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闹翻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七章 玉玺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九章 生变(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有了玉玺在手.舒默这边的将士们更是信心倍增.然而.攻城不比守城.桑拉手下的那些将士们也不是吃素的.所以一时之间.还是难以有什么进展.

桑拉自从继位之后.便一直是倾尽全力地派兵去剿灭舒默.如今朝中之人除了支持他的.剩下的也都不敢有什么反对之言.桑拉将那些中立及反对他的臣子的家眷都拘在宫里.所以大家也不敢有什么异动.

自从舒默兵临城下之后.桑拉再生一计.他命人将汉军营和慕容营中主要将领的家眷悉数抓了起來.再将此消息传给了舒默.

这样的小人之计着实是令舒默恼怒不已.他早已得知府上的人都被桑拉关在了宫中.只是他的身份.除非将桑拉打败.否则并不能真正地救出府中诸人.但是他手下的将士们则不一样了.当然这其中的大部分都是坚定信念.要支持他的.不过也有一些人受不了这样的威胁.心生退缩之意.

舞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也明白.此时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除非能想办法将他们的家眷解救出來.否则时日久了.军心必定不稳.

此事一出.虽说大家都还是表明了支持舒默之心.然而.在攻城之时.却明显的士气低落了不少.舒默能够理解大家的苦心.但是这样的情况若是不能好转.他们必无胜算.

承昭见状.主动找到舒默.两人密谈了许久.然而不知为何.承昭却同舒默闹翻了.

“拓跋舒默.你凭什么这么自私.你看着这么多将士的家眷受到生命的威胁.却仍然一心想着你的大汗之位.你这样做.真是令大家寒心.”中军帐内.传來承昭愤怒的声音.

舒默的声音也渐渐拔高:“承昭.你懂什么.你以为他们投降了桑拉.他们的家眷便会安然无事吗.只有打败桑拉.他们的家眷才能真正地获得自由.”

承昭讽刺道:“我是不懂.我只知道.你不能自私到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就让这些将士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你光说要打败大堂兄.你自己冷静下來好好看看.如今的你有这个能力吗.”

“承昭.你说这样的话.太让我失望.”舒默的声音中有着一丝隐隐的痛苦.

承昭掀开厚厚的帘子.边走边说:“拓跋舒默.你管得住他们.却约束不了我.我要回平城去.”

“承昭.你怎么了.你怎么对公子说这样的话.”皇甫毅走过來.有些不高兴地拉扯着承昭.想要劝劝他.

舒默的声音传出來:“阿毅.让他走.他心意已决.你拦着又有何用.”

“哼.闪开.”承昭推开皇甫毅的手大步离去.身后传來舒默的声音:“承昭.今日你走.我们之间的兄弟情义便就此断了.”承昭脚下一顿.继而头也不回地离去.

皇甫毅见状.冲进中军帐.本想着要讨伐一番承昭的不仁不义.然而看着舒默一脸的疲倦.到嘴边的话变成:“公子.您放心.无论如何.我们是一定会忠于您的.”

“阿毅.传令下去.大军后退十里.安营扎寨.”舒默冷静说道.

“公子……”皇甫毅有些着急地想要反驳.后退十里.这不是在向大公子示弱吗.

舒默看着他.问道:“如今将士们士气低落.怎么打仗.”顿了顿.他揉揉眉心.说.“好了.阿毅.照我的吩咐去做吧.”

“是.”皇甫毅只得应是后退下.

舞惜一直在简易的屏风之后.此时她方才走到舒默身边.对着舒默露出恬静的笑.并不说话.柔弱的小手轻轻地按着他的太阳穴.她知道此时的舒默.大概最需要的就是冷静下來.好好思考未來的路.舒默的大手覆上舞惜的.有些欣慰她的无言的理解.

当天.在承昭走后.舒默的大军便后退了十里.而承昭.凭着他的身份.自然是能轻松进城的.

回到平城之后.他先进了一趟汗宫.面见了桑拉.

“大汗.”承昭恭敬请安.

桑拉看见承昭.满脸笑意:“承昭.你何须客气.还是叫我大堂兄吧.免得生疏.”承昭的归顺是有些令他意外的.不过他是求之不得的.大伯父这些日子不知怎么回事.虽说朝堂之上从不说任何反驳的话.但是每到他提及拓跋营的时候.他总有各种理由推脱.如今承昭回來了.想必能帮着劝劝大伯父.

“大堂兄.”承昭从善如流道.

“舒默竟肯放你回來.”桑拉状似无意地问道.

提起舒默.承昭面露不屑:“大堂兄自从您称汗后.他如今也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汉军营将军罢了.我好歹也是仁诚汗的公子.他凭什么限制我的行动.之前的种种.若非是有大汗在.我又岂会跟着他出去打仗.”

桑拉满意地看着他:“你说的不错.大伯父就你这一个儿子.你的确该在大伯父身边多尽孝.你从舒默那來.他现在怎么样.”

承昭知道桑拉的意思.便将舒默军中的大致情形说了一遍给桑拉听.末了.道:“大堂兄.待我回去见过阿爸.必定要让阿爸去说服拓跋营的各位将军忠心于您的.”

桑拉笑着说:“如此甚好.”

接着两人又聊了许久.承昭方才问:“大堂兄.您一直跟在先汗身边.先汗都沒有立遗诏吗.”

“并沒有.父汗暴毙.什么都來不及交代.只是之前父汗便有口谕.有我监国罢了.”桑拉提起父汗的离世.还是满是伤感的.

承昭安慰了几句后.说:“既然如此.先汗的意思便已十分明确.就是由您继位.只是可惜了.若是有遗诏或是玉玺.那拓跋舒默便也沒有理由再起兵造反.”

桑拉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不再继续这个话題.反而劝承昭回府看看拓跋严宇.承昭便也起身告退.

回到仁诚汗府.对于承昭的出现.拓跋严宇是有几分意外的:“承昭.你是怎么回來的.”

承昭看一眼周遭.将拓跋严宇拉着进了书房.父子俩说了许久之后.承昭秘密地将一锦盒交给拓跋严宇.拓跋严宇看后.叹一口气:“唉.这样的结果我真是不愿见啊.他……太糊涂了.”虽然事情他早已猜到了几分.但是作为长辈.还是不免有几分痛心的.

“阿爸.这事便交给您了.”承昭说道.

“放心吧.我明日便去召集拓跋营的所有将领.”拓跋严宇拍拍承昭的肩膀说道.

出了书房.承昭回到房间.霏儿向他飞奔而來.尚未说话.便已然眼带泪光:“承昭.你终于回來了.如今朝中出了这么多事.我真是担心死了.”

承昭不露声色地稍稍來开霏儿一点.有些僵硬地安慰着:“并沒有什么大事.你不要紧张.”

“承昭.你怎么会这个时候回來.如今大汗已经下了圣旨说二公子是通敌叛国.不会连累到你吗.你是已经和二公子划清界限了吗.”霏儿忧心不已.她看得出來.新大汗是一定要置二公子于死地的.而承昭又一向和二公子走得近些.她生怕这些事会牵扯到承昭身上啊.

提及政事.承昭的语气更生硬些:“这些事说了你不懂.你在府里好好呆着.别出去乱跑.大堂兄是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的.你放心吧.”

霏儿听出他语气的不耐烦.想了想试探地问:“对了.承昭.你还不知道吧.二公子的两个嫡子在我们府上.听你话中的意思.如今只怕也不会同二公子再有什么牵扯.那两个孩子我们要不干脆交给大汗得了.这要是二公子出了什么事.这两个孩子也是活不下去的……”

“这怎么可以.不许你碰那两个孩子.”承昭呵斥着打断她的话.“你居然有这么恐怖的想法.我竟沒有发现你是这样心思歹毒的人.不论大堂兄和二堂兄之间发生什么.那两个孩子都是无辜的.他们那么可爱.你竟然想要将他们交给大堂兄.你太恐怖了.”

“我……”霏儿紧咬下唇.用陌生的目光看着承昭.

承昭不再看她.转身离去前.对她说:“我一直以为你是心地善良的女子.你太让我失望了.”

霏儿看着承昭头也不回地离开.无声地落泪.她其实也很喜欢那两个孩子.即便知道他们是舞惜的孩子.她还是很难狠下心來对他们不好.今天会这样问承昭.也只是想试探一下而已.原來承昭心底始终对舞惜不曾忘怀.所以哪怕他不顾及二公子.也要舞惜的孩子.

“夫人.您别太难过了.公子大概只是心情不好罢了.”身边的丫鬟看着她抹泪.安慰着.

霏儿苦笑着摇头:“其实我沒有什么好难过的.这么长时间了.难道我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吗.”

丫鬟无言.其实夫人很好啊.孝敬老爷老夫人.待下人们也非常和善.实在是个善良的少夫人啊.可是.为何公子对夫人永远都是那么淡淡的呢……

推荐热门小说公主嫁到,本站提供公主嫁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公主嫁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七章 玉玺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九章 生变(上)
热门: 国家行动 氪金养崽后我被迫走恋爱剧情[娱乐圈] 超级能源强国 龙武战神 全能影帝的马甲又掉了 推理者的游戏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 明日之劫 华娱 献祭恶神后,我有了老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