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宠极(四)

上一章:第三百零四章 宠极(三) 下一章:第三百零六章 死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走了沒一会.前方是隐隐一座宫苑.舒默停下了脚步.将舞惜放了下來.却立刻抬手.挡住了她的视线.舞惜冷不丁地被放下.又被一双突如其來的大手遮挡住视线.本能地就想要将他的手拉下來.

“舞惜.这也是我为你准备的.相信我.闭上眼睛.”舒默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成功地阻止了她想要拉下他手的念头.她轻轻地嗯一声.闭上双眼.放心地将自己交给他.

舒默有些感动地看着她的举动.这样全心全意地相信一个人.绝非是一件易事.他一只手仍然挡在她的眼前.另一只手将她的手握住.安抚一样地说:“舞惜.别怕.跟着我走.”

阿尔萨看着他们走过來.连忙上前.将宫殿的朱漆大门缓缓推开.听见这样“吱呀”的声音.舞惜有些诧异地问:“这是哪儿.”

舒默挥挥手.示意阿尔萨退下.方才将手放下.对舞惜说:“睁开眼睛吧.舞惜.这是我送给你的.”

舞惜睁开双眼.尚有一些不能适应.她抬手微微轻揉了揉眼睛.方才嗔他道:“你何时也学会了卖关子.”继而顺着舒默的手指.她微微抬头.当她看清宫殿正上方高高悬挂的匾额时.惊诧万分地看着舒默.眼中缓缓有水雾聚集.她轻轻眨动.泪水夺眶而出.顺着眼角滑落……

那匾额上是金粉漆着的三个斗大的字..“执手宫”.这样简单直白的宫名.虽然有失文雅.却重重地锤击着舞惜的心.再看那笔走龙蛇、气势磅礴的字.舞惜心中一暖.她知道这三个字是舒默亲自写的.

她透过带着泪意的睫毛.看着面前高大英俊的男人.呜咽地说着:“舒默.我并沒有这么好的.你为何如此待我.”

舒默深情凝望着她.温柔细心地用指腹拭去她的泪水.说:“傻丫头.哭什么.是有哪里还不满意吗.”

面对舒默的深情.舞惜是受之有愧的.哪怕前世的记忆已经渐渐转淡.但是她始终记得那个人.那些事.这样的她如何对得起面前这个深情相待的男人.她摇摇头.泪眼迷蒙地看着舒默:“我不配.舒默.我不配你这样对我.”

“胡说.配不配的.我说了算.”舒默霸气地说.见她完全沒有收住眼泪的意思.又有些手忙脚乱起來.“乖.不哭了啊.你再哭下去.不是要将这里淹了.”

听他这样说.舞惜胡乱擦着眼泪.后面索性扑到他怀里.任眼泪将他的龙袍打湿.

舒默无奈地看着她这偶尔任性的小举动.宠溺地摇摇头.在她耳边低语:“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我对你永远的承诺.”

舞惜在他怀中轻轻地点头.伸出手指.在他胸前.比划着.

舒默沒有说话.直到她的手停下來.他脸上露出大大的笑意.她写的是“我爱你”.他能感受得到.他说道:“时间仓促.我并不能为你新建一座宫殿.只能改了这里.布置上仿照了漱玉轩以及你在大秦的绛紫阁.至于宫名.我想了几天都沒有满意的.礼部也只是挑了吉祥的字眼來凑.我一个都不满意.最后选了这个.我知道这个名字有些有失风雅.但是.却是我想承诺于你一辈子的事.”

听见他这样说.舞惜又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感动地想要落泪.她微微踮起脚尖.对他说:“舒默.我喜欢这里.我喜欢执手宫这个名字.我喜欢今日的封妃大典.我喜欢你的承诺.我喜欢我们这些年來风雨同舟走过的一切……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你.”

听见舞惜这样一句句的喜欢.这样一句句的表白.舒默心动之下.打横将她抱起.径直往里面走.现在的他只想将她拥入怀中.好好地怜惜疼爱……

旖旎之声从寝殿中传來.这合宫夜宴上.两人再沒有出现过……

许久之后.躺在榻上的舞惜对舒默说:“今日的封妃大典和这里你准备的这样好.我竟一丝风声也不知道.”

舒默笑她:“前些日子.你每天就想着留在漱玉轩中去怀旧.哪里有心思想着我会干什么.”

舞惜听出他话中有那么些许的小埋怨.撑起身子.揶揄道:“有点哀怨呢.”继而认真地说.“我之所以留恋漱玉轩.还不是因为在那里有我们一同走过的那些岁月.否则.任凭他是金屋银屋.也丝毫入不了我的眼.”

舒默喜欢这样的舞惜.手指把玩着她垂落胸前的发丝.说:“我在心中对自己立过誓言.一定会给你最好的一切.所以.只要你喜欢.我便沒有白费心思.”

“其实.舒默.比起那盛大而浪漫的大典.我更喜欢你的心意.天下无妃和执子之手.是我听过最美最好的誓言.也是最能打动我的心的.”舞惜说道.这若是在以前.她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真有帝王能做到这样.哪怕她一再地同他强调自己的要求.但是她心底也从來都是做好了孤老一生的准备的.

舒默说:“有你在我身边.我愿意再不看其他女人一眼.”

舞惜微笑.伏在他身上.对他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这个自然.任谁也不能将你从我身边抢走.”舒默霸气地说道.

累了一天的两人就这样相偎着.有一句沒一句的说着话……直到夜深人静……直到睡熟……

翌日.清晨.舞惜醒來时.舒默早已去上早朝.听到动静.舞惜原先近前服侍的丫鬟们鱼贯而入.深深地拜下去:“大妃安.”

舞惜看着她们这反常的举动.还有些不能适应:“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快起來吧.”

起身之后.云珠上前为舞惜梳着头发.宁晔则來到舞惜身边.叽叽喳喳地说着:“大妃.等会啊.您一定要好好看看这执手宫.奴婢瞧着.这里面的每一样布置.都是您喜欢的.大汗对您可真是有心.您不知道.昨日的大典之上.当众人齐声高呼‘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时.奴婢们都感动得不行啊……”

一时间寝殿内.只听得宁晔一个人在那儿不停地说.舞惜含笑看着她口沫横飞的样子.沒有说话.宁舒实在受不了.抬手去捂宁晔的嘴:“好了好了.大妃一起來.就听着你一个人在那儿说个不停.这若是叫大汗知道了.必定会责备你扰了大妃的.”

“哦.”宁晔听了这话连忙止了声.过一会.又小声地说.“大妃.您可不能叫大汗知道啊.奴婢也是为您高兴嘛.”

舞惜点头应允.这些丫头们跟了她这么久.都已经有了感情.所以她们为她高兴.她理解.

待她们都出去后.寝殿内只剩下云珠和舞惜两个人.舞惜看着云珠说:“姑姑.舒默的那些主意.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咕咕一直是由云珠在照看着.舒默既然拿走了咕咕.那么云珠必定是知道的.

云珠知道这事瞒不住舞惜.含笑应了:“是.奴婢大概是知道大汗的意思的.但是具体的内容大汗并沒有告知.应该也是怕奴婢在您面前守不住秘密吧.”

舞惜抿嘴笑:“说起來.舒默还是很了解我的.若不是前些日子我太过留恋漱玉轩.也不会察觉不到.”

云珠点头:“公主.从前奴婢跟着小姐那么些年.也见多了大秦的亲贵.在奴婢看來.睿亲王算是对夫人最好的了.但是比之大汗对您.也是远远不及的.”

提到睿亲王.舞惜神色中流露出一丝想念.瑾哥哥.又是好几年不见了……虽然不时会有书信往來.但是她还是想回去看看呢.这样的念头.她曾经也和舒默提起过.彼时他是二公子.父汗交给他太多政事.所以他答应带她回去省亲.也一直沒能成行.现在.他成了大汗.就更不可能了.

云珠看着她脸上由思念到有一丝的落寞.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连忙转了话題:“对了.说起您留恋漱玉轩.奴婢更是佩服大汗的用心.大汗将这执手宫布置得和漱玉轩很相似呢.哦.那外面的花圃和秋千架.同绛紫阁也十分相似.”

舞惜知道云珠是不希望自己一直伤感下去.正好她也想走走逛逛这舒默精心派人布置的执手宫.于是便提议:“嗯.昨夜舒默也和我说了.倒让我有了兴趣.扶我去走走吧.”

“是.”云珠连忙扶起舞惜.

主仆俩走在宫殿中.这里是汗宫中相当大的一处宫殿.而且距离安昌殿也很近.其实对于舞惜來说.住在哪儿并不重要.离安昌殿近不近的也不重要.这汗宫中只有她和舒默两个人.似乎住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当然对于阿尔朵曾经的颐华宫.她是沒有兴趣的.所以即便那里非常宽敞且布置得精致奢华.她也是沒有兴趣的.舒默也是了解她.并沒有将颐华宫改成执手宫.

在这整个汗宫中.舞惜最想去的其实是恋雪轩..据说那里是父汗深情的见证.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四章 宠极(三) 下一章:第三百零六章 死心
热门: 前男友又凶又怂 神控天下 异乡人4·被困的蜻蜓 将夜 生化危机7零度时刻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 狂武战帝 斗宴(烟花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