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喜极(下)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喜极(上)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七章 双生(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舞惜不敢置信地捂着嘴.自从生了瑞琛后.月信一直沒有來过.这么多年了.她几乎已经快要失望.不敢在子嗣上存有任何奢望.她心心念念的女儿啊.终于又有了吗.舞惜的手颤抖着覆上小腹.几乎用着感激涕零的心.去抚摸那里面的小生命.那样好的感觉.当母亲的感觉啊……

看着舞惜泪流满面.舒默慌了手脚.不知道她如今这样同自己方才那不好的语气有沒有关系.向來口若悬河的舒默变得嘴拙起來.颠來倒去就是那一句话:“舞惜.乖.别哭.”

然而舞惜的眼泪就像决了堤似的.如何也止不下來.直哭得后面开始抽泣起來.舒默着急了.冷不丁冒了句:“你若是不想要.我们便不要.”

“嘭”的一声.舞惜一掌打在舒默身上.哽咽地怒道:“拓跋舒默.你说不要谁.”

舒默被她这突如其來的一掌打愣在那儿.见她终于不再哭.他松一口气.轻轻拭去她的泪水.心疼地说:“要要要.谁都要.只要你不哭.要什么都行.”

舞惜听着他仿佛是哄孩子般的话语.破涕为笑.顺手扯过他的衣袖.在脸上胡乱擦了一下.末了嫌弃道:“这料子不好.不柔软.”

舒默无奈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龙袍.上面赫然是泪迹斑斑.顺着她的话说:“嗯.料子不好.下次换柔软的.”

舞惜笑得更加开心.看着那不成样的龙袍.俏皮地吐吐舌头.靠在他的肩上.轻声说:“舒默.你不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有多高兴.我终于又有孩子了.”

舒默温柔回应:“我知道.因为我和你一样高兴.”

舞惜笑得甜甜的.开始和舒默约法三章.诸如胎教啊之类的.都是老生常谈了.舒默哪里会说一个不字呢.想起刘子然的话.舒默叮嘱道:“接下去的日子里.一定要听刘子然的吩咐.该吃的药不能讲条件哦.”

一听见“药”字.舞惜的小脸都皱了起來.但一想到腹中的宝贝.还是坚决地点头:“放心.”

两个人闲聊了一阵.舞惜开始秋后算账:“说.之前为什么要凶我.明明知道我怀孕了.还虚弱得昏了过去.等我醒來.非但不说关心我.还那么凶地吼我.舒默.你欠我至少这么多.”

看着舞惜中气十足的凶悍样子.舒默脸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你还笑.是不是嫌我醒得太早.是不是希望我永远醒不过來.”舞惜难得这样蛮不讲理.反正.现在她是孕妇嘛.所有的脾气都可以归咎于是有孕之人情绪不稳定.

舒默捏一下她的鼻子.说:“你这沒良心的丫头.我为了你将一众大臣丢在安昌殿就急急忙忙地跑过來.结果一进來就看见你躺在榻上.一动不动.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结果你还说这些话來存心冤枉我.”

舞惜听着这哀怨的语气.似乎是竟然比自己还委屈呢.

“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凶你.你自己的身子自己心里一点都不知道吗.什么都不告诉我.也不告诉任何人.你这分明是想吓死我.”舒默道出自己的不满.“有了身子的人.还整天恍恍惚惚.若是出了什么事.叫我怎么是好.”

这样的指责令舞惜有些心虚.她不服输地说:“我哪里知道嘛.之前在大秦.我的月信似乎來了.又似乎沒來.那么一点点.我又不是大夫.哪里知道.再说了.都这么多年了.我哪知道突然间又能怀孕了.”想一想.她指出问題的症结.“何况.若不是你……我哪会昏过去.”说到最后.她又理直气壮起來.

舒默听着她这理论.已经彻底不想和她继续讨论.反正每次同她辩驳个什么事.到最后都是以她的胜利结束.

“罢了.罢了.不说这个了.”舒默大手一挥.总结道.“接下去的几个月中.你有任何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嗯.”舞惜乖巧地点头.涉及到她和宝贝的安危.她自然马虎不得.心中虽是这样想着.嘴里仍不服气地说:“你看看.人人都说母凭子贵.我原先还不信.如今看來.真是这样.”

面对她违心的指责.舒默但笑不语.只要她高兴.怎么都好.

接下來舞惜静静地坐在榻上.听着舒默事无巨细地同云珠她们吩咐着要如何照料她.心中感动不已.难为他竟然能记得她那么多小习惯.

舞惜的这一胎怀的时机极好.舒默初登大宝.舞惜便有了身孕.舒默欣喜.便在宫中设宴.遍邀亲贵.共同为这个有福气的孩子庆贺.而瑞钰和瑞琛得知舞惜又有了身孕.也是极高兴的.舞惜非常欣慰这两个孩子对于弟弟妹妹的态度.也顺势告诉他们.在这个世上又多了一个人去爱他们.

拓跋严宇面对这个事.面上倒是十分高兴.然而心底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并非是因为别的.而是自从霏儿走后.除了上朝.承昭是终日郁郁.拓跋严宇和严氏见他如此.便提议将霏儿居住过的屋子彻底改变一下.免得承昭触景生情.

岂料这样的提议被承昭断然拒绝.并放了“狠话”:从今以后.不许任何人碰触霏儿的东西.否则.休怪他六亲不认.

拓跋严宇震惊.这样决绝的承昭他还从未见过.哪怕从前因为舞惜的事.他都沒有这样同他们说过话.猛地想起來.霏儿走的那日.承昭似乎在舒默面前说过“臣并沒有什么要求.只是希望大汗以后不要为臣做主媒妁之事.臣心中有霏儿.不需要其他人.”

当时拓跋严宇只是感叹儿子的重情重义.并沒有将此话放在心上.不想时隔两个多月.他再一次见识到承昭的心意.虽说当父亲的看着儿子信守诺言.是应该高兴的.可是.若承昭始终坚持如此.那也就意味着他想要抱孙子的心彻底可以死了.

一想到永远无法抱孙子了.拓跋严宇和严氏便整日的愁眉苦脸.这样的心事承昭并非是看不出來.然而在成亲的问題上.他实在不愿再违背自己的心意了.

当年.迎娶霏儿.就是在他满心都是舞惜的时候.为了解舞惜之忧.不得已出的下策.时过境迁.当他终于看清自己的心意.佳人已不在.这一次.绝不能为了子嗣的问題.再一次的重蹈覆辙.那样不仅是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霏儿.他答应过霏儿.此生她就是他唯一的妻.

拓跋严宇也心疼承昭.这孩子一直为人诚实、耿直.为何在感情的问題上却一直这样不顺利呢.眼见他伤心.做父母的又怎好勉强他呢.

然而一直急于抱孙子又不知该如何实现的拓跋严宇便成日心事满腹的样子.直到舒默都看不下去了.这日下朝后.舒默吩咐库狄叫住准备回府的拓跋严宇.

“大汗.您找老臣有事.”拓跋严宇问.

舒默放下手中的奏章.走下宝座.來到拓跋严宇面前.说:“大伯父.你别多心.我找你并沒有朝政上的事.只是一连几天看你都愁眉不展的.可是府上有什么事.”

因着这次称汗的诸多事宜.舒默同拓跋严宇倒是一改之前的漠然相对.变得齐心了不少.舒默知道这其中也有舞惜和瑞钰、瑞琛的功劳.他这个大伯父别看平时不苟言笑.但是对孩子很是喜欢.尤其自家这两个.向來懂得如何讨人喜欢.

拓跋严宇见舒默问起.私心想着他和承昭平日私交不错.兴许他的话承昭能听进去几分.便将心头悬而未决的大事告知了舒默.

舒默的面上倒是沒有显露出任何的惊诧.自从那日在他们府上.他看着承昭的那样子.就知道承昭对骨梁霏儿是动了真心的.所以可能会让拓跋严宇失望了.他不会相劝.毕竟若是易地而处.他会做和承昭相同的选择.但是他又十分理解拓跋严宇和严氏抱孙心切的心情.再怎么说.骨梁霏儿是为了救瑞琛才会死的.

舒默宽慰了拓跋严宇一番.也不好多说什么.

之后.无意间.他在和舞惜聊天时.说起这个事:“唉.总觉得这件事我们是亏欠承昭和大伯父的.”

舞惜默然了许久.对于承昭.她心底的愧疚之情比舒默更多.最近.曾经远远地看见过承昭两次.她印象中那个阳光的大男孩已经不见了踪影.承昭脸上满是严肃.只是为避免舒默多心.舞惜并沒有和他提起这个事.

今日听舒默提起.又听他在那儿絮絮回忆着往事.舞惜陷入沉思.她一直都想要女儿.并非是不喜欢儿子.只是生在帝王家.那至高无上的权利实在太诱惑人心.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们有一天会为了那个位置而罔顾手足之情.为了那个位置去争得你死我活.

舞惜打断舒默的话.说:“舒默.有个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喜极(上)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七章 双生(上)
热门: 好一个骗婚夫郎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离婚后我拿了格斗冠军 花都十二钗 人间的十字架 藏地密码8 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死之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