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烟姿远楼

上一章:第98章 昼话阴转 下一章:第100章 风义沦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肖铎那头办差,依然进退有度纹丝不乱。

浴佛的仪式完了,太后把从佛前求来的神符交给他,“你得了闲儿给皇后送去,到底有没有用,我也不敢想了,横竖试试吧!”说着一长叹,“我原就反对皇帝册封她,瞧瞧才三个多月,闹得这样收场。到底她来路不正,邵贵妃和荣王作祟倒罢了,只怕还有先帝。不管翻没翻过牌子,毕竟是他的人,皇帝把人收进后宫欠妥当,再一封后,更叫人伤心了。如今这样也没法子了,她疯得没边儿,只能关在角楼上自生自灭。但愿她运数高,远离了承乾宫能好起来,也算捡了条命。”

肖铎道是,“全看娘娘的造化吧!老佛爷尽了人事,剩下的只有听天命。可依着臣看,使了那么大的劲儿捉鬼驱邪都没用,还是娘娘的心魔占了大头。好女不事二夫么,娘娘必定自责,又不得疏解,久郁成疾就打这上头来。身上有恙,尚且可以传太医医治,心里有病症,谁都帮不了她。臣是怕娘娘一个人束在高楼,万一想不开出点什么事……”

太后在金盆里盥洗,他托着巾栉送上去,太后接了茫然拭手,垂眼道:“你心太善,见不得谁受苦,咱们都一样的。可是事情到了这地步,哪里能安顿她?她闹起来你是没瞧见,”边说边蹙眉大摇其头,“像黄皮子进了鸡窝,那份糟心劲儿,天底下罕见。这么下去大家不得安生,还是远远打发了,宫里图个太平吧!”

音楼小事糊涂,大事上却很有主见,就瞧她把皇太后吓得那模样,可见先头在殿里就有过一番作为。太后越厌恶她,对他们越有利。肖铎握紧了那道黄符应个是,“老佛爷是宫里娘娘们的主心骨,要想定国必先安家,不能为了一个,弄得大家伙儿提心吊胆。臣已经吩咐下去,角楼底下加强了守备,娘娘就是在楼里闹翻了天,也妨碍不到别的主儿了。”言罢呵了呵腰,却行退出大殿。

曹春盎见他露脸,请他到僻静处说话。这小子常一副鬼五神六的样子,探过来和他咬耳朵,“干爹,西角楼的人都替换了信得过的,您来去不必忌讳什么。再一个就是彤云,皇上怪异得很,传彤云过西海子说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儿子让平川盯着,一有消息就回禀干爹。儿子眼下是怕,彤云和皇上毕竟一夜夫妻,还生了个儿子。倘或她嘴不严,把娘娘装疯的事儿说出去,那咱们这回的计划就全泡汤了。”

肖铎倒显得很笃定,“她不敢,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把她和孩子分开的原因。如果她不想让孩子活着,尽管去胡诌。女人和男人不同,只要拿捏住了这个命门,不愁她不听话。”又问,“那孩子现在怎么样?”

曹春盎道:“送到乌兰木通去了,有个熬鹰把式家里没孩子,整天的求神拜佛。这会儿给他一个,比拾了狗头金还高兴呢!说有的人就是这样,自己怀不上,领了一个,肚子嫉妒了,就能生一串。送去的时候唯恐孩子受委屈,包裹里带了五十两银子,公母俩乐得什么似的,拍胸脯担保对孩子好,干爹就放心吧!”

他点了点头,看外面天色不早,是时候回宫了。转头去料理銮仪,心里愈发急迫,手上事赶紧料理完,也好早早去见她。

时间过得真慢,事儿也多,他耐着性子一样样伺候周全,皇太后进慈宁宫安顿下,他方请旨往南边值房里去。

闲下来盼着太阳快点落山,静静坐上一阵,想想风尘仆仆,奔波一天满身的灰没法见她,收拾一通换了身衣裳,左右难熬,干脆出宫上东厂转转。心不在焉听了最近侦缉的情况,画押书那么厚一摞,他伸手想去翻阅,最后还是作罢了。

日头渐渐西沉,余晖一缕一缕被夜吞噬,外面迷迷蒙蒙,离得稍远些就看不清人影轮廓了。他起身出门,沿筒子河往北,兜个大圈子才到西角楼。远远站住了脚估算,这里离太素殿很远,横亘了整个紫禁城,就算燃起来,烧得火光冲天了那边才能察觉。还有出逃的路线,门禁上换了自己人,马车出入不盘查就够够的了。

他十拿九稳,有了成算心里安定下来。护城上挂着十来盏巨大的白纱西瓜灯,缇骑钉子似的压刀伫立着,班领看见他,上前行礼叫了声督主,他略颔首,“皇上来过么?”

班领道:“回督主话,皇上没来,打发御前总管瞧了一回。没旁说旁的,让皇后娘娘安心养病,要吃什么、要传太医,都知会当班的人。交代几句就走了,没有逗留太长时间。”

他听了只觉好笑,这就是所谓的爱,果然君王薄幸。还好音楼不孤凄,有他心疼着,皇帝再疏离,对她也不能造成伤害。

他抬了抬手,栅栏撤开了,他提袍上了台阶。

晚风习习,这月令已经不觉得冷了,只是扶墙而上,城砖粗砺,磨得他手心发疼。上月台看,楼里灯火煌煌,门扉半开,许是在等他吧!他疾步过去,里面帷幔重叠,轻的纱,被风一吹飘飘拂拂。纱幔后有个纤丽的身影,正托着烛火燎油蜡底部,蜡化开了,一支一支紧紧粘在台面上。

宝珠从里间出来,看见他待要行礼,他比个手势示意她噤声,她会意,蹲个安便退到抱厦去了。

他进门,踏进一团温暖的光里,走得悄然无声,仿佛这是个梦,脚步重些都会惊醒梦中人。一步一步往前,她没有察觉,阔大的袖子随动作舒展,一个欠身都柔媚如水。他站在她身后,心脏悸栗栗跳动,受不得这距离,终于一把将她拥进怀里。

她微抽了口气,知道是他,没有挣扎,把手覆在他手背上,半仰起脸,缱倦地和他蹭了蹭,“你来了?”

他嗯了声,“等了很久么?”

她转过身来,轻轻笑着:“不久,每天睁开眼睛就在等,已经习惯了。”

“是我总来得太迟。”他莫名感到酸楚,甚至不及她坚强。

她抬起手掖掉他的眼泪,脸上挂着微笑,嘴角却微微抽搐,哽声道:“一点都不迟,每当我坚持不下去了,你就会出现,比约好的还要准呢!”

说不清的味道,凄凉伴着慰藉、惆怅伴着欢喜,交织在一起向他涌来,瞬间泛滥成灾。他抱住她不停地亲吻,一遍又一遍,仿佛这样才能把心里破开的窟窿织补起来。

他说:“音楼,你是个好姑娘,这回出了大力气,要是没有你突然的顿悟,咱们还得困在那座城池里。”他揉揉她的脑袋,“怎么说开窍就开窍了呢,我以为你至少要等生了孩子以后才会变聪明。”

她听了不满,“人走投无路时就有勇气杀出一条血路来,我做到了,而且演得以假乱真。”她得意洋洋抱住他的腰,紧紧贴在他胸前问他,“我们只要再分开一次,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是不是?”

他说是,“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带你走,就算整个大邺倾尽国力来追杀我,我也顾不上了。”

她却凝了眉,“我想过,如果不能走出这里,就从角楼上跳下去。我花了那么多的心思,装了两个月的疯子,如果老天再刁难,说明我们命里无缘……”

他掩住她的口,“想逼我殉情?只要你跳下去,我绝不苟活,说到做到。”

用不着说什么“我死了你好好活下去”的话,说了反倒显得虚伪。事到如今他们只有一条路可走,若非通向九重,便是直达阿鼻地狱。她含泪笑道:“那么死也死在一起,好不好?”

他自然应允,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痛苦和煎熬都尝遍了,假如不能在一起,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他拉她回榻上,单是面对面坐着,难以抓挠到心底最深处的痒,想了想,索性直接将她压在身下。这种示好的方式真特别,音楼以为他总要做些什么,可是没有,他把脸贴在她耳朵上,一本正经道:“就定在三天后,多一天我都等不及。我已经让大档头在牢里挑拣女犯,到时候尸首穿上你和宝珠的衣裳,火烧得大,面目也就辨认不清了。你们出了宫不要回头,我安排人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先待上几天,等朝廷往琉球派兵,咱们一道出大邺,再也不回来了。”

音楼心里热腾腾烧灼起来,真能这样,便是最好的结局了。她负载着他的份量,感觉安逸,环着他的腰背问他,“你怎么确定朝廷会派兵攻打琉球?万一议和议成了呢?”

他咕哝一声道:“你听说过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么?倘或连使节都被杀了,那这仗不打也得打了。”

原来是早做了准备,那位出使的官员不论谈得怎么样,都不能顺利交差了。所以只要她起个头,他会妥当安排好退路,叫她没有后顾之忧。她欣然道好,“那就三天后,亥时你派人来接我,我等着你。”

他笑着吻她的眼睛,“一言为定,可是以后你就不是皇后了,没有尊崇的地位,没有人对你叩拜行礼。咱们逃出去,离开大邺,也许找个渔村山坳落脚,也许会吃苦,你会后悔么?”

她咧着嘴露出一口糯米银牙,“那么你不再是督主、不再权倾天下、没有华美的冠服、没有漂亮的饰物,你会后悔么?”

他认真思考了下,“不会,因为我有钱。”

音楼嗤地笑起来,“我也不会,因为我有你。”

他低下头,撩开她的裙裾,和她痴缠在一起,“这话没错,你有我,即便再多苦难也不用怕。我替你挡风遮雨,我为你肝脑涂地。咱们去建个城,城池里只有你和我,把过去错失的时光百倍找补回来。”

她嗡声长吟,“我不要城,树大招风,还没有吃够以前的苦么?我宁愿盖间茅草屋,隐居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就足意儿了。”

他和她唇齿相依,低低道好,“用不着呼奴引婢,日常起居都有我,保证比旁人贴心一万倍。”

她朦朦看他,又生出新的感慨来,抬手描画他的眉眼,嘟囔道:“多好的男人啊,上得朝堂,入得厨房。可是离开大邺你就摆脱了太监的身份,咱们不能去民风开放的地方,我怕你出去买个菜就再也不回来了,因为某一户有闺女的人家瞧你长得好看,把你劫走做倒插门女婿去了。”

他颇无奈,一下咬在她鼻尖上,“看来傻病想根治,非得花大力不气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8章 昼话阴转 下一章:第100章 风义沦替
热门: 文体巨星 傻了吧,爷会飞! 神明的金丝雀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 我的竹马是渣攻 佛系大佬的神奇动物们 嗜血法医·第4季·终结游戏 神赐的宴会 恋爱脑的前男友们都重生了 九焰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