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昼话阴转

上一章:第97章 画幕云举 下一章:第99章 烟姿远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装疯装得久了,音楼已经摸着了门道,眼神要呆滞,动作要怪异,嘴里胡言乱语,这么的就足以糊弄住所有人了。皇帝起先是不信的,对她多番试探过,无奈她时好时坏,观察了很久,到底还是放弃了。若论感情,不能说没有,但和肖铎必定没法比。或者只有初初的一点眷恋,后来更多的是不甘和利用。音楼有时觉得他很可怜,空得了江山,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他爱身下的髹金龙椅,爱祖宗传下的万世基业,更爱吃喝玩乐纵情声色。他就像南唐的李后主,有才情、性骄侈、喜浮图,唯独不恤政事。一个国家气数将尽,末代便是这样一副让人无能为力的惨况。

四月初七宫里忙开了,为第二天的浴佛准备全套的纯金器皿、宝香、会印钱及放生的活物。别人做功德,一般放鲤鱼和龟鳖,音楼不是,她叫四六抓了条刚出洞的蛇,装在绡纱做的袋子里,自己亲手拎着,大摇大摆去了皇太后的慈宁宫。

绡纱很薄,里面的东西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春天万物生发,蛇才从一个寒冬里醒转过来,正是活跃的时候。那是条碧绿的竹叶青,筷子粗细,身条优美,昂着头吐着信子,直往袋口上蹿。

音楼的出现立刻引出一连串尖叫,淑妃战战兢兢说:“皇后娘娘,这蛇有毒,叫它咬一口会出人命的。”

毒牙早拔了,音楼小时候并不娇养,这种东西也不害怕。她往上抬了抬手,举到淑妃面前,“你瞧它多漂亮,怎么会有毒呢!淑妃喜欢吗?喜欢我和你换,你那尾锦鲤也不错。”

她的口袋往前一送,几乎贴上淑妃的鼻尖。绿油油一团夹带着腥气扑面而来,淑妃吓飞了魂,两眼一翻就昏死过去了。

殿里乱成了一锅粥,皇太后双手合什大念阿弥陀佛,冲音楼斥道:“皇后也自省些个,你放生什么都不要紧,叫底下人关在笼子里带到碧云寺就是了,自己提溜着像什么样子?你是皇后,不是外间的山野村姑,这样不忌讳,有失皇家体统!”

音楼不以为然,扭头道:“老佛爷此言差矣,众生皆平等,为什么独不耐烦我的蛇?我是皇后,我爱提溜着,谁也管不着。”

她这个猖狂样儿,天皇老子也拿她没辙。皇太后厌恶地皱了皱眉,回身看榻上的淑妃,嬷嬷使劲掐了半天人中,这才悠悠醒转过来。睁眼一看皇后探头探脑,淑妃就哭了,抓住太后衣襟道:“老佛爷给我做主,姊妹们都是好人家出来的女儿,怎么经得住皇后这么作弄!宫里再不整治,往后还能成事么?今儿吓唬我,明儿就该杀我了。皇上不管,老佛爷再不管,咱们这些人可活不了了。”

音楼一听生气了,“淑妃你胆儿不小,当着本宫的面敢叫老佛爷惩治本宫,当我是死人么?坏话背着人说的道理不明白,要本宫教教你?”

淑妃愕然往后缩了缩,“看看,这是又要发作了。早前皇上封后她就推三阻四,万事都有定数的,非要把人按在那个座儿上,她福薄镇不住。当初还不如封贵妃,总比大伙儿一道水深火热的好。”

音楼错着牙道:“越说越不像话了,我手里有金印,你再啰噪一句,即刻摘了你丽妃的衔儿!”

旁边丽妃一脑门子汗,怯怯举手道:“娘娘,我才是丽妃,她是淑妃。”

音楼哦了声,“对,我弄错了。”又冲榻上人使劲指了指,“皇后有什么了不起,照样不得皇上宠爱。你以为你一哭二闹就能挽回皇上的心么?我有儿子,你有什么?将来大殿下继位,头一个把你送进泰陵,看谁护得了你!”

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把人弄得摸不着边。大伙儿再一斟酌,那不是邵贵妃的口气么!顿时惊惶失措起来。青天白日里皇后鬼上身了,这怎么得了!大伙儿都求自保,轰地一下作鸟兽散。平时养尊处优的妃嫔们跑动起来不含糊,三下两下出了慈宁宫门,站在槛外拍胸喘气。

夹道里卤簿都预备妥当了,肖铎正指派人打点,听见动静转过头来看,太后从门里匆匆出来,他待要上前行礼,后面皇后也跟了出来,脸上粉抹得厚,眼梢擦了胭脂,看上去鬼气森森。

他知道她的计划,心里是笃定的,只歪脖儿打量她。她很快瞥了他一眼,没什么表示,扬手招呼太后道:“老佛爷等等我,我一个人乘辇有点怕,总有什么跟着我似的,咱俩搭伙,一块儿坐得了。”

皇太后都快被她吓死了,心在腔子里乱窜,怎么能和她坐一抬辇!当即虎着脸道:“你有你的銮仪,又不是逃难,两个人挤作堆算怎么回事儿?好了别闹,赶紧动身吧,等到了碧云寺请方丈好好给你驱驱邪。”

她蔫头耷脑,看众人上了车,自己茫茫然站了一会儿。肖铎上来搀她,低声道:“娘娘登辇吧,有什么话对老佛爷说,等到了碧云寺再叙也无不可。”

她这才怏怏往自己凤辇方向去,意态虽装得萧索,五指却紧紧扣住他的手。他抬眼看她,她只能用余光扫视他。她的纽袢子上挂着十八子手串,底下回龙须拂在他腕子上,隐约的,像个触摸不及的梦。原想等她上了辇,至少跟她说句话,谁知她脚下忽然顿住了,放开他调头就走。太后的辇还没坐稳她又折了回来,伸手打起帘子,咯咯笑道:“老佛爷,您说要扶我做皇后的,您忘了吗?现在赵氏已经死了,总该轮着我了,您说话不算话,骗鬼么?”

她狰狞地笑着,一步步迈上脚踏。皇太后彻底受了惊吓,缩在车内惊声尖叫,什么体面尊荣全不顾不上了,所幸肖铎上来阻止,她一迭声道:“快把这疯妇抓起来,快抓起来……我大邺没有这样癫狂的国母,皇帝不废她,我也容不得她!把她关起来,关到角楼上去!底下使人看着,除一日三餐不给旁的供给,不许她出角楼一步,否则打断她的腿!”

皇后被人架住了,宝珠上去哭求:“老佛爷您慈悲,我们主子是御封的皇后,诏告了天下的。您把她囚禁起来,皇上跟前也没法交代……”

音楼演得兴起,愈发挣扎嚎啕,哭先帝、哭荣王,把所有宫妃都闹下了车。

眼看收势不住,皇太后恼火异常,断然喝道:“皇帝那里自有哀家去说,不劳你费心。你舍不得你主子,跟着一道去,也免得她孤单。”冲肖铎一比手,“你打发人去办,浴佛的行程不能耽搁,这会子往寺里要紧。皇后的事先搁着,等回来了知会皇帝,这个后,不废也得废!”

肖铎道是,踅身对闫荪琅使个眼色,自己仍旧持金节,开道往大宫门上去了。

音楼折腾了一通,精疲力尽。可是再累,心里却是高兴的。终于办到了,叫皇太后废她,一个发了疯的皇后还不如之前的张皇后,没有住英华殿的福气,一口气送进角楼去了。角楼从墩台至宝顶有九丈高,如果逃不脱,从墙头跳下去不知能不能活命……不管怎么样,那里是紫禁城的边缘,只差一点儿就能走出去了。宝珠上来搀她,她抓住她的手,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原来劫后余生就是这样的,她恨不得放声大笑,自打去年入宫以来就没这么高兴过。

闫荪琅并不知道内情,失了势的皇后,没有特别的优待。到城门上让戍军放行,顺着台阶上去,把人送进门方作一揖道:“娘娘且在此安置,臣命人到坤宁宫收拾娘娘细软和换洗衣裳,想起来缺什么就同底下缇骑说,臣再想法子替娘娘办妥。”

音楼呆滞看他一眼,“这里没有帘子么?万一有鬼怪趴在窗户上往里看怎么办?你叫人挂上帷幔,再送五十支羊油蜡来,本宫夜里怕黑,要整夜点灯才能睡着。”

闫荪琅听了微一顿,抬眼道:“宫里用油蜡是有定规的,娘娘要五十支,真有些难为臣了。”

音楼对宝珠嚎啕起来,“你瞧这人!”

宝珠忙安抚她,冲闫荪琅道:“我们主子到底还是正宫娘娘,要五十支油蜡不见得哪里逾越了。闫大人能办是最好,要是不能,咱们再想法子去求肖大人。就是区区小事麻烦他老人家,有些不好意思罢了。”

闫荪琅转念一想,步音楼和肖铎是有些交情的,当初从宫里出去借居在提督府,李美人找她告了一状,肖铎还曾给他提过醒儿。真为一点小事叫上头觉得有意为难,那就不好了,便道:“既这么,臣回头吩咐下去。被褥铺盖过会子就到,娘娘先歇一阵,到了饭点儿自有人送吃的来。”

音楼点头把他打发了,自己背着手屋内屋外四处查看。角楼虽然孤凄寂寞些,规格却是很高的,覆鎏金宝顶,梁枋饰墨线大点金旋纹彩画,隔扇门和坤宁宫一样用三交六椀菱花,连槛窗都雕夔龙。要不是地势高,春天显得风异常大,真没什么不称意,还很有种遗世独立的美。

内外只有她和宝珠两个人,她搓手笑道:“蛮好,我看比哕鸾宫还强些。这儿没人,我也用不着每天一回装疯卖傻了。”

宝珠道:“可不,每每瞧您折腾,奴婢都替您累得慌。”说着嗤地一笑,“您今儿演得真好,我看把督主也唬得一愣一愣的。难为您,再熬上几天就该苦尽甘来了吧!”

音楼嗯了声道:“但愿一切尽如人意。”

宝珠迟疑道:“就是不知道皇上会不会追究,您说他对您是真有情么?”

音楼摇了摇头,“他只是不甘心罢了,不愿意承认自己比不上个太监,心里不痛快,就要所有人跟着不痛快。他常说自己是文人,文人心眼儿小得针鼻似的。肖铎那么个大活人戳在眼窝里,又不能除掉,所以就挖空心思硌应人。其实他最想册封的还是音阁,只不过我的利用价值比她大一点罢了。既然他们有了孩子,这辈子横竖是纠缠不清了,他有恃无恐,索性把这个位置腾出来圈禁我。”她长长叹了口气,“他有句话说得没错,他的后位不值钱,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今天终于摆脱了,我只要安安静静等着肖铎来找我,商议好时候再演一出戏,我就该功成身退了。”

未来触手可及,她靠着槛窗笑得馨馨然。心头像卸下了包袱,她知道碧云寺里的他一定也是欢喜的。今晚他会来吧?这么想他,刚才短暂的触碰不能缓解她的相思。她一个人掰手指头数,到底多久没有在一起了?数不清了,放佛从她进宫后就一直是匆匆忙忙的,却也因匆忙,每次都变得更加深刻。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7章 画幕云举 下一章:第99章 烟姿远楼
热门: 魔力的胎动 我在西幻搞基建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晨昏 垂钓诸天 桃花折江山 史上最强师兄 死之枝 剑道独尊 狼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