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宠极(二)

上一章:第三百零二章 宠极(一) 下一章:第三百零四章 宠极(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默唇角上扬.噙着一抹笑.虽说关于舞惜的命格.他也是出乎意料的.但是这样一來.会更加有利于他日后专宠.所以他对大祭司的话是完全沒有意见的.看着众人在大祭司的话之下.沒有任何意见了.舒默满意地起身.说:“众卿随本汗去凤鸾楼之上行册立大妃大典.”说话间.舒默率先走出了安昌殿.

凤鸾楼.不仅是汗宫.而且是整个平城内最高的建筑物.凤鸾楼是历届大汗用以举行封赏、祭司大殿的庄严所在.一般來说.不会用以册封妃嫔.整个凤鸾楼修建于四米高的青砖台基上.飞檐卷翘.金黄翠绿两色的琉璃华瓦在阳光下粼粼如耀目的金波.一派富贵祥和的盛世华丽之气.

舒默带领众人缓步來到此地.此时在凤鸾楼前站满了平城内所有有脸面的贵妇.她们身穿鲜艳的衣衫.几乎将压箱底的首饰带了出來.微风拂过.香气阵阵.巧笑嫣然.一派姹紫嫣红的富贵景象.

随着库狄高声唱道“大汗驾到”.娇艳的女人们停下了交谈.看着身穿龙袍的舒默缓缓走近.屈膝下跪:“恭迎大汗.万岁万岁万万岁.”

舒默在众多繁花中走过.独自登上了凤鸾楼.手扶着漆着红漆的栏杆.居高临下的望着凤鸾楼前.分两侧向自己朝拜的众人.过了好半晌.才沉稳地吩咐:“开始吧.”

凤鸾楼上悬挂着明黄的绸缎.以及大红的灯笼.衬托着这分难得喜气.随侍在皇太极身边的库狄.掉足中气高声唱道:“封妃大典开始.大秦最尊贵的荣沁公主司徒舞惜上前听封.”

此话未落.在凤鸾楼前.一条三尺多宽猩红的毡子缓缓展开.无论是满朝文武还是部落首领.以及他们的女人们.全都按照爵位、官位的高低分两侧再次跪伏于地.恭迎大妃的到來.

众人蜷首伏地.女人们掩藏起各自的想法.六宫独宠.又有哪个女人不想要.更何况大汗对大妃.那可是毫不掩饰的眷恋疼宠.让每个女人都欣羡不已.若是她们的夫君也能如此……

在心底深深地叹息一声.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然而男人们心底多还是不以为意的.大妃再如何好.真能抵过天下女子.他们家中的女人们虽比不得大妃貌美.但是她们也从不敢要求独宠这样的事.更何况她们必定比大妃更懂得如何伺候男人.大汗这样到底还是失了男子气概的.这样一想.大部分男人的心中便又觉得骄傲得意起來.

任凭他们心中闪过怎样的念头.此刻都必得恭恭敬敬地跪在此地.静待舞惜的驾到……

随着悠扬的笛音想起.两行身穿彩衣的婢女缓缓走來.她们分别走在红毡子的两旁.走到指定的地点后.齐身跪下.清脆的声音响起:“恭迎大妃.”

众人这时方才能抬起头來.只见不远处出现一道倩影:舞惜身穿着明黄色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头戴赤金大妃顶冠.冠上缀着一颗硕大圆润的东珠.显得贵气逼人.舞惜本就盛极的容貌在精心打扮后.整个人看上去宛如仙子一般妩媚娇艳.然而她一步一步娉婷走來.却始终目不斜视.那如水妙目淡然平静.一直微微仰望着凤鸾楼上的舒默.

她的目光交织在舒默身上.对于跪在两侧的人以及这盛大空前的封妃大典.毫不在意.仿佛天地皆不在她眼中.而她眼底唯有那同她遥遥相望的一人.

舞惜缓缓而來.面带着微笑.同舒默遥遥相望.待走得近些了.便能清楚地听见跪在两旁的人群中发出的惊艳的呼声.女人们无不羡慕她此时此刻的雍容美丽.而这些男人们在之前甚少有机会这样面对面地细细打量舞惜的容貌.今日一见.果真是艳冠群芳.甚至能听见人群中有吞咽唾沫的声音.

眼见着舞惜即将缓步來到台阶前.舒默打了一个响亮的鸽哨.群臣皆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就连舞惜心底也正纳闷.看向他的目光中有着疑惑.

唯有舒默.唇边始终噙着一抹自信的微笑.他为舞惜精心准备的封妃大典.岂容破坏.

伴着那声鸽哨.只见一直漂亮的红血蓝眼鸽从远处飞快地飞來.舞惜只需一眼就知道.这是她的咕咕.她更加不明白.舒默将咕咕招來究竟是怎么想的.趁着这功夫.咕咕已经飞到凤鸾楼的顶端.那里挂了漂亮的彩色绸缎.

咕咕的小爪子用力抓住那绸缎的一角.想要飞起來.所有人心中都不明白.大汗这个时候找一个鸽子來.是想要破坏他精心准备的这一切吗.

一时间咕咕成功地抢了舞惜的风头.就连舞惜自己也停下了脚步.她也担心咕咕会将那绸缎撕扯坏掉.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叹称赞.许久之后.人们还津津乐道地谈论着今天的一切……

随着咕咕成功地飞起來.原本扭成一股一股的丝绸散开來.那里面竟然装满了花瓣.伴着微风.那花瓣如一场雨.温柔落下.舞惜便盈盈立于这样绝美的花瓣雨之下.那些花瓣带着淡淡的馨香.自舞惜的头上飘落.缓缓飞舞……

众人惊呼.不仅仅是因为舞惜同这绝美的花瓣融为一体.更是因为舒默的用心.这样动人心魄的场景.他们一生也无法想象.而大汗却为大妃亲自做到了这一切.

舞惜看着眼前飞舞的花瓣.感动不已.舒默对她的用心.她无以为报.她微微红了眼圈.只想要飞奔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对他说出那三个字.

舒默静静地温柔地凝睇着舞惜.她脸上的每一丝细小的表情.他都看在眼里.其他人所表现出的震惊与拜服.他全然不在意.他在意的始终只有舞惜.他看着她眼底的笑意.甚为满意.总算这几天日夜的准备.沒有白费.

舞惜微微轻提朝服的下摆.拾阶而上.在浪漫的花瓣雨中.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她独自优雅前行……

凤鸾楼的石阶分为了两部分.当舞惜走完第一部分.來到中间的平台时.她停下脚步.微微抬头.看着舒默.盈盈拜下:“司徒舞惜拜见大汗.”

然而.还不待她完全拜下.便听得舒默抬手.说:“免礼.大妃站着听宣即可.”

众人再度诧异.从來沒有人能站着听宣.无论是多么功勋卓著的大将.还是为开国建功立业的功臣.从沒有人可以站着听宣.跪着接旨.是对大汗的最基本的尊重.

舞惜微微一笑.声若莺啭:“谢大汗.”

舒默上前一步.深情地看着舞惜.朗声道:“司徒舞惜是我拓跋舒默此生唯一的妻子.位主中宫.本汗亲封为大妃.”

他霸道简单的一句话.如水面上久久不能平息的涟漪.在人们心中回荡.众人更多的是感叹着大汗付出的心意.宣旨一事向來是该首领内监完成的.而大汗.却为了大妃.亲自宣旨.

身后的库狄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明黄圣旨.心中想着:大汗啊.谁都知道您宠爱大妃.但是凡事都该有个规矩啊.再者说了.您既然要亲力亲为.何必又要礼部的臣子们将封妃诏书反复修改.莫非是最后的这份您还是不满意.

舒默的话一字一句如同重锤.敲击着舞惜的内心.哪怕是之前舒默已然为她做到极致.宠到极致.她都安然受之.从來沒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今.舒默的一席话.却深深地打动她的心……

妻子.

唯一的妻子.

他当着群臣的面.亲口说她是他此生唯一的妻子.

这才是他最打动她的话.舞惜用微笑将眼底的泪意抿去.她并沒有如众人所想的一样.感动地跪地谢恩.而是抬头.豪气回应:“拓跋舒默.你也是我司徒舞惜此生唯一的男人.最爱的男人.”

众人此刻反而了然.果然呢.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大妃方才配得上不按常理出牌的大汗啊.他们两人才是真正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不去理会自己的行为会给旁人多么大的震撼.舞惜提起朝服.奔向舒默.而舒默就像是早已料到了她的行动一般.冲着她张开双臂……

待佳人扑了个满怀时.舒默在她耳边问道:“如何.你可满意我为你准备的这一切.”

“满意.舒默.我爱你.”舞惜不住地点头.呢喃着.

舒默的眼底是溢满的惊喜:终于等到舞惜对他说出那三个字.哪怕之前他已对她表白.却从未听到她这样直白的回应.这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乌桓虽说民风并不像大秦那般保守.但是这样众目睽睽之下.男女相拥.还是从來沒有过的.然而此情此景之下.众人看着深情相拥的大汗与大妃.却丝毫沒有任何的违和感.哪怕是古板的老臣们.也都满怀感动地看着这一幕.沒有什么比这更能打动人心的.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二章 宠极(一) 下一章:第三百零四章 宠极(三)
热门: 真相推理师:复仇 哑舍·零·秦失其鹿 幻影怪人 高校推理笔记 所罗门的伪证3:法庭 乌鸦社 诡道诀 诡秘之主 重生追美记(很纯很暧昧前传) 合租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