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计乘鸾凰

上一章:第84章 春色可替 下一章:第86章 芳草依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透过槛窗往外看,中路上太监打着伞送音阁过来。她披一件宝蓝的鹤氅,干净的一张巴掌小脸未施粉黛,看上去气色不大好。进门来细瞧更觉惨白得厉害,和平时判若两人。上前向座上请安,本想说话的,看见帝姬便顿住了,拿脚尖搓着地,欲言又止。

音楼颇觉纳罕,“姐姐这是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么?外头冰天雪地的,看冻着了。”示意宝珠往炉膛里加炭,努嘴道,“横竖没外人,姐姐在熏笼上坐着,暖暖身子罢!”

音阁道了谢,细长美丽的眼睛也不像往日那么有神采了,怯怯看了帝姬一眼,勉强笑道:“长公主也在呢?”

帝姬点了点头,直白道:“是啊,我也在。怎么,庶福晋有体己话和端妃娘娘说?我在这里不合时宜,就先告辞吧!”

她作势站起来,音阁忙起身压她坐下,“不不……长公主和娘娘交好,我原没什么要紧话,不过进宫来瞧瞧娘娘……”

早不来晚不来,偏南苑王进京了就来,里头必然有猫腻。音楼也不忙着追问她,她要是能憋住就不来这一遭了,故意的远兜远转,笑道:“今儿这雪下得好,我做东,都别走,在我宫里吃饭,下半晌凑上宝珠,咱们摸两圈。”

帝姬自然是应承的,搓着手说:“许久不摸雀牌,手指头都不活络了。以前不沾边儿还好些,自打跟你学会了,简直像上了瘾,晚上做梦还梦见呢!瞧瞧,都是你带坏的。”

“怨我么?”音楼笑道,“是谁死乞白赖要学,连晚上都不肯回去的?”

她们你来我往地戏谑,音阁到底忍不住了,却也不说话,只是频频拿手绢掖眼睛。她这模样,那头两个人终究不能再视而不见了,只得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哭得这样,眼睛都要擦坏了。”音楼又吩咐底下小宫女打水来给她净脸,从梳妆台上挑个粉盒子递给她,口气有些生硬,“姐姐别这样,你到我这儿来哭,外人不知道的以为我欺负你。你有话就说,这么半吞半含的,你不难受我都要难受了。”

音阁道是,挪过来在下首的圈椅里坐定了,踯躅了下才道:“我们爷来京了,您听说了么?”

音楼哦了声,“这个我倒没听说,来京做什么呢?”

“冬至皇上要祭天地,年下要往朝廷进贡年货,都是事儿。”音阁声音渐次低下去,“可是……我这里出了岔子,我们王爷跟前没法交代了。”说完捧脸抽泣起来。

音楼和帝姬交换了下眼色,似乎这岔子不说也能料到七八分了。音楼叹了口气道:“我也堪不破你到底遇着什么难题了,我在深宫里呆着,抬头低头只有哕鸾宫这么大一块地方,也帮不上你什么忙。要不你说说,说出来咱们合计合计,出个主意倒是可行的。”

音阁渐渐止了哭,低头搓弄衣带,迟迟道:“我说出来怕叫你们笑话,昨儿身上不好,请大夫看了脉象,我……有了。”

大家都有点尴尬,帝姬嘟囔了句,“南苑王这三个月不是不在京里吗?哪儿来的孩子?”

其实也是有心戳脊梁骨,一个人造不出孩子来,还不是偷人偷来的么!

音阁臊得两颊通红,扁着嘴道:“我是个女人,自己再多的主意也身不由己。娘娘,咱们嫡亲的姊妹,您好歹替我想想法子。我昨儿知道了吓得心都碎了,这种事儿……我可怎么向王爷交代啊!”

音楼心里都明白,她留在京里是为了什么?南苑王就差没把她送给皇帝了,心照不宣的事,哪里用得着哭哭啼啼!她数着念珠道,“我也想不出好办法来,要不你找皇上,请万岁爷圣裁?你瞧咱们女流之辈,谁也没经历过那个,冷不丁这么一下子,真叫我摸不着边儿。”

她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压根不愿意趟这趟浑水。音阁也不计较,转而苦巴巴儿看着帝姬哀求:“长公主心眼儿最好,您就帮帮我吧!您对我们爷有恩,替我求个情,强过我说破嘴皮子。还有万岁爷那里……好歹是龙种,是去是留要听主子意思。您是主子御妹,您替我讨主子个示下,我给您立长生牌位,感激您一辈子。”

帝姬讶然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我一个没出阁的姑娘,怎么管你们这些事儿?”回过神来笑道,“我打从开蒙起嬷嬷就教授,里头的教条从来不敢忘记。如今连听都是不应当的,更何况掺合进去!我想木已成舟了,说什么都没有用。孩子的事儿,你不言声谁知道呢!皇上的子嗣不单薄,序了齿的统共有十一位。你这儿的……留不留全在你。”

音阁被她这么一说倒说愣了,音楼要笑,忙端杯盏遮住了嘴。音阁进宫不是冲着她,八成是听了南苑王的指派来和帝姬套近乎,恰好帝姬在她这儿,这才顺道借着看她的名头进来。他们里头尔虞我诈她不想理会,可是音阁怀孕,这倒是个好契机。音楼虽傻,也有灵光一现的时候。她闲闲捏着杯盖儿看过去,音阁大约对晋位的事儿也很感兴趣吧!便道:“我有个主意,或许能解燃眉之急。”

音阁转过脸来看她,“请娘娘赐教。”

音楼道:“咱们一路走来,其实太多的阴差阳错了。原本该进宫的是你,我顶替了,你只能嫁到宇文家。谁知道缘分天注定,兜了个大圈子又回来了。现在眼见你这样,怀着身子东奔西跑的求周全,我心里也不落忍。我瞧出来了,你和皇上是真有情。要不你去求求皇上,让皇上把我的妃位腾出来给你,只要南苑王那里不追究,宫里的事儿,悄没声的就办了,你说好不好?”

帝姬愕然瞪大眼睛瞧她,连音阁都有些意外,“这是大逆不道,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想。娘娘为我我知道,可是……皇上怎么能答应……”

还是有松动的,到底没哪个女人真正不计较名分。以皇帝昏庸的程度来说,当初的初衷也许早忘了。她往前挪了挪身子,“皇上心地良善,你同他哭闹,他总会给你个说法的。本来这位置就该是你的,皇上心里也有数。以前大伙儿都不认真计较,现下你有了身子,不替自己考虑,也不替龙种考虑么?”

音阁并不知道音楼和肖铎的关系,作为宇文良时的棋子,唯一的使命就是勾引皇帝,其中什么利害她一概不通,也没人把内情告诉她。初初是心仪宇文良时,那样一个英挺的贵胄,又是自己的男人,是个女孩都爱的。正因为爱,什么都无条件答应。后来见了皇帝,皇帝的温柔体贴实在令人心醉,一个是藩王,一个却是一国之君,高下立见。于是爱情转移了,爱皇帝多过了南苑王,自己当然想求个好结局。

可是当真要夺音楼的位分,那不是与虎谋皮么?她迟疑了很久,尤其这个建议是她自己提出的,危险性太大了,靠不住。

帝姬不声不响,却明白音楼打什么算盘。也是的,她在宫里这样蹉跎岁月,能逃出生天是桩好事。这些日子和她相处,发现她实在不适合宫廷里的生活,她和这个紫禁城格格不入,要不是头顶上有把伞替她遮风挡雨,她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不过没什么心机的人,相处起来叫人放松,所以她喜欢她,宁愿看见她自由,也不想见她枯萎在深宫中。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毕竟兹事体大,什么都能缓,”帝姬瞥了音阁的肚子一眼,“皇嗣只怕等不得。且去试一试,成不成的再说吧!”

她们异口同声,音阁不得不静下心来好好考虑。未必要取代音楼,那么多的位分,为什么偏要眼热一个端妃?皇帝说过爱她至深,这辈子不会再看上别人,那她何不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些?受命于南苑王是不假,也要有自己的打算才好,总不能一直这样偷摸下去吧!

好话不说二回,音楼全由她自己考虑。起身往墙上挂梅花消寒图,回过头笑道:“明儿就冬至了,肥过冬至瘦过年,那天上花园里去,半道上看见几十个太监运面。宫里人口多,连着赶上三天馄饨皮才够过节用的。”

帝姬道:“每年馄饨不算,还要吃锅子、吃狗肉。说起狗肉,狗爷得打发人带出去,冬至宫里不养狗,一个不小心跑出去了,打死不论。”

音楼哟了声,低头看那只伏在脚踏边上打盹的肥狗,在那大脑袋上摸了两把,“这么好的乖乖,打死可舍不得。”

音阁在旁应道:“我难得来,这狗也和我亲,叫我带出去吧,等过了节再送进来就是了。”

倒不是真的和谁亲,这狗就是个人来疯,见谁都摇尾巴。音楼说不成,“你怀着身子呢,万一克撞了不好。回头我让人装了笼子,太监们下值出宫带到外头寄放一天,也不碍事儿。”

音阁是真喜欢那只狗,上回叫人寻摸,天冷下的崽子少,里头挑不出好的来,就搁置了。这回听说狗要送出去,自己心里发热,央道:“横竖装着笼子,它也不能胡天胡地乱跑。满世界打狗呢,托付底下人倒放心?还是给我带走吧,借我玩儿两天就还你。”

她这么粘缠,音楼没办法,看了帝姬一眼道:“你瞧着的,她硬要带走,回头狗闯了祸可别来找我。”

音阁见她松口喜出望外,什么龙种、晋位全忘了,忙招呼人套上绳圈装笼,笑道:“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就算叫它咬了我都不吭声,反悔的是王八。”

就这么收拾收拾,打发人提溜上就出宫去了。帝姬靠着肘垫子发笑,“她今儿进宫来是为的什么?”

音楼心里明白,为的就是让她知道她哥子对不住南苑王,这会儿珠胎暗结了,南苑王何其无辜,遇上这种倒霉事儿,她这个做妹子的也该跟着感到愧对南苑王。

她笑了笑,“依你看,音阁会不会去和万岁爷说?”

帝姬抻了抻裙上膝澜道:“她如今在南苑王身边待不成了,皇上再不管她,往后日子可难捱。她又不傻,不见得真撬你墙角,闹着要晋位是肯定的。”

音楼往外看,雪沫子静静地下,倒不甚大,细而密集。一个宫婢端着红漆盆跨过门槛,脚后跟一抬,撩起了半幅裙摆,出了宫门冒雪往夹道里去了。

音阁这回没乘轿子,因着皇上在西苑,她进宫也光明正大不怕人瞧见。南方雪少,不像北方常见,她有这好兴致自己走上几步,并蒂莲花绣鞋踩在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她笑着,恍惚回到了童年。跟着父亲的乌篷船走亲访友,途中遇上了风雪,忘了是哪个渡口了,总之停了两天,她还专程上岸堆了个雪人。

穿过御花园的时候也爱挑雪厚的地方走,她身边的婢女怕她摔着,两腋紧紧搀着不放。太监们抬着狗笼子跟在身后,狗爷不习惯被关着,在里头呜呜吹狗螺。她回身看,掩嘴笑道:“可怜见的,关在里头舒展不开筋骨。”吩咐太监,“把笼子打开,绳头儿给我,我牵着它溜溜,不会有事儿的。”

太监们有些为难,她立马板起了脸,底下人没办法,只得把狗放出来,把牵绳交到了她手里。

叭儿狗块头不算大,浑身的毛长,直垂到雪地里,走起来屁股带扭,十分的有趣。她牵着慢慢走,走得好好的,狗爷突然对着一个方向吠起来,她转过头看,不远处站了两位华服美人,是皇后和贵妃,正带着几个宫女踏雪寻梅。

要说狗,大概也有对付和不对付的人。平时老实温驯,今天不知怎么呲牙咧嘴起来。音阁怕它扑上去,狠狠攥住了绳子,一头叫着它的名字,一头蹲下来安抚。太监们见势不妙忙把狗关回了笼子里,黑布帘子往下一放,终于让它安静下来。音阁正要蹲身请安,却听那头皇后身边女官道:“果真什么人养什么狗,冲谁都敢乱叫的!主子没吓着吧?”

皇后吊着嘴角一笑,“不打紧,一只畜生罢了,还和它计较不成?”

皇后姓张,皇帝为王时就封了福王妃,出身很有根底。本来是个韬光养晦的人,可皇帝近来的反常令她很不称意,加上听说音阁几乎随王伴驾,便觉得皇帝一切的荒唐举动全是这狐媚子撺掇的,不由咬牙切齿地恨起来。说话也就没以往那么圆融了,颇有点指桑骂槐的意思。

音阁怀了龙种后自觉身份不同,被她们这样夹枪带棒的数落,哪里担待得住!本来要见礼的,礼也不见了,敛了裙角兜天一个白眼,转身就走她的道儿。

有时候触怒一个人不需要说话,只需一个动作、一种姿态。皇后见她这样倨傲怒火中烧,高声道:“站着!你是什么人,见了本宫怎么不行礼?这皇宫大内是市集还是菜园子,由得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看来是杠上了,音阁也作好了准备,碍于不能落人口实,潦草蹲了一安,“见过两位娘娘。”皇后贵妃不分,统称娘娘,就说明没把这个皇后放在眼里。

贵妃是精明人,有意在皇后跟前敲缸沿:“这不是南苑王的庶福晋吗?中秋宴上见过一面的,瞧着满周全的人,怎么形容儿这么轻佻怠慢?”

皇后微错着牙哂笑:“我是不大明白那些蛮子的称呼,单知道福晋就是咱们说的王妃,却不明白什么叫庶福晋。后来问人,原来庶福晋连个侧妃都不是,不过是排不上名的妾。咱们主子爱稀罕巴物儿,不是瞧上先帝才人,就是和藩王的小妾对上了眼。尤其这两位还是出自同一家子,你说怪诞不怪诞?”

贵妃点到即止,掖着两手不说话,含笑眯眼看人。音阁骄矜的脾气发作起来控制不住,脑子一热便阴阳怪气接了话头,“可不是么,皇上放着凤凰不捧,偏兜搭我这样的,可见有些人连小妾都不如。”

这话过了,一国之母岂能容人这样放肆,厉声对身边女官道:“去,教教她规矩!再打发人传笞杖来,回老佛爷一声,我今儿要清君侧,谁也不许拦着我。”

音阁没想到她丝毫不让皇帝面子,慌乱之中脸上挨了两下,直打得她眼冒金星,下盘不稳跌坐在地。还没闹清原委,两条臂膀被人叉了起来。皇后传了笞杖,要把她往中正殿拖。她跟前婢女骇然抱住了她的双腿,回首告饶道:“娘娘息怒,万万打不得,我们主子肚里有龙种,倘或有个好歹,谁都吃罪不起啊娘娘!”

这么一来皇后愣住了,大邺宫里最忌讳残害皇嗣,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事情做下了,最后只有进昭狱大牢的下场。她虽是皇后,也不敢随意犯险,看这贱人披头散发模样,两边脸颊又红又肿,自己气也撒得差不多了,便命人把她放了,居高临下道:“本宫今儿给你教训,教你什么是尊卑有别,不怕你上皇上那儿告黑状。既然你有了龙种,姑且饶你一命。往后好自为之,再犯在本宫手里,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音阁伏在雪地里,只见几双凤纹绣鞋从面前佯佯而过,她哭得倒不过气来。婢女上前搀她被她推开了,也不修边幅,狼狈地冲出了宫,直奔西苑面圣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4章 春色可替 下一章:第86章 芳草依依
热门: 最强vs第一位 我的尤物老婆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国家之子 黄金台 黑白 贩罪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冒牌男友) 妄神[快穿] 所罗门的伪证3: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