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痴情(六)

上一章:第三百章 痴情(五) 下一章:第三百零二章 宠极(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葛娜扎离去的背影.一直紧咬嘴唇不说话的如儿泪如雨下.然而她始终记得阿妈的嘱咐.并沒有追上去.她眼睛都不眨地看着葛娜扎.直到再也看不见.这期间.阿妈一次都沒有回头……

如儿知道.这一别就再也看不见阿妈了.所以.她只能这样牢记阿妈的背影.

看着她哭得伤心.却一直沒有出声.舞惜心中也颇为不忍.她并不去打扰如儿.直到如儿自己转过身來.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对她说:“多谢大妃成全阿妈的一番苦心.但是如儿不愿独自活在世上.如儿要去陪伴阿妈.还望大妃成全.”

舞惜很感动她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來.但是却不认同她的话.她严厉地说:“你要知道你这条命并不是你自己的.而是你阿妈给你的.所以.你不能自己说不要就不要.你只有将你阿妈的那份一起活着.才是最能慰藉你阿妈在天之灵的.那才是你真正的孝心.”

如儿倔强地看着舞惜.沒有言语.舞惜知道她听进去了.经历了这一次的事.如儿只会迅速成长起來.多余的话舞惜都沒有说.她只吩咐宁舒将如儿带下去.好好照看.

云珠奉舞惜之命.一直将葛娜扎送出府.路上.她低声说:“大妃让奴婢问一句.你是否想去见拓跋桑拉最后一面.”

原本还沉浸在悲伤中的葛娜扎听了这话面带惊喜.问:“可以吗.我还可以去见公子.”这是她从不敢奢望的事啊.虽然在之前來求大妃之时.她动了这样的念头.但是一闪而过之后.她还是沒有说出口.

云珠看着她含喜而笑的样子.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关于这个大夫人. 她听公主说过几次.当真是个痴情主.她点点头说:“我们公主特意和大汗提了.大汗也应允了.只不过.”云珠顿一下.“你心里该有个准备.拓跋桑拉明日是被凌迟.所以……”

葛娜扎慌忙点头:“我知道.我不怕.我想去再见公子一面.最后一面.”凌迟是什么意思她当然知道.然而不论公子变成什么样她都不会怕.只要是公子.就好.

云珠说:“那么明日巳时一刻.你在府门口等着.丘林会安排.”

说话间已经到门口.葛娜扎对云珠再三道谢后.方离去.

回到漱玉轩.舞惜不经意地问:“怎么样.她可要去.”

“如公主所料.她知道后欣喜不已.”云珠唏嘘道.“奴婢也算是见多了的人.但是如葛娜扎一般痴情的.却可以说寥寥无几啊.”

舞惜点头.说:“所以我就当是成全她的这一片痴心吧.希望下一世她不会再遇到如桑拉这样的人了.”

翌日.刑场

葛娜扎被丘林带着.悄悄地隐在人群之中.葛娜扎望着空空如也的刑场.心中紧张莫名.她既期待着见到公子.却又害怕见到公子.

巳时三刻.桑拉被狱卒押解着到了刑场……

葛娜扎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泪如泉涌:她从沒见过这样狼狈不堪的公子.公子在她眼中向來是意气风发的.何时有过这个样子:沉重的手铐和脚镣让他步履蹒跚.凌乱的发丝上和着几根干枯的稻草.灰白的中衣上布满了血迹以及其他污秽之物.脸上……脸上更是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來.才几日不见.公子就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整个人轻减了一圈.

葛娜扎双手捂着嘴.死死地咬着嘴唇.不敢让自己发出声音.大滴大滴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來.她看着公子被狱卒推搡了一下.脚下一软.跌在地上.那狱卒不耐烦地拉起他.嘴里骂骂咧咧的……

周围围观的百姓看着这一幕.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你们快看.这就是原來的大公子.前些日子还自封了大汗.真是不要脸啊.结果这么快就來报应了吧.”

“是啊.你们还记得之前几天城里的流言不.当时他还派人贴告示.说是污蔑.现在看來.那传流言之人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嗯.我听我们家一个在宫里当值的亲戚说啊.这个拓跋桑拉不仅是杀了先汗.还对他阿妈毫无孝心.听说对他原本的夫人也很不好.整日里就是花天酒地.专门喜欢那些年轻漂亮的小丫头.”

“哎呀呀.你们说说.这同为先汗的儿子.他和当今大汗怎么相差如此远呢.谁不知道当今大汗对大妃那可是捧在手心上的啊.就是这些寻常人家的男人也沒有能做到如同大汗那样子的啊.”

周围的人兴奋地议论着.这些指责的话听在葛娜扎耳中.真是剜心之痛.然而她却丝毫不能反驳.他们评论公子的话.也算是实事求是了.

眼看着要到午时.桑拉已被人押解到刑场正中处.跪在那儿.一动不能动.监斩官看一眼刑场周围乌泱泱的群众.拿起手中的圣旨.高声念道:“奉天承运.大汗诏曰:拓跋桑拉因弑父弑君.污蔑当今大汗……等罪.被处于凌迟.钦此.”圣旨中将大理寺查处的关于桑拉所犯的罪行罗列了数十条之多.念到后面.围观群众都一个个义愤填膺起來.

末了.监斩官对刽子手说:“大汗特意吩咐了.凌迟中的三千六百刀.一刀都不许少.”

葛娜扎眼底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來.三千六百刀啊……公子怎么受得了.

一旁的丘林看着她满脸痛苦的样子.忍不住问:“要不就回去.这还沒有开始行刑.你就这样.等会岂不是要昏过去.”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个大夫人是怎么想的.这样血腥的场面.别人都是避之不得的.她还非要赶來看.何况.昔日大公子对她并不好.甚至连府邸新近的侍妾都不如.

“不.将军.求您了.让我在这再看看他.”葛娜扎以为丘林要回去了.连忙说.

“行刑..”正在这个时候.监斩官的声音高声响起.一个令牌顺着他的手被丢掷在刑场正中.桑拉后背上的木板被取下來.几名侍卫上前.将他的四肢固定起來.动弹不得.

刽子手活动了一下臂膀.上前开始行刑.当第一刀上去的时候.只听见桑拉哀嚎一声.然而声音已经有些嘶哑.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却听不真切.周围百姓中已有胆小之人.将眼睛捂住.不去看.

葛娜扎却瞪大了双眼.眼中盈满了心痛.她突然转身.低声问丘林:“将军.为何我听不清楚公子在说什么.”细心的她发现从桑拉出來到现在.便是一言不发的.这实在不像公子的性格啊.

丘林厌恶地眼神扫向桑拉.示意葛娜扎避开人群.然后惜字如金地说:“割舌.”

“什么.”葛娜扎不敢置信地追问.“大汗已经赐了凌迟.难道还不够吗.为何要这么残忍呢.到底是同父的兄弟.不是吗.”她语带指责.哪怕在得知了公子被凌迟.她都沒有埋怨过一句.她知道这都是公子该有的结局.然而已经凌迟了.难道还不足以让大汗泄愤吗.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残忍地对待公子呢.

说起这个.丘林隐约知道一些.听见葛娜扎出言埋怨大汗.他脸一沉.喝道:“你懂什么.拓跋桑拉出言诅咒大汗.诋毁大妃.”

闻言.葛娜扎后退两步.不由自主地摇着头.眼中满是痛苦.公子明知道大妃对于大汗的重要性.却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以此來挑衅大汗……

他们说话间.那边已经割了五六刀了.每割一刀.都能听见桑拉痛苦的哀嚎声.

百姓中有人开始叫好:“大汗此举真是大快人心.像这样连亲生父亲都能下手的人.简直是猪狗不如.早就不配再活在这个世上.”

葛娜扎听见桑拉的惨叫.那一声声像是细碎的针尖.尽数扎进她的心上.他疼.她也疼.甚至她比他更疼.她最后深深地看一眼桑拉的身影.转身对丘林说:“将军.方才是我失言了.我们回去吧.”

丘林看着她.并不多言.径直走到马车处.

坐在马车里.葛娜扎忍不住将帘子掀起一角.她视线的落处在刑场中央被缚住了手脚痛苦哀嚎的男子身上.她的眼泪像是哭干了一样.只是顺着眼角流那么一行……

回到府内.葛娜扎被守在门口的含玉扶住.她将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了含玉的身上.像是大病初愈的人.面上沒有一丝血色.含玉小声说:“夫人.方氏似乎知道小姐被送走的事.如今正在归燕阁闹呢.”

葛娜扎淡淡地开口:“随她闹吧.不必理会.反正她再闹也只有这一天的时间了.”

“那我们从角门进去吧.”归燕阁旁边有个角门.几乎无人知晓.平日里.这些妾侍们从不请安.甚至连归燕阁她们都很少踏进.

葛娜扎沒有说话.公子死了.她的心也死了.如今的她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章 痴情(五) 下一章:第三百零二章 宠极(一)
热门: 华丽的丑闻 粟田口太刀现世指南 迷宫馆诱惑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 精分写手成神记 武炼巅峰 摘星 清和 师尊大人要逼婚? 考古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