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千山路难

上一章:第79章 万象埃尘 下一章:第81章 碧树冥蒙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音楼回宫是太监们抬回来的,因为入秋后天气转凉,夜里起了雾,青砖地上泛潮,湿气渗透过袍子钻进膝盖里,阴沉沉地痛。她连腿都没法伸直,更别提走路了。跪得太久,连腰都出了毛病,只能保持一个姿势,稍动一动,就像木家伙脱开了榫头,可以听见那种恐怖的吱呀声。

不过短柄乌头的毒都驱散后,她又是以前那个耐摔打的音楼啦。一夜过来除了受点罪,面子折损殆尽以外,基本没什么大的妨碍。瘫在榻上喝白粥就酱菜,粥是彤云自己点炉子拿砂锅熬煮的,勺儿搅一搅,连米粒都看不见,全炖烂了,这就是火候!

她把酱菜嚼得咯嘣响,嘟囔着,“半夜里差点没饿死我。”把碗递过来,让再添点儿。

彤云知道她又在装样儿,心里不定苦得黄莲似的。盛了粥捧过来,低声道:“五更看见肖掌印了吗?”

音楼筷子点在菜碟里愣神,隔了会儿才道:“我没敢抬头,臊都臊死了,哪里有脸见人!”说着眼里聚起了泪,搁下碗尽情抽泣起来,“我往后不能踏出哕鸾宫了,满朝文武,整个大邺后宫,谁不知道我在奉天殿罚跪!我要是个宫女就算了,我头上还顶着妃子的衔儿,这算什么?”

她总得发泄,彤云垂着嘴角看她,“都过去了,等别人把这茬忘了,您又能出去走两圈了。”

“真的吗?”她放声嚎一通,缓过劲来拿手绢擦擦眼泪,重新捧起了粥碗。

吃完睡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天快黑了。口渴想找彤云,叫了两声人不在,底下小宫女上来蹲安,“主子要什么?姑姑身上不大好,说主子要是醒了,就让人上梢间叫她去。”

“又不爽利么?”她挣扎着下了榻,心里隐隐担忧起来。披了衣裳过梢间里,见案头一盏灯火摇曳,炕上被卷儿卷得蚕茧似的。她过去扒拉扒拉,把她的脸抠出来,一看她脸色铁青,吓得忙回身喊,“来人,快去听差处请王太医!”

外面小太监应了,撒腿便跑出去。太医院设在钦天监之南,礼部正东,从哕鸾宫过去有挺长一段路。暮色昏沉里低头疾行,刚过外东御库夹道口,迎头撞上一个人,对方哎哟一声,“这是哪个宫的猴息子,走道儿不长眼睛么?”

小太监定睛瞧,是太医院值房的二把手陈庆余。他插秧做个揖,笑道:“奴婢是哕鸾宫的人,着急找王院使瞧病,天黑没留神磕撞了您,对不住了。”

陈庆余掸了掸衣襟,“哕鸾宫的人啊!找王坦?他今儿不当值,我跟你去吧!”

小太监有点迟登,“咱们宫是专派给王太医的……”

陈庆余咂了下嘴,“我分管着慈庆宫这一片,是你们老祖宗定下的,王院使不在,值房我说了算。你硬要找王坦,回你主子一声,让人出宫上他们家找去吧!”说着转身就走。

没法子了,只有死马当活马医。小太监上去点头哈腰说了一车好话,最后把人请进了哕鸾宫。

音楼见来人不是王坦,转过脸问:“进了值房没有?这位太医瞧着好面生。”

小太监到底没上听差处看,心虚便应:“回主子话,今儿王太医休沐,这位是副使陈大人。王太医不在,值房里一切由陈太医支应的。”

陈庆余上前请了个安,正色道:“下官医术虽没有王院使精湛,普通的伤风咳嗽还是能瞧一瞧的。”

音楼有戒心,外人看病总不踏实,便道:“您别误会,我倒不是信不及您的医术,主要是王太医常来常往,一向是他经手的,咱们这里的病根儿他都知道,瞧起来心里有底儿,不费周张的。”

陈庆余应个是,弓腰道:“娘娘只管放心,臣和王院使是一样的心。早前肖掌印使人来知会过,臣领了掌印的令儿,不敢有半点马虎。”

这么说来是肖铎这边的人,音楼打量他神色从容,说话铿锵,料着不会有差池的。再看看彤云那模样,耽搁下去就要坏事似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让了让手道:“那就劳烦陈太医了,要用什么药只管说,我打发人上司礼监要去。”

陈庆余连声道好,坐下撩袖子号脉,号了一遍再号一遍,重新把被角给病人掖好。又让张嘴看舌苔,这才起身写方子,一头道:“倒不是什么大症候,臣细瞧过了,姑娘脉涩,舌质紫暗,应当是气机郁滞而致血行瘀阻。吃两剂药,善加调理一番便无大碍的。”

音楼松了口气,又问:“看她冷得厉害,是什么缘故?”

陈庆余笑道:“血瘀便体气不旺,阴阳失和,寒邪就顺势入侵了,身上虚寒也在情理之中。要实在冷得厉害,先用汤婆子晤着,等吃了药,转天就会好起来的。”写罢方子呵了呵腰,却行退了出去。

底下人跟着去抓药,音楼坐在她炕前看护,“吃了东西再睡吧,我叫人准备。你也真是的,身上不好怎么不告诉我?这么憋着能成么?才刚大夫说你血瘀,我也不太明白,什么叫血瘀呢?你肚子疼么?”

彤云唔了声,“有时候抽抽的疼,浑身不舒坦。月事过了二十来天了,大约血瘀就从这上头来吧!”

音楼讶然道:“过了二十来天了?怎么现在才说?”

彤云似乎不以为然,“以前就爱往后挪,晚个三五天的常有,我也没在意。后来宫里事儿不断,我忙前忙后的,把这茬给忘了。横竖不打紧的,大夫不是说叫吃药吗,颐养两天就好了。”

音楼越想越不对,先头的王太医从来没提过血瘀这个说法,便问她,“上回是什么时候来的?”

彤云想了想,红着脸道:“侍寝前刚完。”

音楼心里一跳,凑近了说:“我以前刚进宫时尚仪嬷嬷指点过,才落红最容易受孕,你该不会是怀上了吧?”

这下子傻了眼,简直像道破了天机,两个人怔怔对视着,半天没回过神来。

“要是有这说头,两个太医怎么都不言声?”彤云撑身坐起来,自己心慌得厉害,压着胸口低喘,定了定神道,“才一回,不能这么巧。”可是细思量,这症状以前都没有过,真往那上头靠,越靠越实在了。她惶骇捧住了她主子的手,“被您一说我真不踏实,是不是两个太医都忌讳我是宫女,不方便直言?”

音楼也没了主意,喃喃道:“他们都是肖铎的人,应当不讳言的。”回身看外面,天都黑透了,宫门下了钥不好走动,暗琢磨着明天天亮得请他来说话,看能不能把方济同带进来。宫里御医的手段似乎并不高明,上回她要死要活,还是外头带药进来治好的。彤云这病症拖了有十来天了,总不见好,万一真有了身孕,捂着可要捂出大祸来的。

然而算计虽好,不及变化来得快。早上才睁眼,慈宁宫来了几个嬷嬷,进了哕鸾门各有各的去处,两个进来给音楼请安,两个直奔梢间。音楼披了氅衣出门,看见彤云被人从被窝里拖了出来,披头散发连衣裳都没来得及穿,她心里吃惊,高声喝道:“这是怎么回事?衙门拿人是怎么的?”

两个嬷嬷赔笑蹲了个安,“端妃娘娘别着急,咱们是太后派来的。因着太后今儿早起听了些不好的传闻,要请娘娘和彤云姑娘过慈宁宫问个话。娘娘快收拾收拾,这就跟奴婢们过去吧!”

惊动了太后,看来要出大乱子了。如果是潭柘寺祭祀的事,昨儿罚了一回,皇帝也说了既往不咎的,那今天这是为什么?音楼知道不能慌神,一慌神容易露马脚,左思右想,既然牵扯上彤云,大概是昨晚上那个太医那里出了岔子。

“太后问话,我们没有不去的道理,嬷嬷这么急吼吼的做什么?见老佛爷总得叫人穿戴好,这模样到跟前,好看相么?”她上前格开了架住彤云的人,扶她进殿里去,扬声叫宫女伺候更衣,悄悄对站班的太监使个眼色,让他赶紧上司礼监通知肖铎。

“主子,这回大事不妙了。”彤云紧紧扣住她的腕子,手指勒得发白,“不管怎么样,您什么都不能承认。奴婢着了道不打紧,有您和肖掌印,我就有指望。要是您松了口,把他拖下水,咱们就什么都不剩了。您光叫冤,可劲儿哭,问您什么您都不知道,记住了?”

再多的话来不及嘱咐了,慈宁宫的人等不得,进来盯眼瞧着,扯过宫婢送来的衣裳粗手粗脚一通包裹,拉扯着就把彤云搀架了出去。

音楼没法子,只得在后面跟着。进了慈宁宫简直是三堂会审的架势,皇太后在宝座上坐着,两腋是贴身的哼哈二将。下首还有皇后、荣安皇后和贵妃,一个个觑着两眼瞧她们。领人的心眼儿坏,一把将彤云掼到地上,她身子本来就弱着,哪经得起她们这通折腾,伏在地上连跪都跪不起来。

音楼上前搀住了,给太后和皇后磕头,哭道:“老佛爷最慈悲的人,我跟前宫女哪里不周到,犯了错处,我这个做主子的替她赔罪。她今儿身上不好,瞧瞧病得一滩泥似的,委实受不得这么施排。老佛爷开开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太后坐在南窗下,一脸怒色打量底下伏跪的人,恨声道:“你别忙,用不着替你奴才讨人情,回头问明了,连你一道开发。”往前挪了挪身,咬着槽牙冷笑,“我原说不能晋位,皇帝闹得不成话,这才破格儿封了妃。如今这是什么意思?竟要成精了不成?把那些污秽气儿带进来,好好的宫闱叫你们弄得不成个体统!”手指往彤云面门上一指,“我问你,你肚子里是谁的种?老实交代,还能留你个全尸,要是敢跟我耍滑,管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音楼一下子塌了腰,果然是的,大约先前孩子小,王坦瞧不出症候来。昨天又发作一回,偏巧换了人,这事就捅到皇太后这里来了。

荣安皇后自从上回被肖铎恐吓,好几天打不起精神来。陈庆余是她的人,盯着哕鸾宫许久了,本来是防着音楼坐胎的,没想到捡了个天大的漏,高兴得她一晚上没睡好。步音楼可恨,她身边的人也都该死,这回终于叫她抓住了把柄,一气儿把主仆俩踩碎了才合她的意,于是今早宫门一落钥就急匆匆赶过来告发了。

“活长了这么大,没听说这么荒唐的事儿。阖宫只有皇上一个爷们儿,端妃记档也只一回,怎么主子没动静,奴才倒怀上了?”她靠着椅背拨弄手里十八子手串,转脸对皇太后道,“老佛爷,这种秽乱宫闱的事,一定要彻查才好。宫人走影儿,那是要剥皮下油锅的。多亏了陈副使留了个心眼儿来通禀我,否则大伙儿蒙在鼓里,回头孩子落了地,岂不是要贻笑大方么!”

音楼早料到是荣安皇后背后捣鬼,她抬眼看她,哂笑道:“赵老娘娘不是今天才算计哕鸾宫的,里头内情,我不说,留你个脸面,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说彤云怀了孩子,证据呢?咱们宫一向有专门的太医伺候,王坦是太医院院使,也是皇上亲指的,曾替彤云瞧过两回病,从没有怀孕一说。娘娘眼下言之凿凿,无非是依据陈庆余的话,我这里却要质疑,是不是娘娘串通了那个太医来诬陷人?你说彤云有孕,我说没有,怎么计较出个长短来?”

这时候陈庆余进来复命,对太后长揖下去,“回禀太后老佛爷,臣在太医院,转攻的就是女科。宫里女眷有孕,但凡孩子着了床,哪怕是一个月大小,臣也能断出来。昨儿替端妃娘娘宫里宫女诊了脉,这宫女寸脉沉,尺脉浮,表象虽不明显,但凭借臣数十年行医的经验,可以断定是有孕无疑。”

音楼急起来,“你一派胡言,老虎还有打瞌睡的时候,何况是你!你是来吹嘘自己医术高明么?院使还不及你一个副使?举头三尺有神明,你站边儿别站错了,这么诬陷人,仔细天不饶你!”

皇太后听他们打嘴仗听得不耐烦,一个咬定了说怀上了,一个死都不肯承认,这么下去没个决断了。她转而狠狠看着彤云,“孩子在你肚子里,你主子维护你没用,今儿要你说个明白。供出奸夫是谁,尚且能饶你一家子的性命。要是嘴硬,我这儿有一百种法子逼出真话来,不信你试试!”

彤云也不哭,只管咬牙磕头,“没有的事儿,老佛爷叫奴婢怎么承认?奴婢捧着一颗心对大太阳起誓,和外间男子有染,叫我不得好死!求老佛爷给奴婢做主,给我主子做主。我主子就是受了赵老娘娘的坑害,前儿罚在奉天殿外跪了一宿,今儿才活过来,老娘娘又出幺蛾子要置咱们主仆于死地。我主子可怜,怕搅了皇太后好兴致,不敢来向您诉苦求情,有委屈自己直嗓子咽下去,我们做奴才的心里也疼。横竖老娘娘要奴婢的命,奴婢一头碰死就是了,好歹别害我主子,就是老娘娘积德行善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叫人怎么断?”皇后含笑看了贵妃一眼,“弄得这样儿,我这个中宫也没法向主子爷交代。妹妹你说,依着你,怎么料理才好?”

贵妃垂着眼抚抚蔽膝,轻笑一声道:“娘娘聪明人儿,倒来问我?这还不简单,太医院又不是只有一位太医,据我所知女科圣手也不少,都传来,来个会诊,不就真相大白了么!”

荣安皇后却有顾忌,王坦是肖铎那头的,他又是正院使,既然他没诊出来,别人就算看明白了,谁敢呛顶头上司?她抢先道:“何必那么麻烦,老佛爷跟前嬷嬷费费心,带人进去验个身就是了。倘或还是完璧,前头的话全当白说;倘或不是,那可有一论了。或者进了宫才破的身子,万岁爷在哕鸾宫只留宿一晚,总不见得主仆两个都进幸。我看还是请端妃一道进去……”她吊起唇角一笑,征询式的看了对面的现任皇后一眼,“都验验,又没有坏处的,皇后说是不是?”

音楼涨红了脸,“我是皇上亲封的端妃,这样侮辱我,你把皇上置于何地?”

这话也是,皇后迟疑了下,对皇太后道:“底下人怎么处置都好,没有主子连坐的道理。我看带彤云一个人进去就成了,母后以为呢?”

皇太后耷拉着眼皮应了声,慈宁宫的人才要动手,门上小太监进来通传,说司礼监肖掌印到了,在廊子外求见皇太后。

“来得正好,宫里出了这么大乱子,早该打发人传他去了。”太后一手搁在紫檀嵌螺钿炕桌上颔首,“传他进来罢!”

推荐热门小说浮图塔,本站提供浮图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浮图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9章 万象埃尘 下一章:第81章 碧树冥蒙
热门: 老千3:鬼计神偷 黄粱客栈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 嗜血法医·第4季·终结游戏 雪中悍刀行 回到过去变成猫 她的小梨涡 扶摇皇后 仙君座下尽邪修 论拒绝老板表白的下场[快穿]