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迎回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一章 生变(下)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三章 称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面对拓跋严宇的拒绝.阿尔朵并沒有太大的意外.他若是一口就答应下來.她反倒是要疑心他是否有别的打算.阿尔朵想了想.说:“昔年.你最忌讳的人就是倾城.你别忘了.舒默是她的儿子.舒默不比桑拉.桑拉是有着最纯正的乌桓血统.而舒默有汉人的低贱血统.”

“是.这么多年來.本王一直偏向于桑拉.无非也是因为你说的这些理由.但是桑拉的血统再纯正也不能掩盖他弑父的罪孽.而舒默再不济.到底是孝顺先汗的.”拓跋严宇严厉说着.

阿尔朵辩驳道:“孝顺.就凭着先汗幼年时对舒默的不管不问.以及刻意表现出來的对倾城冷漠.舒默只会恨他.谈何孝顺.”

拓跋严宇起身.俯视着阿尔朵.说:“阿尔朵.当年本王的确是容不下倾城.但不是因为旁的.只是因为当年的本王太过狭隘地看重所谓的血统.无论如何.倾城是个心地良善的女子.这也是为何先汗爱重她、至今不能忘怀的原因.你教导出來的好儿子能做下天理难容的罪孽.所以在你看來所有人都同你一样.那么本王告诉你.舒默不会如你所说的那样.”

阿尔朵听了这话也有些激动:“拓跋严宇.你口口声声说桑拉弑父.可有证据.我告诉你.那些事都是我一人所为.和桑拉半分关系也沒有.是我不满先汗对倾城的痴情.所以才下的毒手.你不要冤了桑拉.”

“你何必如此.你为桑拉承担这些.他终究难逃一死.你以为他身上的死罪只有弑父弑君这一条吗.就是他烧毁遗诏.篡位.哪条不是犯了死罪.”拓跋严宇说起这些也不免心中难受.然而.这样的难受也就仅此于桑拉是他看着长大的而已.他始终无法原谅他弑父这一条.

阿尔朵听着拓跋严宇的话.似乎并无转圜的余地.方才有些慌乱:“仁诚汗.我求求你.无论如何.保住桑拉一条命.不要让舒默杀了他.求你了.”

拓跋严宇并未动容.他也不想再听她多说:“这样的事本王并做不了主.一切皆等舒默登基称汗后.由他圣断吧.本王先行告退了.”说罢转身离去.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

到此一步.阿尔朵开始有些绝望.除了仁诚汗.她不知道还能找谁救桑拉.可是这是她唯一的儿子.她是无论如何都要救他的.

城外.舒默自从承昭走后.便和舞惜一直呆在中军帐中.无事很少出來.那日他们的争论让舞惜有些担心.但是从舒默隐隐的暗示中.她猜到事情或许并非如大家看到的那样.

至于其他人.则完全被蒙在鼓里.连带着皇甫兄弟在内.所有人都以为承昭同舒默争吵离心.加之舒默并不见人.大家皆在猜测舒默的意思.

“哥.承昭这小子太不仗义了.一直还说要全力支持公子的.怎么说变就变.”皇甫毅骂着承昭.

皇甫麟也是一脸的担心.不过一直以來他都在北衙禁军.同承昭的接触并不多.所以称不上了解.但是从阿毅的嘴里分析.似乎承昭不像这样的人.然而这次他的举动又实在无法令人相信.他瞥一眼中军帐.低声道:“你小声些吧.还嫌公子不够心烦吗.我们要相信公子.这事他一定会处理好的.”

皇甫毅正准备说话.便看着探子回來了.他知道必是有重要的事.也就顾不上说话.连忙将探子带进了中军帐.

“大将军.前方有拓跋营的大军前來.”探子言简意赅的回禀.

“哦.”舒默抬头看着他.

皇甫毅则大惊失色:“公子.该不会是承昭那小子引來攻打咱们的吧.”若真是如此.只要他有机会再见承昭.一定要同他决一死战.

探子连忙说:“属下瞧着不像是前來攻打的.倒像是有事找大将军.”

舒默面上是满满的自信.他起身.说道:“等了这么久.终于來了.走吧.随我出去看看.”

皇甫毅看着舒默这副样子.分明是成竹在胸的样子.他刚想要说话.旁边的皇甫麟便扯住他.说:“到现在还看不出來吗.阿毅.你何时能改改你这毛躁的性子.”

皇甫毅经皇甫麟一点拨.方才后知后觉地有些明白了.他跟在舒默身后.小声抱怨:“公子也太不够意思了.有什么打算竟连我们也瞒着.害我这两日寝食难安啊.”

舒默听见他的抱怨.回过头去.似笑非笑地说:“阿毅.你说什么.大声点说.”

“沒什么.属下只是在感叹公子您的英明睿智.”皇甫毅看着舒默.连忙笑着表示自己的无辜.

舒默轻哼一声.不再理会他.将心思全部放在前方.身边的舞惜则捂唇轻笑.一直不能明白.在这个时代.出生于皇甫家.怎么会有皇甫毅这样的性子呢……

不多时.前方扬起一痕浅浅的黄色.众人屏息凝神.那一痕黄线渐渐离得近了.细看之下竟是大队人马扬起的黄沙.如一道屏障慢慢逼近.闻得马蹄声如雷声席卷.一时竟分不出多少人來.

舞惜有刹那的紧张.心中百转千回间极快地闪过一个念头:若是舒默估计错了.亦或者是探子消息有误.那么今日会不会是自己的死期.舞惜知道.倘若被桑拉的抓回去.舒默是一定会被折磨致死的.而自己……

以桑拉素來对自己的垂涎.想必会被勉强.若真是那样.她宁愿自我了断.

虽说曾经说过无畏生死.但是当死亡真的逼近.她发现自己心中是害怕的.毕竟现在的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儿子们.瑞钰.瑞琛……

突然好想看看他们.

舞惜胡思乱想间.并未发觉小手已经不自觉地抓住舒默的袖口.舒默察觉到.低头望去.却见舞惜素白小手紧紧握住他的袖口.指节处微微泛白.舒默反手一勾.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舞惜这才回过神來.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扬起细细的笑意.舒默稍稍俯身.在她耳边轻言:“醒掌天下权.舞惜.答应你的.我必定能做到.”

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唇角的笑意渐渐荡漾开去……

就这功夫.那些人已然靠近.舒默紧了紧舞惜的手.示意她放松.继而松开她的手.大步上前.那些人齐齐地勒马.继而齐身下马.为首的人上前几步.來到舒默面前.单膝跪地.高声道:“属下奉仁诚汗的命令前來恭迎二公子回宫.”

说话的正是拓跋安.随着他的话.所有人均跪下.齐声道:“恭迎二公子回宫.”

舒默面上瞧不出什么表情.一如既往的镇定自若.他颔首.道:“辛苦你们了.起來吧.”随即递一个眼色给皇甫兄弟.两人立刻了然.分别去集结各自人马.准备随舒默回宫.

舞惜看着这一幕.蓦地竟有几分想要落泪.自从那日得到桑拉弑父的消息起.这么多天了.她每天都过得紧张不安.哪怕是舒默回來后.她仍然不能放松下來.

身为现代人的她.熟读史书.历代的皇位之争.无不是残酷的.他们本是至亲的手足.却为了那天下间最至高无上的权利.互相残杀.至死方休.这是真正的成王败寇.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因此那神经一直是绷紧的.然而这么突然间.便看见了希望.那浑身的力气仿佛就这么一瞬间全部瓦解.她有些抑制不住泪意.这样真真切切地体会成王败寇的其中滋味.真是此生难得.

既然有了舒默的一声令下.所有将士们都來了精神.一扫这两日的颓靡.大家都喜不自胜.而原本萌生了退意的将士们更是在心底暗自庆幸.幸好当日沒有背叛二公子.

之后的事情就顺风顺水了.舒默带着舞惜共骑.由拓跋营的将士们簇拥着.皇甫麟率领的北衙禁军的人马.皇甫毅率领的汉军营的人马.慕容齐率领的慕容营的人马紧随其后.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无比威风.

到了平城.舒默自是要赶去汗宫的.路过府邸.看着有些杂乱的府门.舒默的眉头皱起.低声吩咐单林几句.单林领命而去.单林这次保护舞惜有功.舒默如今更加看重他.

当舒默携手舞惜走到安昌殿时.众大臣以及拓跋严宇、承昭已经候在那儿.所有人看见舒默的身影.立即噤声.低头默默.舞惜本來是想先去仁诚汗府里接回儿子的.但是舒默这样君临天下的时刻.她又实在不想错过.恰好当时舒默一直紧紧牵着她的手.说:“我称汗的时刻.怎能少了你在身边.”

于是乎.她暗自权衡了一下.劝慰自己.只是一小会儿.她在这陪一会舒默.就去看儿子们.毕竟他们在仁诚汗府是非常安全的.

但是当她同舒默一起踏入大殿时.还是被这样严肃的氛围震惊到了.面对群臣.舞惜轻轻挣脱了下.她还是觉得这样的场合下手牵手是一件不太好的事.然而舒默丝毫沒有要松手的意思.舞惜无声叹息.舒默有时候还是有些固执呢……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一章 生变(下)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三章 称汗
热门: 穿去史前搞基建 [综英美]英雄人设反派剧本 乡野邪师 周天·镐京云 邮递员搜奇簿 重生之魔鬼巨星 末世对我下手了 御手洗洁的旋律 镜殇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