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流嫣(三)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章 流嫣(二)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二章 流嫣(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然而.人总有忍无可忍的时候.温然这一夜实在是被流嫣刺激得太大.因此面对静妃.他也沒有了往日的卑躬屈膝.他挺直了腰板.说:“既然静妃娘娘觉得臣什么都不是.那么臣明日就可以去奏请皇上.允准公主休弃臣.”

舞惜看着这一幕.心中好笑.这母女俩还真是不长进.以为所有人都沒有脾气.可以任她们揉捏吗.看她们如今该如何收场.

静妃明显被温然的态度弄得一愣.但是经历太多的她岂会在小辈面前失了态.她沉声道:“你的事本宫一会再说.莫要让外人看了笑话.”说罢.她将矛头对准舞惜.说.“你方才对流嫣说的话.有本事就当着本宫再说一次.本宫不管你是谁.一样可以教训你.”

舞惜淡然地说:“静妃.论起來你是长辈.我的确不好说什么.但是论身份.我是乌桓大妃.而你……不过是大秦的一个妃子.我们似乎不是一个层次的.”

“贱丫头.你再说一次.”静妃听见舞惜如此说话.气不打一处來.

舞惜完全不受她的影响.说:“静妃.其实如今流嫣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你才是始作俑者.你该好好反思.为何宫里这么多公主出嫁.唯有流嫣这么不幸福、不快乐.她同你生活的太久.耳濡目染得太久.所以变得和你一样.霸道跋扈.蛮不讲理.让人无法忍耐.”

“谁给了你胆子让你敢这样同本宫说话.不论你如今是什么身份.你都永远是那贱人的孩子.你永远同你那卑贱的娘一样.”面对舞惜毫不客气的指责.静妃的声音也渐渐尖锐.

舞惜原本平淡无波的俏脸一沉.语气也森冷起來:“林芷萱.我一直敬你是父皇的妃子.但是你若是胆敢再出言污蔑我的母妃.我会让你悔不当初.昔年之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我心里都有数.”

静妃一怔.已经许久沒有听见“林芷萱”这个名字.如今被一个晚辈这样直呼其名.静妃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安若舞果然是个贱人.连带着生下的女儿也是个沒有教养的野丫头.……”

静妃剩下的话被舞惜的一鞭子给打断.沒有人注意到舞惜手中的鞭子是从哪儿來的.似乎眼前一晃.便听得静妃呼痛的声音.再转眼.鞭子已经在舞惜的手里握着.

舞惜的脸上不见一丝表情.眼底是隐隐的冷厉.她手一抬.鞭子指着静妃.不客气地说:“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若是你还要再纠缠于昔年之事.我愿意同你去父皇面前对峙.还有你方才说是谁给了我胆子.那么我告诉.那个人叫拓跋舒默.堂堂的乌桓汗王.”

提到舒默.舞惜眼底的冷厉稍稍去了一些.有了一丝温暖:“舒默待我非常好.静妃.你不过是父皇后宫三千中的一个;而我.是舒默此生唯一的大妃.是乌桓汗宫中唯一的女人.你以为我还是昔日柔弱的小丫头吗.你错了.所以.如果不想被我教训.最好管住你的嘴.”

所有人都被舞惜的气势震住.而静妃应该更多的是被她手中的鞭子给震住.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來.这时候静妃身边的丫鬟带來了侍卫.指着舞惜说:“六公主对娘娘动手.你们还不将她拿下.”

侍卫看了看静妃.她的右手一直按着左肩膀.大抵是被舞惜给打痛了.而丫鬟口中的六公主.现在的身份还是乌桓的大妃.侍卫们并不敢对她动手.

“愣着干什么.你们是死人吗.”尔珍高声命令道.同时扶住静妃.关切地问.“娘娘.您怎么样了.”

看着那些侍卫面面相觑.静妃的忍耐也到了极限:“再不动.本宫便将你们全部打入大牢.”

面对面前的带刀侍卫.舞惜丝毫不惧.千军万马面前她都能从容不迫.何况面前这区区十余人.再者说.单林他们一直在暗处跟随她.舞惜独自面向他们.手握软鞭.一脸严肃.眼中写着不容冒犯.看上去颇为英姿飒爽.

侍卫们在静妃的恫吓之下.犹豫地上前.并不敢和六公主硬碰硬.为首的侍卫用好商量的口吻说:“六公主.您和静妃娘娘道个歉吧.”

“什么娘娘不娘娘的.敢辱骂我们大妃.便是找死.”

单林的声音从暗处传來.然而不待他现身.便被舞惜喝退:“单林.不得无礼.这里是皇宫.我自会处理好一切.”

“是.大妃.”单林的声音再度传來.

侍卫们纷纷停下.转头看了眼静妃.等着她发话.静妃捂着疼痛的肩头.四处打量了下.并沒有发现踪影.但是也不敢再轻而易举.只得说:“暂且退下.”

“是.娘娘.”侍卫们松口气.这件事可千万不要将他们牵扯进來才好啊.

流嫣看着静妃明显有示弱的趋势.不高兴地说:“母妃.那野丫头刚刚还打了您.您怎么……”

“你给我闭嘴.”静妃低声斥责道.都是因为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使得她现在进退维谷.忍.她是忍不下这口气的;不忍.又似乎沒有底气.何况.这中间还关乎着她的面子问題.她堂堂宠妃.怎可在晚辈面前如此失了颜面.尤其这个晚辈还是安若舞那个贱人的女儿.

舞惜也不想将此事闹大.一來她此次省亲毕竟是來看望父皇的.若是闹大了.静妃好歹是父皇的女人.届时会让父皇两面为难.二來若她的人真同侍卫们发生争执.只怕被有心人抓住了.会将家庭矛盾上升到两国纷争的层面.到时候也是给舒默惹麻烦.

哪怕她已有心理准备.乌桓和大秦之间的和平只是表面上的、暂时的.两国之间迟早会有战争.但是她仍旧不希望这场战争來的这么快、这么早.不希望这场战争的导火索是因为她.也……不希望这场战争发生在舒默刚刚继位不久的时候.

当然.即便她有这么多的顾忌.但是该强硬的地方她不会软弱.只是.现在明显静妃有了退意.她何不抓住这个机会.她看着静妃说:“你以为凭你这些人真的可以抓住我.你未免太小看我.也太小看舒默.”上前几步.她在静妃耳边.低语.“静妃.若真是因我们而使两国交战.我有自信.舒默会为我拼尽全力.但是.父皇这边.你可有把握.”说完话.她退回來.若无其事地看着静妃.面上挂着无害的笑容.

静妃脸色一白.好半晌沒有出声.她之所以在听到舞惜身后有陌生人说话后.命侍卫退下.也是有这方面的考量与担心.乌桓那边是什么情况她虽说不是特别了解.但是关于乌桓大汗为了舞惜而天下无妃的承诺她是有所耳闻的.不得不承认.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着实是被震惊到了.

反观自己.这几年因着子灏在领兵上有所作为.她的确在宫里也很是威风.连皇后在人前人后也明显要老实不少.但是她能感觉的出來.皇上对她其实也不过尔尔.别说为她拼尽全力.只怕真要到了她威胁到江山社稷的时候.皇上会毫不犹豫地舍弃她吧.

静妃深深地呼吸、紧紧地咬牙之后.说:“今晚这事也是小事.的确沒有必要惊动那些人.”

“既然我们能达成共识.那么.便散了吧.”舞惜将软鞭收回.说道.“这一个晚上真是热闹.好了.我要回去休息了.”在经过流嫣身边的时候.舞惜停了下來.状似无意地说.“以后呢.自己的事情要学会自己处理.自己承担.”

流嫣被气得跳脚.静妃拉住她.警告地说:“跟我回毓秀宫去.”说罢也深深地看一眼温然.

原本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然而.不知怎么的.这事竟然惊动了雍熙帝.还不待他们离开.便传來赵德的声音:“静妃娘娘.六公主.陛下叫老奴來请你们去一趟明光殿.”

明光殿内.雍熙帝看着面前的四个人.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听见问话.流嫣委屈地想要告状.然而不待她开口.雍熙帝便指着舞惜.说:“你说.”绝非是他偏心.而是他清楚舞惜是绝不会撒谎的.

舞惜看一眼紧张看着她的静妃.将方才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雍熙帝沉默地听完.沉着一张脸.看不出任何情绪來.末了.他问静妃:“她说的可是实话.”

静妃点头:“句句属实.”她的确沒有刻意隐瞒什么.或是添油加醋什么.

雍熙帝看着流嫣.颇为不满地说:“流嫣.你也不小了.怎么就不能让父皇省心.当初嫁给温然.是你和静妃向朕说了多久朕才同意的.为什么你们之间不能向紫陌、如烟那样举案齐眉.”

流嫣这一个晚上一直在听责备的话.如今到了父皇这里.又是从她开始责备起.她委屈地抽泣道:“父皇.你们为什么总是对女儿不满.我已经尽力想要做好.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來指责我的不是.”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章 流嫣(二)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二章 流嫣(四)
热门: 交手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深宫缭绕 “低俗”小说 是异能不是咒术 雪国之劫 艳刺 琥珀年华 黑暗主宰 螺旋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