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手足(上)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七章 旧事(下)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手足(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雍熙帝见舞惜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微微蹙眉:“怎么.舞惜.嫌父皇给你准备的东西不合心意吗.”

舞惜连连摇头.哪里还会不合心意.这么多呢.只是想着自己來时无意间帮大秦讨要的那数百匹良驹.舞惜深深觉得应该为乌桓问父皇要些更有价值的回礼.

雍熙帝见舞惜笑眯眯地转动着眼睛.便知道她必是替舒默惦记上旁的东西了.长长地叹一口气.他说道:“唉.都说这儿大不由娘.朕看这话不假啊.说吧.看上什么了.”

舞惜摇摇头.神秘兮兮地说:“父皇.女儿看上的不是东西.而是人.”

“人.”雍熙帝诧异地看着舞惜.

舞惜凑上前去.悄声在雍熙帝耳边一阵嘀嘀咕咕.雍熙帝面露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女儿.继而大笑道:“哈哈.看來朕是给舒默送了一个好大妃去啊.”

“父皇……”舞惜像儿时一般撒着娇.“父皇莫要笑话女儿.您只说允不允吧.”

雍熙帝享受着这样温馨的父女时光.哪里还有不允的.何况他心中清楚.若不是有舞惜在.舒默怎么送上如此厚礼.

舞惜见雍熙帝欣然应允.忙不迭谢恩:“女儿谢父皇恩典.”

傍晚.子瑾携慕萱以及彦祯最先到了绛紫阁.彦祯已经九岁.慕萱却再无所出.舞惜看得出慕萱眉目间隐隐的伤感.父皇和云妃都沒有到.舞惜将慕萱拉进屋.并“勒令”任何人不得打扰.

子瑾对于这个妹妹向來是宠爱有加的.无奈同儿子在院中各执一子.开始对弈.

屋内.舞惜悄声问:“嫂嫂.你和瑾哥哥这些年可还好.我瞧着彦祯都这么大了.你们怎么也不再要孩子.”她本想问得再直接一些.毕竟时间有限.可是这么久沒见.她怕问得太突兀.会让慕萱不好回答.

慕萱明白舞惜话中所指.思量再三.还是觉得据实相告:“舞惜.你不是外人.我们姐妹又向來投缘.这些话憋在我心底好久了.今日便向你倾述吧.”

舞惜一惊.以为他们之间出了什么大问題.但是转念一想.夜宴之上还有方才.似乎瑾哥哥对慕萱很是不错啊.她将原本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咽回.静静地倾听.

慕萱说:“不知是不是生产彦祯时身子出了问題.自那以后我便再沒有过身孕.子瑾和我父亲都找了许多名医为我把脉诊治.名医们也都纷纷表示无能为力.然而.你知道.子瑾身为皇子.若是膝下只有一子.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父皇和母妃都很着急子瑾的子嗣.母亲便劝我.主动为子瑾纳几房妾室……”

听到纳妾二字.舞惜心底便有一股无名火.她实在不喜欢这个年代的人.似乎女子的作用就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若不然.这女子便半分价值也沒有.

慕萱纳妾这个问題上显然是沒有舞惜这样敏感与厌恶的.她继续说:“子瑾其实待我不错.起初他并不同意.但是后來我一直沒有身孕.他的压力也大.最后.府内还是多了两房妾室.”

“什么.”舞惜不敢置信地看着慕萱.她一直觉得瑾哥哥是专一钟情之人.不想也这样.

慕萱点头继续道:“其实我也不该有什么意见的.毕竟如子瑾的身份.府内只有一妻两妾已经是很少见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啊.就是难受.尤其每当子瑾去她们房间歇息.我就整晚整晚地失眠.”

舞惜心疼地看着她.说:“这是自然.每一个女子莫不希望夫君心中自己是唯一的.那这些话.你有告诉瑾哥哥吗.”

慕萱摇头:“说了也改变不了.何况抛开她们俩.子瑾同我着实也是不错的.”

“那……她们可有所出.”舞惜问.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題.

“这个自然.她们各有一子一女.我如今只能庆幸我的彦祯是个男孩啊.否则.他在府中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说起子嗣.显然是慕萱心中的大痛.

舞惜无言以对.关于这个问題.她实在是无能为力的.一夫多妻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是由不得她來改变的.子嗣的确是维系这个时期夫妻感情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舞惜.我真是羡慕你.”慕萱由衷地感叹.“你可知道.当我第一次见到乌桓大汗时.我心中便觉得这样的一个男子.实在是太委屈你了.我以为他必定是强悍的男人.做不到细细呵护你.沒想到.他竟能为你做到让六宫虚置.舞惜啊.你可知道你有多幸福……”

舞惜听着这话.有一丝恍惚.似乎每一个人都在说她幸福.都在说舒默难能可贵.当然.当舒默为她做到时.她心中也是感动至极的.但是.她们可有她的勇气.在婚姻的最初.便将自己的要求提出.做不到.便甘愿退出.其实.她们哪里知道她最初的艰难……

面对慕萱.这些话舞惜都无法述说.她只能含笑安慰:“嫂嫂.其实瑾哥哥待你也很不错.彦祯又聪明能干.你还是很令人羡慕的.若是心中真有什么想法.就和瑾哥哥说啊.他是陪伴你一生的那个人.你要全心全意相信他才好.”

慕萱看着舞惜.这些话说來简单.但是身在其中.又哪是这么简单的呢.慕萱沒有再说话.她看得出來舞惜是真心对她说那番话的.只是.今时今日.她和舞惜已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了.慕萱并不是觉得子瑾不好.她也绝非是嫉妒舞惜.只是.看着舞惜.她面上那由衷的幸福愈加映衬出她内心的那丝小烦躁.

舞惜见她沒有说话.大抵也是能猜出她的心思的.她心中微微叹息.看來她和慕萱.也已经不是昔年的亲密无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的心态都发生了改变.大概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气氛有了一丝尴尬.舞惜正想着要找些话題.便听见子瑾打趣的声音从外面传來:“父皇都來了.不知六公主的命令可否更改啊.”

舞惜微微松一口气.这个时候.子瑾的声音响起得太及时.她连忙应道:“我们马上就出來.”说罢去拉慕萱的手.说.“嫂嫂.我们出去吧.”

看着舞惜二话不说拉起自己的手就要起身.慕萱的排斥只是那么本能的一下.继而她微笑起身说:“好啊.别叫父皇等久了.”

舞惜在转身的瞬间.低头迅速瞥一眼她同慕萱紧紧握着的手.心中有一丝庆幸:还好.她们之间还有着昔年的情分在……

一同到了院子里.发现雍熙帝和云妃都已经到了.舞惜娇笑着请安:“父皇.云娘娘.”慕萱也紧跟着请安.雍熙帝看一眼两人.问:“你这鬼灵精.同慕萱又躲着说什么悄悄话呢.还不让打扰.你那一肚子的主意.可别将慕萱教坏了.”

慕萱含笑望一眼舞惜.她相信那些话舞惜是不会说的.果然舞惜说:“人家这不是想着就要走了.还沒有和嫂嫂说说体己话嘛.至于瑾哥哥.我们都是女儿家.当然有些话他不方便听咯.怎么.瑾哥哥还和您告状啊.”最后这句话是冲着子瑾说的.

子瑾连忙摆手.表明自己的清白:“哎.舞惜.你个小沒良心的.瑾哥哥对你向來都是最好的.怎么你每次有点什么事都觉得瑾哥哥不好呢.”

舞惜笑着拉过慕萱.说:“要是沒有嫂嫂.人家也是向着你的.可是有了嫂嫂.你只能屈居第二了.”

见子瑾还要说.云妃嗔道:“你这孩子.都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了.怎么一天都像长不大一样.”

子瑾连呼云妃偏心:“母妃.您喜欢舞惜不假.但是也不能这么贬损自己的亲儿子啊.我这可是为了配合舞惜.不得已而为之的.”

众人一阵说笑.气氛渐佳.然而.细心的舞惜还是发现自从云妃说子瑾是几个孩子的父亲这话之后.慕萱的神色中就有了几抹郁郁.席间.舞惜尽量将话題导向同孩子无关的话題.然而.享受天伦之乐的云妃还是时不时问舞惜关于瑞钰、瑞琛的事.同时说一些子瑾那几个孩子的事.

看着慕萱越來越寂寥的神色.舞惜无奈.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莫非.云妃这些话是故意说给慕萱听的.虽说自己一直觉得云妃人很好.但是那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是公主.而慕萱的身份是儿媳.看來.这千百年來.婆媳问題都是大问題啊.

这样的想法一旦产生.舞惜便觉得云妃针对慕萱的意味越來越明显.舞惜微微感叹:这后宫中的女人啊.你千万不能小看了哪一个人.云妃封妃也有这么多年了.能和静妃平起平坐多年.且一直不算是失宠.又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角色呢.

舞惜静静看一眼云妃.突然心中对于这个离别前的相聚.有了一丝腻烦.早知道会是这样.还不如就和父皇两个人月下小酌一番呢.真是浪费了她的时间.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七章 旧事(下)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九章 手足(下)
热门: 完美无瑕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虫族进化缺陷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旋转门 意图(官场浮世绘) 那些惨不忍睹的日子 我真的是炮灰[快穿] 爱神可能是个海王 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