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流嫣(六)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三章 流嫣(五)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五章 流嫣(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静妃一急.道:“想什么呢.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不能和母妃说的.”

流嫣看一眼静妃.这才老老实实地将这些年來她和温然之间的问題都一一告知静妃.静妃听得诧异.问:“什么.你是说你们之间一直都不好.他一直对你冷淡.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母妃.”

流嫣小声说:“那会我们才成亲沒有多久.而且又是我心心念念要嫁给他的.若是一开始就让你们知道我过的不幸福.不是很沒有面子嘛.到后來.我又觉得已经习惯了.就一直沒有说.”

静妃看着她这样子.气得不行:“你呀你呀.平时看你也挺聪明的.怎么到这事上就这么笨呢.不是母妃说你.在这上面.你还真不如舞惜.”

“母妃.”流嫣听到静妃拿舞惜和她比.还说她不如舞惜.有些不乐意.

静妃眼睛一瞪.说:“母妃说错了吗.你想想.你嫁给温然的时候.温然才二十出头.而且母妃看得出來.最开始的时候.他对你是有感觉的.结果你将好好的日子变成今天这样.而舞惜呢.谁都看得出來.当初那个拓跋舒默來迎亲之时.压根就沒有将舞惜放在心上.母妃原本还在庆幸.幸好和亲的是舞惜.不是你.”

流嫣有些纳闷地看着静妃.不明白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静妃看着流嫣那一脸懵懂的样子.无奈地直摇头:“母妃阅人无数.那个拓跋舒默岂是好对付的人.你连温然这种在感情上一片空白的男人都解决不了.何况是那个拓跋舒默.舞惜嫁过去的时候.他府里已有侧夫人和三名妾侍.其中两个还为他育有子女.这样复杂的情况.舞惜能不动声色地解决.连我也是佩服的.何况.短短几年.舞惜有两个儿子在身边.还能令拓跋舒默为了她做到六宫无妃.你想想.别说拓跋舒默如今的身份了.就是寻常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又有几个能做到.难道这些还足矣让你好好想想吗.”

流嫣被静妃一番话说得低下了头.这样说起來.舞惜好像是很厉害啊.可是.她目前的问題已经不在舞惜身上了.她的问題是温然啊.“母妃.那温然……”

“温什么温.”静妃现如今听见她说温然这个名字就有气.今日之事说到底.都是因为这个温然.

流嫣被静妃呵斥得缩了缩脖子.然而.再怎么样.她都不能让温然死啊.鼓足勇气.她再度开口:“母妃.关于温……”静妃一记眼刀飞过來.流嫣连忙停了下來.改口道.“关于他.我想通了.明日我便去找父皇.告诉父皇.本公主不要他了.本公主瞧不上他.”

静妃犹自瞪着她.听她继续说:“但是.无论如何.我和他夫妻一场.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何况.父皇也经常说他是个人才.只要我休了他.剩下的事就交给父皇去操心吧.好吗.”

静妃见她说的认真.叹口气:“罢了罢了.你的事你只要不后悔就好.母妃不管你.你明日自己去求父皇吧.”

“谢母妃.”流嫣说道.“那时候不早.母妃早些休息吧.”

静妃点点头.流嫣转身离去.当她一转身.在静妃看不见的时候.泪水顺着脸颊滑下……

温然……

待流嫣离去后.静妃屏退众人.示意尔珍上到近前來.

“娘娘.有何吩咐.”尔珍躬身问道.

静妃将方才明光殿的事告诉尔珍.说:“按着皇上的性子.安若舞昔年犯下的错应该是一辈子无法被容忍与原谅的.若说此前追封她为皇贵妃是因为看重舞惜.倒也说得过去.可是舞惜一而再、再而三的在皇上面前提及安若舞.皇上竟然沒有丝毫的介意.这实在是不正常.”

尔珍也一愣.小心地问:“难不成.皇上知道了昔年的事.”

“绝不可能.”静妃想都不想就否决了尔珍的猜测.“以安若舞昔年宠冠六宫的情形來看.若是皇上真的知道了昔年的事.必定会严惩本宫.至少也会先传本宫问话才对.接着便晓谕六宫.为她证明清白.可是皇上什么也沒做.一点反应都沒有.必定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尔珍说:“难道皇上不介意了.”

静妃被她的话说得一愣.继而眼底一片清明:“你这话说得有可能.这才是本宫最担心的一件事.若是皇上并不知晓这件事的真相.就已经不再动怒.那么……就是说.他已经彻底放下了.皇上何等英明.昔年之事疑点颇多.若是皇上能冷静下來好好思考.想必这事瞒不了多久.”

“那怎么办.”尔珍听着静妃的分析.担忧地问.

静妃沉吟良久.沒有做声.突然.她眸中精光一闪.对尔珍耳语:“……到时候.皇上就是要追究.也和我们无关了.”

“娘娘.良策啊.奴婢拜服.”尔珍崇拜地说着.

回到绛紫阁.舞惜看着这里还如同她在时一样.同样的布置.那些院子里的花草也都被照料得很好.她心中感动.这必是雍熙帝和云妃的吩咐.尤其是云妃.她离去这么多年.今日一见.她还同原來那样真切地关心着她.

云珠在旁边感叹着:“皇上和云妃娘娘真是有心了.”

舞惜点头.道:“是啊.都说物是人非.看來这句话也不尽然.我离去这些年.似乎这些东西沒有变.那些人也沒有变.”

云珠明白她的话中所指.小声地说:“公主.今日看着静妃和五公主.奴婢心里多少还是为您担心的.好在最后.她们沒有占到便宜.皇上还斥责了静妃.”

舞惜笑:“姑姑.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觉得今日的我可还会惧静妃、流嫣一流.”

“说的也是.是奴婢低估了您.公主勿怪.”云珠笑着说.

舞惜当然不会责怪她.她知道这是关心则乱.舞惜说:“其实.今日之事我并不希望传到父皇那儿去.毕竟我和静妃、流嫣相争.父皇必定会左右为难的.其实.我今时今日的身份.父皇即便责怪.也不过是几句话罢了.我承受得住.然而父皇以那样好的借口小惩静妃.我还是非常意外的.”

“公主.您说五公主和驸马之间.真的沒有挽回的余地了吗.”秋月在一旁带着点幸灾乐祸的语气问道.

舞惜看一眼云珠.问:“姑姑.你说呢.”

“依奴婢看.这次这事转圜的余地不大了.”云珠说着.“驸马已经当着静妃和五公主的面.向皇上提出了这样的请求.必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即便驸马还愿回头.五公主应该也不会了吧.这样于她面子有碍.”

舞惜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你只说对一点.就是这件事沒有转圜的余地了.但是.你们看得还是太简单了.”

说话间.舞惜的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其实在温然和流嫣的关系中.据我观察应该一直都是流嫣在主动.只可惜.她太过骄傲.不懂得如何制衡.今日在父皇那.我看着一向眼高于顶的流嫣哭得那么伤心.我就知道她是真的爱温然的.所以若是温然回头.流嫣必是求之不得的.”

想了想.舞惜接着说:“你们想想.流嫣再怎样都是堂堂的公主.温然敢对父皇提这样的请求.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他又怎么会回头呢.”

“难道驸马真的会死.”秋月问.

舞惜摇摇头:“这要看圣意如何.不是你我可以随意揣度的.”舞惜看得出來.父皇是很满意温然这个人.且父皇向來是惜才之人.这样说起來.十有**那话只是为了逼出温然的实话.但是事无绝对.再怎么说.流嫣都是父皇的女儿.哪有父亲会看着自己女儿伤心而无动于衷的.何况这事上.是女儿伤心.父亲伤面.兴许真的会君无戏言.

其实.这件事的关键还是流嫣.舞惜想着今晚流嫣那难得一见的伤心.知道她不会看着温然死的.即便她得不到.她应该也不是玉石俱焚的性子.

唉.管她呢.若是旁人.她还愿意帮着想想办法.可这是流嫣和静妃.一想起静妃有可能对母妃做的事.她便打从心底地厌恶这个人.而流嫣……

原谅她沒有那样好的胸襟.原谅她做不到以德报怨吧.

然而事情的发展几乎和舞惜想的一样.第二天清早.流嫣便去主动找到雍熙帝.向他讲述了同温然这些年的相处.列举了她们之间的诸多不和.最后.流嫣恳请雍熙帝.允许她休弃温然.

雍熙帝看着跪在面前的流嫣.突然间觉得这个一直不太懂事的女儿.似乎一夕之间就长大了.雍熙帝允准了流嫣的请求.将温然找來.大肆申斥了一番.这事就这样过了.

一语哗然.宫中诸人面对这突如其來的变故都惊愕不已.大家都还记得几年前.流嫣为了能嫁给温然.也算是弄得合宫之内.人人皆知的.怎么这才短短几年.就成了这般光景.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三章 流嫣(五)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五章 流嫣(七)
热门: 老衲还年轻 太子妃她有病 我在古代当迷弟[穿书] 似锦 地师 寒门少君 全横滨都以为我是反派 君为下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蝴蝶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