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宠极(三)

上一章:第三百零三章 宠极(二) 下一章:第三百零五章 宠极(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许久之后.舒默松开舞惜.他紧紧牵着她的手.再度宣誓:“从今以后.舞惜便是本汗此生并肩而行、携手相伴的人.”说话间.他将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微微举起.

舞惜站在他身边.双面酡红.却不见丝毫的扭捏.她微微偏头.目光的落处是两人交握的手.脸上挂着灿烂的笑.

与此同时.之前跪在两旁恭迎舞惜的婢女们.再度齐声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三遍之后.守护在凤鸾楼周围的所有侍卫们也齐声高呼:“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再接下去.便能听到整个汗宫中.都传來侍卫们的齐声高呼:“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时候.不知是谁起得头.群臣中先是那么一两声.继而便是三五声.最后.所有的臣子极其家眷们.皆齐声应和着侍卫的声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样美好而直白的宣誓.一遍又一遍.响彻整个汗宫……

虽说今天舒默已经给了舞惜太多的惊喜.但是这样直白的宣誓.仍旧令她感动不已.她低声说:“舒默.谢谢你.我很喜欢.”

舒默霸气地笑说:“如果你能换一句话.我会更加高兴.”

舞惜娇嗔地看他一眼.沒有说话.

舒默不甚在意.既然她不说.便换他來说:“舞惜.我爱你.”

舞惜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两人的双手更紧地握在一起.耳边回响的是众人一遍又一遍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舒默看着所有人的臣服.再看看身边的佳人.面上是他一如既往的霸气.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此时此刻.他方才能体会这样的感觉.还记得舞惜一直以來和他说得“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舒默深深地觉得.每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都应该有此抱负.

随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声音渐次低了下去.群臣仰望着高高在上的大汗与大妃.诚心地高呼:“大汗万岁.大妃万岁.”

“众卿平身.”舒默朗声道.

群臣这才起身.所有人都用拜服与祝福的目光仰望高台之上的一对璧人.

舒默微微低头.问:“舞惜.你喜欢这样的感觉吗.醒掌天下权.你喜欢这样站在我身边同我一起俯视苍生的感觉吗.”

“当然.”舞惜骄傲地说.她相信.沒有人会不喜欢这样君临天下的感觉.当然.她更相信.舒默一定会是最合适的大汗.她凝望着舒默.心底猛地浮起一个念头.如今的舒默这样风头正盛.他的雄心壮志中.应该不止满足于做一个乌桓的大汗吧……

若是有一天……

舞惜不忍再想.真是那样.她不知道自己会如何去做.随即舞惜洒脱地摇摇头.那些未來的事.还是让未來的自己去担心吧.此时此刻.她只想在他身边.同他一起分享他的成功.

而因为丧妻而颓废了几日的承昭抬头注视着高高在上的两人.心底有些安慰.此时的舒默是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舞惜则在飒爽英姿中透着女子的妩媚与柔美.他终于做到了那个位置上.也给了她最好的一切.承昭扪心自问.若是他.只怕都沒有这样的气势做到天下无妃.他始终认为她是最好的.所以值得最好的.最好的容貌、最好的学问、最好的位置、最好的男人.她终于都拥有.

想想数年前在大秦都城的初见.那时的她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呢.这么多年下來.岁月并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风霜.或许如大祭司所言.她是天生的福相吧.就连岁月都格外的厚待于她.

而在舒默的娇宠下.她的性子也不曾改变.不曾被岁月磨平了她的棱角.她还是那样随性恣意.骄傲张扬.就如同封妃大典上她的高声回应一般.个性鲜明的她.走到哪儿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承昭.你还沒有对她死心.”站在承昭身边的拓跋严宇想了许久之后.问道.儿子的心结他一直知道.虽说曾经一度.他装作对大妃漠不关心的样子.也曾一度让他以为他对大妃死了心.但是知子莫若父.他终究还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

有些诧异阿爸的问话.承昭下意识地反驳:“并沒有.我之前不是告诉您.我早已死心.”这么多年來.保护舞惜的心思已经深入骨髓.即便她现在已经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但是习惯一旦养成.却难以改变.虽说现在的舞惜身份贵重.早已是今非昔比.但是他还是怕阿爸会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事來.

拓跋严宇有些好气地看着承昭.这儿子.只要一涉及到大妃的事.似乎就把他看成是仇人一般.其实现在的他已经对大妃沒有任何成见了.这一阵子发生了太多的事.已经足够扭转他之前对大妃的成见.不得不承认.大妃的确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我并沒有别的意思.”拓跋严宇叹口气.压低声音道.“我只是提醒你.如今的她已然有了最好的一切.你若想的再多.只会是她的负担.”

承昭松口气.这才正经地回答:“阿爸.自从那日霏儿倒在我怀中.我便发现.我对她早已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爱.而是保护.我已经习惯性地想要去保护她.在我心底.早已只有霏儿一人.”

拓跋严宇审视的目光注视了承昭许久.终于什么话都沒有说.他只是用力地拍了拍承昭的肩膀.听了这话.他本该是为儿子高兴的.终于能放下对大妃的执念.然而.偏偏令儿子动心的那个人又已经香消玉殒、芳魂不在……

承昭看着阿爸眼底的那丝担忧.说:“阿爸.你不用替儿子担忧.我不会一蹶不振的.我会好好干一番大事的.这样才能对霏儿有所交代.”

拓跋严宇欣慰地看着他.他的儿子.他当然相信他的能力.只是他担心的不仅仅是这个……

“承昭啊.我和你阿妈已经老了.我们现在的乐趣就是等着含饴弄孙……”拓跋严宇点到为止.不再说话.将注意力重新放到大汗身上.

承昭的笑容僵在唇边.他的眼神黯然下來.身为儿子.他可以理解阿爸他们的心思.但是.有些事.他实在是无能为力.

封妃大典结束之后.照例就是合宫的宴会了.今日是大汗的登基大典.又是封妃的大典.所以宴会格外的隆重.然而当宴会方才进行了一会儿.大家却发现大汗和大妃沒有踪影.面对众人的疑惑.库狄只得站出來解释道:“大汗有令.今夜希望大家不醉不归.”

众人面面相觑之后.露出了暧昧的笑……

“舒默.你到底要拉我去哪儿.”宴会刚刚开始.舒默便将她拉了出來.这秋天的夜风吹在身上着实有些凉意.她本就有些畏寒.问他去哪儿他又神秘兮兮的不肯说.舞惜有些恼怒地跟在他后面.

“走吧.我还能将你卖了不成.”舒默知道她的不耐烦.但是就是故意吊着她的胃口.不肯告知目的地.

舞惜瞥他一眼.怀疑地问:“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他很少有这样执着的时候.而且这一天下來.他明明知道她已经很疲倦了.又怎么会拉着出來吹凉风走路呢.

舒默停下來.好笑地看着她:“有时候我在想.身边有个太了解自己的女人.是不是并不是什么好事.”

见他停下來.舞惜叉腰.故作凶悍地问:“然后呢.你的结论是什么.”

“唔……”他故意停顿了许久.方才一把将她抱起來.说.“别人我不清楚.至少我还算是乐在其中过的.有你这样一朵美丽的解语花.我算是赚到了.”

听着这样的甜言蜜语.又被抱在怀里.舞惜不再抗议.好吧.不论去什么地方.只要别再让她自己走路去.就可以了.舞惜在他怀里扭了扭.熟稔地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紧紧地依偎……

舒默低头看一眼怀中的小女人.这样全心信赖的她.实在令他无法放手.面对舞惜.有时候他是会有一些疑惑的.你无法将这会慵懒得如同一只小猫一样.缩在他怀里的她同不久之前在北楼关豪气指挥战争的那个她.联系在一起.她就是像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不同时刻的她似乎有着南辕北辙的性子.

成亲这么多年.她仿佛一个百宝箱一样.一直在吸引着他去探索.而直到目前为止.她似乎都沒有将完全的她展现在他的面前.都说女人是一本书.而美丽的女人就是一本会吸引你不断读下去的好书.他深深地认可这句话.在他看來.舞惜就是这样一本书.吸引他一页一页.一直不停地读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三章 宠极(二) 下一章:第三百零五章 宠极(四)
热门: 知更鸟女孩 将军爱集小红花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东海扬尘 我见青山多妩媚 神级美食主播 穿成炮灰后我成了团宠 寓所谜案 九州·丧乱之瞳 虚幻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