.放我下來.过一会儿你就会抱不动的.”舞惜看着舒默打横将自己抱起.走得飞快.连忙说着.她知道距离有多远.也知道自己如今有多重.若是换在原來.她必定是相信舒默的能力的.可是现在.她都快胖的变形了.

舒默瞪她一眼:“闭嘴.闭上眼睛.休息一会.一会就到了.”他有些急切地说着.这个时候还这么多话.真的是一点都不乖.

舞惜好笑地看着一脸严肃的他.算了.反正无论如何他不会让自己受伤.既然他执意如此.便由着他來吧.毕竟不是第一次了.舞惜心中有底.所以这会的疼痛她还是能忍得住的.

这样想着.她便将更多的心思放在舒默的身上.看着这个手握乾坤的男人.每每遇到自己的事就会这样紧张.舞惜心中既温暖又好笑.她靠在他怀中轻声嘟囔着:“傻子.”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一章 产前(上)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三章 龙凤
热门: 濒死之眼 黑科技学神 四魔头 国家阴谋1:以色列的暗杀艺术 乡村野事 无心法师(无心法师原著小说) 明月曾照江东寒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藏海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