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痴情(二)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六章 痴情(一)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八章 痴情(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之后的两日里.即便众人心思活络.总想着要为自己谋些出路.但终究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沒有付诸行动.因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葛娜扎.她果然如她所言.端出了夫人的架子.那日之后便下令紧锁府门.严禁任何人出入府邸.她更是指派了府内的管事嬷嬷们挨着去其他女人的院落传话.告诫她们要安分守己.不可生出旁的心思來.

然而当圣旨传到府邸的时候.连着葛娜扎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公子犯的竟然是弑父弑君这样诛九族的死罪.而连带着.大汗将府内的主仆上下.所有人一同赐死.

这下好了.所有人都傻眼了.在宣旨的内监走后.便是北衙禁军的前來.将整个府邸合围了起來.不用葛娜扎在下什么禁令了.这次是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葛娜扎站在那儿.手中拿着那明黄的象征着至高无上权利的圣旨.呆呆地看着面前脸上布满恐惧、惊慌的众人.无法言语.耳边是叽叽喳喳的声音.而任凭那些声音如何在她耳边响着.她似乎将自己隔绝起來.听不见外界在说些什么.

她的耳朵中只剩下方才传旨太监多说的那一句话“你们算是好的了.拓跋桑拉被大汗下旨凌迟处死.”……

凌迟处死.

凌迟处死.

公子犯下这等死罪.公子竟然为了大汗之位亲手了结了自己的父汗.公子就要被大汗凌迟了……

葛娜扎抬头望着天空.心底溢满悲伤.她知道其他人皆是在担忧自己的命运.而她似乎只在担心着公子.跟了公子这么多年.她知道公子有多在乎那个位置.而他同大汗争了一辈子.到最后还是输给了大汗.这对公子的心里是多么大的打击啊.

“夫人.夫人.”

耳边似乎有人在急切地叫着她.葛娜扎缓缓收回远眺的目光.循着声音望去……

说话的人是方氏.葛娜扎心底想着.真是稀奇啊.这大概是方氏第一次这么主动急切地叫她一声“夫人”吧.她看着她.用全然陌生的眼神注视着她.就像是不认识了一样.

方氏看着她那呆呆愣愣的样子.以为她被吓傻了.心底强忍着不耐烦.这要是放在以前.她早就转身走了.哪里有耐心这样等着她.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公子犯了这么大的事.她是一点办法也沒有了.为今之计.就是看看夫人是否有什么别的法子.方氏耐着性子.又叫了声:“夫人.”

“何事.”葛娜扎问道.

“夫人.公子眼看着就要被凌迟了.我们该怎么办.”方氏急切地开口.其余的人也都竖起耳朵等着葛娜扎给出主意呢.

葛娜扎平静无波地说:“什么怎么办.方才那圣旨说的你们沒有听清吗.全部赐死.公子都不在了.我们自然也只有等死.”她提及“死”字的时候.那脸上平静的表情以及淡定的语气.就好像在说吃饭睡觉一样平常.

所有人倒抽一口气.她们可都还不想死啊.公子死不死的.和她们有什么关系呢.

方氏被她话中的意思震惊到.好半晌后才说:“我可不想死.我还有夫蒙呢.”

葛娜扎看她一眼.她说的不错.还有孩子呢.该怎么办.她是愿意陪着公子而去的.但是女儿呢.她还那么小.也要跟着去吗.若是所有人都不在了.公子岂不是也绝后了.

不.

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公子的血脉.

葛娜扎凝神片刻.打量一下四周.全是些平日里能干得不行.一到关键时候就知道哭的人.何况这些人.平日里公子长公子短的.真正到了这会儿.都恨不能和公子毫无关系.她们又哪里有办法呢.

方氏一看葛娜扎那样子.就知道她也是沒有主意的.脸上的不耐烦愈加明显.

这时倒是方氏身边的一个妾侍看着葛娜扎.建议道:“夫人不是和大妃相熟吗.要不去求求大妃吧.”

她这一句话简直就是救命稻草啊.所有人再度将满怀希冀的眼神投到了葛娜扎的身上.沒错.几年前.先汗在时.夫人和大妃还经常带了孩子一同去宫中给先汗请安的.想必夫人和大妃是相熟的.

如今全国上下.谁人不知当今大汗对大妃那可是说一不二的专宠啊.只要能求得动大妃出面.那么大汗那里必定沒有问題.

葛娜扎看着众人.沒有答允.保守地说:“如今整个公子府被围得水泄不通.我哪里出的去.更别提面见大妃了.我劝各位还是安分些吧.话说回來.你们得公子宠爱多年.也该为公子付出些才是应该的.”

方氏撇撇嘴.说:“说到底夫人还是不愿意帮忙.夫人同公子伉俪情深.可是你诉你的衷肠.别拉着我们一起啊.”

葛娜扎微微蹙眉.这个方氏任何时候都不知道什么叫安分守己吗.面对她的挑衅.葛娜扎反问:“既然侧夫人这般能干.不如你去面见大妃.为大家求一条生路.”说完话.扶着含玉的手.转身离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方氏被她的话噎住.乖乖地闭了嘴.她哪里有能力面见大妃.只怕她站在大妃面前.大妃也不认识吧.方氏瞪着葛娜扎的背影.咬牙切齿.然而目光一收回.却见周围的人都眼带怨气的看着她.大概是埋怨她将夫人气走了吧.

见状.方氏心底有些不悦.这以往在府里.谁不是以她马首是瞻.怎么如今一个个就赶当面甩脸子了.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她看一眼葛娜扎离去的方向.挑唆道:“依我看啊.夫人不是不愿求见大妃.而是不愿为我们去求见.她必定是想要单独去求大妃.让大妃保她一个人即可.你们想想.之前夫人同大妃之间多么亲近啊.”

方氏一番话说下來.所有人又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容易对夫人产生的一丝好感迅速又崩塌了.大家开始觉得方氏言之有理.聚在一起.又开始说葛娜扎的是非.

在回归燕阁的路上.含玉知道葛娜扎的心情不好.一路上一直保持沉默.她自幼便服侍夫人.知道夫人待公子的情深意切.其实夫人长得十分温婉动人.性子又好.含玉实在不能明白为何公子就是不喜欢夫人.

公子一向喜新厌旧.对夫人冷淡至极.夫人却一直对公子满心爱慕.就好像现在.放眼整个府上.含玉敢说除了夫人之外.再无人会去关心公子的死活.有这样一个夫人在身边.公子却一直不知道珍惜.

回到归燕阁.葛娜扎看着含玉说:“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她见含玉憋了一路了.必定是有话想说.

含玉望着她.问:“夫人.您可要像她们说的那样.去求一求大妃.奴婢看大妃同您颇为客气.兴许能给您几分面子.若是能抱住您和小姐一条命.也是极好的啊.”

“公子都不在了.我还要这条命干什么呢.你看她们那样子.公子是指不上她们的.我还得去伺候公子啊.”葛娜扎说着.“只是如儿.她那么小.我舍不得她同我一起啊.”

如儿.是葛娜扎的女儿.

含玉听了这话.有些惊愕:“夫人.都到什么时候了.您还说这样的话.公子素日里对您就不好.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您何苦还要如此呢.”

葛娜扎摇摇头.目光中有着一丝痴迷:“含玉.你同我也这么多年了.你最应该清楚我对公子的感情.这一生.他可以负我.可是我却做不出半点对不起他的事.兴许是上一世.我亏欠他太多.这一世长生天便要我來偿还吧.”

含玉最受不了的就是夫人这个样子.无论公子做出再过分的事.她永远一副痴心不改的样子.含玉苦口婆心地说:“夫人.前两日侧夫人说了一句话.奴婢觉得最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不待含玉话音落地.葛娜扎便用力拂去她的手.呵斥道:“再说这样的话.便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含玉见状只能闭嘴.有些委屈地看着葛娜扎.

葛娜扎看她那个样子.语气软了几分:“含玉.我知道你是为我抱不平.觉得公子对我不好.但是.他对我只要好一点.我便能温暖一生.你以为我不怨吗.只是.怨归怨.我还是做不到她们那样.好了.别说了.”

含玉不再多言.静静地站着葛娜扎的身边.葛娜扎握了握她的手:“只是到底是牵连了你.含玉.”前两年.本來含玉是有机会嫁人离府的.但是含玉总是说公子对她不好.她性子又绵软.她若是再嫁人.只怕她在府中的日子难熬.说什么都不肯嫁.早知今日.当初说什么也要将她嫁出府去.

含玉听葛娜扎旧事重提.连忙说:“夫人.这事咱们都说好了.不再提的.您怎么又说了.奴婢服侍了您这么多年.早已将您视作最亲的人.如今.您都要死了.奴婢哪有活着的道理.”

含玉的话刹那间便温暖了葛娜扎的心.她紧紧地拉着含玉的手.说:“好丫头.”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六章 痴情(一)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八章 痴情(三)
热门: 虫图腾3:疑云虫重 炮灰养包子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终局者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 哥几个,走着 机械神皇 病弱情敌她总肖想我 我的26岁女房客 杀人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