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称汗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二章 迎回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四章 出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舒默一步一步走到大殿中央.在拓跋严宇面前站定.

他看着拓跋严宇.微微点头:“仁诚汗.”

拓跋严宇看着他.拜下:“二公子.臣等奉先汗遗诏迎您为乌桓新大汗.”他的语气庄严而郑重.

“仁诚汗请起.”舒默上前一步.扶起拓跋严宇.诧异地问.“父汗曾立下遗诏.在何处.”一直以來.他并不知道遗诏一事.故而当拓跋严宇提及时.舒默是有些震惊的.同时.他也有些惊讶.既然父汗有遗诏.桑拉之前是凭什么登基称汗的.

拓跋严宇看出他的疑虑.说:“关于遗诏的具体事宜.本王一会儿会将前因后果禀告于您.”说罢.他看向库狄.说.“请出先汗遗诏.”

“先汗遗诏在此.二公子拓跋舒默跪接.”库狄双手捧着遗诏.看着舒默说道.

“儿臣接旨.”舒默闻言恭敬拜下.舞惜也顺势拜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本汗深觉寿至.将不久于人世.册立次子拓跋舒默为世子.继承汗位.钦此.”一时间大殿之上只听得到库狄的声音.

“儿臣领旨谢恩.”舒默郑重叩首.接过遗诏.起身.

至此.舒默的继位称汗的事可谓是板上钉钉了.至于桑拉.名不正言不顺的他自动便被取而代之.原本朝堂之上支持桑拉的臣子们此时也都沉默了.毕竟二公子的继位是名正言顺的.他们只盼着舒默不要秋后算账就好.多的话哪里还有.

手握遗诏的舒默一步步走上大汗宝座.转身居高临下地俯瞰众人.这一次舞惜沒有跟在他的身边.而是随群臣一起站在大殿之下.仰望舒默.

随着舒默站定.群臣一起拜下:“大汗万岁.万岁.万岁.”

“众卿平身.”舒默摊开双手.掌心向上.示意大家起身.如此山呼万岁.接受朝拜的感觉着实是神圣至极的.舒默的面上有着不可亵渎的神圣感.“大妃.來本汗身边.”在群臣尚來不及起身谢恩之时.舒默便已然朝着舞惜伸出手.

不知为何.舞惜竟生出了一种被点名的感觉.本來.她随着众人朝拜.对舒默几乎是顶礼膜拜的.这样仰望一个人的感觉.她还从未有过.然而.当舒默站在那个位置上.她的心底竟然不自觉地生出了崇拜的感觉.

可如今舒默发话了.她却有丝胆怯了.那个位置.她相信舒默一定会坐上去.可是.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站上去.

就在她沉吟之际.群臣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大家看着她.面对大汗的旨意.纹丝不动地站着.既不谢恩.也沒反应.唯有舒默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他知道她此刻必定又在想着什么.因此并不着急.也不催促.就那么伸着手.等着她.

许是被众人灼灼的目光注视了太长时间.舞惜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下走神了.双颊瞬间通红.舞惜几乎以为自己要自燃了……

她抬眼看向舒默.目光这有着些许的抗拒:这么多人.我不上去.

舒默温柔地凝睇她:乖.上來.到我身边來.这一刻.不仅属于我.也属于你.

她眨着小鹿般的大眼睛.似在可怜兮兮地求饶:好舒默.我真的不上去了.

舒默的手就那么一直僵在空中:你若不上來.那我们今日就这样耗着吧……

坏人.舞惜心中想着.有些不情愿地走上宝座.虽说很想漠视他伸出的手.但那只是想想而已.她面带得体大方的笑容.将自己的手轻柔地搭在舒默的大手上.盈盈走到他身畔.端庄高贵地注视着大殿下的群臣.仪态万千.

舒默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仿佛舞惜站在他身边比他称汗还要值得高兴.

群臣见此情景.心中无不感叹大汗对大妃的情深意切.大汗此举非常明显.群臣纷纷再度拜下:“大妃安.”

“爱卿平身.”舞惜声若莺啼.镇定地说着.

舒默这才说:“父汗殡天之日.本汗尚不在平城.故而本汗要重新为父汗举行殡天大典.大赦天下.”

“大汗仁孝.”

“关于之前朝中的种种.本汗皆可既往不咎.”舒默说完这话.看着大殿之下不少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接着说.“尤其要嘉奖其中一些立场坚定、明辨是非的臣子.至于土悉和素黎两个部落.只要以后诚心归顺.本汗也可既往不咎.”

“臣等愿意效忠大汗.”土悉和素黎部落的代表立刻站出來表态.他们不是如罗博.同桑拉有着舅甥关系;也不是悉罗.同大汗心存芥蒂.所以他们都愿意及时表达自己的归顺之意.如今天下大势已定.桑拉必无回天之力.大汗愿意既往不咎.他们已是求之不得的事.

“此前被桑拉关起來的臣子.本汗已着人去放出來.其家眷也已派人送回府邸.”舒默说着.

“大汗英明.”

“至于拓跋桑拉的种种罪行.本汗会着大理寺审理之后來报.届时本汗同众爱卿共议此事.”虽然舒默非常想直接将桑拉处死.但是那样难免会落人口实.他初登大宝.并不希望引起群臣的议论纷纷.再说.桑拉所犯下的罪行.条条皆是死罪.因此.由不由大理寺审理结果都一样.他只需要耐心等候即可.

“大汗英明.”

“退朝.”舒默说完后.又吩咐道.“仁诚汗留一下.”

至此.除了仁诚汗外的其余人等皆退了下去.承昭一直默默.直至此时方才放任自己去看一眼舞惜.如今的舞惜站在舒默身边.虽沒有着象征身份的华服.但是她自身的气质已有让人不敢侧目的威仪.

舞惜.你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普天之下.唯有那个位置才配得上你.承昭在心中如此想着.

舞惜看着众人皆离开了.方才小声对舒默说:“你同仁诚汗还有话说.我先回去咯.”舒默知道她是想念儿子们了.便也不再留她.叮嘱了人跟着保护.便放她离开了.

舞惜行至拓跋严宇身边时.恭敬有礼地道谢:“这些日子.瑞钰和瑞琛麻烦您了.舞惜在此谢过仁诚汗.”这是实话.当时那个环境.除了仁诚汗外.她再也想不出还有谁能护得瑞钰、瑞琛周全.倘若他们出了什么事.她必定也是活不下去的.

“大妃客气了.”今时今日的舞惜已不是当时的二夫人.拓跋严宇也不敢受她的礼.想到那两个小子.拓跋严宇慈祥地笑道:“不过大妃的两个儿子着实是可爱至极.本王实在是喜欢得很.”

听见自己的儿子们被人夸赞.舞惜与有荣焉.寒暄几句后.匆匆离去.

大殿之内.一时间便只有舒默同拓跋严宇两个人.舒默在拓跋严宇面前并未端着大汗的架子.并非是因为这次拓跋严宇这次的拥立之功.而是因为父汗在时.对拓跋严宇都是极其有礼的.舒默走下宝座.同拓跋严宇一起到了偏殿.

“仁诚汗.此次之事.多亏了你.本汗记在心里了.”舒默说道.

拓跋严宇并不邀功.他摆摆手.说:“大汗这样说便是客气了.本王做事向來是公允的.这么多年來.想必大汗也知道.本王并不看好您.但是先汗认为您最适合.本王不能违背了先汗的遗诏.此外.自从承昭跟在您身边.这些年沒少说您的好.本王听得多了.如今却发现那小子看人似乎比本王还准.”

能听到拓跋严宇说这样的话.舒默便知道他是认同自己的.这一点让他还是很高兴的.这个大伯父虽说一直不喜欢他.但是在乌桓自有他的地位.父汗在世时.就经常说起他的能干.因此能得到他的认可.舒默非常欣慰.

两人闲聊了几句.自然而然地便提到了桑拉.拓跋严宇问:“大汗.不知您准备如何处置桑拉.”

“关于桑拉.本汗刚刚就已经说过了.交由大理寺去审理他的事.本汗不会公报私仇.”舒默说着说道.

拓跋严宇了然地点头.这么说桑拉就是死路一条了.

舒默仔细看他一眼.问:“莫非仁诚汗是想替桑拉求情.”这个大伯父可是一直最喜欢桑拉的.现在真要为他求情.他也不意外.

“求情谈不上.虽说桑拉叫本王一声大伯父.但是本王不是徇私枉法的人.罢了.敢做就要敢当.还是等着大理寺审理的结果吧.”拓跋严宇说着.他心里明白.桑拉的那些交给大理寺.就是死路一条.原本他也是心有不忍的.但是只要一想到桑拉为了大汗之位.竟然敢下毒毒害自己的父亲.他便觉得怒不可遏.

既然提到了桑拉.拓跋严宇也就将这次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舒默.末了.他说:“库狄这次算是立了大功的.大汗遗诏便是他一直保管着的.此外.斛律速老将军也是忠心耿耿的.对了.还有本王府上的慕容谷.那可是鼎力支持大汗您的.”

拓跋严宇边说舒默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等到他忙完了这阵.论功行赏时.这些人都是大功.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二章 迎回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四章 出乱
热门: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 黑天 间谍课:黑色宣言 穿成一只小萌兽 青春的证明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 薄冰 逢青 被渣后我成了全仙界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