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流嫣(二)

上一章:第三百零九章 流嫣(一)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流嫣(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流嫣这样噼里啪啦的一番话.说得舞惜简直是云里雾里的.合着当年她的好心好意.人家非但沒有领情.还这样曲解.舞惜向來不是受了气只晓得忍的人.她冷笑着看着流嫣.说:“当年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何必在我面前颠倒黑白.父皇几乎下旨要将你嫁去乌桓.是你自己又哭又闹又绝食.吵着非要嫁给温然的.我为了成全你.方才远嫁乌桓的.”

流嫣紧紧咬着下唇.沒有说话.只是怒视着舞惜.

舞惜上前一步.不屑地说:“何况.日子是自己过得.你自己蛮横跋扈.怪得了谁.所谓笑话.也是你自己假想出來的.我回來看你笑话.那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今日若非你自主动找上门來.我想我压根不会同你见面.”

流嫣刚想要说话.树后走出另一个人.却是温然.宴会散了之后.他本该和流嫣一同回府.然而转了个身却沒有瞧见流嫣,放心不下,便出來寻.不想听见了她们的谈话.

“你说什么.父皇原本是想将六公主嫁与我.”温然直到今日才知道.当日原本皇帝属意的是将六公主下嫁给自己.阴差阳错间.变成了五公主.

流嫣不意他竟会听到这些.看一眼舞惜.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司徒流嫣还配不上你吗.”

温然眼底有着浓浓的失望:“哪里是高贵的五公主配不上臣.分明是臣太过穷酸.配不上您.”这么多年來.他们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样.他知道自己也是有责任的.其实当得知自己即将成为五公主的驸马.他是欣喜异常的.并非是他一味地贪图富贵.而是有一次合宫夜宴上.他看见翩然起舞的五公主.便深深地被她所吸引.

如流嫣所说.他的确是寒门学子.因此自小苦读的他.心中从未生出旁的心思.一心一意只想考取功名.光耀门楣.所以他并沒有注意过别的女子.可以说流嫣是第一个引起他注意的女子.因此他几乎是一见倾心的.但他深知两人是云泥之别.并不敢抱有任何的幻想.

直到皇帝赐婚的消息传來.他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那时起.他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待公主.他们家虽然不富裕.但是父母间却是举案齐眉的一辈子.温然以为夫妻之间.理当如此.抱着这样想法的他欢天喜地地将流嫣娶进府.却发现理想和现实相差甚远.

流嫣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他的父母亲人.也总是端着她公主的架子.温然看见年迈的双亲每每见了流嫣都要三跪九叩.而流嫣丝毫沒有觉得不妥.他的心便难受异常.相处得越久.他发现流嫣身上的毛病越多.渐渐地在府里.他便不爱说话了.直到后來遇到了卉儿.他本已沉寂的心再度活泛起來.之后卉儿被他纳入府.只有和卉儿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家的温暖.相比于流嫣.卉儿实在是一个温婉善良的女子.

但是.他对流嫣.绝非沒有感情.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同她相处罢了.可是.今日.他听见她亲口说出这样的话.原來.一直以來.自己在她心中都是个穷酸的小子.

流嫣听着他充满浓浓讽刺意味的话.忍不住后退一步.她焦急地想要解释.其实她只是为了气舞惜.这绝不是她的心里话.但是.一直端着公主架子的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在这种情况下.流嫣若是能软下來.说几句好听的.其实这事兴许也就过了.然而跋扈霸道惯了的流嫣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软弱些.看着温然眼中的失望与埋怨.她再度用伶牙俐齿将自己武装起來:“你还沒有回答我的话.你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喜欢她.”她愤愤地用手指着舞惜.

温然看着面前两个同样美丽的女子.虽说单就容貌來说.六公主的确是在流嫣之上的.但他从不是过分看重容貌的肤浅之人.只是这两个人.一个温婉.一个跋扈;一个淡然.一个霸道;一个似月色般柔和.一个似利剑般尖锐……

两厢对比之下.任谁也不会喜欢流嫣这样的女子.温然大方地点头:“沒错.你随便找个人來看.必定都是会选择六公主.而非你的.”

这样直白的话深深地刺激到流嫣.她上前两步.抬手便一记耳光甩在温然的脸上.那响亮的声音在深夜中听來格外刺耳.那响亮的声音也令舞惜和温然错愕不已.

温然再怎么说也是堂堂男子汉.被自己的女人当着外人的面这样打.实在是让他沒有面子.他迅速反应过來.反手捏住流嫣的手.低声喝道:“司徒流嫣.你欺人太甚.你以为你是公主就可以随意践踏其他人的尊严吗.你别忘了.你现在不仅仅是公主.还是我温家的儿媳妇.”

流嫣想要甩开他的手.无奈她的力度不够.挣脱不开的她抬起另一只手想要故技重施.这一次.迅速被温然将手隔开.再次捏在手里.流嫣吼道:“温然.你才别忘了.你是我司徒流嫣的驸马.你是我的人.你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就告诉父皇.让他责罚于你.”

“你的人.”温然冷哼一声.“你大可将今夜之事告诉父皇.若是父皇当真护着你.我便舍了这条命去.总之.你这样的人让人难以忍受.我受够了.”

流嫣沒有想到他竟连生死也可以这样看淡.顿时沒有了主意.她张了张嘴.不知该再说什么.或者说.不知该如何去震慑他.流嫣一回头看见一旁默默的舞惜.就像是看见了出气筒一样.说:“舞惜.都是你的错.父皇已经将你送得那么远.你居然还回來.你为什么还要回來.你为什么要跟我抢.难道那个乌桓大汗一个人还不够吗.”

舞惜错愕地看着抓狂的流嫣.她们夫妻之间的事何故要拉扯她这一个外人.她用同情的目光扫一眼温然.流嫣已然是被静妃宠坏了的.根本不知道如何正常地与人交往沟通.真是难为了温然.这么多年到底是如何忍过來的.

舞惜在这边暗自腹议着.流嫣更不得了了.她朝着舞惜叫嚣着:“你还敢说自己是无辜的吗.在我眼皮底下.你就敢这样明目张胆地看我的男人.我必定要将此事告诉父皇和乌桓大汗.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离了男人就活不下去吗.”

流嫣已然失去了理智.脱口而出的话有些难以入耳.舞惜原本并不打算同她一般计较的.但是眼见她越來越不像话.舞惜斥责道:“流嫣.你好歹顾忌一下自己的身份.你听听你方才说的什么话.那是一个有教养的女子该说的吗.你自己不要脸面.也要顾忌父皇的.你丢的是整个司徒家的人.”

温然略带了一丝赞赏地看着舞惜.六公主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那周身的气势却令人无法小觑.这才是真正的公主.

流嫣面对着指责.反唇相讥道:“你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贵.我沒有教养.你有教养吗.有教养你会一回來就勾引我的驸马吗.你们那个蛮子大汗尚且健在.你就开始想要去勾搭别的男人吗.”

“流嫣.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你听你自己说的都是些什么话.”温然猛地松开流嫣的手.看着她趔趄几步.失望透顶.

舞惜也受不了她一个女孩子张口闭口都是这些勾引之类的话.略微抬高声音呵斥道:“流嫣.你别把所有人想的同你一样.我看得出來这些年來你过得不如意.但是你总是找别的原因.却不去反思自己身上的毛病.就你这幅样子.谁受得了你.你以为我同你一样.我告诉你.我和舒默非常幸福.从來不会也不屑于去觊觎你.我警告你.你若是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蛮子两个字.我必会让你受到教训.”

流嫣刚要说话.便被另一道严厉的声音打断:“司徒舞惜.你真以为自己如今不得了了.是吗.竟然敢这样对流嫣说话.流嫣好歹是你的姐姐.”不用回头.就知道说话的人是静妃.

在夜宴上静妃就看出流嫣和温然起了小龃龉.这个女儿也着实是令她不放心.为了她这脾气.她也说过多次.但是女儿是她的.她说可以.却容不下别人说一句.

“还有你.忘恩负义的东西.本宫还在呢.你就敢这样合着外人來欺负流嫣.你别以为你是个状元就有多了不起.若不是流嫣看重你.你什么都不是.”静妃转身怒斥温然.

如今朝中太子并不十分讨雍熙帝喜欢.连带着皇后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硬气.为了儿子.她处处陪着小心.倒是子瑾、子灏很得雍熙帝看重.云妃向來是性子柔弱之人.静妃则再度得势.温然对于静妃.实在是有些畏惧的.其实论性格.流嫣十有**是像静妃的.只是她沒有那样的底气罢了.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九章 流嫣(一)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流嫣(三)
热门: 异侠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人性禁岛 古董下山 裙带当风 诛仙 妖孽学霸 紫川第三部铁腕统领 替身是头龙 御手洗洁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