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自尽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七章 处死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先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仁诚汗见状.也说:“大妃.昔日您求本王之事.本王已经做到.今日您便带着瑞钰和瑞琛回去吧.”

“大伯父见谅.若非昔日我的举动.只怕如今府上也不会有此劫难.舞惜心中愧疚难当.”舞惜深深鞠躬下去.若是按着承昭方才的请求.此生再不续弦.这仁诚汗一脉岂非是要断了.若真是如此.她真是有愧于仁诚汗啊.可是.若为了子嗣.去强迫承昭.不仅是对不起承昭.也对不起霏儿啊.身为现代人的舞惜.并不十分看重子嗣.可是对这些重视血统、香火的人來说.大概是难以接受的吧.

仁诚汗摆摆手.沒有再说话.也转身离去.

一时间院落里只余舒默和舞惜两人.舞惜情绪有些低落.面对霏儿的死.她总觉得和自己有脱不了的干系.舒默理解她的心结.只得安慰地拍拍她.转了话題:“舞惜.我们去接那两个小子回府吧.”

“你不住汗宫中吗.”舞惜诧异地问.

“这些日子先暂时住在府邸吧.等行登基大典后再说.”舒默说道.

舞惜点点头.对于住在哪儿.她是沒有异议的.在她看來.只要一家人住在一起.便可以了.

舒默同舞惜以及瑞钰、瑞琛一同坐上了马车.舒默看着舞惜温柔地同儿子们交流.心中溢满温馨.他非常满意舞惜如今的样子.很开心她并不因为他身份的转变而变了她的态度.若是她也如其他人一样.叫他一声“大汗”.或是自称“妾”.他必定会失望的.幸好.舞惜始终是舞惜.这么多年.她沒有改变.

回到府邸时.乌洛兰她们都已经回來了.所有人都候在大厅内.一见舒默的身影.众人齐齐地跪地行礼:“大汗安.大妃安.”

“都起來吧.”舒默牵着舞惜.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上首处.

云珠和秋月因受到了杖责.舞惜特允准她们回漱玉轩休息.瑞钰和瑞琛受惊不小.一回來便被徐嬷嬷和宁舒她们接回去.

舒默眼神扫过众人.心中便已清楚有哪些人背叛了他.当他看到乌洛兰和杜筱月时.目光中微露赞许之意.这些日子的牢狱.所有人脸上都有着憔悴.然而萨利娜和云楼却并沒什么变化.可见是乌洛兰和杜筱月的功劳.至于沒有看到茹茹的身影.舒默心中也已经明白她的去向.

舒默朝着萨利娜和云楼招招手.两个孩子开心地走到他身边.云楼只低低叫了一声:“阿爸.”到时萨利娜说了好些话:“阿爸.我们在天牢内可勇敢了.……”萨利娜开心地将她们的表现说给舒默听.

舒默欣慰地抚过两个人的头顶.说:“你们不愧是阿爸的孩子.阿爸为你们骄傲.”说罢看向乌洛兰和杜筱月.说.“你们两人也辛苦了.先带着孩子回去休息吧.”

“谢大汗夸赞.妾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您和大妃才是最辛苦的人.”两人异口同声.关于大妃的作为.已经隐约听人提了.两人心底都对大妃此次的所作所为表示由衷的敬佩.同时.她们也明白.经此一事后.她们彻底可以死了争宠的心.

阿尔萨在一旁汇报了背叛的人.尤其重点说了茹茹的背叛.舒默眼底划过一抹厉色.开口道:“阿尔萨.关于茹茹.你直接去告诉她.鸩毒、白绫和匕首.让她三选一.”

“是.大汗.”阿尔萨点头.一旁的乌洛兰和杜筱月听在耳中.心中庆幸自己当初做了正确的决定.

接下來.舒默便说了奖赏下人一事.所有人依礼谢恩后.便各自做事去了.

舞惜一直在旁默默地看着舒默.当阿尔萨说起茹茹的背叛时.舒默面上明显更严峻冷厉了些.舞惜有些无奈.大概男人们都是如此.他们可以对女人毫无感情.却不允许女人们有丝毫背叛.在这一点上.古往今來都是如此.唯一不同的是.在古代.男人们是可以决定女人命运的;而在现代.女人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察觉到舞惜一直注视着自己.舒默偏头.看向她的时候.面部表情明显和缓了不少:“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

舞惜双手覆上他的大手.温柔地开口:“舒默.茹茹的事.你不必太介怀.乌洛兰和杜筱月不是很忠贞吗.”

舒默冷哼:“我并不介怀她.但是我绝不容忍这样的行为.”

舞惜听了这话有瞬间的怔忪.如今舒默的心态是不是和当年雍熙帝的心态一样.舒默并不爱茹茹.尚且无法接受她的背叛;雍熙帝那么宠爱羽贵妃.一朝撞见她的背叛.岂非更加难以接受.

舒默说完话后发现舞惜的发呆.抬手刮一下她的脸蛋.说:“别去想了.说起來.我并不在乎她们.她们若是忠诚于我.我必不会亏待了她们也就是了.我真正在乎的.只有你.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便不会去在意其他人.”

舞惜回过神來.冲他微微一笑.坚定地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两个人携手走过.经历了那么多事.又有了两个孩子.她已然将他视作生命中最亲近的人.只要舒默一直待她如一.她便会不离不弃地追随.她不是圣人.做不到博爱.所以他的那些女人和孩子们.她无力也无心去顾忌.她所追求的.只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幸福.

舒默起身.习惯性地将她的手握在手心.说:“我的身边永远只有你一个人的位置.”顿一顿.“走吧.回漱玉轩.”

“嗯.”轻轻应一声.舞惜顺势起身.

不到傍晚.库狄便來回话:“大汗.蓝纳雪自尽了.”

“哦.”对于这样一个震惊的消息.舒默并沒有表现得太过意外.他只淡淡的哦一声.抬眼问.“怎么回事.”

库狄惊讶于他的淡定.毕竟是曾经服侍过他的女人.这功力……不愧是先汗的儿子啊.库狄有一瞬间的晃神.这若是大妃.别说是这样的事了.只怕就是手指划破一个小口子.也能让大汗从椅子上跳起來吧.然而旁人.就是死了.大汗也能如此的淡然相待.

“奴才按着您的吩咐.将今日之事简单地告知了蓝纳雪.并说了您赦免对她的惩处.然而当她知道悉罗为了她铤而走险被处死之后.她一句话也沒说.转身便回了内室.奴才想着回來跟您复命.也就准备离开.可是不待奴才离开.便听见蓝纳雪嚎啕大哭.大声喊着阿爸.奴才随悉罗府上的下人赶到内室.发现蓝纳雪已经割腕自尽了.”库狄清楚地回话.

舒默微微皱了下眉头.说:“本汗本已经赦了她的死罪.她却自己想不过去.悉罗犯的事.就是再死两次也不为过.蓝纳雪难道是在怨怼本汗吗.”

“大汗说的是.悉罗是咎由自取.大汗答应他的请求.已是法外开恩.蓝纳雪尚不知感恩.”库狄点头说着.

舒默吩咐道:“悉罗是被处死.只得简单下葬.至于蓝纳雪.她……便由她们府邸的人去操办吧.”

“是.奴才这就去传令.”库狄说着.

待库狄走后.舒默独自坐在那.直到舞惜走过來.他方才揉揉眉心.将蓝纳雪一事告诉给舞惜.舞惜闻言大惊失色:“什么.她自尽了.”

“嗯.”舒默应一声.虽说对蓝纳雪沒有什么感情.到底服侍了自己那么多年.印象中.初见时的蓝纳雪还是天真浪漫的.后來却渐渐地变了.是从什么时候变的.舒默想了想.似乎那个孩子掉了以后.蓝纳雪也就渐渐不再天真纯良.说起來.孩子的事.他确是有愧的.不仅仅是对她.也是对那个无缘的孩子.

舞惜打量一眼舒默.她知道.他的心中必定是感慨良多的.之前她活着.他或许不会想起这个人來;但是如今.她死了.也许以后他还会时不时地记起她的好.人就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到失去了.却开始追忆.

蓝纳雪会自尽.多半是生无可恋了.最疼爱她的阿爸因为她死了.而她最爱的人却对她不闻不问.一个人若是沒了期盼和眷恋.大概也就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气.然而她如此.却让舒默又开始重新想起她來.

想到此节.舞惜有些自嘲地想:舞惜啊舞惜.今日的你怎么这般小气呢.竟然会去同一个死去的人计较.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患得患失的.其实说起來.她对自己和对舒默目前是有信心的.她相信舒默至少这几年还是能做到当初答应她的事的.这样想着.舞惜便不再多言.默默地坐在一旁.陪着舒默而已.有时候说得太多.反而会失去得更快.她只是想让他明白.任何时候.她都在他身边.如此而已.

舒默微微侧头.看着舞惜.恰好舞惜也看过來.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

舒默有刹那的晃神.舞惜的眼睛真是动人……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七章 处死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先汗
热门: 装穷 你的小尾巴 仙君攻略手册[穿书] 恋爱脑的前男友们都重生了 永无乡 神级巨佬,被迫养崽 东宫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女巫角 疯狂植物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