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春色可替

上一章:第83章 萧条自伤 下一章:第85章 计乘鸾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跨马鞍,跨火盆、拜天地,众目睽睽下携手入洞房。

洞房里的布置红得扎眼,进了门该喝交杯酒了,肖铎把人都打发了出去,新娘子揭了盖头在桌旁坐下来,喘着气笑道:“托干爹的福,我这辈子也能当回新娘子。”边说边摸索着拔下狄髻上的头面感慨,“女人辛苦,一脑袋首饰怪沉的,把我的脖子都舂短了半截。”

肖铎调开眼,贼头贼脑的半大小子,穿金戴银涂脂抹粉,多看一眼都能叫人吐出来。关于拜堂的事,他终究不能对着一个陌生女人弯下腰去。这是人生的大事,礼一成,就算自己不承认,事实上那个人已经是你的女人了。就像银锭上打了签印,要抹去除非重新煅造。还好有这个干儿子,要紧时候派得上用场。他身量和彤云差不多,装扮起来盖上盖头,谁也看不出端倪。这是临时起意,但能叫人心里稍感安慰,将来要散伙,也不至于愧对彤云。

曹春盎想起今早他干爹看他的神情就觉得好笑,在司礼监围着他打转,把他吓得浑身寒毛直竖。他实在受不了了,佝偻着身子表忠心:“干爹有事儿只管吩咐儿子,儿子肝脑涂地为干爹效命。”

他干爹抚着下巴问他,“会学女人走路吗?”

太监整天和宫妃宫女打交道,再说身上缺了一块,有意无意也往那上头靠。便应个是,花摇柳颤走上几步给他干爹瞧,他干爹大为赞许,“准备一抬小轿,从角门上把彤云接进后院,花轿你来坐,过礼也全由你顶替。”

他愣了好半天,“干爹呀,男人和男人也不能随便拜堂,拜了堂就是契兄弟1,您是我干爹,辈分不对……”话没说完脑袋上给凿了个爆栗,后来不敢多言了,怕多嘴挨揍。

好在流程走完了,后面就剩交杯酒了,他嬉笑着倒了两盏,靦脸递过去,“善始善终嘛,把酒也喝了吧!”

肖铎白了他一眼,“彤云都安顿好了?派人前后把守住,别叫她有机会捅娄子。”

曹春盎讪讪的,把两杯酒都闷了,抹抹嘴道:“干爹放心,儿子早就布置好了。您只管上外面招呼客人,后头有我呢!我去看着,保证出不了岔子。”

他嗯了声,到镜前整了整衣冠,出门应付酒席去了。

他一向不擅饮酒,喝几口就撂倒的名声早已远播,朝中同僚来参加婚宴,本来抱着讨好攀附的意思,绝不会像外间那样,劝酒灌酒无所不用其极。大家知趣,小来小往,点到即止。他穿梭在宾客间,洁白的手指捏着一盏芙蓉杯,游刃有余的模样,就是新晋的状元郎都不及他那派儒雅风采。

于尊也来贺喜,东西厂暗流汹涌,面上光彩,各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好赖还是分得清的。

“太监娶亲,好大的排场!”他哼哼笑道,“瞧瞧这满朝文武,皇上难得一回早朝都有人告假,这位娶活寡奶奶,来得倒齐全。”

“可不!”一桌上全是他西厂的人,窃窃道:“早前的立皇帝,如今皇上移了宫,他可就成坐皇帝了。”

于尊嗤地一声道:“也得看他有这个命没有!上回的狐妖案他出力不少,打量咱家不知道。他东厂想一家独大,西厂也不是吃素的。世人都怕他,咱家可不怕!他不是不喝酒吗,老子非叫他喝不可!”

一帮酒囊饭袋,暗地里耍猴似的欢呼起来。眼看着他来了,众人都站了起来。于尊是副雌鸡嗓子,抖呵呵的声调,像根立在风口里的破竹杆。

“肖大人大喜啊!”他抱拳道,“前儿就听说了府上要办婚宴,今晚过府来讨杯喜酒喝。皇太后赐的婚,”他大拇指一竖,“了得!这种好事儿以往都是背着人干的,现在名正言顺了,您可真给咱们太监长脸!”

太监不离嘴,叫别人不自在,也不在乎是不是连带着自己一块儿损了。肖铎转过脸一笑,“于大人气色不错,看来最近皇差办得顺遂?”

于尊往上拱了拱手,“托皇上的福,赋税和征银都顺顺当当的,我还要具本请万岁爷放心,主子的意思就是奴才的本分,只要主子舒心,刀山油锅咱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肖铎笑着点头,“于大人这份忠心叫人敬佩,今儿人多,有不周全的地方还望海涵。在下酒量不济就不献丑了,以往公事来往一板一眼,不像现在是私下里交情,诸位尽兴畅饮,千万别客气才好。”

通常主家提前打了招呼,有眼色的人客套几句就对付过去了。于尊不是,他满脸堆笑拦住了他的去路,“今儿和往常不同,是您小登科的好日子。您瞧咱们来得也齐全,”他蒲扇似的大手豪迈一挥,“我底下当事儿的档头都到了,就是为了来给肖大人敬酒的。您要是推诿,那实在太不给面子了。”

面子岂是人人配讨的,只不过今天不宜发作,他耐下性儿来笑了笑,手里半盏残酒往前一探,“那在下就略尽心意,诸位见谅吧!”

他喝了,可是于尊并不肯就此罢休,吵吵嚷嚷道:“咱们桌上八个人,肖大人只喝半盏怎么成!来来来,满上!”碗碟间一只青花缠枝酒壶霍地夺过来,撩袖就要往他杯子里斟。

借酒盖住了脸,难办的事也变得好办了。于尊兴致高昂,以前肖铎没少给自己上眼药,这回也换自己来消遣消遣他。推推搡搡间肖铎握住了他的手腕,一个小白脸,能有多大的力气?他压根儿没放在眼里。可是一阵剧痛袭来,痛得他简直要失声。手里的酒壶悬在他酒盏上方,还没来得及倒酒,突然啪地一声四分五裂了。

他骇然抬头看他,他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眉头却蹙了起来,“于大人用力过猛了,喜宴上弄碎东西是大忌,莫非于大人对肖某有所不满么?若是为了朝堂上那些过节,朝堂上解决便罢了。今天是肖某的大喜之日,弄得这般光景,看起来不大体面啊!”

宾客们都看过来,于尊一时下不来台,他随行的档头疲于解围,牵五跘六怪上了窑口,要不是胎子不好,哪里那么容易碎!

肖铎逐个打量席面上的人,沉下脸道:“这是先帝御赐的贡瓷,东西不好,就要追究地方官员的罪责,可不是随口一句话就能敷衍的。”

眼看着难以收场,闫荪琅忙上来打圆场,笑道:“罢了罢了,督主大喜,碎碎平安么!于大人也别放在心上,总归是奉旨完婚,力求尽善尽美。这种事儿,外头喜宴尚且忌讳呢,更何况咱们这样人家!”一头说一头招呼小子来收拾,口头上周全几句也就完了。

于尊气性却很大,拱了拱手道:“今日多有得罪,原想大伙儿乐呵乐呵,没想到闹得这般田地。咱们戳在这儿也碍人眼,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来登门赔罪。”言罢一拂袖,负气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算是东西厂督主明面上头一回针锋相对,不知往后会有什么样的轩然大波呢!肖铎倒没事人一样转过身来,笑着招呼大家继续吃喝,不必理会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督主打算怎么办?”人群安抚下来,闫荪琅瞧准了时候低声道,“于尊这是仗着捐银的事办得深得皇上的意,存心到咱们跟前显摆来了。”

他抚着筒戒哼笑一声:“他也不瞧瞧这差事是谁派给他的,我能叫他这么安逸的立功么?他西厂捐银,弄的虎狼模样,那些富户,哪家子在朝里没有点关系?等钱筹得差不多了,发动他们上顺天府告状去,瞧着吧,一告一个准。皇上要名声,总得推出个替死鬼来,于尊这会儿张狂,过两天就落到我手里了。”

闫荪琅想了想道:“那些富户告状,皇上要办于尊少不得追缴那批银子,到时候怎么料理?”

他调过视线看天幕,夷然道:“进了国库的银子再吐出来是不可能的,朝廷了不得打欠条。皇上的欠条,谁敢接?那些人都不傻,这是个人情儿,全当破财消灾,就算把钱堆到他们跟前,我料准了他们也不会收。”

闫荪琅笑起来,“原来督主都有成算了,这么的最好,属下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嗯了声,“你替我招呼客人,我去去就来。”说着抽身出了前院。

彤云安顿在音楼住过的那个院子里,院墙上每隔几步就有一扇镂空回纹窗,一路走来且行且看,中路两侧的灯亭前站着人,举了把铜柄勺正往碟子里添灯油。他进门去,她早早就看见他了,放下手里的东西上来蹲安,表情有点难堪,嘴唇动了动,不知说什么好,到底还是沉默。

“我记得音楼说过,你以前在别的主子那里当差,最讨厌的就是添灯油。”他冲油桶抬了抬下巴,“今儿怎么又重抄旧业了?”

她缩脖儿笑道:“眼下不当差,我闲着不知道干什么好。”

“是个闲不住的人。”他道,“你身边婢女是我信得过的,叫她们伺候着,自己小心身子。我也不瞒你,原先是打算处置你的,是你主子好话说尽求我饶了你,但愿她这个决定没作错。你才过门,不能一下子凭空消失,在京里逗留一个月,然后我叫人送你上庄子里待产,生完孩子再回来。毕竟是老佛爷赐婚,人说没就没了,万一问起来不好交代。你记着,你能活着全赖你主子,忠仆历来不会受亏待,可要是耍花枪,叫我知道了,你的下场比月白惨一万倍。”他站在灯火下,白净的脸孔看起来有些瘆人,睨着眼问,“至于孩子,你有什么想法没有?你要是想让他认祖归宗,宫里有的是嫔妃愿意装怀孕替你认下这孩子,究竟怎么样,全听你的意思。”

彤云脸上有了怯色,嗫嚅道:“奴婢绝不敢有这样的想头,主子留着奴婢已经是顾念咱们主仆的情儿了,我把孩子送进宫,这不是要了主子的命吗,我绝不能干这样的事儿!”她咽了口唾沫向上看,“奴婢和主子说过想把孩子打掉的,主子念咱们可怜没答应。督主眼下替奴婢拿个主意吧,督主说怎么就怎么,奴婢全听督主的。”

果然是个聪明人,很懂得生存之道。落在他手里可不像在音楼身边可以讨价还价,他刚才说送孩子进宫不过是试探,只要叫他看出她有一丝攀龙附凤的心,必定连骨头渣子都不能剩了。

还算满意,他慢慢点头,“既然音楼想让你生,那孩子就留下吧!我还是那句话,好好颐养,孝敬主子要放在心里,光凭嘴上说没用。往后自称奴婢的习惯也要改掉,毕竟身份不一样了,万一叫外人听见不成体统。”

他这口吻简直叫人害怕,彤云瑟缩着道是,“那奴婢……我,我往后在督主跟前伺候吧!我答应主子照料您的起居。”

“不必了,我身边人用得称手,你如今身子沉,保重自己才是当务之急,旁的一概不用过问。”他转身朝门上走,走了几步顿下来吩咐,“别在外头晃悠了,万一有个好歹,我没法向你主子交代。”

彤云蹲身道是,目送他出了院子,忙快步进屋关上了房门。

后来的日子很平静,两个多月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临近年底,滴水成冰的天气,西北风呼号起来没日没夜。头一天睡下去还是月朗星稀,第二天一推窗户已经是白雪皑皑琉璃世界了。

音楼倚在炕桌上看彤云写来的信,她在别院学了字,歪歪扭扭写得不甚好看,但是勉强能看明白。满纸都是对主子的思念,又说孩子的境况,说肚子大起来了,这阵子长得飞快,站在那里低头看不见脚。

屋里供了炭盆子,她看完撂进炭火里,火舌翻滚,一团艳丽的亮,转眼燃烧殆尽。

有时也给她回信,说说自己的情况。比方肖铎给她指派了新的女官,她们把她照应得很好;十月里她病了一回,有幸得皇上赏赐金丹,搁在桌上没敢吃。第二天嵌进盆栽里,结果过了半个月,那地方竟然长出了一棵草……

说起皇帝炼丹,这回大有十年如一日的决心,声称在国师指引下很受启发,随时可能脱胎换骨位列仙班。

帝姬对这个哥子是无能为力了,提起他就摇头。宫廷里的事不让人舒心,外头却另有高兴的事。她端端正正坐在炕上,红着脸说:“南苑王进京了,他上回让我等他三个月,现在期限到了,不知是个什么结局。”

音楼蹙眉看她,“你喜欢他么?”

帝姬歪着头忖了忖,“刚开始不觉得喜欢,后来分开了,倒是越想越记挂了。”

她明白这种感觉,和那时候恋着肖铎是一样的。偶尔他会从脑子里蹦出来,蹦跶得时候长了,渐渐成了习惯,不爱也爱了。可是明知道宇文良时用心险恶,她却没办法告诉她,只得旁敲侧击,“在一方称王的人心思必然深,这回找时候处处,瞧准了人品再说吧!”

帝姬颔首,才要说话,门上宝珠进来冲音楼蹲身,“主子,姨奶奶来了,在宫门上等召见。您没瞧见,两只眼睛肿得核桃模样,想是遇着什么大事儿了。”

音楼纳罕,和帝姬面面相觑。虽说不待见她,既然找上门来总不能回避,便叫传进来。看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这大雪天里闲着,也是个消遣。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3章 萧条自伤 下一章:第85章 计乘鸾凰
热门: 病态宠爱 他的国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我能听见你的声音 人皇 医手遮天 努力败光死对头的家产 至高降临 伽利略的苦恼 刑警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