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厨娘24

上一章:24、厨娘23 下一章:26、厨娘25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面前的这盘菜呈半圆形倒扣在碗中,正一股一股冒着热气,隐隐约约有米酒的甜香散发出来,却并不浓重,那是因为外层包裹的糯米粉曾在坛子里发酵过,黏性更大,所以紧紧锁住了内层的香气。

威远侯用筷子把外层的糯米粉扒开,一股独特的气味便扑面而来,不仅让他愣住了,连围观的人群都发出一阵难耐的骚动。只因这香气太浓太浓,综合了酒香、草木香、卤汁香、肉香,并一股极淡的豉香,香气层层叠加,却丝毫不显得杂乱,反倒加深了旁人对食物的渴望。

什么叫做佳肴?色香味俱全的菜就叫做佳肴。林淡做的这盘菜,看着不显,闻着也平平无奇,但是,当你扒开外面的糯米,使那被紧紧锁住的香气展露出来,这盘菜便似瞬间拥有了灵魂。

翠绿的冰玉肉片因为浸透了卤汁,稍薄的部分已染上一点微红,看上去像娇嫩的花瓣,肉里的油脂被热气一点一点逼出,渗透进了亮褐色的糯米粉里,使两种食材紧紧粘附在一起,粉中有肉,肉中有粉,非常入味。

威远侯夹起一块糯米粉包裹的冰玉肉片,只咬了一口就愕然地睁大眼睛。无他,这肉片果然像林淡说的那样,已经吸饱了酒液,咬一口下去就仿佛喝了一杯酒,满满都是醇厚的酒香。这肉片与其说是一种食材,倒不如说是另一种盛酒的容器,却又饱含着肉质的鲜嫩,更有一股腌制后的酱香与豉香,口感极其丰富。外层包裹的糯米粉也同样味道独特,本就是用来做廖糟的,半发酵过,比普通的糯米粉更软糯,更甘甜。

口里甜的、咸的、酱的、酿的,各种味道融合在一起,却丝毫掩不住那越嚼越浓的酒香,入喉之后完全没有酒水的灼烧感,反而觉得胃里一暖……如此离奇的要求,林淡竟然真的做到了,她用一双巧手把酒做成了菜,且滋味十分美妙。威远侯不由自主地看了对方一眼,末了去夹凉拌豆芽菜。

豆芽菜也是用廖糟泡出来的,里面拌有一点点花椒和香油,咬断茎秆,流出的是带着植物香气的酒液,非常清新爽口。

威远侯餐餐都要喝酒,往往只吃了两口菜,肚子里就全被酒水灌满,然后酣睡过去。皇帝让他回京养病,他却越养越瘦,也是这个缘故。如今,他的属下见他竟愿意坐下安安稳稳地吃一顿饭,且胃口看上去十分好的样子,不禁露出欣喜的神色。

他一筷接一筷,吃相很优雅,速度却不慢,片刻功夫已经干掉了半盘酒酿粉蒸肉,一碟豆芽菜也吃得只剩下一点点汁水。其余食客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不停吞咽口水。娘的,这林掌柜的手艺也太好了些,本以为她做的卤肉已是味中极品,没想到这粉蒸肉竟比卤肉还香,只闻只看,却吃不进嘴,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残忍的折磨。

咕咚、咕咚,厅里响起接二连三的吞咽口水的声音,旁人听不见,威远侯武力高强却听得一清二楚,抬起头看看自己带来的、正竭力装作一本正经的侍卫,不由转头去看林淡:“给我的属下一人来一盘粉蒸肉。”

“抱歉侯爷,这杨林肥我只酿了一坛,肉也只有一块,如今都被您吃了。”林淡无奈摆手。

“酿酒就该一库一库地酿,你却每次只酿一坛,你怎如此小气?”威远侯拉长了一张脸,语气却温和很多。

“回侯爷,我是厨子,不是酿酒师,我酿酒只是因为兴趣,不是专门拿出去卖的。”林淡不卑不亢地答道。

威远侯眯着眼睛看过去,见她面上丝毫不显忧惧之色,竟有些无奈起来。这顿饭太好吃,也太合他胃口,吃了一回他还想吃二回、三回……无数回,可不敢把人家厨子给得罪了。

“算了算了,给他们每人来一斤卤肉,这你总有吧?”

“有的,各位大哥想吃什么,我这里有卤猪蹄、卤猪耳、卤五花肉、卤鸡、卤鸭……素的有卤豆腐、卤藕片、毛豆……口味也很多,有五香的、麻辣的、酸辣的、甜的……”林淡耐心招呼一群侍卫。这些人刚才还凶神恶煞、气势汹汹,这会儿却全都露出灿笑,一窝蜂涌到门口往那瓦罐里看,表情很是垂涎。

汤九这才离开林淡身边,走到威远侯对面坐下,拿起筷子自顾自地夹菜。

威远侯连忙架住他的筷子,冷笑道:“要吃自己点。”

汤九理也不理,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夹菜,威远侯继续围堵,两人把筷子当做宝剑,你来我往地斗了几十个来回,斗到后面竟斗出了真火,就差撸起袖子直接干一架。

林淡百忙之中抽空喊道:“糯米性黏,不好克化,早上不要吃太多。侯爷您吃半盘子就够了,吃多了当心待会儿胃疼。”

威远侯的胃早就被酒精侵蚀坏了,不疼的时候看上去很正常,疼起来便腹如刀割、冷汗淋漓,极其痛苦。听了这话他不禁微微一愣,待反应过来时汤九已把剩下的粉蒸肉都夹走了。

“兔崽子……”他把筷子用力拍在桌上,然后缓缓撸起袖子。却在这时,林淡端着一碗粥和一碟红红白白的小方块走过来,温声道:“没吃饱就喝点粥,早上喝粥最好。”

这粥却不是普通的粥,而是用吊了一晚上的奶汤熬的粥,里面有炖得酥烂的鸡肉和肘子肉,另拌有切得细细的荠菜叶,白里透着点点翠绿,卖相十分好看,味道还格外香浓。

汤九得意的心情瞬间便破败了,沉声道:“赶紧吃吧,这是雉羹,相传乃彭祖所做,号称天下第一羹,十分养胃。”

威远侯难看的脸色微微缓和,趁热喝了一口粥,眼睛立刻就亮了。他不得不承认,早上起来喝一碗热腾腾的浓粥,对沉疴难愈的身体而言不啻于一场洗礼。

“这是什么,酒味很浓。”他拿筷子指了指旁边的小碟子。永定侯一家全都是吃货,有不认识的食物问他们就对了。

汤九果然知道,“这是腐乳,也是用酒泡出来的。”

威远侯尝了一小块,立刻就被这种独特的味道征服了,就着腐乳,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干掉了一碗粥,表情别提多餍足。他的侍卫们也一个二个吃得满嘴流油,还不断竖起大拇指夸林掌柜手艺好。

三刻钟后,威远侯把一枚足赤的金锭子放在桌上,领着一群侍卫心满意足地走了,走到半路似想起什么,又绕回来,把那些已经悄悄逃离的小混混抓住,摁在家乡菜馆的大门前,狠狠打断腿。

“林掌柜,你看看,本侯已经帮你解决了这些小苍蝇,你那坛杨林肥……”

不等威远侯把话说完,林淡就遗憾摊手:“那坛酒至少还要再酿半年才能喝,如今不到三月就取出来,已经算是毁了。侯爷若想喝,还得再等半年。”

威远侯温柔和蔼的表情微微僵了僵,盯着林淡磨磨牙,终是拿她莫可奈何,只得冲侍卫们喊道:“走,随本侯剿匪去!”没有那群胡乱糟蹋东西的土匪,他何至于被一个小姑娘挤兑。

林淡哭笑不得地摇摇头,然后走进店里继续煮面,对躺倒一地的小混混视而不见。她看似脾气温和,却仿佛少了一些七情六欲,又哪里会去怜悯这些人。汤九使了几个人把小混混抬走,免得耽误店里的生意。

“林淡,这是你爹的遗物。”他从怀里拿出一本泛黄的书,解释道:“就算威远侯没叫破,我今天也打算告诉你实情。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出你了。”是林淡教会了他——一个人的品德远比能力更重要,也让他陷入深深的懊悔与自责。所以哪怕过去了十年,他也未曾忘记过这个倔强的小姑娘。他一直想知道对方过得好不好,拒绝了所有人的帮助,她又能走多远。

事实证明林淡能走很远,比他想象得还要远。

“谢谢世子。”林淡接过书翻看,发现这是一本菜谱,恰是当年她爹增补的严家菜谱的下半部分。

汤九解释道:“这是严朗晴让我转交给你的。她把严家菜谱的前六十页拿走了,这些年未曾做过你爹研制的菜。这是你爹的遗物,理当归你所有。”

“未曾做过我爹研制的菜?”林淡重复一句,笑容泛冷。

汤九觉得这个笑容有些古怪,正想探究,就见秦二娘走过来,期期艾艾地开口:“林掌柜,你刚才说要给我拌一份黔州口味的卤肉,如今还作不作数?”旁人全都被威远侯吓走了,唯独她为了几口吃的,坚强地留了下来。

“作数,您请稍等。”一旦面对食客,林淡立刻收起假笑,变回了那个温柔而又耐心的林掌柜。

秦二娘偷偷瞟了汤九一眼,心中微有些发憷。这个人她也认识,是永定侯府的世子爷,刚打赢一场胜仗,被皇帝调回兵部任职。他姐姐还是宫里最得宠的贵妃娘娘,上头没有皇后,可说是权势滔天。

这家菜馆真是神了,来来往往的全是大人物,幸亏当初没把林掌柜得罪死。她刚想到这里,就见门口走进来一男一女,五官很相似,应该是兄妹,后头还跟着几个仆从。也是巧了,那名男子秦二娘也认识,不由自主就打了一个哆嗦。

林掌柜这里可真是藏龙卧虎啊,又一位惹不得的贵人来了!

推荐热门小说女配不掺和(快穿),本站提供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配不掺和(快穿)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4、厨娘23 下一章:26、厨娘25
热门: 正正经经谈恋爱 破云 掌中雀[豪门] 来自末世的顶流[娱乐圈] 孤身走我路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 论拒绝老板表白的下场[快穿] 穿去史前搞基建 重生之歌坛巨星 一刀劈开生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