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参差双阙

上一章:第81章 碧树冥蒙 下一章:第83章 萧条自伤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皇太后的懿旨下得也挺快,第二天傍晚就到了。彤云托着手谕愣神,回过身来看她主子,蹭过去,不知道说什么好。

音楼还在打点,把首饰匣子捧出来,拣好的给她包上,一面道:“出阁有个出阁的样子,我是头回嫁丫头,不知道怎么料理呢!你瞧瞧,缺什么你说,我让人到库里取去。”

彤云拽住了她的胳膊,“奴婢就觉得自己成事不足,要是早早的发觉自己身子不对付,也不会闹得今天这地步。这叫什么事儿呢!我盼着您能和肖掌印成事的,没想到最后嫁他的变成了我。您怨我吗?我知道您怨我,我简直没脸见您了。”

音楼也揪心挣扎,可是这份委屈和谁去说?彤云走到今天也全是为了她,要不是她替她侍寝,自己和肖铎早就断了。时运不济没法子,一晚上就坐了胎,老天爷太会戏弄人了。最委屈的还是彤云,怀着孩子,不能和自己男人有个结果,跟了肖铎也是个不尴不尬的身份,她心里的苦处必然不比自己少。

“你别这么说,再说下去我该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了。”她拉住彤云的手,引她在罗汉榻上坐定。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都觉得很难堪。她叹了口气,问她:“这会儿觉得怎么样?才刚良医所的医正说了,你是体虚盖住了孕症,不大好断,这才耽搁了时候。现在这样也好,到了宫外强似在宫里担惊受怕。肖铎面上难处,其实他是个好人,你在他身边,我也能放心。”

彤云却哭丧着脸说不,“肖掌印这会儿八成恨我恨得牙根儿痒痒呢,我怕是一到提督府就被给他弄死了。”

音楼哑然失笑,“怎么会呢,你别瞎想。”

“是真的,上回您中毒,您没看见他怎么对付我,恨不得把我活撕了。眼下和他拜堂,不把我脑袋拧下来才怪!”她往她身边靠了靠,“主子,曹春盎不是给咱们送过红花吗,我把药喝了吧!孩子这会儿小,打下来就成了,我还想留在宫里伺候您。您身边没个知冷热的人,我就是死也上不了路。”

音楼看着她,替她捋了捋鬓角的发,眼圈一红道:“别混说了,什么死不死的,花大力气圆了谎,就是为了再叫你死一回?你别怕,我想法子给他递封信,请他好好待你。我这辈子没福气嫁给他,你就再替我一回,和他拜堂成亲,跟在他身边代我照顾他。你比我脑子好使,不像我,天生是个累赘,要他操碎了心周全我。现在想想,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你对我的情儿,我自己还不了,让他帮着还。我也不知道自己将来是个什么命运,与其大伙儿不死不活在宫里耗着,你出去了,比两个人困在一起强。也别说打胎的话,女孩儿打胎是好玩的么?有了不要,想要的时候怀不上,那才是罪过呢!再说老佛爷赐了婚,你不出去就是抗旨,木已成舟了,咱们大伙儿想着怎么过好是正经。就是……我真舍不得你,你一走,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主仆俩说到伤心处抱头痛哭,彤云直捶肚子,“也是个孽障,就这么不请自来了。”

音楼忙压住她的手,“你怨他做什么!他是自个儿愿意来趟浑水的么?也是个可怜孩子,要是托生在富户人家,不知道多少人盼着他呢!你好好作养身子,毕竟是你身上的肉。我没能在皇上跟前保你晋位已经太对不住你了,让你把宝宝儿生下来,也算赎了我的罪。”

彤云呆坐着,自己想想还是没有出路,“怎么生呢,就算借着肖掌印的排头出去了,他是个太监,凭空来个孩子,也说不过去。”

音楼垂头丧气,“这是个难题,还是得听他的意思,看他有什么法子没有。或者把你藏在别院,等孩子落了地再回来,对外就说是抱养的,也成。”

正商量呢,喈凤宫里又传来了哭声。哕鸾宫和喈凤宫是前后街坊,隔了一堵墙,大点儿的动静这里都能察觉。彤云瞧了她主子一眼,低声道:“活该,好好的日子不过,非搅得大家不安生。这下子好了,恶人自有恶人磨,遇上个手黑的肖掌印,就看着她活活饿死吧!”

音楼垂着嘴角叹息,这荣安皇后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以前万丈荣光养成了个犟脾气,死都不肯认命,才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太后不过问,现任的皇后八成盼她早点死,合德帝姬心眼儿好,可她连她都得罪了,谁还能去救她?

她嗟叹一阵,转身接着收拾,虽说知道是演戏,该有的排场也得像样。肖铎因为给赐了婚,反倒来不了了,叫曹春盎送了两回东西,说府里都布置得差不多了,明儿就开宴把人接过去。

她的男人,娶了她最好的姐妹,她知道自己不该心窄,可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垂泪。她想嫉妒吃味儿,可惜连个由头都没有,自己心里憋得难受,就是说不出来。

彤云宽慰她,“主子,您别吃心,我敬畏肖掌印都来不及,不敢打他主意。您放一百二十个心,他还是您的,跑不了。”

音楼强撑面子应付,自己心里明白,他们真拜了堂,往后大伙儿都硌应得慌,看见他就想起彤云,哪怕他们有名无实,他也再不属于她一个人了。

她强颜欢笑实在累,打发她道:“眼看着天黑了,你去歇着。如今不像从前,太劳累了亏待孩子。”扬声叫底下小宫女,“搀姑姑回梢间去,明儿出门子,今晚上好生睡个囫囵觉。”

彤云一步三回头去了,她转身去开螺钿柜,取袱子出来包东西。新做的几身衣裳她还没舍得穿,全给彤云吧!晋封时候皇帝赏的头面原就该是她的,也一并带出去。收拾好了包裹再想想,把现有的金银锞子都包好塞进包袱里。一切都料理完了,她站着无事可做,坐下来发了会儿愣。后面喈凤宫里嚎得人心头发凉,荣安皇后断水断粮快两天了,这么下去恐怕真要饿死了。

心里乱糟糟一团,腾挪到南炕上做针线,一块鸳鸯枕巾绣了两个月还没绣完,要是早知道有今天这出,早点儿完了工好给彤云添妆奁。

烛火跳得厉害,她揭了灯罩拿剪子剪灯芯儿,好好的来了一阵风,把火苗吹得东摇西晃。抬头看,落地罩外进来个人,走到她跟前也不言声,在炕桌另一边坐了下来。

她把花绷放在笸箩里,“你怎么来了?外头不是下钥了吗?”

他嗯了声道:“我要过门禁,没人拦得住我。今天懿旨发下来了?”

她点了点头,“我这儿已经筹备起来了,小春子中晌送红绸来,说府里都安排妥当了,宴席备了多少桌?朝里同僚八成都要走动的。”

他略沉默了下才道:“那些都交给底下人去办了,又不是什么高兴事儿,我也没心思过问。”说着探过来牵她的手,“音楼,这是逼不得已,你别难受。等面上敷衍过去,彤云还是处置了吧!留着终究是祸害。你要是早答应,就没有今天这种事了。”

音楼惶然抬起眼来看他,“什么叫处置了她?”

他说得心平气和,“这世上有哪个奴才能一辈子对主子忠心?她眼下怀了孩子,心思还能和从前一样吗?万一回过神来,想让孩子认祖归宗做皇子,到时候怎么办?她手里捏着咱们太多的秘密,要叫我放心,除非她永远开不了口。”他在她手背上慢慢地抚摩,“你心太软,这样可不好。人心隔肚皮,今儿掏心挖肺,明儿就捅你刀子。我之所以把她讨出去,可不是为了和她过日子的。她到了宫外,解决起来方便得多。咱们要成事,少不得牺牲个把人。你也别说我心狠,我全是为了咱们的将来。”

音楼白着脸摇头,“不能这样,她没做错什么,不能杀她。哪怕是设法把她远远送走,好歹留她一条命。”她心里害怕,几乎是在乞求他,“我知道你想得比我长远,可是彤云千万动她不得。我娘家亲人不亲,你也看见的。音阁留在北京,和皇上偷鸡摸狗多少回,从不到我宫里来坐坐。上回慧妃问起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人家话茬儿。彤云就像我的亲人,她一心为我好,比亲人强百倍。你杀她,我成什么人了?她才刚也和我说来着,怕你要她命。她是聪明人,必定管得住嘴的,你行行好,叫她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来吧!”

女人呐,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他无可奈何,沉吟了会儿才道:“那就只剩一个办法了,孩子是务必要生的,落了地就远远送到外埠去,叫她不知道下落,也好牵制她。”

人到底都会替自己打算,音楼权衡很久,这已经是他作出的最大让步了,再要求别的,恐怕是在自寻死路。她颔首道:“只要不动彤云……”说着顿下来,脸上浮起一层愁苦,“其实她是个好姑娘,如果咱们不能有将来,她在你身边,尚且可以弥补我的缺憾。如果能行,你和她……”

他眉头一拧,“别说胡话!那件事你知道就罢了,多个人搅合进来,嫌我命太长么?我说过的,我没那么爱将就,谁都能过日子,我找你干嘛?”

她听了低头抽泣,“可是我心里好难过……我对不住彤云,也舍不得你。说起你们成亲,就像拿刀活剐我似的。我一直想嫁给你,可是不能够,你晓得我多眼红彤云么?”

她哭得他束手无策,唯有开解她,“都是做戏,你明知道的。等这事一过,我就让人把她送走,往后显了身腰,北京城里也呆不下去。”说着离了座儿来抱她,“你可算尝到我当时的痛了吧?听说你进了幸,我心里就是这滋味儿。”

她扭过身来偎在他脖子上,“咱们你来我往的算扯平了么?”

他一手压住她小小的脑瓜儿,在她额上亲了口,“会好起来的,慕容高巩眼下迷上了道术,打算移宫到西苑去,等他一走,咱们能转腾的空间就更大了。只要把号令缇骑的权夺过来,我就有底气和五军都督府抗衡。紫禁城里没有人能掣肘,还有什么可叫我忌惮的?到时候你有意犯个错引老佛爷发落,略使些手段我就能把你接出宫。”

音楼心里燃起了希望,欢喜得坐不住,摇着他的胳膊问:“是真的么?你说话算话?”

他笑起来,“三天没见,脑子都不好使了?我何尝骗过你?就像你说的,和家人不亲,没了彤云,你还有我。我比奴才更忠心,而且能保证忠心一辈子,你永远不需要提防我。”

她上去搂住他的脖子,蹬掉了脚上的软鞋踩在他脚背上,仰脸道:“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可是宇文良时那里怎么料理呢?”

他揽紧那纤腰,在一片柔艳的灯光里负载着她慢慢挪步,她就那么挂在他身上,像一簇依树而生的菟丝花。分开这样久,到一起都是匆匆的,人前小心翼翼,他甚至记不清上回在太阳底下正大光明打量她是什么时候了。

他低头在那嫣红的唇上亲吻,“为什么要料理?他要颠覆朝纲就由得他吧!这江山又不是我的,我得逍遥时且逍遥,只要有你在我身边,管他谁做皇帝。”

皇帝昏庸,底下人才好混水摸鱼,要换了个精明人儿当家,他这样的是断容不下的。她贴在他身上惆怅不已,“到时候咱们只好离开大邺到别处去了,走得远远的,谁也找不到咱们。”

他笑了笑,小声道:“通州码头停了艘宝船,是我偷偷安排在那里的。船上什么都有,哪天见势不妙咱们就跑吧,不拘去哪儿,到番邦隐居也不错。”

仿佛那种生活触手可及似的,彼此紧紧依偎,坚信走过这段波折就顺遂了,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弥补之前的遗憾。众目睽睽下大声地笑、放肆地手牵着手,谁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想起来就让人快活呵!

他按在她腰背上的手渐渐滑下去,落在紧实的臀瓣上,嗡哝道:“我今儿不想走,至少前半夜不走,成吗?”

她当然想留他,高抬起手来抚他的脸,广袖落下去,露出雪白光洁的臂膀。他见势立刻追过来,楸住了仔细地吻,从手腕一直到肩头,可是她却笑着往回缩,“不成啊,小不忍则乱大谋。”

他丧气地蹙起眉,暗道这丫头,突然长出心眼子来了。正懊恼,隐约听见有悲鸣,高一声低一声,九泉底下飘上来般。他不耐烦道:“陈庆余那头都招了,明儿回禀了太后,这事该有个了断了。”

她迟疑了下,“你是说他们真有染?不是你屈打成招吧?”

他瞪了她一眼,“你糊涂么?她如今这样处境,没这层关系,哪个会冒这份险?一个小小的太医,能得皇后垂青,脑子一热连命都不要了。可惜她所托非人,草芥子一样的下九流,能帮衬到她什么?她要是识时务,就不该来招惹我,这下子倒好,害人终害己。送她一程好叫她上路,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1章 碧树冥蒙 下一章:第83章 萧条自伤
热门: 我在三国当大佬[系统] 真人颜如玉[综神话] 和18岁校草爹相依为命的日子 人形兵器下岗再就业 长夜余火 官太太 济世救人森医生 乡村大凶器 何方妖孽 欧美风聊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