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回礼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三章 汤池(下)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喜极(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用膳后.舞惜是要陪同瑞钰和瑞琛玩耍的.舒默回到安昌殿处理剩下的政务.直到夜深.瑞钰和瑞琛跟着各自的嬷嬷回到自己的寝屋.洗漱、入睡.舞惜也换上舒适的睡衣.执一卷书卷.安然坐在榻上.等着舒默.

待舒默一进屋.便看见舞惜静静看书的侧脸.静如处子的她.令他驻足欣赏了片刻.他喜欢这样的她.都说腹有诗书气自华.舞惜就是这样饱读诗书.满腹才华的女子.

舒默自负地想着.唯有舞惜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自己.反过來说.这世上.除了自己.沒有人配拥有舞惜.

察觉到有专注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舞惜抬起头來.冲他莞尔一笑:“忙完了.”

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舒默的心瞬间有了归属感.他走过去.來到她身边.随手翻看她手上的书.竟是《孙子兵法》.想起北楼关时.她的运筹帷幄.实在很难想象如舞惜一般给人柔弱纤细之感的女子竟然会对这类男人看的书感兴趣.他不免好奇地问:“怎么会喜欢看这个.”

舞惜合上书.对舒默说:“我自幼便喜欢这些.总觉得这些书里有着前人的大智慧.你瞧.前些时候.算是借佛献花.可也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不是吗.”

舒默颔首.深情凝视着她.目光渐深……

春宵帐暖.无限旖旎.

之后.午膳后得以饱饱入睡的舞惜此刻了无睡意.倒是舒默有了疲倦之感.昨夜便是一整夜地翻來覆去.今晨起了个大早.上过早朝便出城迎她.接下來他各种劳累.又批了奏折.先前又是一阵辛苦.到这会.饶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住了.

舞惜枕在他的臂弯中.同他有一句沒一句地说着话.提及汤池.舞惜倏地撑起身子.对身边的男人深情说道:“舒默.我不仅仅是喜欢这个汤池.更让我喜欢的……是你的用心.”

“你喜欢就好.也算沒有白白费心了.”舒默满意地看见她脸上感动的笑容.顿觉之前的劳碌都是值得的.他一直就知道舞惜喜欢温泉.总想着要满足她这个需求.只是从前在府里并不方便.也太显眼.所以他从沒有提起.这次趁着舞惜只身回大秦省亲.舒默终于将此事付诸行动.

“怎么会想着在宫中弄一个汤池呢.”舞惜有些好奇.这样的工程量挺大的啊.而且明明行宫是有的.只是远沒有现在方便罢了.

舒默言简意赅地回答:“你喜欢.”舞惜.你喜欢的东西.只要违背我的原则.我都会为你做到.

舞惜更加诧异:“你怎么知道.”她从來沒有在他面前提起过这个事.

舒默抬起另一只手.戳一下她的额头:“傻丫头.”只要有心.又有什么不知道的呢.舒默陷入回忆:

那是瑞钰出生后大约半年时.有一次父汗去行宫消暑.顺带着叫上了舒默和桑拉.行宫中有尚好的汤池.父汗每年都会抽空去泡几次.舒默那日闲來无事.见瑞钰睡熟了.便叫徐嬷嬷看着.他将舞惜叫出來.本來是想随处走走的.

当他们走到汤池宫外.细心的舞惜发现那里同其他地方不一样.舒默随口告知行宫中有许多汤池.舞惜一听.双眼中绽放出光芒來.嚷着想去感受一下.

行宫中除了为父汗极其妃子准备的.也有专门留给他们的.他便将舞惜带过去.他记得那天舞惜玩得开心至极.几乎有些乐不思蜀.若不是惦记着瑞钰.必定是想在那一直泡着.不愿起身的.

那些日子里.但凡是有机会.他都会和舞惜去泡上一泡.当然.舞惜喜欢的是泡汤池.他则喜欢那之后的其他活动.后來朝中政务繁忙.父汗便提前回宫了.他们自然也沒有机会再去.虽说舞惜之后沒有再提起这个事.但是他却一直放在心上.可惜之后的那几年.父汗每次去.都正好赶上他这边沒有时间.就一直错过了.

然而.为舞惜修建一处汤池的念头.自那时起.便一直存在他心上.尤其后來生产了瑞琛后.舞惜身子一直沒有恢复好.刘子然有一次曾无意间提及.若是能长久地泡汤池.对舞惜会很好.他这样的念头就愈发强烈.

所以.明明行宫中也有.但是那样却不方便.舒默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就近原则.直接在执手宫中为她修葺一座.这样.以后沒事的时候.舞惜都可以自己去泡一泡.对她身体恢复也好.

舞惜听他缓缓回忆往事.内心感动更甚.这份心意实属难得.然而还欲再说.却发现舒默眼皮已合上.竟然就这样睡着了.看來确实是累极了.舞惜小心地撑起身子.将他的手臂放下去.然后再轻轻地靠上去.她仰头.自己打量着舒默的脸.那眼睛下的一圈淡淡乌青.着实令她心疼.

她轻轻地在他唇边印下一个吻.无声地说一句:“晚安.”

翌日.待舞惜休息好后.方才找到舒默郑重其事地说起从大秦带回來的回礼.见她专门为此事跑一趟.舒默便知这份礼物必定是内有玄机的.其实他压根沒去注意什么回礼的问題.各国友好往來间.无非皆是那些所谓的稀世珍宝.看來看去.也就腻味了.倒是他之前送去的那些马匹.想必才是雍熙帝真正看得上的.

舞惜一看他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带回來的人.舒默压根就沒有注意过.她说:“此次我省亲.可是专门开口向父皇讨要了礼物.你难道不感兴趣.”

“哦.你亲自开口.”舒默有了些许的兴趣.他知道能让舞惜开口的必定不是俗物.

舞惜点头.那些人她早已吩咐单林妥善安排好.如今在舒默面前正好可以卖个关子.见舒默的兴趣被自己吊起來.舞惜这才扬声吩咐:“阿尔萨.传我的话.让单林将我带回來的人带过來面见大汗.”

“人.”舒默更是好奇了.

不多时.阿尔萨将单林带了來.单林行礼后.对舞惜说:“大妃.人已在殿外.”

舞惜点头示意他可以退下了.这才拉起舒默的手.说:“走吧.大汗.我们去看看.”

舞惜越是如此.舒默的兴趣便越是高.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随舞惜來到殿外.看着面前的一排人.舒默微微拧眉.似乎并沒有什么特殊的.

舞惜指着他们.对舒默说:“这些人可都是我问父皇特意讨要來的.他们当中有饱读诗书的儒生.有种植粮食的能手.有修葺房子的工匠.有专门为牛羊马匹看病的兽医……”

未待舞惜说完.舒默眼底已然满是惊喜.这样的礼物实在太让人惊喜.舞惜带來的这些人正是如今乌桓方面最缺乏的人才.这份回礼可是远远比他的马匹更要珍贵啊.

“给大汗、大妃请安.”所有的人皆跪下行礼.

舒默连忙抬手:“平身平身.”转而看向舞惜.道.“这些可是我乌桓的稀客啊.舞惜.你不愧为我乌桓的大妃.很好.”

舞惜见他如此.便知自己的一切努力皆是有意义的.她笑着说:“你可别光顾着高兴.这些人可都是举家前來.还是要好好安排他们的家眷才好.”顿一顿.舞惜不放心地叮嘱.“还有.舒默.他们毕竟是汉人.在乌桓这边多少有些尴尬.”

舒默收敛了笑容.他明白舞惜的话中所指.点头道:“你放心.有我在.”

舞惜轻松地摊摊手:“既如此.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看着舞惜离去.舒默先是命库狄前去安排了这些人的家眷住所问題.接着命阿尔萨将他们领进大殿.有些问題他要当面咨询一下.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

舒默的态度也让原本心中忐忑不安的人们松了一口气.他们都是世代居住在大秦的汉人.那日朝中传话.吩咐他们两日内启程.跟随六公主远赴乌桓.虽说是圣意不可违.到底大家心中还是有着担忧的.

一直以來.都说乌桓是蛮夷之地.乌桓更是蛮不讲理之人.沒想到这乌桓大汗竟然如此亲民.大家也就暂时安下心來.

是夜.舒默來到执手宫.同舞惜说起这些人时.仍然是满脸的兴高采烈:“舞惜.这些人一來.的确是可以在很多方面.解决我乌桓的燃眉之急啊.”

舞惜点头:“尤其是那些儒生.舒默.若是想彻底改变乌桓有些部落的问題.还是要靠这些儒生的.”

“的确如此.乌桓的汉子们太过重视孩子们骑马狩猎的本事.却不太重视读书.然而乌桓如今已不再是原先的游牧民族了.若是想真正的强大起來.的确要让这些孩子们读读书.”舒默也深以为然.

两人达成共识.舞惜总结道:“知识改变命运嘛.”

“什么.”舒默对于这样新鲜的说辞感到有些好奇.

“沒什么.沒什么.”舞惜讪笑着连连摆手.这样的话该如何解释给舒默听呢.见状.舒默也沒有再问.面对舞惜.他显然有更重要更感兴趣的事……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三章 汤池(下)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喜极(上)
热门: 最佳特摄时代 我是妖怪请来的救兵 心动满格 无限灾难求生 成为顶流后我和影帝在一起了 战魂神尊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艳刺 错撩 夜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