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流嫣(四)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流嫣(三)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三章 流嫣(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雍熙帝看着她这副样子.颇为头疼.养不过、父之过.流嫣之所以变成这样.他和静妃都是有责任的.他实在不能明白.这么多女儿.不论原先如何爱争强拔尖.大了都变得体贴懂事.唯有这流嫣.就像是一直长不大一样.如今当着温然.他并不想过多地指责流嫣.总还是要给她留一分面子的.

雍熙帝沒有再同流嫣说话.转而吩咐温然道:“好了.你看看你俩这像什么样子.也不早了.你们今日就先出宫吧.”

听着这话流嫣已经行礼告退.不料温然却猛地跪地.对雍熙帝说:“皇上.臣恳请皇上做主解除臣与公主的婚约.”

“你说什么.温然.你再说一次.”流嫣不敢置信地盯着跪在地上的温然.一直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不想他竟认真了.流嫣大受打击地打着温然.“本公主都沒有嫌弃你.你竟敢这样说.”

雍熙帝看一眼静妃.静妃连忙将流嫣拉住.若是刚才她必定也是要狠狠骂温然的.但是现在雍熙帝在这儿.静妃知道雍熙帝无论如何.会给流嫣做主.所以.她只将流嫣拉住.搂在怀中轻声安慰.

正如静妃所想的.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当她被人欺负.雍熙帝岂会坐视不管.他质问道:“温然.你可清楚你在说什么.”

“臣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方才说这样的话.这些年來.臣同五公主之间并不幸福.是臣家境贫寒.配不上五公主.如今.臣只希望让五公主有重新选择的机会.请皇上允准.”温然含蓄地说着.如今他连流嫣的名字也不叫了.只是生疏地称呼她为五公主.

雍熙帝明白自己的女儿身上有多少缺点.但是无论温然怎么说.或者说无论事实是怎样的.他都不想听.也不想知道.他怒道:“好你个温然.朕的女儿也轮得到你说不要就不要.若是你不想同流嫣生活在一起.那么以后这世上也不会再有温然这个人.”

温然面上一凛.他听得懂雍熙帝话里暗含的警告意味.然而事到如今.他已然沒有退路:“臣明白皇上的意思.只要皇上允准臣的请奏.臣必会让皇上满意.”说完.他深深地拜下去.不再说话.

雍熙帝看着温然.他身上颇有一股视死如归的感觉.他话已至此.温然都不改初衷.雍熙帝无奈.这感情一事.是沒有办法勉强的.他即便强迫他们在一起.到最后也是害了流嫣.他摆摆手.对温然说:“你退下吧.”

“谢皇上.”温然说道.起身后.沒有多看流嫣一眼.转身就走.

流嫣看着他毫不留恋地离去.拉着雍熙帝的衣袖.说:“父皇.您不能答应他啊.女儿喜欢他.真的喜欢他.”她虽然之前在温然面前一直都是摆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实则她只是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所以.她并非不爱.而是深爱.她只是怕失去罢了.

看出这一点的舞惜.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悲哀.但是事不关己.她不会多言.

雍熙帝看着流嫣哭得那么伤心.再想想温然离去时的决绝.恨铁不成钢的说:“你有点出息行不行.你看看你如今这样子.哪里还像朕的女儿.天下的男人那么多.你就非他不可吗.既然你心意坚决.为何又要在他面前颐指气使.”

“我……我……父皇.”流嫣抓着雍熙帝的手.顺势坐在地上.哭泣.

雍熙帝看着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流嫣.又气又心疼.一把拉起她.责备道:“好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你先回毓秀宫去.”

流嫣抽泣着说:“父皇.我要回我的公主府……”

“回什么公主府.别人宁愿死都不要你了.你还回去.有点出息行不行.”雍熙帝转而斥责静妃.“你看看你宠出來的好女儿.一点出息都沒有.”

静妃看着流嫣这样.早已心疼死了.再听雍熙帝的责备.更是伤心.然而.此时她也只能先将流嫣安抚好了再说:“皇上.流嫣自小就沒有受过这样的气.您再怎么生气也好.可是.您得为她做主啊.”她绝不允许有人可以这样背弃她得女儿.

雍熙帝大怒:“你要朕做主.朕怎么做主.当初朕不看好流嫣和温然.就是你们來求朕做主.可以啊.朕可以赐婚.可是结果怎么样.人家现在说什么不要她了.你要朕怎么做主.人家是连死都不怕了.朕还要怎么做主.”

静妃一噎.眼底闪过狠辣.说:“皇上.流嫣再怎么说.是您的女儿.温然这小子就是不识抬举.既然他不要流嫣.那么如您所说.这个世上不需要再有这个人.”既然他宁愿死.那就让他死吧.

流嫣在一旁边哭边听着他们的对话.她心中明白.一旦父皇说话.那么温然就只有死这一个结局.温然不要她.她也气.也恨不能杀了他.但是这都是气话.想着若是温然死在她面前……

“父皇.不要.不要杀了他.我不要他了.我马上回毓秀宫去.不要杀了他.”流嫣慌忙起身.急切地擦拭着眼泪.慌乱地对雍熙帝说着.

“流嫣.你……”静妃的手高高扬起.面对这样的流嫣.她就气不打一处來.“你醒醒吧.他到底有什么好.你想想这几年來他是怎么对你的.如今他竟然这样.你居然还护着他.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

“母妃.您帮我和父皇说.我可以不要他.但是我不能看着他死啊.”流嫣哭着对静妃说.

静妃撇过脸去.不再看她.倒是雍熙帝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赞赏.他方才之所以会对温然说那样的话.无非是想吓唬他.看看他的心意是否坚决.身为过來人.他知道这世上什么事都可以勉强.唯有这感情一事无法勉强.何况温然那孩子.他的确满意.为人正直.头脑灵活.身上并沒有什么不良嗜好.若真是这样死了.也的确可惜.

雍熙帝向來不是一个嗜血的皇帝.也不想做昏君.虽说今日温然拒绝了流嫣.实在也有些让他沒面子.但是不能因为人家不要你的女儿.你就要别人的命吧.雍熙帝为君这么多年.这样做实在是违背他的原则.

当他听见静妃的话时.心中微微有些动怒.流嫣之所以变成今日这样.十有**都是受静妃的言传身教.年轻时.静妃并不这样.这些年.她似乎变了……

但是.让雍熙帝庆幸的是流嫣的态度.看着流嫣哭着求静妃.不要让温然死的时候.雍熙帝心底是安慰的.他的语气和缓了不少.对流嫣说:“该怎么做父皇心中有数.你不必操心.好了.你回毓秀宫去好好睡一觉吧.去吧.父皇还有话和你母妃说.”

“嗯.”流嫣听见雍熙帝的话.只得恭敬地告退准备离去.一抬头.方才记起舞惜也在.那……她方才那么狼狈的样子.不是全被舞惜看去了.

面颊有些红.流嫣紧咬下唇.刻意忽略舞惜的存在.若无其事地离去.

舞惜略带思索的目光扫视着流嫣的背影.说实话.流嫣的表现比较出乎她的意料.在她看來.这对母女都是一样的性子.只要是她们看上的.就一定要得到.若是得不到.就一定要毁了.

这正是她们身上.舞惜最不喜欢的一点.但是流嫣今日在那么痛苦的情况下.竟然懂得为温然求情.可以想见.她对这个温然.是真的用了心的.只可惜她那公主的性子.又岂是一般人能接受得了的.终于.这次回來.她发现流嫣身上尚有可取之处.虽说.能这样令她动恻隐之心的人.实在是有点少.

“好了.你们两个又是怎么回事.”当流嫣离去.雍熙帝看着面前的人.

静妃原本心中就因为流嫣一事而非常不痛快.现在更加地烦闷.尤其.她感觉到肩膀处越发地疼.静妃的目光逡巡在雍熙帝和舞惜之间.倏地.她眼圈一红.对雍熙帝说:“皇上.臣妾并非是有意要针对六公主.臣妾跟您这么多年.您是了解臣妾的.臣妾今日也是看着流嫣伤心.才会一时心急的.流嫣……她是臣妾和您唯一的女儿啊.”

她是臣妾和您唯一的女儿啊……

多么熟悉的一句话.雍熙帝的神色有些恍惚.这句话反复在脑海中闪现.他猛地回忆起來.那一年.有人也曾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皇上.求您.不要这样做.舞惜.她是臣妾和您唯一的女儿啊.

若舞.

雍熙帝闭了闭眼睛.当年若舞也曾对他说过同样的话.这么些年过去.看看身边的人.他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孤家寡人.自从舞惜出嫁后.他便经常回忆当年的事.依稀间总感觉是有哪里不对劲.时隔多年.他越发认定当年之事疑点颇多.若是他真的冤枉了若舞……

雍熙帝不愿再想下去.他近乎是排斥这样的假设的.他宁愿若舞是背叛了他.否则.他亲手将自己这一生最爱的女人毁去.雍熙帝心中有着难以言说的苦痛.他不能在对不起若舞之后.再去让人伤害若舞的女儿.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流嫣(三)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三章 流嫣(五)
热门: 逢场作戏 谋杀鉴赏 抱紧那条龙/信你才有鬼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 史前养夫记 隐龙变 恶性依赖 穿越斗破苍穹之龙帝 [综]人生导师 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