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腿残(下)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九章 腿残(上)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一章 产前(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必了.”舒默翻來覆去就是这样一句话.沒有丝毫妥协的迹象.

这样子.终于将舞惜的好耐性磨完.她声音抬高几分:“你如今怎么变成这样.你知不知道当我听见丫鬟來说你从马上摔了下去.又受了严重的伤时.我有多着急.我急急忙忙地赶來.想要和你一起分担.结果你呢.一直这样避而不见.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大男人.至于这样别别扭扭的嘛.”

面对她的怒气.舒默丝毫不为所动:“现在你知道着急了.当初呢.自从你这次怀有身孕.我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你和孩子有个闪失.若是孩子还好.若是你……”他停了几秒.“我每日就想着能看看你.知道你和孩子都安然无恙.便也可以放心了.结果你呢.你仔细算算.有多久我们不曾见面.”

“我知道你着急.你担心.我不是每天都让刘子然來回了话.”舞惜的气势稍稍减弱了几分.

舒默一听更是大怒:“光靠一个大夫來回话就可以了吗.那么今日你大可去问刘子然我的情况.何必在这缠着我.”

“那不一样.”舞惜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不亲眼看见你的伤势.我放心不下.”

舒默冷笑:“就你一人有情有义是吗.我就沒心沒肺是吗.不亲眼看见你.你以为我能放心.反正你也不想让我见.如今正好.我们互不相扰.”

舒默今日的执拗大大出乎了舞惜的意料.本以为他只是随口说几句.抱怨一下就完事了.沒想到他竟这样耿耿于怀.舞惜心下一急.已然带了哭腔:“那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嘛.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那你是什么意思.”舒默的语气也渐渐和缓了些许.

舞惜早已忘记方才他们在为什么争论.满脑子都是舒默严厉的指责.她哽咽地说:“人家这次怀孕.变得又胖又丑.我自己都不想在镜子里看见自己.哪里还能让你瞧见嘛.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我只是想在你面前始终保持良好的形象嘛.我不想让你看见变丑的我.呜呜……”说到最后.她已然控制不住地低声哭了起來.

其实这些日子.她也很懊恼.很失落.她当然知道当母亲是要付出代价的.也并非是不愿为了孩子们付出.只是之前怀瑞钰和瑞琛的时候都沒有这样啊.谁知道这次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嘛.这若是在原來.她必定也是无所谓的.可是这么些年來.和舒默走过來.她已然将自己的一颗心奉上.所以才会这样得患得患失啊.

再说.原來她对自己的各方面都充满了自信.她从不觉得自己哪里配不上舒默的独宠.但是现在.连她自己都快不忍直视了.又哪里还有这样的自信呢.到底.他是天下女子可以予取予求的大汗啊.

在这样阴暗的大殿中.听着舞惜压抑的哭声.舒默的心底微痛:“这么多年的携手相伴.我在你心底竟是这样的不堪吗.只能接受你貌美如花的样子.你到底是看轻自己还是看轻我呢.你以为我会接受不了这样的你.”

舒默一连串的发问.让舞惜更加伤心:“我沒有.我不是看轻你.我知道你不会.可是……我心底就是不安啊.”

透过帘幔.舒默看着舞惜大着肚子站在那儿.低着头黯然落泪.他唇边逸出一丝感叹.面对这样的女子.他是不是该庆幸呢.一直以來.他都隐隐觉得他爱舞惜远远超过了舞惜爱他.这样说倒不是怀疑舞惜的付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舞惜心底似乎有什么芥蒂似的.让他并不能将她看透.但是现在.他再沒有怀疑.

舞惜这边默默抹着泪.全部心思皆放在自己的委屈与伤心上.突然.她感觉自己落入熟悉的怀抱中.本能地挣扎:“啊.”

耳边是舒默低沉如提琴般的声音:“别动.让我好好抱抱你.”

“可是……可是.你的腿……”舞惜担心地说着.他的腿伤的那么重.怎能有这么大的动作.如他所言.她不敢再动.只得老老实实地站在那儿.生怕他的腿再次受伤.

舒默低低地笑出声.打横将她抱起.尽量小心地不去压着她的肚子:“别管什么腿了.”

待得被他轻轻放置在榻上.借着忽明忽灭的烛火.舞惜这才看清面前的人.分明毫发无损地站在她面前.哪里有什么伤啊.她犹不相信地去看了看他的腿.直到确认了.方才恍然.自己竟然被他骗了.

这样的认知令舞惜勃然大怒.她只觉得自己慌慌张张地赶來.这样小心翼翼地应对.这样委委屈屈地流泪.皆是白费了.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般.被他耍的团团转.

舞惜起身欲走.却被舒默一双大手温柔而有力地按住了肩膀.他说:“别生气.容我给你解释.”

“让开.我不要听.”舞惜丝毫不想再听他多说任何一句话.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舒默早就知道一旦被发现.舞惜会是这样的态度.倒也不意外.他将她环住.温文地开口:“乖.我这也是被你逼急了.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啊.”

舞惜扭过头去.闭上眼睛.甚至小孩子般地双手捂住耳朵.一句话也不说.

舒默看着她这样子.哑然失笑.都是四个孩子的妈了.怎么还如个孩子一样可爱呢.他知道她在听.便缓缓地开口:“舞惜.你想想.你有多长时间沒有见我了.你可知道我每天绞尽脑汁地想要见你一面.就是为了亲眼看见你安好.可是你总是避而不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舞惜的心中微微一动.沒有说话.自从她开始对自己的变化心存芥蒂.便一直对他避而不见.仔细算來.的确有好些日子了.这些日子里.舒默一天几次地來她寝殿外.好话说尽.她始终不为所动.

“其实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拦住我.我若是想进去.又岂是你拦得住的.可是当时我并不知道你为何不见我.所以我怕贸然进去.会让你更加难受.”舒默娓娓道來这些日子的心情.“后來.我让云珠旁敲侧击了一番.才知道你这傻丫头竟然是因为你所谓的长胖变丑这样荒谬的理由.我又有些生气.我们这样一路走來.你竟对我如此沒有信心.”

“我不是……”舞惜听着他的话.也在心底反思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呐呐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只是想将最美好的自己展现在我面前.可是.舞惜.你知道吗.看着你为我生儿育女.我觉得如今的你就是最美好的.”舒默说着这些话.心底隐隐有些诧异.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些甜言蜜语自己也变得信手拈來了.

舞惜将双手放下.睁眼看着面前一脸深情的男人.不忘指控:“那你也不能编造这样的谎言來欺骗我啊.你知道我当时听说后.有多么担心吗.”

“若不如此.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可以让你心甘情愿地來见我.”舒默也有自己的无可奈何.

“那你就可以这样拿自己的身体胡说吗.”舞惜仍旧心有余悸.

舒默将她搂入怀中.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任何时候.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在我心中始终如一.始终是最美好的.就好像是今日.你听说了我断腿.可曾想过嫌弃我.”

“可嫌弃了.”舞惜故意一脸厌弃地说着.

舒默挑眉看着她:“果真么.”

舞惜重新靠回他的肩膀.缓缓摇头:“自然不是.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始终是我心中的英雄.是我孩子们的父汗.”

“所以.我也是一样的.舞惜.你要相信自己.更要相信我.好吗.”舒默的声音异常的温柔.

舞惜点头:“嗯.”

过了一会儿.舒默示意舞惜坐着不动.他则起身将大殿中的烛火悉数点燃.一时间.大殿之内.恍如白昼.

舞惜看着他站在那儿.想了想.仍不忘警告:“拓跋舒默.我们今日要再次约法三章了.”

“什么.”舒默问.每次听见她这样连名带姓地叫他.就知道这丫头心中必定还是有气的.不过今日看着她那么伤心地哭.他还是非常伤心的.所以.只要解决了她的心结.她想要提别的要求都是可以的.

“以后不许再拿这样的事來吓我.以后所有的事都要同我坦诚相对.以后不许联合所有人來欺骗我.”她认真地说着.“若是再犯.我必定会永远都不理你了.然后彻彻底底地消失在你面前.”

舒默点头:“行.但是同样的要求.我也有.以后你有什么事.都要及时和我说.不许再避而不见.让我担心.”

“嗯.”舞惜笑得糯糯的.

舒默牵起舞惜的手.说:“走吧.我们回执手宫去.好些日子沒有拥着你入睡了.我是孤枕难眠啊.你好好想想怎么弥补我吧.”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九章 腿残(上) 下一章:第三百三十一章 产前(上)
热门: 隔壁那个饭桶 悍夫 我当道士那些年 江河湖海 — 湖之卷 从写手到巨星 青春的证明 我真不是文豪 他那么撩 公爵日记 时生 东北往事5黑道风云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