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先汗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八章 自尽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章 回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默已经记不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梦境中总是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欲语还休、似怨似嗔地看着他.虽说看不清长相.但是那种感觉.他记得.他像是着了魔一般.迷恋上那双眼眸.然而.任凭他怎样回忆、怎样思索.始终记不起在哪儿见过那双眼睛.始终想不起那眼睛的主人.于是从那时起.他便一直在找寻和梦境中相似的眼睛.直到遇到了蓝纳雪.

当初最开始被蓝纳雪吸引.就是因为她那双翦水秋瞳.舒默一见便满心欢喜.几乎以为蓝纳雪就是梦中他寻寻觅觅的那个人.然而最初的那段时间之后.梦境中那双眼眸出现的更加频繁.看着他的时候更加哀怨.似乎在诉说着他的无情.不知为何.他开始断定.蓝纳雪并非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受阿妈的影响.舒默自小便想寻一个一心人.因此他从不好女色.也并不滥情.他只想找一个人.相伴一生.在知道蓝纳雪并不是心底的那个人后.他开始渐渐变淡.

在之后.他遇到了舞惜.不可否认.舞惜长得明艳动人.他几乎可以说舞惜是他见过的女子中最绝色的一个.然而.他并不在意这些.即便舞惜的眼眸也是美丽的.但是他只消一眼.便知道舞惜绝不是那个他寻寻觅觅几年的人.

可是随后的几次偶然的接触.舞惜却又总是在他心不设防的时候出现.他开始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沒來由的.他就这么陷进去……

于是他便放任自己追随内心的情感.说來也怪.自从同舞惜在一起之后.便长久地不会再做梦.那个他魂牵梦萦了几年的女子就这样消失在他的生命中.起初.他还有些不能适应.以为是自己的心变得太快.还曾试图想要避开舞惜.可是.舞惜对他的吸引实在是太强.让他无论如何说服不了自己.

他向來不是一个爱钻牛角尖的人.既然避不开.他索性迎上去.抱紧.不再松手.

舞惜被他炙热的眼神看得有些羞赧了.推一下他.嗔道:“怎么一直这样盯着我.在想什么.”

舒默回过神來.朝她伸手.顺势将她搂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我有沒有告诉过你.你的眼睛美极了.”

那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她耳畔.痒痒的.微微一抹红悄悄爬上她的耳朵.她故作凶悍地说:“从來沒有说过.你怎么会这么问.难不成是对太多人说过.记不清了.”

舒默气笑.捏一下她的俏鼻:“小沒良心的.”

原本有些暧昧的气氛.就这样被破坏掉……

晚间.躺在漱玉轩的榻上.舞惜颇有些伤感地说:“想着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漱玉轩.真有些舍不得.住了这么多年.我已经将这里当成了家.”

舒默搂着她.手指摩挲着她的香肩:“汗宫中我会给你和儿子们新的家.”

他的动作让她痒痒的.她扭动了下身体.本想躲避他的手指.却不料引起某人的……嗯.反应.舞惜娇嗔:“干什么呢.老实点.”

“舞惜.我已经老实了几个月.你曾说过.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如今我已掌天下权.你也该给我美人膝了吧.”舒默沙哑着嗓子说.大手缓缓划过她的身体.

“什么美人膝.哪里有美人.”舞惜一边躲闪.一边装糊涂.

舒默默默看她一眼.不再理会她.他向來是行动派.翻身、压倒、强吻……舞惜瞬间老实了.

事后.餍足的舒默满意地微睐双眸.对付这个小女人.他深觉做比说來得更有用.被吃干抹净的舞惜则咬牙切齿地拧他一把.舒默并不去理会她的小动作.反正她的那点小力道对他而言并沒什么感觉.

“若是不想再來一次.就乖乖睡觉吧.”舒默的一句话立刻让舞惜安静下來.乖乖闭了眼睛.舒默见状.露出幸福的笑容.

然而闭上眼睛的舞惜并沒有睡着.如今大事已定.她开始觉得若是生命中再有一个小女儿.简直就是完美了.可是上一次的难产实在太有损她的身子.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她的月信还是沒有來过.想到这.舞惜的心底微微有些疼.她的女儿啊……

其实她知道舒默内心也还是想再有几个孩子的.但是顾着她的身子.他向來是绝口不提的.

从前他只是二公子.可以做到他的承诺.可是以后呢.他贵为一国之君.天下的女子变得予取予求的时候.他会不会……何况.她不再能生育.堂堂一国之君.膝下如此子嗣单薄.他会不会……

是了.他已经是大汗了.

她却还是如从前一样直呼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否介意.会不会他其实是希望听她恭敬称呼他一声“大汗”.

舞惜烦躁地翻一个身.不再去想这些恼人的问題.管他呢.只要他不提.她便作不知.她想象不出自己在他面前自称“妾”的样子.若真是那样.她也就不是她了.何况.若是舒默真的对她提出这样的要求.那么他们之间必定不会再如从前一般.

舒默看着她眉头微蹙、双眼紧闭的样子.心中叹息.这丫头.今天有些爱胡思乱想呢.改日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和她谈一谈.这样对他沒有信心吗.真该打她屁股.

两个人各怀心思.不再说话.累了这么些日子的两人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朝如常.礼部侍郎上书说了舒默继位大典的事宜.舒默同群臣商定之后.将大典定在了七日之后.九月初十.极好的日子.同时.舒默决定在继位大典之后.便进行册妃大典.群臣了然.这大汗同先汗一样.都是痴情之人.

如今桑拉已是彻底沒有翻转的机会.悉罗也已经被赐死.剩下原本那些桑拉忠实的追随者们也都纷纷表明了弃暗投明的立场.如罗博知道事已至此.桑拉只有死路一条.他虽是亲舅舅.却也不愿搭进自己的性命去.便也在舒默面前叩头请罪.如罗度这些更是早早就表达了顺从之心.

而丘敦部落的首领葛穆作为葛娜扎的阿爸.这个时候是不好表态的.桑拉犯下这么大的事.必定是要连累葛娜扎的.说不定就是赐死.葛穆有心想要为女儿求求情.却不知从何开口.至于尊长设真.早在几年前同桑拉那次的矛盾起.便已存了要支持舒默的心.所以这次舒默一回來.他便率先表达了自己的忠诚之心.

不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都好.舒默总是万分高兴的.至于忠于先汗的斛律速当然是一如既往的被重用.一直支持舒默的慕容谷这次更是嘉奖不断.而慕容部落更是被舒默当成典范进行了封赏.

退朝之后.阿尔萨來报:“大汗.茹茹不肯就死.她说当初也是逼不得已.想要再见您一面.”

舒默头也不抬地说:“不必了.这样的人.本汗是不会再见的.”对于茹茹.舒默是毫不怜惜的.本來两个人之间的交集就少得可怜.他对茹茹一直就是淡淡的.茹茹当初入府.还是因为乌洛兰有孕.想着从族中再推荐一人入府服侍.彼时他府上只有乌洛兰一人.于是就同意了.

但是那几年他频繁地领兵征战.甚少时间在府里.所以同茹茹之间并沒有什么交集.自然更谈不上感情一说了.而这次.她竟然会背叛他投靠桑拉.

“大汗.茹茹说她并不是有心要背叛您的.说是桑拉的不断挑唆.她一时糊涂了.才会犯下大错.她说请您看在服侍过您一场的份上.饶恕她一次.”阿尔萨的声音听上去平静无波.不用说大汗了.就是他也是极度看不起茹茹这样的人的.跟了大汗这么多年.竟然会轻信别人的话.

舒默看着阿尔萨.声音冰冷:“阿尔萨告诉她.从她选择背叛本汗的那一刻起.她就应该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她不是愿意跟着桑拉吗.本汗今天就成全她.从今以后.她可以永远地跟着桑拉了.”

“是.大汗.奴才这就去.”阿尔萨应是后准备退下.

想了想.舒默叫住他:“另外.告诉她本汗不想在听到任何有关她的事.她若是痛痛快快地死.本汗还能允许她的尸首回归本族.否则.本汗必定令她死无葬身之地.若是不想牵扯到她的父母族人.她就老实点.”

这样的女人.他是绝不会心慈手软的.一直以來.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背叛.尤其是女人的背叛.何况是背叛他跟了桑拉.日后只要一看到她.他便会觉得厌恶至极.所以.她唯有死这一条路可以走.

阿尔萨点点头转身离去.

待阿尔萨走后.舒默将库狄叫道身边.这次他能顺利继位.库狄也是功不可沒的.何况库狄一直跟在父汗身边.许多事.库狄应该是最清楚的.关于给桑拉定罪一事.他想在听了库狄的话之后.再做决定.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八章 自尽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章 回忆
热门: 逆转重生1990 村夫俗妇 你到底有几个好哥哥[娱乐圈] 天字一号缉灵组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捡来的崽崽成影帝了 Omega教官死忠遍地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九州·朱颜记 雪白的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