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归来(上)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手足(下)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归来(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果然.慕萱和彦祯朝她们走过來.看见他们.慕萱柔声说:“子瑾.舞惜.你们久等了.”

子瑾牵过慕萱的手.对舞惜说:“好了.你回去吧.”说罢扬声唤道.“云珠.秋月.”云珠和秋月听见声音走过來.行礼问安后.站在舞惜的身后.

子瑾看着舞惜.关切地说:“云珠.你们是一直跟着舞惜的人.在乌桓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回王爷的话.奴婢会好好照顾公主的.”云珠和秋月异口同声道.

舞惜心中有着浅浅的暖意.临行前.她突然对慕萱说:“嫂嫂.有句话.我一直不是很明白它的真谛.希望嫂嫂能给予解答.”

“哦.”慕萱认真地看着她.“还有什么是我们最富才情的六公主都不知道的吗.”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舞惜一字一句地念道.临了.她颇有深意地看一眼慕萱.

慕萱脸上的疑惑只是一刹那.便已恍然.她小心地看一眼身畔的人.明白了舞惜的话中所指.想着方才对舞惜所表现出的距离.心底有那么些许的愧疚.要知道.她和子瑾能有今天.多亏了当初舞惜的帮助.

翌日.舞惜照例早早地去了明光殿同雍熙帝辞行.

乌桓方面.自从舞惜走后.所有人都能察觉出舒默的不正常.比如说.给他准备的茶.不是被嫌热就是被嫌凉;寝殿内.一会儿光线太亮.一会儿光线太暗;不时地挑剔御膳房吃食做的不好;亦或是嫌弃寝殿中枕头、被褥不够松软……

总而言之.自从舞惜走后.舒默便满心地不高兴.连带着周围所有人每日都处在水深火热中.生怕自己一个不察.就得罪了这位“孤枕难眠”的大汗.

这日下了朝.皇甫毅和舒默汇报起瑞钰和瑞琛这阵子的进步.自从瑞钰和瑞琛用行动表明了对皇甫毅的满意和喜欢后.舒默便决定将这两个小子交给皇甫毅去操心.至于汉军营那边.还有的是人去管.就这样.皇甫毅在常山要塞呆了几年后.因为两个小公子重回平城.

说起來.皇甫毅实在是喜欢瑞钰和瑞琛.这两个孩子都很好地继承了父母的优势.聪明过人.尤其是瑞钰.比瑞琛的悟性还要好.加之瑞琛性子更慵懒一些.

舒默听他说着那两个小子的上佳表现.面上却一直是沒有表情的.皇甫毅脑子一转.就猜到了其中的缘由.向來不怕死的他笑嘻嘻地对舒默说:“大汗.属下听得众人皆在议论.说是您这些日子心情不爽.”

舒默冷冷斜他一眼.问:“众人皆在议论.议论什么.”

“嘿嘿.大家都在说您之所以心情不爽.皆是因为大妃归家太久……”皇甫毅脸上呈现一抹暧昧的神色來.

舒默似笑非笑地点头.皇甫毅刚要说“我就知道是因为大妃”.就听舒默淡淡地问:“阿毅.你最近太闲了是不是.要不本汗给你加派些任务吧.”

“别呀.大汗.属下现在肩上的任务已经很重了.您是不知道啊……”皇甫毅开始滔滔不绝地向舒默讲述他那两个精灵鬼儿子有多么地“难缠”.那两个孩子总是能想出各种各样新奇的点子來为难他.有时候会让你产生一种似乎他们才是师傅的错觉來.

听皇甫毅一脸哀怨地抱怨着.舒默难得的露出发自内心的笑.这两个孩子是他这一生最大的骄傲.虽说原先他也有多子多孙的观念.但是自从舞惜上次难产伤了身子后.他便彻底将这种念头压下.其实他并沒有遗憾了.只要舞惜一直陪在身边.对他來说足矣.

“阿毅.那两个小子总是自恃聪明.难免会耍些小聪明.你可要给本汗严加看管.”舒默郑重其事地说道.

皇甫毅一听这话.立刻“护食”地表态:“大汗.他们俩虽说偶尔有小聪明.但是正经事上从不迷糊.而且每次属下布置的任务.他们都会认真地完成.绝不会偷懒.”他可不允许有人说瑞钰和瑞琛的不是.

舒默看他那副样子.失笑:“阿毅.你搞清楚.那两个小子.可是本汗的儿子.你这喧宾夺主的毛病是哪儿來的.”

皇甫毅不以为意.辩驳道:“他们虽然是您的公子.但是却是属下的弟子.身为师傅.维护弟子.可有错.”

舒默但笑不语.将瑞钰和瑞琛交给皇甫毅.他实在是太放心了.

皇甫毅在舒默这插科打诨一阵.知道他初登宝座.朝政上的事千头万绪.也不便多加打扰.便行礼告退了.

看着皇甫毅离开的身影.本來该将全部心思投入到朝政中去.奈何向來勤谨的舒默却无论如何也投入不了.仿佛他心思微微一转.舞惜就能出现在他心头一般.如此反复.舒默烦躁地将手中的笔搁置在旁.心中默念:舞惜……

既然静不下心思.舒默索性起身离开安昌殿.往御花园中散心.然而走到哪儿.心中那股郁郁都沒有办法消弭.这丫头.玩得是乐不思蜀了吗.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回來.

这话若是被舞惜听去.一定会无奈至极地说:“舒默.你当我们不眠不休日夜兼程吗.我这才走了不到半月啊.您老人家就要让我返程了.”

舒默记起原來翻看的诗经.上面有一句话此时最能表达他的心: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日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他和舞惜.现在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就在舒默这样望眼欲穿的期盼下.终于看到了舞惜的回信.从咕咕送回的信上來看.最多三天.舞惜他们就要返程了.舒默的脸上终于又见平淡……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终于得到准确消息.说是明日上午抵达平城.

这一夜.舒默可谓是兴奋地翻來覆去一夜沒有合眼.东方刚刚肚白.一夜未眠的舒默就翻身起床了.在下朝之后.舒默迅速回到执手宫.脱下龙袍换了常服.准备出城去迎接舞惜.

阿尔萨看着舒默那迅捷的动作.小心提醒:“大汗.您昨夜沒有休息好吗.奴才看您这眼下的乌青都出來了.”

舒默手上的动作微顿.转身问:“果真眼下乌青吗.”看着阿尔萨点头.舒默脸上微喜.沒有言语.又继续手上的动作.阿尔萨看着舒默脸上的微喜.垂下头去.暗自腹议:好在这大妃只是离开这一个來月啊.大家可算是熬出头來.这若是时间长了.大汗还不得折腾死大家吗.

“还愣在那干什么.将本汗的绝影牵來.”舒默见阿尔萨一直低头站在那儿.不悦地催促道.

“是.奴才这就去.”阿尔萨一个激灵.连忙小跑地离开.大汗这是要出城相迎的趋势啊.若是因着自己慢了一步而导致大妃率先进城了.接下去的日子自己还不得被大汗折磨死嘛.

舒默來到绝影面前.动作利落地翻身上马.轻扬马鞭.绝影小跑起來.舒默即便心切.到底也是顾虑着城内不能疾驰这一规矩.

出了平城.舒默站在当初他迎娶舞惜那一日.众人相迎的位置上.望向大秦的方向.殷殷期盼起來.身后跟着的侍卫们.默默站在身后.阿尔萨为首站着.看着自家主子一动不动地立在那儿.几乎快成“望妻石”了.

舒默在这儿望穿秋水.舞惜也是归心似箭.眼看就要到平城.自最后一个驿站处离开.舞惜看着云珠.吩咐道:“姑姑.将雪影牵來.”

“是.公主.”云珠面上含笑地将雪影牵至舞惜面前.促狭道.“奴婢早就知道公主对大汗思念心切.这不.雪影早早就喂饱了.只待为公主服务呢.”

舞惜面上微红.恼怒地瞪一眼云珠:“姑姑.你再笑我.待我回去将你交给舒默处置哦.”这样小女孩撒娇一样的舞惜更是惹來云珠笑声连连.

不再理会他们.舞惜动作熟稔地上了雪影.稍稍用了些力.雪影便四蹄离地.疾驰而去……

远远地.有马蹄声传來.舒默心中大喜.这样的声音.分明就是舞惜的.他也高扬马鞭.准备迎上去.同时回头丢下一句:“不许跟着.”

身后的阿尔萨连忙高声叫住:“大汗.您这样孤身前去.太过危险.”回应他的唯有绝影扬起的尘土.

舒默远远地便瞧见了前方一抹红影.他心中一喜.扬声唤道:“舞惜……舞惜……”哪怕这么远的距离根本看不清來人.但是舒默就是知道那是舞惜.唯有舞惜.红衣白驹.美到不可方物.

舞惜穿红色的骑马装.极美.哪怕最初.他对她并无任何好感.也不得不承认.那样的舞惜别有一股英气.像是一团跳跃的火焰般灿烂.后來.便舞惜的骑马装几乎都是红色.各种各样的红.各式各样的款式.无论哪一种.舞惜穿來都很美.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手足(下)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一章 归来(下)
热门: 女巫角 当医生开了外挂 豪门小少爷是财迷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泰坦尼克谋杀案 快穿之完美命运 命案目睹记 招摇 暗夜狩神 妙手心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