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恋雪

上一章:第三百零六章 死心 下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省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日早早处理完政事.舒默便來到执手宫陪舞惜.两人说好了要漫步汗宫的.舞惜嫁过來这么多年.却甚少有机会出入汗宫.当然.一方面她也不愿意太过频繁地引人注目.舞惜信奉的一直是低调的做人准则.然而如今身份发生转变后.这汗宫就是她的家了.哪里有不熟悉的自己家的女主人呢.

舒默见她难得有兴趣想要出來逛逛.便欣然应允.与美同行.乃是人生一大幸事啊.何况.这美人同自己是相知相许的.

两人手牵手边走边说.不知不觉就來到了恋雪轩外.原本舞惜并未注意到这是哪儿.但是她敏感地察觉到身边的人身体有了一瞬间的僵硬.她微微侧头.看着舒默.问:“怎么了.”

面对舞惜关切的问话.舒默像是沒有听见似的.一直沉默着.不说话.舞惜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惊讶地发现这里竟然就是恋雪轩.她望一下四周.下意识地说了句:“这里好偏啊.”

关于先汗同倾城的事.她知道的一直就不多.原本关于这样的英雄美人的故事.她是极有兴趣一听的.然而在知道了害死倾城一家的是自己的皇祖父后.她就再沒有在舒默面前提起这些事.

这几日在汗宫中.她也会往來于安昌殿和执手宫.本是有心想要去看看恋雪轩的.可在沒有舒默的陪同之下.她觉得自己的身份.并不适合.但是她却会在往來的途中四处张望.想要远远地看看恋雪轩.当她沒有瞧见任何踪影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恋雪轩或许离安昌殿并不近.却也沒有想到这么远.这里比她昔日的绛紫阁还要偏呢.

自从父汗殡天.库狄转告了父汗的话后.他便一直想要來恋雪轩的.自从阿妈逝世后.他唯有一次得以踏进这儿的大门.幼年时.他总是想要溜进來.再去感受一下阿妈在世的感觉.然而.那时父汗对外宣称.将这里封了.任何人不得进出.这么多年过去.但当他终于有机会进去的时候.他却沒有了勇气.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更怯.

舒默听着舞惜的声音.有一丝恍惚.昔年那些不好的往事.再一次进入了他的大脑.在阿妈旧日的寝殿前.站着的却是杀害阿妈一家人的罪魁祸首的孙女.

舒默看向舞惜的表情有一丝不自然.舞惜猜到了他的心思.有些尴尬地站了一会儿.对他说:“我今日出來的时候就想着要吃玫瑰酥.这会许是她们已经准备好了.舒默.我先回去.就不陪你了.”

见她转身欲走.舒默一把拉住她.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说:“走吧.我们成亲这么多年.阿妈还沒有见过你呢.丑媳妇.也该见见婆婆吧.”他在心底默念:阿妈.你一直最希望看见的就是我幸福.如今.我已经非常幸福.相信阿妈也想看看那个让我幸福的女子.对吗.

舞惜转过身.温言软语道:“舒默.不要勉强自己.即便你不让我进去.我也不会不高兴的.有些事……我知道你一时间还放不下.”

“沒有的事.你别多想.”舒默摇头.“自从阿妈离开.我便也一直沒有机会进去.所以……一时间.有些感慨罢了.走吧.阿妈是善良的女子.你们之间有许多的相似点.相信她会非常喜欢你的.”

舞惜看着他伸出來的手.轻轻将自己的手搭上去.舒默牵着她.缓步走上前.边走边说:“阿妈初來的那一段时间.心情一直郁郁.也不喜欢同宫中的其他人往來.父汗为避免其他人的打扰.便将这最偏的一处宫殿给了阿妈.并以阿妈的名字.重新改了殿名.”

舞惜颔首.道:“嗯.其实有心就不怕远.”

“是啊.有心不怕远.”舒默说.“我记忆中.父汗每日除了上朝.其余时间几乎都是呆在恋雪轩陪着阿妈的.”说话间.來到宫门处.舒默抬手将门推开.

这宫门上的扣环处被手摸得锃亮.且倾城已过世二十多年.这大门却出乎意料得好开.舞惜的惊讶仅仅是一瞬间.她便已了然.父汗必定是经常來此看望阿妈的.否则这门必定已经生锈难开.

推门而入后.舒默发现这里还是如同几年前一样.打扫得干干净净.看來哪怕是这些日子.也一直是有奴婢在进行洒扫.院落中的摆放布置.也沒有太大的变动.一切都好像是还有人居住一样.

舞惜四处张望着.惊呼:“天.全是合欢花.”她还从沒有见过这么多的合欢呢.真是美极了.

舒默的唇角微微上扬.他说:“阿妈最爱的就是合欢.所以父汗为她种下满院的合欢.同时严令.宫中其他的宫殿不许出现合欢.”

舞惜眼底浮现一丝温暖.所谓宠冠六宫.就是这样吧.看着合欢花.她轻轻吟诵:“虞舜南巡去不归.二妃相誓死江湄.

空留万古香魂在.结作双葩合一枝.合欢.是相亲相爱.忠贞不渝的花.”

舒默略微惊喜地看着她:“你也知道这诗.这是阿妈最喜欢的.”

“是啊.这是最好的诠释合欢忠贞不渝的诗词啊.看來.我和阿妈算是知心人呢.”舞惜柔声说着.

舒默指了指前面.说:“二十多年不曾踏进的地方.如今站在这面前.竟有些怯懦.”听她自然而然地叫着“阿妈”.他心底原本的不确定又减少了一些.这样乖巧的舞惜.阿妈一定会满意的.

舞惜沒有说话.眼看着就要走进昔日阿妈的居所.她的心底隐隐有着一丝紧张.尤其是现在舒默同她十指相扣.她竟有着成亲时的神圣感.舒默方才说丑媳妇要见婆婆.她在心底笑一下.现在自己的心态可不就是丑媳妇要见公婆嘛.不知觉地抬手摸摸脸.舞惜心中暗想:自己如今这长相.应该是相当不错了.这婆婆应该会喜欢的.

随着舒默推开门.两人往里面走去.舞惜忍不住捂嘴惊叹:“天哪.舒默……”

舒默也有瞬间的怔忪.他打量着周围的墙壁.脸上有着不敢置信.

天.这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阿妈的画像.或喜或嗔、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各种样子的阿妈.穿着各色的衣衫……画得栩栩如生.仿佛她就在眼前.足可见作画之人的用情至深.

舒默缓缓松开舞惜的手.來到画像的面前.说:“你看这幅画.我还记得.当时父汗说想听阿妈弹奏古筝.那时正是合欢花开得正好的时节.阿妈便坐在合欢树下.伴着花瓣缓缓落下.弹奏着父汗喜欢的曲子……”

舞惜听着他的解释.偏头看着画中的女子:恬静唯美的样子.悠悠拨弄着琴弦.那微微含情的眼波.简直美好到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父汗的画技竟然这样高超.能将人画得这样真实.舞惜知道.高超的不仅仅是画技.还有人心.若非父汗真真正正地爱着阿妈.绝对画不出这样美丽的画面.

“这是那一日冬天.大雪纷飞中.阿妈突然來了兴致.说是给父汗跳一曲舞.我还记得.阿妈当时穿得就是这一身.因为茫茫白雪中.一袭红衣的阿妈实在是美极了.……”舒默來到另一幅画面前.回忆着往事.

舞惜看着舒默.舒默那会一定不大.但是阿妈在他脑海中竟然这样印象深刻.真是难得.但是最难得的还是父汗.这些画明显沒有二十多年.看这墨色.是近几年新画就的.

时隔十余年.父汗却能将阿妈的一颦一笑皆放在心上.真真是难能可贵啊.这得是怎样的深情啊.

不过画面上的红衣女子真的是极美.整个画面唯她一抹红.让人心中暖暖的.她正悠扬起舞.裙摆飞舞.红袖飘扬.她那一低头的样子.温柔至极.

舒默还在回忆着画面中的往事.舞惜的心思却依然飞转:在大秦时.云珠曾说过父皇对母妃的深情.她也曾在深夜看见过父皇独自站在母妃宫殿前追忆的样子.当时的她还是深深地钦佩父皇的.身为皇帝.天下的女子予取予求.他却能始终记得身边曾经出现的那一个人.真是难得.

可是如今.对比着父汗.舞惜开始觉得.父皇对母妃也不过尔尔.那一年.自己才十岁.母妃并未逝世几年.且当年的事.多有悬疑.她知道母妃不是那样的人.然而.在当年同母妃相知相许的父皇.却轻信了他人的算计.让母妃含冤而去.

母妃逝世后.父皇冷落自己.是真的出自内心的不喜.舒默的童年也曾经历自己经历过的一切.然而父汗却是为了保护他.阿妈逝世已然过去二十余年.父汗却始终不曾忘怀.这些栩栩如生的画作.皆是见证.

所以在面对父皇的所谓深情时.她是不信帝王之爱的.而今.在这恋雪轩中.她终于相信了.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六章 死心 下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省亲
热门: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 在都市怪谈里谈恋爱[快穿] 浮生物语3(下) 迢迢 从末世到原始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天下珍藏 超级强兵 心理追凶:破釜沉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