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喜极(上)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四章 回礼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六章 喜极(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日子就这样过着.平淡而温馨……

舞惜大爱这便捷的汤池.每日几乎都会抽出时间去泡上一会.这天.刚刚泡好了.准备起身.她突然间觉得眼前一黑.便沒了知觉.

再醒來时.已经躺在寝殿的榻上.身旁坐着的舒默一脸的变幻莫测.叫她看不出他此刻的喜怒哀乐來.对视了几秒钟后.莫名地有了些心虚.她连忙装出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來:“我这是怎么了.”

舒默看着她心虚的样子.那种害怕的感觉再度袭上心头.忍不住大声冲嚷道:“你自己的身体.你全然不理会吗.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每天操心.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省心.”

舞惜被他突如其來的这顿吼给吓住了.愣了半晌.沒有回过神來.仔细回忆了一下.似乎她是昏倒在了汤池边上.可是.不是生病的人最大吗.她都已经昏过去了.他非但沒有好言好语地安慰.还这样大声指责她.尤其听他说“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每天操心.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省心.”.舞惜更是直接理解为他已经厌倦了她.

心一横.不就是比嗓门大吗.她还会怕他.

舞惜猛地自榻上坐起來.冲着舒默嚷道:“你做什么这么凶.我都生病到昏过去了.你还这样吼我.什么叫我让你每天操心了.我什么时候让你操心了.想要省心还不简单吗.反正你现在手握生杀大权.直接处死我.你就永远省心了.”舞惜这样噼里啪啦一大通话说完.才发现舒默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心中有一丝迟疑.刚刚她就那么虚弱一句话.他都能那么凶的吼她.现在居然还能笑出來.莫不是被她气疯了.

虽说舞惜向來是看淡生死的.但是自从有了瑞钰和瑞琛后.自从和舒默相知相许后.她又不愿轻谈生死了.因此这会儿还是有那么些心虚的.哪怕平日里舒默从沒有在她面前端起过大汗的架子.到底伴君如伴虎.她是安逸的日子过得太久了.以至于竟然忘了面前这个男人不仅是她的丈夫.还是堂堂乌桓汗王.他的手中握有这个世上最令人恐惧的权利..生杀大权.

这边舞惜犹自在胡思乱想.那边舒默已然松了一口气.天知道.当他在安昌殿中同朝中重臣商讨国事时.突然看见云珠闯进來.云珠从來不会这样沒有规矩.必是舞惜出了什么事.舒默一早就吩咐过.只要事涉舞惜.那么无论何时何地.均可不用通报.

果然.云珠气喘吁吁地告诉他:“大汗.公主昏过去了.”

紧接着.当那些大臣们还在反应“公主”是谁的时候.就看见舒默如一阵风似的消失在大家眼前.众人恍然大悟.原來方才那个侍婢口中的就是大妃.否则.除此之外.他们想象不出來.还有谁能令一向沉稳如山的大汗这样惊慌失措.

一路上.沒有人知道舒默的心底有多么的害怕.多么的恐惧.他永远也忘不了舞惜在生产瑞琛时.昏迷了那么久.曾经一度.舞惜只要睡得稍稍沉一些.或是时间稍稍久一些.他都会抑制不住心底的恐惧.

尤其后來刘子然曾单独找到他.告诉他舞惜的身子在那次难产之后便大损.他始终记得说这话时.刘子然眉宇间那化不开的担忧.能让刘子然这样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可以想见舞惜的身子必定有极严重的问題.

所以.从安昌殿到执手宫.这一路上.舒默心底满满的全是恐惧.他生怕自己去的晚一点.就会永远地失去她.就会再也看不见她.就会再也听不见她温柔唤他“舒默”……

当他冲进舞惜的寝殿时.刘子然已经在了.他看着刘子然沉默不语地把脉.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來.因着怕影响刘子然把脉.舒默不得已到了外间.他在门口來回踱步.不时地张望.

直到刘子然走出來.他快步冲上去.脱口问道:“舞惜怎么样.”

刘子然的眼底虽说有着担忧.但是开口却是淡淡的喜悦:“恭喜大汗.”

舒默冷不丁地听到这句话.压根就沒有反应过來.他不耐烦地问:“本汗问你舞惜怎么样.你竟然说什么恭喜……”他停下來.重复一遍.“恭喜.你是说……”

“恭喜大汗.大妃方才晕倒是有喜了.”刘子然已然习惯了只要涉及到舞惜.舒默就会这样喜怒无常.

舒默一听这消息.下意识地反驳:“这不可能.”自从瑞琛出生后.这么多年了.舞惜的月信都沒有來过.又怎么可能再度怀孕呢.

刘子然明白舒默的不敢置信.舞惜的身体一直是他在调理.因此刚刚把过脉的时候.他也是满腹疑惑.然而再度细细把脉后.他敢断定.这一定是喜脉.

他看向舒默.说:“大汗.臣自幼学医.从医也近二十年.这几分把握还是有的.”看着舒默疑惑的眼神.他解释道.“前不久大妃曾经省亲一个月.许是月信就是那个时候恢复的.如今这身孕尚不足一个月.但是臣敢肯定.”

听了这话.舒默眼底迸发出巨大的惊喜.他从沒有想过此生还能再度拥有他和舞惜的孩子.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福.然而.惊喜尚未过.他又担忧起來:“那舞惜今日怎么会突然晕倒.莫不是她身体……”

刘子然连忙摇头:“据臣所知.大妃晕倒在汤池偏殿.汤池的水温对于有孕之人來说有些高.并不适宜.加之大妃这段时间太过辛劳.又初怀有孕.一时间身子不能适应.但是请大汗放心.就目前的情形來看.大妃和胎儿都是健康的.”

这已经是刘子然第二次在舞惜有孕时.说起她“太过辛劳”了.饶是舒默这种淡然的性子.耳根处也微微爬上一抹红.但是听他说起都是健康的.舒默悬着的心隐隐放下來.

“刘子然.你给本汗个准信.这一胎会不会影响舞惜的身子.若是不然……”舒默停顿一下.果决地说.“本汗决不允许任何因素威胁到她的健康.本汗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刘子然面上一凛.他从來都知道大汗对大妃之心.但是再为人父的喜悦尚未从他脸上褪去.他就能为了大妃的安危做这样的决定.真是令人佩服.他毫不犹豫地点头:“大汗放心.臣会日日來为大妃诊脉.只要大妃按着臣的要求去做.臣有把握保大妃母子平安.”

“那本汗就将他们母子的安全交给你了.”舒默重重地拍一下刘子然的肩.

刘子然低头道:“是.”

当所有人退下后.舒默独自坐在舞惜的榻前.看着她沉睡的容颜.那颗担忧的心始终无法完全放回到肚子里.他知道.在舞惜安然生产前.大抵他都会这样紧张度日了.

沒过多久.终于看见舞惜悠然转醒.见她满脸心虚的样子.再想想她每次都对自己的身子迷迷糊糊的.舒默的气就不打一处來.其实.说到底.他也是关心则乱.那种害怕失去她的心.使得他控制不住地冲她大吼起來.然而.在听到她精神奕奕地回吼时.舒默的心彻底放回到肚子里.这样的精神头儿.必定是真的沒事了.

见他一直沒有说话.眼底明明有着巨大的喜悦.面上却又是化不开的忧愁.舞惜有些不开心了.什么嘛.要吵要闹.要杀要剐.好歹有个反应啊.这样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这样想着.她就要自榻上跳下來.然而不等她动.就被他牢牢地抱一个满怀.

舞惜被他搂的紧紧的.不能动弹.想要挣扎.却听见他说:“别动.让我好好抱一会.”

舒默甚少有这样让人觉得脆弱的时候.舞惜有些心惊.莫不是自己真的出了什么大问題.这样想着.她已然宣之于口:“难道我真的要死了.”

话音未落.便被舒默轻轻拍了一下.他松开她.拧眉.斥道:“一天到晚就知道胡说.”

一天到晚.一天到晚.又是一天到晚.就好像她每天什么都不干.只会给他找麻烦一样.舞惜不高兴地噘着嘴.不理会他.

舒默见她这样.凑上去.在她唇上轻轻地印上一个吻.在她反抗之前.他将大手抚上她的小腹.在她耳边轻声说:“舞惜.谢谢你.”

这样愣头愣脑的一句话.说得舞惜莫名其妙.好半晌后.她隐隐猜到了什么.仔细回忆了一下最近自己的反常:有些嗜睡.有些易倦.有些能吃.有些忌油.有些畏寒……似乎.大概.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她眼底有着明显的惊喜.瞪大眼睛看着他.问:“难道是我……”她问得小心翼翼.生怕期望之后.是失望.

舒默同她额头相触.缓缓点头:“沒错.你终于如愿以偿.再度怀上孩子了.这一次.应该是一个小公主了吧.”最后这句话.舒默说的也比较迟疑.

然而舞惜已然喜极而泣……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四章 回礼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六章 喜极(下)
热门: 红雨伞下的谎言 没有抑制剂怎么办? 白修道院谋杀案 厨修 重生之逆袭成宠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幽巷谋杀案 暗黑神探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烂片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