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碧树冥蒙

上一章:第80章 千山路难 下一章:第82章 参差双阙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门上帘子一挑,他从外面进来,先对皇太后深揖下去,“臣身为掌印,未尽督察之职,这样的事闹到老佛爷跟前,臣万死难辞其咎,请老佛爷责罚。”

他当的虽是太监首领,兼的却是首辅的职权,一个人操持了宫里还要忙外头的事,也怪难为的。皇太后是从元贞皇帝时期起就瞧着他的,一个年轻孩子,人能干,办事圆滑,嘴上又谦让,自然样样讨人喜欢。皇太后对他印象极好,这点鸡毛蒜皮当然不会苛责他。因道。“这事不和你相干,你也不必着急往自己身上揽。你来前必定问明白原委了,这头正要叫嬷嬷给她验身,验完了自有决断。”

肖铎朝地上人看了眼,复对太后又作一揖,“验身的事暂且缓一缓,臣传了良医所医正来给彤云诊脉。不论如何,宫人有孕事关重大,请医正瞧明了大家踏实。等尘埃落定,臣这里还有个奏请,要求老佛爷的恩典。”

太后沉默下来,忖了忖,似乎两样都不能放松。不管有没有孕,就像荣安皇后说的那样,验一验总没有坏处。宫人若破了身子,那也是罪无可恕。她长出一口气,“既这么,先叫医正瞧罢!我知道良医所的人都是靠得住的,正经药王的后人,说出来的话有分量。等瞧过了脉再验,宫闱要紧一宗就是清白,倘或不是处子,有没有孕都是一样处置,传你东厂的笞杖来,拉到外头打死,对宫人也是个警醒。”

皇太后这话叫音楼打颤,这么说来今天是非要有个决断的,就是肖铎在也无可挽回了。她瑟缩着看彤云,她倒是一副大无畏的样子,嘴唇紧抿着,许是视死如归了。

肖铎应个是,回身命人放医正进来,抽了空打量皇后和陈庆余,笑吟吟道:“臣这两天正在彻查宫里门禁记档,发现喈凤宫传太医传得十分频繁,白天倒罢了,夜里下了钥还有走动……怎么,娘娘身上不好么?”

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警告她,还是打算往她身上泼脏水?荣安皇后脸上五颜六色,又是恐惧又要强作镇定,别过脸去不搭他的话。反正只要除掉哕鸾宫的人,往后怎么样,她也顾不得了。

眼下大伙儿心思都在彤云这里,巴巴儿等着医正的诊断。那医正取了脉枕来垫腕子,侧着头拧着眉,一副苦大仇深模样,断了半天道:“请姑娘撩起衣襟。”又探手在她腹上按压,边压边问痛不痛。

彤云当然是搅得越乱越好,碰到哪里就痛到哪里。那医正起身看了肖铎一眼,转而向上拱手,“启奏太后,臣适才看了这宫女的脉象,并未发现孕脉。又查验了肌理,胸肋胀闷、刺痛拒按,乃是个瘀血内停、食积火郁之症。”

“积了食?”太后觉得不可思议,转头问陈庆余,“你说她有孕,这会子怎么成积食了?”

陈庆余自肖铎进门起就吓得一脑门子汗,眼下点名问他,骇然不知如何自处。已经是这样了,就算是个误诊也不打紧,可是扳不倒她们,落到肖铎手里只怕没活路了。他结结巴巴道:“回老佛爷话……臣查出的……确实是孕脉。”

“有没有不打紧,且看验身的结果吧!”荣安皇后不耐烦了,锐声道,“老佛爷跟前的人总是靠得住的……”

她话没说完,却见肖铎跪了下来,在皇太后宝座前伏地叩拜,“臣说要求老佛爷恩典,正是这一宗。臣奉皇上旨意伺候端妃娘娘南下,这期间与彤云互生情愫,可碍于皇家体面,一直隐瞒到今天。眼下事情既然已经出了,臣在老佛爷跟前便不讳言了。臣十三岁入宫,这些年来兢兢业业为主子效命,上回皇上曾要赏宫女给臣,臣一直推诿,全因彤云舍不下端妃娘娘不肯随臣去。说来没脸,臣是个六根不全的人,本该心无旁骛,可一天差事下来,每常周身不适。底下小子伺候总不及女人仔细,今儿硬着头皮来,恳请老佛爷成全。”

所有人都惊呆了,音楼简直像吃了一闷棍,没想到他会想这个法子来超生。这是逼到绝路上了,不得已而为之,可是她心里好苦,单是听着就已经痛不欲生。

荣安皇后跌坐进圈椅里,心里隐隐觉得大势已去。这个肖铎总善于出其不意给人一击,上回荣王继位的事是这样,如今彤云怀孕的事又是这样。他和一个婢女两情相悦?滑天下之大稽!终归还是为了保全步音楼,她真不明白,这么一个姿色平平心智也平平的女人,哪点值得他煞费苦心去爱?

太后震惊过后倒平静下来了,嘴里喃喃着:“原来是这么回事,怪道呢!宫里太监宫女结对食,祖上没有明文禁止,我想想,连各局管事的都盖宅子成家立室了,你一个掌印要讨房媳妇,也说得过去。”小儿女的私情不足为外人道,验身就不必了,验出来也打脸。皇太后有点尴尬,摸了摸额头道,“这事儿我做主了,把这丫头赏你。回头具道懿旨给你们赐婚,该操办的就操办起来吧!”又嘱咐音楼,“好歹伺候过你一场,打点妆奁送出宫,就完了。”

音楼道是,磕下头去,“老佛爷慈悲为怀,奴婢感激涕零。”

一场热闹的大戏就这么收场了,后妃们都有些意兴阑珊,纷纷起身蹲安告退。皇太后冲地上人摆了摆手,“起来吧,不闹起来还不知道有这样的内情儿。既然都说开了,收拾起来早些去吧,留下也不成个话。”言罢甚感头痛,揉着太阳穴往偏殿里去了。

肖铎起身,转过头来看荣安皇后,眼神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在慈宁宫里不好发作,待退出慈宁门,外面早有锦衣卫候着了,他一挥手,两个人上前把陈庆余的胳膊反剪在背后,押着听他示下。他狰狞一笑,“活腻味了,送进昭狱里去。先吊着,回头咱家亲自审问。”

陈庆余吓瘫了,傻了似的被架了出去。荣安皇后哆嗦着,边上女官搀扶着乘乱想遁逃,被他扬声叫住了,“赵老娘娘且留步,早该知道这结局的,何必触这霉头呢!我原想上回小双的事叫娘娘看见臣的决心,没曾想对娘娘没有半丝触动。今儿这事倒是个契机,本来忌讳娘娘身份,没有罪名贸然处置了,皇太后跟前不好交代,现在这难题迎刃而解了。”踅身下令魏成,“把喈凤宫的人都给我撤干净,一个不许剩。今儿起断了喈凤宫供应,一切等我审完了陈庆余再作定夺。老娘娘虽过了气儿,私通太医也不光彩,别说谥号,连玉牒里都要除名!我劝娘娘,活着丢人,不如一条绫子去了倒干净,也省得咱家多费手脚!”

荣安皇后瞠大眼睛瞪着他,“肖铎,你好狠的手段!”

“彼此彼此。”他冷笑一声,对左右喝道,“还等什么?把她叉回喈凤宫,宫门上打发人把守,今天起不许任何人进出,办去吧!”

魏成忙应了,飞快示意人接手。两个太监上前,像拉扯刑犯一样,吭哧吭哧就往夹道里拖。荣安皇后还在不屈尖叫,被人往嘴里塞了帕子,后来就呜呜咽咽听不清口齿了。

事情都过去了,音楼腿里还在打颤。她也说不出话来,刚才的一切都像做梦似的,彤云保住了命,可是要嫁给肖铎了。她闭起眼,简直就像一出闹剧,往后的路该怎么走,她一点头绪都没有。

“回去吧!”她拉了拉彤云,“回去准备准备,你得早些出宫才好。”

肖铎有话同她说,碍于大庭广众下不方便多言,只得眼睁睁看她去了。

他回过身来,放眼望去,天是潇潇的蓝,再明丽,看上去也显得孤凄。

只怪发现得太晚,红花只能堕胎不能避子。哕鸾宫里没有派嬷嬷,两个年轻女孩子什么都不懂。刚才医正给他使眼色,就说明彤云的确是有了身孕,脉象上可以敷衍,验身却无论如何都逃不脱。一个皇帝、留宿一宿,两个女人都开了脸,怎么说得过去?他要是不站出来,彤云必然是个死。人在生死面前,什么情义都是空话,若是把老底一股脑儿交代,那大事可就不妙了。东厂再了得,不过是个刑侦的机构,玩阴的可以,明着来还是有顾忌。大邺的五军都督府就驻扎在皇城里,在他没有完全控制锦衣卫之前,任何妄动都是送死。

所以只有转圜,三个人的关系变得尴尬,但是不影响什么。彤云控制在他手里才能让他放心,倘或随意放出去或是找个人配了,好比头顶上悬着一把刀,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落下来。

曹春盎伺候他回司礼监,轻声问他:“干爹真要迎娶彤云姑娘么?”问完了自己不满地嘀咕,“儿子是盼着干娘呢,没想到最后是彤云!”

肖铎不理会他,只问:“给皇上引荐的道士带来没有?”

曹春盎应个是,“太宵真人已经在宫门上,只等干爹的令儿就可进宫来。”

当今圣上是一天一个方儿的折腾,近来头晕体虚,太医院开了药也没用,没想到被一包香灰吃好了,这下子悟上了道,一发不可收拾。

要想随心所欲,皇帝太圣明不是好事。他收罗了不少各地奇闻,都是关于道教的,如何炼丹长生不老,如何得道白日飞升,把个二五眼皇帝唬得一愣一愣的。心生了向往,一切都好办。要仙人指引,就出去寻访;要炼丹鼎炉,就花重金购置。横竖皇帝要称心,全按他说的办,国库空虚也好、民不聊生也罢,全不在考量之中了。

他出门,亲自引了太宵真人往乾清宫去。皇帝一见道士的平冠黄帔,立时被这身道骨仙风折服了,下了宝座以礼相待。太宵真人会些小把戏,左右环顾,断言乾清宫有阴灵作祟,以至于皇上晨昏神思不得清明。于是桃木剑左劈右砍,一道符纸当空一抛,刺中了浸泡在瑶池仙水里,整个银盆都红了,这叫杀鬼见血,替皇上清理了业障。

皇帝顿觉眼前一亮,“果然好仙术!真人若愿留下,可封国师矣。”

肖铎敛袖笑道:“道家手段颇多,驱邪伏魔、消灾祈禳,全凭个人意思。不瞒皇上,臣以往是不信这些的,那天拜访真人,路上遇见一大家子围着一个落水的妇人嚎哭,那妇人已经气息全无,四肢也僵硬了,没想到真人念了几句咒便将人魂魄招了回来,臣旁观过后大受震动。如今皇上要封国师,臣以为名至实归。”

太宵真人谦和一笑,“举手之劳罢了,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法术,不敢在皇上和督主跟前卖弄。”

“好、好……”皇帝却满心欢喜,携了仙人手问,“朕是一国之君,虽一心向道,毕竟肩上担着江山社稷。若不出家,道行是否会大打折扣?”

太宵真人捋着胡须道:“出家道士在道观内,所受拘束多了,只为个人修行,很难修道有成。火居道士却不然,世间俗务缠身尚能注重道教传承,一切顺其自然,待到功成之日,道自然而来。”

皇帝喜出望外,“如此甚好,国师打消了朕的顾虑,便可全心全力供奉老君了。”回身对肖铎道,“传令下去,在西苑兴建宫观,朕要跟随国师静心修玄。”

肖铎长揖道是,看准了皇帝这会儿五迷六道,趁机上奏:“臣今早的疏议还要讨皇上一个示下,锦衣卫拿人向来要由司礼监出具印信,如今指挥使郭通率缇骑诈伪,进出关防、下衙门提审全不需佥签驾帖,如此大权独揽、目无法纪之事,还请皇上裁度。”

皇帝哪有时间过问这个,潦草应付道:“朕已悉知,一切都交由厂臣料理,毋须问朕。”说着引真人往斋宫,讲经论道去了。

他直起身来,长长松了口气。回过头吩咐闫荪琅,“着东厂拿人,让大档头持咱家信物,倘或胆敢反抗,格杀勿论。”摘下牙牌一抛,自己背着手缓缓踱过了隆宗门。

曹春盎在边上呵腰侍候,他远眺宫墙上的那片蓝天,喃喃道:“春子,你说她会怨我么?”

曹春盎回过神来,知道他说的是端妃,便道:“娘娘识大体,也知道今儿这局势没有退路。何况干爹迎彤云过门不过是幌子,娘娘心里有数,不会怨恨您的。”

他摘下蜜蜡珠串茫然数着,过了很久才道:“府里赶紧布置起来,尽快接彤云出宫。她在宫里夜长梦多,没的再出什么岔子,神仙也救不了了。”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0章 千山路难 下一章:第82章 参差双阙
热门: 花神录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雌雄怪盗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综漫同人)在横滨当守护神的日子 一卡在手 一剑凌寒gl 穿书成替身后撩到万人迷 极品小农场 被前任的白月光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