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风义沦替

上一章:第99章 烟姿远楼 下一章:101大结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四月十一,极平和寻常的一天,却是音楼生命里最要紧的日子。

从日出时起就在盼望,坐在窗口看日影一点点移过去,心里的激动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平息下来。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预感,皇帝基本已经放弃她,今天巳时却来看她,音楼装得呆呆的,定着眼珠子,他也不介意,在她对面的矮榻上盘腿坐下,絮絮说了很多,说自己的童年趣事和心路历程,最后蹙眉看她,“你心里有气,爱怎么闹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去招惹老佛爷?现在被关在这里,弄得半人半鬼,有意思么?朕一直不明白,肖铎到底哪点好,叫你这么死心塌地。他拥有的全是朕赐给他的,朕才是这天下的主宰,你难道看不透么?你装疯卖傻这么久,其实朕都知道,不忍心点破你罢了。你在角楼住了两天,视野可曾开阔些?想明白了就跟朕回去吧,皇后的地位没有人能动摇。”

音楼知道他在试探,他最信鬼神,这么久了,明明很惧怕,还要时不时敲缸沿,看能不能套出她的实话,真是无聊至极的人。

她往前凑了凑,“真的让我做皇后吗?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做皇后了!”她站起身手舞足蹈,“赵氏失德败兴,在后位上赖了十一年,风水轮流转,如今总算轮到我了!皇上到底站在我这边,我是最后的赢家……那大殿下呢?您立他为储君吧!太子位定下了就没人敢篡逆了……”她说着嘤嘤哭起来,垂着两手往外走,“大殿下死了,他死了,我当上皇后还有什么用!”

皇帝也骇然,没反应过来,听见外面宝珠大喊大叫,“主子您醒醒神儿……醒醒神儿……”

他慌忙追出去,皇后一条腿使劲往女墙上跨,嘴里长嚎着“我活着没意思了,大殿下带上我吧”。他吓得头皮发麻,壮了胆儿上去把她拽了下来,看她涕泪纵横的模样灰心至极,“疯得这样,真没法子了。”对宝珠道,“好好看住你主子,有个三长两短唯你是问。”语毕拂袖而去。

交申时的点儿彤云也来了,一旦她离开北京,两个人这辈子就没机会再见面了。彤云淌眼抹泪,嘴里念叨着:“我恨不能跟着您一道去呢,谁爱待在这囚笼里!可是我不能,我老家有爹妈哥子,外头还流落个小的,我怎么能拔腿就走呢!主子,这一别只怕山长水阔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音楼拿手绢给她掖脸,叹息道:“别哭,其实我走了对你才是最好的。咱们名义上是主仆,可在我心里你比音阁还亲。往后你要好好合计合计,看看怎么让皇上认下你。”她觑眼看她,“我听说他召你进了西海子,有什么说头么?”

彤云脸上一红,“就说些闲话,问是不是老佛爷知道了您和督主的事儿,为了避人耳目才把我指给他的。又问眼下过得好不好,问他对我怎么样,两个人住不住在一处……”她扭捏了下,“皇上不老成,眼睛乱瞄,手还乱动,我心里有点怕,找了个借口就告退了。”

音楼听得愣神,“你怕什么?你们俩本来就……嗯,那个……”

彤云愈发腼腆了,“一回就怀上了,也没品出滋味儿来……”

音楼捂嘴大笑,“没品出来接着品,不是正好么!你别说自己不想留在他身边,我是知道的,女人对自己的男人,哪个真正能割舍?何况还有了孩子,情分更是不一般。”她牵了她的手合在掌心里,温声道,“横竖我和他都要走的,你一个人留在京里无依无靠怎么办?还是想法子进宫吧!将来把孩子找回来,让他认祖归宗,咱们大伙儿就都圆满了。”

她怔忡着,极慢地摇头,“不能明着来,我那时候替了您,还偷偷生孩子,这是欺君,能落着好处么?您别替我操心,到了外头千万留神,好好照顾自己。我是不要紧的,您常说我头子活络,还能亏待了自己?夜里我去见皇上,想法子拖住他,等这儿烧得没救了,他来了不过是瞧一眼废墟,也无力回天了。”说着摘下腕上镯子交给她,掖泪道,“奴婢和您好了一场,临了没什么能送您的,这个您留着,往后不管到了哪里,看见它,就想起奴婢伺候过您一场。”一面说一面起身,依依不舍道,“我去了,久留落人眼,回头再生出岔子来。主子保重,好歹别忘了我。”

音楼哭着送出去,她回身把她挡在槛内,自己提裙下台阶,风吹起她的裙袂,数不清的褶儿,飘飘摇摇,拐个弯就不见了。

天渐暗,膳房按时送吃食,照旧来收碗碟。送饭的嬷嬷隔着幔子看一眼,皇后娘娘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人迟迟的,坐在那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鉴于她时不时闹个鬼上身,宫里人人都怕她。有事儿不敢问她,只敢和宝珠打听,“皇后娘娘的病有起色没有?”

宝珠面露难色,一味地摇头,“越发厉害了,半夜里不睡觉,在地心噔噔跳。您瞧她不住嘴说话,猜猜她在说什么?在说饿呢!才撂了筷子就叫饿,怕是饿死鬼上身了,别什么时候要吃人吧!我实在受不得,打算求老佛爷个恩典,就算打发我去浣衣局我也认了,总比吓死在这里好。”

嬷嬷听了更慌张了,只说:“你且撑两天,我回了老佛爷再做定夺……把用过的碗筷搁在外头,过会子自有人来收的。”说着提上食盒,头也不回地跑了。

夜色越加深沉了,一弯上弦月挂在西面,天地间昏沉沉的。音楼和宝珠收拾好了包袱在楼里静待,隐约听见远处传来马蹄踩踏青石板的声响,笃笃到了底下,便不见动静了。屏息分辨,又有沉闷的脚步声,转眼到了门外。

云尉进来,冲她长揖一礼,“奉督主之命来接娘娘,娘娘莫声张,只管跟属下走。”

音楼点头,忙牵着宝珠出门。跨出门槛见两个番子扛着两具尸首,大约刚死不久,胳膊低垂下来,稍稍一动便跟着摇晃。她吓得往后一缩,云尉道:“娘娘别怕,都是犯了死罪的女子,这么死法比上刑场身首异处强多了。她们能替娘娘,是她们的造化,死后少不得厚葬,便宜她们了。”说着往下引,“娘娘仔细脚下,马车已经在道口等着了。”

音楼咬紧了牙关不言声,因为太紧张,深一脚浅一脚,走路直打飘,好在有宝珠扶着,浑浑噩噩间坐进了马车。城门上把守的早换成了肖铎的人,因此到了门禁上无需多言,很快便放行让他们离去。车过了筒子河,云尉的缰绳一抖,顶马撒开四蹄跑动起来,车厢里骤然颠簸,颠得她坐不稳当,这才恍惚从梦境里跌出来,咦了声楸住宝珠,“咱们出紫禁城了么?”

宝珠笑道:“本就在紫禁城的边缘,这会儿已经出筒子河了,您看看……”边说边打帘让她往后瞧,城楼上灯火杳杳,像天上点缀的星子,“瞧见了么?咱们已经离开那座皇城了,以后就要四海为家啦!”

满心说不清的感受,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齐涌上来,把她冲得热泪盈眶。她在一片迷茫里远眺,车走得越来越远,然而那火光却越来越大。她拭了泪细看,似乎是燃起来了,熊熊的火焰冲到了半空中。角楼是大木柞的结构,三层重檐交叠,地势又高,一旦火苗拔起来,要扑灭就难了。

她让云尉停车,静静看上一阵,那片火光仿佛把昨天烧了个透彻,热烈地、浩荡地、却让人感到平实和寂灭。她长出一口气,转头问云尉,“要烧多久?”

云尉道:“说不准,也许几个时辰,也许要到明天早上。就算护军进去翻找,找到的不过是两截焦炭罢了。娘娘放心,这回定可后顾无忧。”

她抿嘴一笑,清澈的眼睛,倒映出碎裂的金芒,似有些惆怅,轻声道:“皇后已经葬身在火海,这世上再也没有步音楼了。”转过身搭上宝珠的腕子登车,再看最后一眼,安然放下了车门上的垂帘。

今晚西风很大,砖木燃烧的哔啵之声乘势往东,一直飘到这里来。空气里有焦灼凄惶的味道,放眼看,西角楼方向火光滔天,照亮了大半个紫禁城。皇帝匆匆奔到殿外,噩耗像个巨大的锤子,重重砸在他不甚清明的脑仁上。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他抓着崇茂问,“皇后呢?皇后救出来了吗?”似乎意识到问不出头绪来,踅过身就要出园子。

崇茂忙挡住了他的去路哀求,“主子稍安勿躁,您去于事无补,水火无情,伤了圣躬怎么得了!肖大人今晚在东厂夜审瞿良贪污案,这会子接了奏报已经去了。”他咽了口唾沫,小声道,“奴婢风闻,肖大人得了消息慌得了不得,几回要冲进火场救人,都叫底下档头拦住了。皇上知道的,娘娘在楼里挂了好几层帷幔,着起来比捻子还好使呢,火星子呲溜溜蹿上房梁,殿顶都是木柞,这一烧,可不坏了菜嘛!锦衣卫披了湿毡进去搜寻,头一造儿没找见,第二造儿进去……找着了。”

他吞吞吐吐,皇帝恨得拔高了嗓门:“怎么个说法?再回不明白就给朕到上驷院养骆驼去!”

崇茂吓得缩脖儿,一迭声道是,“娘娘和跟前伺候的宫女宝珠都给找到了,可……因着耽搁了时候,救出来人已经没法瞧了。”边说边抹眼泪,卷袖擦鼻涕,呜咽道,“万岁爷您节哀,这也是命。原以为娘娘离了坤宁宫能缓和点儿的,谁知道闹了这么个收场。娘娘凤驾西去,对主子来说是天大的伤心事,可转回头想想,娘娘这也是超脱了。病了这程子,到起火,都糊里糊涂闹不清自己是谁,满口谵语的吓唬人……”

皇帝木然站着,晚风有点凉,迎面吹来,吹瑟了他的眼睛,他垂着双肩喃喃:“朕的皇后,死了……”

“有涅槃才得重生。”身后人过来,和他并肩而立,蹙眉看着远处火光,语气无关痛痒,“被别人占据的躯壳,付诸一炬也没什么可惜。昨日之事,于我看来已经远了,如今从头开始,故人相见也争如不见。我常在想,您封我为后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想得太多,我自己也闹不清了。可我知道,至少您在花园里见到我,那时候的心是真的。在我手绢上题字、把我从中正殿救下来,这些都是真的。”

皇帝骇异地盯着她,“你在说什么?”

她晏晏一笑,略低下头,那形容儿恍惚和他记忆里的人重合,只是换了张脸孔。她转过身来,把手放进他掌心,“皇上,您瞧我像谁?一间屋子住两个人,我是音楼,也是彤云。这么说,您怕不怕?”

皇帝觉得不可思议,“这又是演的哪出?”

她并不答,檐下的风灯摇曳,晕染她平和的眉目,“这动荡的人间,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音阁九月里生,您别忘了说过的话,把孩子抱来我抚养。还有那尸首,不要去看,看了徒添伤感。只要我还在您身边,这就够了。”

皇帝将信将疑,总觉哪里不对,然而吃了药,很多事混沌不明,但有一点还耿耿于怀,“你爱的是肖铎,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回他身边?”

她牵起唇角笑了笑,“就像您说的,他不过是个太监,清粥小菜不能吃一辈子,你我才是正头夫妻。以前和他千丝万缕牵扯不断,其实早就乏了,现在一切从头开始,是老天爷怜悯我,给我这机会。越性儿断了,皇上不高兴么?您不是总说爱我么,难道都是场面话?”

皇帝扶住额头,只觉头痛欲裂。是他糊涂了,还是这世界真的鬼怪当道?换躯壳、换灵魂,换得他眼花缭乱。这么说灰飞烟灭的仅仅是音楼的身体,就像换了件衣裳,其实她还是原来的她?

皇帝望向西角楼方向,视线模糊,茫茫然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9章 烟姿远楼 下一章:101大结局
热门: 穿成万人迷的炮灰竹马 暗夜狩神 地海传奇2:地海古墓 你在星光深处 大唐理工学院 在轮回世界里愉快的作死 假如chuya没有成为羊之王 请开始你的表演 (综漫同人)特A级危险预警 回档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