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痴情(一)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五章 凌迟(下)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七章 痴情(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阿尔朵死了.从十六岁起.她成为整个乌桓最有权势、身份最尊贵的女人.大妃的位置.她一做就是三十余年.到最后.却被施绞刑.连尸首也不得安葬.幸亏她的父母早年就不在了.否则这一次也难逃赐死的结局.近亲中像是如罗博这些人.再三表忠心之后.被解了兵权.不过好歹留了一条命.

阿尔朵死的时候.桑拉还活着.他的凌迟之刑尚沒有执行完.舒默特意派了最好的刽子手去给桑拉行刑.并言明三千六百刀.一刀都不可以少.因此当阿尔朵死了之后.连个为她哭丧的人都沒有.勉强保命的如罗博只恨不得和阿尔朵一丝关系也沒有.生怕舒默记起他们的关系.又要责罚于他.

所以别提哭丧送终了.那日如罗博府门紧锁.并对府中之人下了死令:从今以后.任何人不得提及和阿尔朵、桑拉有关的任何事.

除去阿尔朵和桑拉.剩下的人皆在第二日傍晚行刑.

自从桑拉被抓.葛娜扎便再沒有见过他.她独自为他守着偌大的府邸.照顾着他的女人和孩子们.除了葛娜扎之外.剩下的女人们皆惶恐不可终日.余下时间或是想着怎样逃跑.或是不停地埋怨咒骂桑拉.

唯有葛娜扎.她一改往日的柔顺.变得坚强勇敢起來.那日她经过花园.听见夫蒙、夷楼等人的阿妈在那儿在那高声抱怨着桑拉.说他不自量力.说他心狠手辣.说他自作自受却连累了大家……

葛娜扎心中微痛.这些女人们好歹为公子生儿育女过.且一贯也是得宠的.怎的公子才出事.她们便开始在背后埋怨呢.葛娜扎松开含玉的手.大步上前.薄责道:“如今公子出事了.大家更应该团结起來.好好地守好自己的孩子.等着公子回來.”

夫蒙的阿妈抬头见是葛娜扎.出言讽刺道:“我当是谁呢.原來是夫人啊.怎么.沒有过够当大妃的瘾.想着要來教训我们.凭你也配吗.”

含玉听着她们这话.刚想要上前为葛娜扎辩驳.便被葛娜扎死死按住.不让她说话.葛娜扎心底苦笑.这不怪她们.实在是公子在府里时.太不给她留脸面.作为一个女人.无论你的身份是怎样的.一旦沒有了夫君的宠幸.也是枉然的.

这些年來.除了在庆典上.这些女人们会恪守本分.尊称她一声“夫人”外.其余时间她们全然不将她放在眼里.起初她还会去桑拉那告状.然而桑拉不过是不痛不痒的说几句.那些女人们仗着得宠.反而说她端着架子、不好亲近.渐渐地.桑拉也开始责备她太过严肃.

这哪里能怪她呢.她本就是大家闺秀出身.虽说阿妈只是个妾侍.但是阿妈自幼对她的管教却是极严的.所以她比不得那些女子妖娆妩媚.因此也不得公子的心.

“你们身为公子的妾侍.就应该好好为公子守着府邸.怎能在背后随意议论公子是非.”她即便不悦.也仅仅是这样柔柔弱弱地申斥几句.

夷楼的阿妈也站起身.走过來.推搡她一把.轻蔑地说:“何时轮到你來教训我们.你不过是个连儿子也生不出的女人罢了.我们爱怎么议论就怎么议论.关你何事.”

这番话直戳葛娜扎心底的最痛处.沒能为桑拉生下一个儿子.是她一直以來最遗憾的事.她微微变了脸色.刚要出言训斥.便被另一个去年才入府的妾侍打断:“有些人就是这样不知分寸.也不想想这些年來.除了一个夫人的名儿.谁还记得你是府里的夫人.不过就是一个管家嬷嬷罢了.”

她的一番话引得众人娇笑连连.桑拉的女人们一个厉害过一个.都等着看这柔弱的夫人该如何应对.

葛娜扎平时被她们这样折损惯了.再难听的话她都听过.她也都可以不在意.不往心上去.含玉见自家夫人受刺屈辱.想要出头.却被葛娜扎拦下.淡淡地说:“罢了.随她们去吧.我们做好我们的也就是了.”这些年來.她最不明白的一点.就是这些女人们似乎彼此相处得十分融洽.独独与她不能相容.

沒想到她这样就认输.众人更是好不得意.见她转身准备离去.她们故意提高了嗓门.说:“有些人就是这么不自量力.想着要凭借那身份就教训人.也不好好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沒有那个本事.那个命.”

“就是啊.如今公子都被抓了.下一个指不定就是她了.”

“哎呀.我们也要想想自己的出路啊.这若是大汗怪罪下來.我们必定会被连累.方姐姐.你该好好为姐妹们筹谋一下啊.”其中一个妾侍拉扯着夫蒙的阿妈方氏说着.夫蒙是长子.因此方氏是府中位份仅此于葛娜扎的侧夫人.

方氏眸中精光一闪:“说得有理.其实仔细想想.公子平日对我们也算不得好.召之即來.挥之即去就不说了.稍不顺心还不是要责骂.甚至对我们动手.如今他被抓.我们又何必在府中守着他度日等死.”

听她这么一说.大家仿佛是福灵心至一般.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平日里桑拉种种凶神恶煞的行径來.葛娜扎缓缓而行.听见她们丝毫不加掩饰的高声议论.心中难过不已.而众人的心思沒有放在葛娜扎身上的.大家纷纷担忧起自己的后路來.

方氏看着大家议论得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说:“我有个提议.大家看看这么样.”

大家讨论了半天也沒有个结论.听见她开口.连忙凝神屏息地问:“方姐姐.快说快说.”

方氏看着众人翘首以待的样子.吊足了胃口.方缓缓开口:“我们毕竟不是公子的原配.兴许这事也轮不到我们.不如我们各自将孩子带走.回娘家吧.若是碰到好的.便从了.到时候.大汗也不会怎么说.”

方氏的话不经让众人惊了一跳.这样的例子不是沒有过.但是如今公子尚在世.她们便如此行事.大家心底还是有些犹豫不决的.

方氏原本是想着说服众人同她统一行动.万一要是有一天公子回來了.怪罪下來.她还可以将所有人都抬出來.毕竟法不责众.想必公子也不会严惩.但是一看大家那面露犹豫的样子.方氏就知道她们都还是胆小怯懦的.她脸一板.不悦地说:“法子我是已经给你们想出來了.做不做就看你们了.”

正当众人低头细想的时候.葛娜扎折回來.她听见她们的议论.着实是为公子抱不平.她指着她们.责怪道:“公子平时待你们不薄.你们怎可如此行事.尤其是你.”她看着方氏说.“因着夫蒙的关系.公子一向重视你多些.不想这次公子刚一出事.你就出如此泯沒良心的主意.你对得起公子吗.”

葛娜扎如此一番话说得众人都低下了头.唯有方氏.抬头迎视她的目光.说:“你沒听见过一句话吗.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之间尚且如此.何况我们只是妾侍.”

“你们自从入了大公子府邸.这一生就是公子的人.怎可动如此龌蹉的念头.难道你就不怕夫蒙知道了.会以你为耻吗.”葛娜扎毫不畏惧地指责着方氏.

方氏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着她说:“什么龌蹉不龌蹉的.我这也是为了夫蒙不被公子连累.他该感谢我才对.再说了.公子成为大汗.大妃的位置也是你在做.我们这些人顶多就是庶妃.有你替公子守着就是了.何苦要拉着我们.”

方氏的话明显又撩动了那些人的心思.她们心底又开始蠢蠢欲动起來.葛娜扎见状.脸一沉.第一次拿出夫人的威严來:“你就是有再多理由.也不行.只要我葛娜扎活着一日.你们就休想背弃公子.离开府邸.”

“你凭什么命令我们.”方氏挑眉.一脸不驯的问道.

葛娜扎迎视她们.一字一顿地说:“就凭我是先汗封的夫人.”说罢对含玉说.“传我的命令.任何人若是背叛公子.便家法处置.”说完话.她扭头边走.不再理会身后瞠目结舌的众人.

沒错.大家都是瞠目结舌地看着葛娜扎的背影.良久.方才回过神來.这还是她们熟悉的那个任人揉捏的夫人吗.如今这气势一拿出來.别说其他人了.就是方氏也闭了嘴.不再说话.如同她方才的话.她是公子明媒正娶的夫人.是有责罚妾侍的权利的.沒有人想要在这个时候.被素日老实的夫人家法处置.

其实这个时候的众人.并不知道桑拉犯了何事.桑拉对外一直称他是奉了先汗口谕监国.继而称汗的.所以府中的女人们在得知他被抓之后.也以为他至多就是输给了新大汗.并不知道他其实犯的是诛九族的死罪.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五章 凌迟(下)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七章 痴情(二)
热门: 极拳暴君 明朝败家子 掌中雀[豪门] 重征娱乐圈 耳语娃娃 斯托维尔开膛手 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一卷 少时惊魂 绯闻之王 绝世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