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霏儿(上)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四章 出乱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六章 霏儿(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便在那一瞬间静止……

霏儿只觉得后背一阵凉意.紧随其來的便是刺骨钻心的疼痛.她只來得及将瑞琛推出去.身子便沉沉地砸向地面……

“嘭”地一声闷响.

在她倒地的一瞬间.她耳边传來承昭撕心裂肺般的声音:“霏儿……”接着便感觉到身体被承昭抱起.紧紧搂入怀里.耳边是下人们惊呼的声音.婆婆惊呼的声音.瑞钰和瑞琛尖叫的声音.以及悉罗辩驳的声音……

承昭在抱着她的一瞬间.看着她面上不带一丝血色.嘴唇泛着淡淡地青色.气若游丝的样子.心莫名地慌张起來.他听见声音.便往大厅赶.一进门抬眼就看见悉罗的匕首刺向瑞琛.而霏儿几乎是下意识地将转身将瑞琛护在怀里.那把匕首就那么深深地刺进霏儿的身体……

他看见她用尽力气将瑞琛推出來.自己就那么绵软地像个破败的娃娃般瘫在地上.他只來得及跑上前将她的身体抱在怀里.他只來得及狠狠地瞪一眼悉罗.当看见有侍卫上前将悉罗抓住.捆绑起來时.他再也顾不上旁的.

他抱起她.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抱她.她是那样纤瘦的女子.然而这一次他抱她时却觉得有千斤重.压得他几乎要站不起來.他颤抖地双手.将她搂在胸前.边喊着“叫大夫”边发疯一样地往内室跑.

霏儿就那么静静地靠在承昭的胸膛.不知道是不是她流血过多.而产生了幻觉.她竟能感觉到他的慌乱与不知所措.一定是错觉.瑞琛是安然无恙的.她遵照了心底自己对他的承诺.一定要护住那两个孩子周全.如今.那两个孩子皆是好的.他一定十分开心.又怎么会慌乱呢.

霏儿微微仰着头.看着承昭的侧脸.他还是一如初见时那么英俊.那么迷人.只一眼她便迷失了自己的心.在人海中.只要他在.她必定能第一眼就看见他.

而此时此刻.他的严肃冷冽是她从沒有见过的.哪怕那天晚上他失望地呵斥她.也沒有这般令人心惊.他从來是温和的男子.看着他.你一定想象不出他是一个驰骋疆场的将军.其实他无论对谁都是温和有礼的.哪怕是府里的下人做错了事.他也很少会严厉苛责.

可是……

他对她也是温和有礼的.温和有礼到她几乎感觉不出來他们之间已是这世上至亲的关系.温和有礼到她觉得她同府里的那些下人一样.在他心中都是沒有分别的.

有时候她会想.到底什么时候他在她面前才能将温和的面具摘掉.哪怕是凶她也好.她也不希望永远看见他温和有礼的样子.她知道他心底在乎的人只有舞惜.所以她会忍不住地想用舞惜去试探他.印象中他但凡是动怒.都是因为她无意或有意地触及到舞惜.像今天他这样严厉的表情.还是她第一次见呢.严厉到她都有些胆怯呢.

霏儿觉得自己一定是疼得昏了头了.否则怎么会有心情想这些呢.

正当霏儿胡思乱想的时候.承昭已经到了他们的内室.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放下.然而因为匕首插在背部.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姿势才能让她不那么痛.她一定是疼坏了.否则怎么会一路都不说话.也不叫疼呢.他自小习武.身上沒少受过伤.但是哪怕他再怎么受伤流血.也沒有现在这样的感觉.

看着她受伤.他感同身受.甚至比自己受伤还要让他疼.这样的感受他从沒有过.陌生极了.只是现在他并沒有时间也沒有心思去理一理自己心头这些杂乱的想法.他小心翼翼却又无比笨拙.他不知该怎么放.她才能不那么疼……

正当承昭左右为难之际.霏儿轻轻地叹息一声.这么快.便到了;这么快.她便要离开他的怀抱了.她还沒能好好地感受他怀中的温度.就要离开了吗.这么难得的一次机会.却这么快就要失去了.

听着她的叹息.承昭以为是自己弄痛了她.连忙紧张地问:“是哪里痛吗.你告诉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好受一点.”

霏儿喜欢自己如今这样昏沉沉的感觉.能感受到不同以往的承昭.听见他的问话.她好想说他傻.她现在浑身都痛啊.哪里有不痛的地方呢.他这样问.她该怎么回答.

“你这个蠢女人.”承昭等了半晌沒有听到她的回答.却看见她的唇正一点点泛白.几乎快有沒有血色.他能感受到她的生命正在一点点地变得虚弱.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刻慌乱心情的承昭.闷闷地骂道.她真是蠢.难道沒看见悉罗手上握着的是一把匕首吗.竟然想着用自己那瘦小的身板去扛着.

霏儿听见他的话.心底有一丝委屈.不过随即又涌出一点点甜蜜來.从來都是温和有礼的他.这还是第一次不因为旁人而骂她呢.

她是不是在他面前活得太过卑微了.连他这样怒气冲冲地骂她.她都能从中体会到甜蜜來.

正在这时.大夫匆匆赶來了.“公子.让奴才來给夫人看看吧.”大夫对承昭说着.

承昭连忙起身.双手却仍然支撑着霏儿的上身.他一脸急切地说:“快点.这匕首插得太深了.你好好看看.该怎么拔出來.”

“是.让奴才來.”大夫说话间已然开始把脉.不一会却眉头紧锁.这夫人的脉象实在是太弱了.他行医这么多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救治.再看一眼那匕首的位置.他微微摇了摇头.

承昭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夫.紧张地问:“她怎么样.”

“这……回公子.奴才无能.夫人的脉象太过虚弱.且这匕首插在了心脏上.一旦拔出.只怕……”大夫的声音渐次低了下去.公子的神色太过瘆人.他几乎觉得若是自己说出那个字來.公子就能将自己一掌打死.

“只怕什么.嗯.只怕什么.”承昭一脸诡谲.阴冷着声音问道.听着大夫说出“无能”二字.他就猜到了最坏的结果.何况霏儿的脸色几乎已沒有血色.比雪还白.他心底便已有了准备.

“奴才无能.公子还是多陪陪夫人吧.”大夫将话说得委婉.

承昭一怔.忍不住后退一步.饶是有了心理准备.他的心还是倏地一下.凉透了……

大夫想要退下.却被反应过來的承昭一把扯住.他呵斥道:“不许走.你要救活她.我一定要让她活下去.你快想办法.否则我必要你去陪葬.”

承昭发狠的样子震住了大夫.他连忙跪地:“公子息怒.奴才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公子息怒啊.”他上有老下有小.若是他死了.一家子人该怎么办.何况这事也不怪他啊.大夫拼命地磕头.试图让承昭放过他.

承昭还要说话.被霏儿虚弱的声音打断:“承昭.不怪他.让他走吧.”

听见这话.承昭沉默地看了大夫一眼.大夫则像得了特赦令似的.连连磕头之后.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离开.

承昭看着虚弱的霏儿.笨拙地安慰:“你别担心.我再去找大夫來.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说着他准备松开手.对霏儿说.“你趴一会.我去去就來.”

“承昭.别走.”霏儿连忙叫住他.“我知道自己自己快死了.你再陪我说说话.好吗.”她虚弱地恳求着他.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若是再不说.只怕永远沒有机会说了.

承昭的心底酸涩得很.他看着她.点头说:“好.我不走.我陪你说话.”

“承昭.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早点让阿爸他们为你选一个合适的女子吧.”霏儿忍着心底的疼痛.说着.

承昭听了她这话.狠狠地瞪她一眼.说:“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话.我这一生不会再找旁人.”

霏儿的眼底闪过痛楚.她拼命咬牙想要克制自己心中的醋意.然而开口仍然是酸酸的:“你到底还是难以忘怀她吗.竟然愿意为她孤老一生.”承昭的这话当年在求娶她时.也曾当着众人说过.哥哥后來当成是他情深意重的表现说与她听.彼时她听后也是羞涩脸红的.只是在后來的接触中.她才明白他说那话绝不是为了她.

承昭听见她的话.一时半会沒能明白她话中的她是谁.待反应过來.才满脸怒气地说:“你到底在想什么.每天脑子里就不能想点有用的吗.我根本不是为了她.我是为了……”那个“你”字急急地被他忍住.沒有说出口.他恍然间发现.他不知何时.竟然将她放在心上.

一直以來.承昭都以为自己爱的是舞惜.当然.曾经一度.他的确也是深爱她的.所以他刻意地去忽视霏儿.哪怕她天天在他身边.用着深情的目光凝视着他.不时地表达她的关心与爱慕.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一点一点进驻他的心.将其他的人赶了出去……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四章 出乱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六章 霏儿(下)
热门: 氪金医生 替身是头龙 社交温度 透视高手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轩辕诀4:傲绝天下 被爽文男主宠上天 上古强身术(美女图) 灯塔血案 良言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