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归来(下)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章 归来(上)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二章 汤池(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舞惜依稀间听见舒默的声音.下意识地以为自己思念过盛产生了幻觉.这个时候.才刚刚下朝.舒默应该还在宫中呢.然而抬眼望去.那正逐渐向自己靠近的身影.不是舒默又是哪个.

“舒默.我回來了.”舞惜一手紧握缰绳.一手挥舞着马鞭.高声回应着.

随着距离渐近.两个人都放缓了速度.渐渐靠的近了.舒默朝舞惜伸出一只手.舞惜娇笑着将手搭上舒默的.微微用力.舞惜轻盈地离开雪影.一跃到了舒默的怀抱.

舒默搂着舞惜.爽朗地大笑:“舞惜.你终于回來了.你终于回來了.”他垂下头去.热烈地亲吻着舞惜的耳垂、脸颊、脖颈……

舞惜在他怀里笑着.大声问:“舒默.你想我了吗.”

“天知道.我有多么地想你.”舒默一只手紧紧搂住她的腰.仿佛她随时会离他而去.他一遍一遍地亲吻她.一遍一遍地在她耳边诉说着他的思念.

舞惜笑得糯糯的.以同样的热情回应他:“舒默.我也想你.所以我一看到你的信.就马上安排归程了.”

舒默听着这话.心满意足地仰天大笑.他高声道:“舞惜.坐好了.我们去驰骋一圈.”伴着话音.他扬起马鞭.绝影似乎能感受到主人愉悦的心情.撒开四蹄.极速奔驰起來……

雪影不甘落后.也追逐着绝影的步伐.一时间.空旷的原野上.只看见一黑一白两匹马在奔腾.黑马的马背上.亲密依偎着两个人.朝霞绮丽.似一匹渲染到极致的色彩斑斓的绸缎般.自天空撒向人间.深秋的原野上.原本青翠的草尽数枯黄.别有一种风情.

两个人就这样大笑着.疾驰着.许久后.舒默方才任由绝影放缓了速度.信马由缰.直到绝影停了下來.舒默问舞惜:“可要下來走一走.”

舞惜朝他轻轻颔首.舒默潇洒地翻身下了马.舞惜身子微微前倾.舒默长臂一伸.将她搂了下去.两个人十指相扣.漫步原野.绝影和雪影像是也有了感情一样.不时地头挨一下头.亲昵极了.不一会儿.雪影蓦地撒开四蹄.奔向远方.绝影嘶鸣一声.也紧随而去.

舞惜惊讶地看着这一幕.舒默被她吃惊的样子逗笑.故作吃醋的样子:“舞惜.你不觉得当久别的我站在你面前时.你却一直盯着它们看.对我而言是一种侮辱吗.莫非我还不如我的坐骑.”

舞惜听着他似是而非的话.转而认真地看着他.今日的他一身玄色常服.愈发衬出他的英气.倒是比身穿龙袍的他更帅气呢.当她说出心底的观感.舒默略微凝神.不一会.认真地说:“既如此.那以后我上朝也这样吧.”

“胡说.”舞惜轻斥.“别开玩笑.”

“我很认真.”舒默煞有介事地说道.

舞惜捂嘴轻笑:“哪有这么胡闹的大汗.会被满朝臣子笑话的.”她也顺着他的话.正经地回应.

舒默头微微一抬.满不在乎道:“只要本汗的大妃喜欢.管其他人做甚.敢笑话的人通通拖出去杖毙.”

舞惜反问道:“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觉得你穿玄色更好看.那你以后都这样穿.是因为什么.难道你还想勾搭别人.”

“乱说.除了大妃的绝色容颜.剩下那些在本汗看來都是庸脂俗粉.”舒默举止轻佻地用手微微勾起舞惜的下颌.调笑道.

这话听得舞惜心中乐滋滋的.两人就这样不着边际的话说了一大车.方才相视而笑.舞惜笑道在舒默的怀中.说:“大汗.若是让其他人听见您这么任性的话语.必定是要怪罪我妖言惑众的.”

“什么妖言惑众.本汗的大妃分明是仙女下凡.”他纠正着.

“大汗.那到时候您可要保护奴家哦.”舞惜來了兴致.故作妖娆道.

舒默听她柔声软语地唤“大汗”.也别有情趣.不由地说:“舞惜.听你叫一声大汗.还真是舒心.”

舞惜睨睥他一眼.问:“既如此.要不以后我都这样称呼你.如何.”

舒默摇摇头:“不好.偶尔一次是情趣.若是天天如此.岂非是要生分了.”他接着说.“舞惜.你可知道.虽说以前我们也经常分离.但是不知为何.这次你省亲离开的月余.我觉得度日如年.”

听他这样认真说來.舞惜的心中一暖.眼睛有了些酸涩:“舒默.”她唤着他的名字.伸手环住他的腰身.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胸前.

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舒默摸摸她的脑后.嗔道:“傻丫头.”

舞惜抽抽鼻子.重又调整好情绪.自他怀中微微离开.仔细凝视他的容颜.舞惜突然说:“舒默.你眼下怎么有淡淡乌青.昨夜沒有休息好吗.”

舒默等了这么久.终于听见她问这句话.心中一喜.脱口道:“你终于注意到了.”

舞惜挑眉.听这话的意思像是有预谋啊:“怎么.故意让我注意到的.”

舒默其实在脱口的那一瞬间就心知不好.原本还想着或许舞惜一时不察.会注意不到呢.沒想到啊……和舞惜相处得久了.舒默偶尔会觉得有时候身边的女人太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尤其这会.面对舞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舒默心中暗想:若是舞惜也能笨一点.就好了.

见舒默脸上带着些许的懊丧.舞惜执着地追问:“大汗.您这是在表演苦肉计吗.”

舒默脸上闪过尴尬.说:“舞惜.你就不能委婉些吗.”

“嗯.委婉些.”舞惜应道.问.“大汗.您昨夜一夜未眠是为了表示思念.继而让奴家心怀愧疚吗.”

舒默彻底无语了.他轻抚额头.说:“小丫头.你这话说得未免太沒良心了吧.听你这话.怎么让我觉得自己一番深情非但沒有得到肯定.还变得有所预谋呢.”

舞惜抿嘴笑:“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意.别说你了.其实我昨夜也沒有休息好.想着今天就可以想见.我也起得很早.”

舒默听她这么说.方才又恢复了以往的自信:“我昨夜可是一夜未睡.”

听他这么说.再看着他眼下的乌青.舞惜还是心疼的:“你每日朝政繁忙.若是不休息好.身子会吃不消的.”

“谁让你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孤枕难眠的滋味啊.”舒默指责道.“你好好算算.要怎么弥补我.”说到最后.舒默语带暧昧地朝她眨眨眼睛.

听懂他话语中的暗示.舞惜脸一红.然而转念一想.她兴致一起.调皮地冲他一笑.只见她一手豪迈地勾搭上他的肩膀.一手轻请抬起他的下颌.说:“什么弥补不弥补的.只要你说.本姑娘就能满足.”

舒默看着她这难得一遇的样子.低语:“姑娘.只怕早几年就不是了吧.”

“是吗.要不要试试.”舞惜下颌微扬.挑衅地看着他.

舒默一愣.继而大笑地将她打横抱起.响亮地打了个哨.不一会就见绝影和雪影一前一后.惬意地出现在他们眼前.舞惜错愕地看着舒默这一连串的举动.好半晌都沒有反应.

舒默见她沒有任何反应.还以为她在害羞.也就沒有说话.直到绝影和雪影走到近前.舞惜方挣扎地推他一下.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试试.”他惜字如金地吐出两个字來.

别看舞惜有着现代人的思想.又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但是在这些问題上.她还是相对保守的.至少.是无法同厚颜的舒默相比的.这么多年的相处.每每舞惜兴起.言语调戏舒默一两句.结果都是舒默直接以行动反调戏回來.从无例外.

舒默不由分说.将舞惜直接放在马背上.他则迅速地翻身上马.轻夹马肚子.绝影一骑绝尘……

平城城门.阿尔萨和单林他们都在那静静候着.见两个主子比他们预想中回來的要快一些.阿尔萨上前一步.请安:“大汗、大妃安.”

舒默颔首.言简意赅地吩咐道:“回宫.”舞惜则只是轻轻颔首.沒有言语.

阿尔萨见舒默脸上挂着志得意满的笑.而舞惜则双颊酡红.心思一转.便已然明白.

舞惜看着阿尔萨那恍然大悟的样子.心中窘迫.回头瞪舒默一眼.说道:“都是你.你看阿尔萨那贼贼的样子.必定猜出了你的心思.”

舒默不以为意:“都说小别胜新婚.我已孤枕难眠太久.别说阿尔萨了.我看整个汗宫的人都知道我的心思.”末了他还煞有介事地说.“舞惜.你该高兴.我的心思只有你能挑起.别人.本汗看都不屑于看一眼呢.”

舞惜听他说起这些.一副引以为傲的样子.颇为无奈:“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难道这么久了.你一点不想.”舒默挑眉反问.

呃……好吧.舞惜选择性地失聪.不再理会他.舒默见状.朗声大笑.舞惜顺势在他大腿上用力狠狠一拧.继续保持缄默.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章 归来(上)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二章 汤池(上)
热门: 反派他只想学习[穿书] 妙手小医仙 五大贼王6:逆血罗刹 红拇指印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欲望乡村 神道丹尊 何日君再来 世界第一度假村 仙师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