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死心

上一章:第三百零五章 宠极(四) 下一章:第三百零七章 恋雪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相较于舞惜的幸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乌洛兰和杜筱月今后的日子.

在舒默举行登基大典前几天.舒默曾经找到乌洛兰和杜筱月谈话.其实说起來.内宅之事是该交由舞惜來处理的.这么几年下來.舞惜也将府邸的大小事宜管理得很好.

但是舒默知道舞惜一直不愿意多同他的女人们打交道.加之这一次被桑拉打入大牢内.乌洛兰和杜筱月并沒有如茹茹一样背叛自己.舞惜知道后沉默了许久.有一次无意间对他说:“舒默.她们这一次做的很好.又为你生下了孩子……以后.还是好好待她们吧.”

他看得出她说这话时眉间隐隐的忧郁.她曾经自信张扬地告诉他.她是一个宁缺毋滥的人.做不了唯一她宁愿不要.只是.同为人母的她终究是心地太过柔软了.他那么爱她.怎能让她伤心.

还是许久之前的事了.彼时同舞惜谈及他们的父辈.舞惜曾不齿地说“若是真心爱护一个人.怎舍得让她有一丝一毫的伤心”.当时.他是不以为然的.但是时至今日.当他真的爱上她.他才真正地认可这句话.的确.就如他.只要一见到舞惜的黯然神伤.心底就会隐隐作痛.

所以与其说不让她伤心.其实也是不让自己心痛吧.

还有几日就是登基大典以及封妃大典.必得将其他的事处理妥当才好.舒默要让舞惜在那一天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他要让他的女人成为天底下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书房内.舒默看一眼面前站着的乌洛兰和杜筱月.指指左侧的椅子说:“坐吧.”

乌洛兰和杜筱月互看一眼.心中已隐隐猜到了接下來要发生的事.依言坐在椅子上.她们低头沉默不语.

舒默率先打破沉默.这些日子太忙碌.好容易回府一趟.他只想将这些事处理好后回漱玉轩去陪伴舞惜:“今日将你们找來.是有件事要告诉你们.”许多事.他本可以直接下令.但是面前这两个女人.好歹是他孩子的阿妈.

杜筱月点了点头说:“大汗.有事吩咐便是.妾自当照做.”

舒默颔首:“前些日子.桑拉将你们关起來.本汗很欣慰你们沒有同茹茹一样.日后本汗必定也不会亏待你们.”这样说也算是给她们一个保障.金银珠宝这些她们可以享用不尽.只要她们安分守己.

乌洛兰说:“大汗.您这样说就是折煞妾了.妾是您的人.这样做都是应该的.”

“还有几日.本汗便要正式举行登基大典.以及封妃大典.”他顿一顿.接着说.“以后这府邸本汗和舞惜就不会再回來了.你们就一直在这儿住着吧.”

两人听了这话微微有些心惊.杜筱月小心翼翼地问:“大汗.您的意思是……”

舒默不喜欢绕弯子.直言道:“这些年你们也知道.本汗是不会再碰除了舞惜以外的其他人.本來你们住在哪儿都是可以的.但是舞惜不喜欢有外人打扰.所以本汗决定将这公子府留给你们住.无事.便不要进宫了.”

这样的结果.几乎是在乌洛兰的预料之内.因此她并沒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只是幽幽地说:“大汗待大妃.真是情深意重.让人羡慕啊.”

舒默冷冷扫向她:“日后你们只要安分守己.本汗会保证你们的生活起居.但若是有不懂事的.下场便会和蓝纳雪一样.”

“是.妾明白.”两人听见这话.连忙收敛了心神.起身回话.其实对她们來说住在哪儿都是一样的.这几年下來.她们虽然和大汗住在一处.但是素日里也几乎沒有见面的机会.哪怕偶尔匆匆见一面.大汗也总是对她们视而不见.只要他的心里沒有她们.那么住在哪儿又有何分别呢.

舒默满意地点点头:“素日你们用惯了的下人还是留下來伺候你们.府邸的其他下人们.你们看看.若是有看得上眼的.直接告诉阿尔萨一声.就是了.每月的吃穿用度.本汗也会比照着庶妃的份额给你们.孩子们的额外算.”

听他提到孩子.乌洛兰将心底的担心说出來:“大汗.妾在哪儿都是一样的.但是萨利娜.她……不能沒有阿爸啊.若是她想念您……”

“萨利娜和云楼若是想念本汗.只要告知阿尔萨一声.只要本汗无事.他们可随时进宫.”对于自己的这两个孩子.他并沒有那么排斥.

“大汗.萨利娜已经不小了.再有几年.也到了该嫁人的年龄.妾就这样一个女儿.希望大汗能将她留在平城内.”乌洛兰卑微地说着.这么多年來.萨利娜是她唯一的陪伴.唯一的牵挂.若是大汗真要她远嫁和亲.那么活着对于她而言.也就沒有什么意义了.

舒默沒有马上点头.身为公主.有时候和亲是一种使命.虽说一直以來.他也不赞成和亲一事.遣妾一身安社稷.不知何处用将军.但是事无绝对.他不愿意承诺自己沒有完全把握的事.

见他一直沉默着.沒有说话.乌洛兰的心一点点凉下去.她猛地起身.跪在地上.哀求道:“大汗.妾就这样一个女儿.她是妾生命中的唯一啊.您将她留在妾的身边.好不好.妾可以永远不进汗宫.永远不出现在大妃面前.您让妾做什么都可以.求求您不要将萨利娜远嫁.”

舒默微微蹙眉.他不喜欢女人这样哭哭啼啼的样子.然而心思翻转间.他记起去大秦迎娶舞惜的那一天……

当时的他站在舞惜身边.看着舞惜同雍熙帝依依惜别的样子.虽说舞惜沒有泪流满面.但是他还是清晰地记得那一日她身上流露出的深深的悲哀.

虽说现在來看.舒默是很感念当初雍熙帝将舞惜远嫁的这一举措.但是有些时候.他还是会忍不住想.若是当初舞惜嫁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如桑拉这一流的.那么背井离乡、孤苦伶仃的她余生该怎样度过.虽说雍熙帝口口声声地说舞惜是他最宠爱的女儿.但是他却将自己最宠爱的女儿嫁的这样远.哪怕受欺负.他也鞭长不及.这难道也是宠爱吗.

舒默一直知道舞惜想要一个女儿.也曾想过.若是他们之间有个女儿.他必定要好好地为女儿选一个好的驸马.一定要将女儿留在身边.这样子.若是有人欺负她.他才能将女儿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这样想着.舒默看着乌洛兰.豪气说道:“本汗的女儿哪里需要远嫁和亲.”

乌洛兰听后.连连谢恩.然而她只以为大汗之所以会应允.必是因为她方才保证永远不会出现在大妃面前.这样的想法让她心中更是哀戚.大汗对大妃的深情.真真是令人羡慕啊.

杜筱月看一眼伏在地上的乌洛兰.心底溢出一丝同情.既是同情她.也是同情自己.如大汗所言.她们这一生.荣华富贵是享用不尽的了.但是.于女人而言.真正想要的哪里是这些呢.

舒默看着杜筱月说:“云楼这些年來长进不少.若是日后他想要读书.便着人來告诉本汗.本汗会让他和瑞钰他们一起的.”

杜筱月听了这话.脸上有着惊喜.在大汗有了两个聪明伶俐的嫡子之后.她以为必不会在意如云楼这样有着缺陷的儿子了.沒想到.云楼还能同瑞钰他们一起.杜筱月也立刻起身谢恩.

想着该说的话都说的差不多了.舒默看着她们说:“该说的本汗都说的了.本汗的心思想必你们都能明白.孩子那里.你们应该知道要如何教导.不要让本汗知道你们有任何别的心思.否则……”他顿一顿.语带威胁.“本汗的手段.你们心里明白.”

“是.谨遵大汗之命.妾日后谨言慎行.绝不会拂了大汗的心意.”两人齐声说道.

舒默这才挥挥手示意她们退下.

而如今.公子府的两个人变得异常亲近了.沒有了竞争的目标.又何必再相争呢.

森淼池边.杜筱月同乌洛兰携手同行.

“兰姐姐.今日的大妃必定是风光无限的吧.”杜筱月羡慕地说着.两人如今同处公子府.待孩子们长大后.她们便要相伴到老.这样的认知.让两人如今的相处宛如亲姐妹般.

乌洛兰点头:“是啊.我的家族也算是乌桓的贵族了.我跟在阿爸阿妈身边.看了这么亲贵大臣.从沒有见过如公子一般能宠爱女人到如此地步的.大妃她.真是命好啊.”

杜筱月点头说:“罢了.从今以后.大汗和大妃同我们就沒有关系了.我们还是安心度日.好好将孩子抚养长大吧.”

乌洛兰和杜筱月边走边聊着孩子们平日的趣事.不一会倒是也有笑声传來……

至于舞惜.自从封妃大典上沒有看见这两个人.她便已隐隐知道了舒默的决定.她很感念舒默为她做的一切.默默领了.也不多言.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五章 宠极(四) 下一章:第三百零七章 恋雪
热门: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 百炼成神(不灭武神) 奇谈百物语·眩 东胜神州志 逍遥大亨 恶毒男配只想C位出道 西夏死书1 死书里的不死传说 吞噬苍穹 盗墓笔记续9 酸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