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汤池(上)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归来(下)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三章 汤池(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汗宫.舒默将舞惜抱下马.吩咐:“回执手宫.”

“是.”宫人们应是.

“放我下來.”舞惜说道.这汗宫中.宫人们來來往往.若是见到这副情景.也太不像样子.

然而.舒默想也不想.直接回绝:“这样更快一些.”

舞惜一听.无奈地闭嘴.这人.满脑子里除了这些.就不能想点有用的吗.

原本按着舒默的想法.接下來的安排应该是这样的:他和舞惜回到执手宫.然后两个人一起在汤池中舒舒服服地泡个澡.洗个鸳鸯浴什么的.接下來就可以……

可是.往往人算不如天算啊.当舒默抱着舞惜踏进执手宫的门槛时.便听见宁舒迎出來.说:“大汗.大妃.两位公子來了.”

话音未落.果然听见两声“阿妈.”.紧接着.就是两个人影冲过來……

这下子不必舞惜多说.舒默就主动将她放了下來.然后.他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看着两个儿子先后扑进了舞惜的怀中.舒默见母子三人腻味在一起.不爽极了.方才舞惜看见他.都沒有这么激动.这两个臭小子.都这么大了.还整天腻在舞惜的怀里.实在是不像话.

舒默轻咳两声.说:“你们这样子.成何体统.”

瑞钰和瑞琛离开舞惜的怀抱.仿佛这时才看见舒默一般.恭敬行礼:“父汗.”这副恭敬有加的样子.全然不像是同舞惜那般亲切.舒默心有不满.难道他就那么凶吗.

舞惜看着父子三人对峙的样子.忍不住笑起來.

瑞琛扯扯瑞钰的衣袖.故作小声道:“哥哥.大家都说父汗日夜思念阿妈.是不是.”

瑞钰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嗯.我也听说这样的话了.”

“那为什么如今阿妈刚刚回來.父汗就一脸的不高兴呢.不是应该和我们一样.兴高采烈吗.”瑞琛不耻下问的样子.实在是太惹人爱.

瑞钰沉吟一会.摸摸他的头顶说:“也许之前那些都是宫人们的误传吧.父汗并沒有多么思念阿妈.”

“既然如此.下次让阿妈走得时间再长一些.”瑞琛偏着头.小声建议着.

“笨蛋.那样你不想阿妈吗.”瑞钰敲一下他的额头.

瑞琛呼痛地揉着.反手也打一下瑞钰.说:“下一次.我们可以和阿妈一起走啊.”

“嗯.有道理.”瑞钰煞有介事地说着.

……

两个孩子旁若无人的“小声”对话.逗得舞惜捧腹大笑.再看看一旁脸黑得如同烧过的木炭似的的舒默.舞惜敢肯定.这两个小子是故意的.

不过这样也好.她并不希望儿子们害怕舒默.生在帝王之家.最令舞惜担心的就是父子或是手足之间.沒有感情.唯有权利.如今看來.这两个孩子似乎还比较好.他们对舒默十分尊敬.却毫不畏惧.这是最令人满意的相处方式.

看着舞惜笑得开怀.再看那兄弟俩一脸无辜的样子.舒默也十分无奈.若是一开始他还沒看出他们的故意.听了那样欠打的对话之后.他也知道.这两个孩子是故意等在这儿的.不过舒默的想法同舞惜一样.他并不希望瑞钰和瑞琛害怕他.

童年时.父汗为了保护他.而刻意疏远他.虽说目的达到了.但是却给他童年的内心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曾经一度.他无论是喜怒哀乐.都沒有人能分享或是承担.那么小的他.实在伤心了.熬不下去了.就自己躲在角落里默默啜泣.童年对父爱的缺失使得舒默为人父后想要加倍地弥补自己的孩子.

可是.他这人一向严肃惯了.在认识舞惜之前.他在府内几乎是不苟言笑的.说实话.他本身其实对儿子或是女儿并沒有特别的偏爱.但是这样的身份下.必定还是倾向于儿子的.

当乌洛兰怀孕时.他还是希望一朝得子的.但是随着萨利娜的出生.他也并沒有表现得失望.对于萨利娜.他算是不错的.小时候萨利娜还很喜欢他.但是越大似乎对他越忌惮.而云楼的出生则在舞惜嫁过來后.沒有多长时间.他便开始了专宠舞惜.自然沒有过多时间去陪伴云楼的.所以那孩子同他并不怎么亲近.加之后來被蓝纳雪暗算.就更加同他不亲.

爱屋及乌.后來.在舞惜接连产下瑞钰、瑞琛后.舒默便将满满的慈父之心尽数给了这两个孩子.兼之舞惜一直也要求他多陪孩子.因此瑞钰和瑞琛很是喜欢他.即便在他们慢慢长大后.他开始像严父过度.两个孩子也很少会有怕他的时候.除非是当他们自己真正犯错之后.

舒默故意板着一张脸.沉声道:“我看你们就是太清闲了.改日我要找皇甫毅好好说说.该适时给你们加大训练量了.”

一听这话.原本两个内心有着小得意的机灵鬼瞬间蔫了下來.瑞琛脑子飞转.脱口道:“是皇甫老师叫我们來的.”

“哦.”舒默挑眉看着瑞琛.“是吗.”

瑞琛的话音未落.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他.包括他身边的瑞钰.舞惜和舒默对视一眼.一看瑞钰的反应.就知道瑞琛那是情急之下的谎话.这小子.反应还真快.这么小.就知道找替罪羊了.

瑞琛转过头去.狠狠地瞪一眼瑞钰.继而状似无意的看着舒默.笑眯眯地点头:“真的.皇甫老师知道阿妈今天回來.特意让我们早点來此等候呢.”瑞琛长得玉雪可爱.如此认真的表情.让人觉得童叟无欺.

舒默负手而立.看着瑞琛说:“既然如此.我必定是要好好奖赏皇甫毅一番的.”他在“好好奖赏”那四个字上着重了语气.瑞琛依旧保持不变的笑容.心中想着:老师啊.我和哥哥也是无可奈何啊.只有委屈您了.多担待吧.

舒默看着他那小样子.接着说:“然后将今天我们的对话让人复述给他.”他相信.以阿毅的性子.必定会好好关照瑞琛的.这孩子.脑子实在是好用.别看他小.一肚子的主意.有时候连瑞钰都玩不过他.

一听这话.瑞琛的笑容僵在脸上.脑子里立刻出现了皇甫毅对着他奸笑的样子.一个激灵.瑞琛小嘴一撇.扑到舞惜的怀里.说:“阿妈.救命啊.您看父汗嘛.分明就是嫉妒我们可以在你怀里撒娇.还有就是嫌我们缠着你.让他计划泡汤.父汗这是打击报复啊.阿妈.救命.您看看我和哥哥.您舍得我们被皇甫老师收拾吗.”

舞惜看着抱着自己诉苦的儿子.边说着还边不时地扭头过去.指着舒默告状.一副“父汗嫉妒我们”的样子.她就很想笑.但是一听他那人小鬼大的话.她又有些哭笑不得.

再看看舒默.果然.脸上也是哭笑不得的样子.舞惜冲着舒默摊摊手.表示一切和她无关.继而俯下身去.对瑞琛说:“阿妈原來告诉过你什么.身为男子汉.自己的事要自己承担.怎么能想着推卸责任呢.”

“哦.”瑞琛知道躲不过去了.老实地点点头.其实他们都知道.别看阿妈平时对他们几乎是有求必应.但是在教育方面.阿妈比父汗还要严格.其实他们两个并不是真的不愿承担.只是久未见阿妈了.想要逗她一笑罢了.

兄弟俩走到舒默面前.恭敬地说:“父汗.我们知错了.”

舒默摇摇头.沒有多说什么.而是用手指了指门的方向说:“晚膳以前.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直接下了逐客令.他可不希望他计划了许久的事情被这两个小鬼给搅合了.

“是.知道啦.”两个人哥俩好地点头准备离开.离开前.瑞琛不忘递一个眼神给舞惜.

看着兄弟俩的背影.舒默上前牵住舞惜的手.不由分说地便往里面走.舞惜感叹道:“这孩子也太早熟了.怎么这么小.知道那么多.”

“好了.别再想他们了.”舒默十分不满地看着舞惜.说.“接下去的时间.希望你将全部的心思都投放你面前站着的人身上來.”

“好.”舞惜笑着说.“真是的.哪有和儿子较真的.”

舒默脖子一梗.辩驳道:“你是我的妻子.而他们已经长大了.你必须分清楚主次.”决不允许舞惜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儿子身上.

他们旁若无人地说着话.进了屋.舞惜身后的云珠欣慰地看着这一幕.若是不知情的人.兴许看不出來说这些话的人是堂堂乌桓的汗王.反而会认为是寻常人家的公子呢.公主这一生能有大汗相伴.小姐是真的可以放心了.

进到寝殿中.舞惜回到看一眼眼中泛光的舒默.咽了咽口水.忙说:“哎.我要先沐浴更衣.这一路上.都沒能舒服地泡个澡.太不习惯了.”说罢便要吩咐人去准备水.却被舒默制止了.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舒默神秘地说着.舞惜走了一个多月.他为她准备巨大的惊喜.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归来(下)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三章 汤池(下)
热门: 九州缥缈录I蛮荒 独眼少女 我的竹马超难搞 二号首长2 穿成男主未婚妻肿么破 寻找前世之流年转 新人性的证明 在未来承包食堂(星际) 高校推理笔记 斗破之我叫纳兰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