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痴情(四)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八章 痴情(三) 下一章:第三百章 痴情(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妃.罪妇今日求见您.实在是因为心底有放心不下的事.”葛娜扎依言起身.“罪妇知晓大妃素來有一颗仁心.恳请大妃能替小女向大汗求情.”

舞惜听了她的话.说:“我便知道你执意求见.必是为了如儿那孩子.只是.你该知道.舒默圣旨已下.我并不能去左右他的决定.且.朝令夕改.也于他威严有碍.”

“罪妇知道这样的要求是为难大妃.但是请大妃看在同为人母的份上.体谅罪妇的心.罪妇一生只有两个女儿.老二还在前年因病走了.如儿……她是罪妇唯一的女儿.她今年才只有十岁啊.”葛娜扎动之以情.“罪妇知道公子做了太多罪大恶极之事.但是如儿.她毕竟是无辜的.何况.那孩子.自幼便视公子如死敌.”

听她说起孩子.舞惜面上也有着不忍.她见过如儿那孩子.的确是一个好孩子.如同她阿妈一样.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唯独在提及桑拉时.那孩子就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浑身带刺.就如葛娜扎所言.那孩子.视桑拉如死敌.

当然这些都是其次.如儿毕竟是桑拉的孩子.留下她.就像是留了个不定时的祸患.舞惜知道为了舒默.这个时候自己是应该断然拒绝她的请求的.只是……

那女孩.正是如花的年纪啊……

十岁.

舞惜突然间想起來.自己重生到大秦的时候.六公主也是十岁呢.现在想來.六公主还真是一个勇敢的孩子呢.毕竟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自杀的勇气啊.

见舞惜沒有说话.葛娜扎继续说:“大妃.罪妇知道您心中有所顾忌.罪妇向您保证.您所担心的事是不会发生的.如儿.不会为了她阿爸做任何报复的事.大妃.您只让她活着即可.您可以将她送走.远离平城.送到哪里都可以.罪妇只是希望她活着啊.”

舞惜依旧沉默不语.她向來是个感性的人.但是有些事情上.光有感性是远远不够的.她需要足够的冷静.足够的理性.这一次.陪着舒默经历生死.她太清楚如今的一切得來有多么的不容易.若是因为她.使得舒默失去这一切.她该怎么向舒默交代.但是不得不承认.葛娜扎实在是个聪明人.她那么快就猜到了她心中的想法.

“葛娜扎.你说了这么多.我只有一个问題.若是今时今日.我们易地而处.当我跪求到你面前.你可能答应我如今你所求的这一切.”舞惜问得直白.

葛娜扎面上一怔.继而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她说:“罪妇明白大妃的意思了.万分抱歉.叨扰了您的休息.罪妇告退.”

舞惜看着她转身准备离去.心中还是有些诧异的.换做旁人.在这个时候.一定会再三向她保证.若是易地而处.我一定会答应你之类的.但是.葛娜扎却沒有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甚至放弃了继续游说她去救她唯一的女儿.

然而.葛娜扎方才走了两步.便停下脚步.转身回來.看着舞惜.一改方才的卑微.迎视舞惜的目光.说:“舞惜.有些话.我一直憋在心中.却苦于沒有机会也沒有办法告诉你.如今.我已是将死之人.这些话再不说就真的沒有机会了.”

舞惜挑眉看着她.她的变化似乎总是让人始料不及的.不过.她如今称呼她为“舞惜”.听着倒是比大妃顺耳不少.自从來了乌桓.会这样叫她名字的人.就更少了.大家一般來说都称呼她为“夫人”.现在又改口为“大妃”.其实.她全然不在乎这些.称谓而已.“舞惜”远比其他的更好听.

看着舞惜静待下文的样子.葛娜扎说:“你是聪明人.必定知道公子对你的心意.或者我该说志在必得.自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公子便心心念念地想得到你.宴会之上.他总是更多地将目光投向你.后來.知道你带瑞钰、瑞琛入汗宫看望父汗.更是嘱咐我也必须如此.”

舞惜沒有想到她会说这些话.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葛娜扎毫无顾忌.接着说:“你可知道.自打我生下如儿之后.公子对我便再无好脸色.而意儿出生后.公子更是彻底对我失望.他总是嫌弃我生不出儿子來.尤其是看见你接连为大汗生下嫡子.公子对我就更是恶语相向.无论我怎样将一颗心捧在他面前.他都能视而不见.每次.我只有在和他谈及你的时候.他才不会那么不耐烦.”

葛娜扎面上露出嘲讽的笑:“这大概是身为女子最大的悲哀了.为了讨好自己的夫君.竟要忍耐着同夫君谈论别的女子.可是我沒有办法.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我在府里才是无可取代的.”

舞惜依旧缄默.她知道葛娜扎并不需要她的怜悯或同情.

葛娜扎了然地说:“你并不在意这些.也是.你有大汗的一心一意.又何须在意别的爱慕.直至今天.你甚至都直呼大汗的名字.”

“你错了.”舞惜说.“即便沒有舒默的一心一意.我也不会去在意桑拉的爱慕.”

葛娜扎问:“你瞧不上公子.”虽说从现在來看.公子是失败者.但是就当是而言.他同大汗并沒有什么区别.同样英俊的相貌.同样显赫的身份.同样卓著的军功.

舞惜起身.看着她.眼神中有着藏匿不住的悲悯:“有些人的爱慕是无价之宝.如舒默.有些人的爱慕却分文不值.如桑拉.想必你能分辨其中的区别.”

葛娜扎的神色黯然了几分.沒错.大汗向來是不轻易动心的.一旦动心.难能可贵.而公子.他是极重美色之人.能令他动心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旦得到.过不久也就被搁置一边了.

舞惜看着她自怨自艾.其实葛娜扎也是个美人坯子.若是桑拉能好好相待.她现在必定会更加美艳的.相处这么久.舞惜能感觉得到葛娜扎对她并无恶意.但是她一早就知道桑拉的心思.为何对她还能沒有恶意呢.这些问題.舞惜即便有些好奇.却也不会去追根溯源.若非是今日正好说起.她不会饶舌一问.

听着舞惜的疑惑.葛娜扎摇头:“我们府邸的人还不够多吗.我若是每个都去怨.都去恨.那我的生活除了怨恨.还有什么呢.”

这样有着智慧的生活态度.令舞惜有些佩服.都说爱之深、恨之切.她这样深爱桑拉.却又能保持这样好的心态.真是不容易.“既然你看得这么透彻.何苦还要为难自己.彻底地淡出他的生活.在府邸中同如儿好好生活.不是也很好吗.”

“因为从他掀起我的盖头那时起.我的心底眼里就再容不下旁人.即便他对我的眷恋不过短短一两年.但是.于我而言.已是毕生不可得的温暖.”葛娜扎说起这话时眼底有着深深的迷恋.“所以.哪怕他之后对我冷漠至此.我也不愿下堂求去.只要待在他的身边.哪怕只是远远看着.看着他同别人言笑.我的心底也是满足的.”

舞惜听着听着.思绪有些飞转.这得要多么深沉的爱意.才能明知他心底装着别人.还能这样执着地爱着.扪心自问.她对舒默是绝对做不到如此的.她早就和舒默摆明观点.一旦他心有旁骛.她便淡而远去.

桑拉.他还真是好命.一生中能有这样一个女子爱着他.可是他却不知满足.大概他之所以会这样.也是因为他笃定了葛娜扎的心思吧.

舞惜想着这些.迟迟沒有说话.

葛娜扎见她不再开口.以为她已然是厌倦了这样的谈话.于是拜了下去.说:“所以.方才我沒有回答你的问題.并非是不愿意.而是……我的话对于公子來说.实在是无关痛痒的.”说完后.她起身.道.“终于将想说的话都说完.也算是了无遗憾了.”她语气中有着淡淡的释然.

舞惜不语.看着葛娜扎离去的娉婷身影.心头突然涌上些郁郁.

葛娜扎走后.云珠说:“公主.葛娜扎來找您.可是为了如儿.”

舞惜默默点了下头.

“奴婢看你们聊了这么久.以为还有别的事呢.”云珠有些许的担忧.“您答应了吗.”

舞惜摇头:“并沒有.事关朝中大事.沒有问过舒默.我不能擅作主张.只是.今日一叙.倒让我对葛娜扎有些刮目相看了.从前只以为她同乌桓那些贵妇一样.不想她全然高出她们.我想若不是碍于身份.我和她.兴许会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这样的评价算是极高的了.舞惜甚少会这样称赞一个人.云珠颇为意外.

舞惜起身.问云珠:“葛娜扎她们的死刑是何时执行.”

“后日正午.”云珠想了想后.回答说.

舞惜看一眼云珠.吩咐道:“姑姑.为我梳妆.我要进宫一趟.”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八章 痴情(三) 下一章:第三百章 痴情(五)
热门: 谜踪之国IV:幽潜重泉 业余神偷拉菲兹 宇宙级团宠在娱乐圈 (综漫同人)特A级危险预警 蛮荒记 国家阴谋4:维也纳死亡事件 重生为大佬 妖孽兵王 道系快穿 无尽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